董念台黑白都怕沾》等著送死的娃娃兵!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等著送死的娃娃兵!
2024-04-09 06:30:00
A+
A
A-

當今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想戰」的士氣,再加上民心惶恐,或有辦法的台灣人棄台往他國奔去。若是共軍也玩起俄烏之戰的長期戰爭,屆時鈔票貶值,物價混亂,民心騷動,以及無數部隊死在沙場,台灣豈不是就要主動投降!(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民國五十五年五月七日,我才剛滿十六歲,我就進入了陸軍第一士官學校,我們報到的地點,是隆田第八訓練中心,先行接受前八周後八周共四個月的新兵訓練。

 

我們從立正稍息,到閉眼拆裝步槍,若再加上非常「不仁道」的磨練,讓我們這些小屁娃,總算還有點軍人的樣子。之後再到中壢仁美校本部,去接受基本的學生教育,在學生時期也是要接受軍人的各種訓練,直到兩年半畢業之後,才分發到部隊擔任下士士官。至於下部隊之後,軍人應有的演練,前後又是要六年之久,如此的軍人養成的過程,方有可能像個可以上戰場的軍人!

 

由於我中途遭受退學,不得已又在五十七年進入了陸軍官校專修班十八期,當然又是一樣被磨的死去活來!

 

陸軍官校校慶是六月十六日,依慣例每年的校慶,總統都會來官校校閱學生,然而校閱的主要項目,就是學生踢正步。因此我們就從四月開始,每日都在烈陽之下,從擡頭挺胸立正縮小腹,到踢正步的演練,那種慘況真是苦不堪言!至於其他的行軍,半夜的緊急集合等,又是另一種訓練,可想而知,我們都是要接受各種的磨鍊,方能勉強做一個軍人!

 

自從民進黨為了台灣獨立,一再挑釁老共,當然莫名生出了戰爭的氣息,甚至還延長兵役為一年。然而這種一年役的新兵,只有一個月的軍人的訓練,至多就學學班基本教練,就下了部隊。若是與擁有各種新型武器又訓練有素的共軍開戰,如此逆差之大的戰開來,豈不是叫這些可憐的娃娃兵送死嗎?

 

尤其當今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想戰」的士氣,再加上民心惶恐,或有辦法的台灣人棄台往他國奔去。若是共軍也玩起俄烏之戰的長期戰爭,屆時鈔票貶值,物價混亂,民心騷動,以及無數部隊死在沙場,台灣豈不是就要主動投降,方能讓這些幼齒的娃娃兵把小命保留住!

 

(文章祇屬作者觀點,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從莊亨岱到陳家欽,警政的腐敗並未改善,只是歴任的警政署長都很懂「包裝」,再加上只要搞好「有力人士」的關係,天大的事件也都影響不了自己,所以誰來做警政署長也都是差不多!

當今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想戰」的士氣,再加上民心惶恐,或有辦法的台灣人棄台往他國奔去。若是共軍也玩起俄烏之戰的長期戰爭,屆時鈔票貶值,物價混亂,民心騷動,以及無數部隊死在沙場,台灣豈不是就要主動投降!(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民國五十五年五月七日,我才剛滿十六歲,我就進入了陸軍第一士官學校,我們報到的地點,是隆田第八訓練中心,先行接受前八周後八周共四個月的新兵訓練。

 

我們從立正稍息,到閉眼拆裝步槍,若再加上非常「不仁道」的磨練,讓我們這些小屁娃,總算還有點軍人的樣子。之後再到中壢仁美校本部,去接受基本的學生教育,在學生時期也是要接受軍人的各種訓練,直到兩年半畢業之後,才分發到部隊擔任下士士官。至於下部隊之後,軍人應有的演練,前後又是要六年之久,如此的軍人養成的過程,方有可能像個可以上戰場的軍人!

 

由於我中途遭受退學,不得已又在五十七年進入了陸軍官校專修班十八期,當然又是一樣被磨的死去活來!

 

陸軍官校校慶是六月十六日,依慣例每年的校慶,總統都會來官校校閱學生,然而校閱的主要項目,就是學生踢正步。因此我們就從四月開始,每日都在烈陽之下,從擡頭挺胸立正縮小腹,到踢正步的演練,那種慘況真是苦不堪言!至於其他的行軍,半夜的緊急集合等,又是另一種訓練,可想而知,我們都是要接受各種的磨鍊,方能勉強做一個軍人!

 

自從民進黨為了台灣獨立,一再挑釁老共,當然莫名生出了戰爭的氣息,甚至還延長兵役為一年。然而這種一年役的新兵,只有一個月的軍人的訓練,至多就學學班基本教練,就下了部隊。若是與擁有各種新型武器又訓練有素的共軍開戰,如此逆差之大的戰開來,豈不是叫這些可憐的娃娃兵送死嗎?

 

尤其當今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想戰」的士氣,再加上民心惶恐,或有辦法的台灣人棄台往他國奔去。若是共軍也玩起俄烏之戰的長期戰爭,屆時鈔票貶值,物價混亂,民心騷動,以及無數部隊死在沙場,台灣豈不是就要主動投降,方能讓這些幼齒的娃娃兵把小命保留住!

 

(文章祇屬作者觀點,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從莊亨岱到陳家欽,警政的腐敗並未改善,只是歴任的警政署長都很懂「包裝」,再加上只要搞好「有力人士」的關係,天大的事件也都影響不了自己,所以誰來做警政署長也都是差不多!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