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道歉要快,翻臉要贏!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道歉要快,翻臉要贏!
2024-03-05 06:30:00
A+
A
A-

可能管碧玲那套皮厚無恥,讓她還想再玩慣用「擺爛」,以為只要時間過了,就可以再次得意順事。何況老共早已看透了民進黨的技倆,相信定是鐵了心「翻臉」。台灣遲早會被老共玩到「亡台」了!(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我遊耍黑白兩道數十年,一直都是秉著「跟著道理走」,也因為我是一個講道理的人,自然很少樹敵!另外我還有一個處世絕活。就是:「道歉要快,翻臉要贏」,因為我能面對現實迎向各種糾紛,才讓我能在險惡的社會裡,順風順水解決各種問題,否則我早已被許多社會惡咖幹死了!

 

很多社會上大咖,為了面子問題,就是不肯放下身段道歉!然而是非對錯總該有個公理,豈能為了一時面子,讓自己被人識為「不講理」的人?若是能在事發之時,隨即表示道歉之意,深信定能化解許多不必要的仇恨和誤會,自然日後更能讓人敬重!

 

萬一真碰到了惡咖或爛咖,就必須快速「翻臉」,以降低自己的傷害!既然已到了翻臉的地步,就不要有太多顧忌,就是「老子最大」,非贏不可!尤其是,處在人吃人的社會上,豈能讓惡咖佔到任何便宜,否則日後江湖之路難行!

此次海巡署無端闖下了滔天大禍,讓海峽兩岸莫名生出了緊張的氛圍;若民進黨還想再玩「一皮天下無難事,越皮越順事」這老把戲,很可能會讓海巡署形同虛設,屆時眼睜看著老共的大艦,橫行兩岸海域!

 

可能管碧玲那套皮厚無恥,讓她還想再玩慣用「擺爛」,以為只要時間過了,就可以再次得意順事。可想而知,此次的海巡事件,民進黨居然敢用政治詐術跟戲弄搞老共,以為老共與早昔的國民黨一樣,任由民進黨耍著玩。可惜民進黨這次會真的碰到超級大咖,搞不好老共會真的把民進黨玩掛。

 

更何況老共早已看透了民進黨的技倆,相信定是鐵了心「翻臉」。即使民進黨一再商議善後處理,然而卻一直不肯公開認錯和道歉,如此的處理方法,定會讓老共「翻臉有理」,且會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台灣的國防底線。若再以兩岸的軍事對比,台灣遲早會被老共玩到「亡台」了!

 

(文章祇屬作者觀點,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從莊亨岱到陳家欽,警政的腐敗並未改善,只是歴任的警政署長都很懂「包裝」,再加上只要搞好「有力人士」的關係,天大的事件也都影響不了自己,所以誰來做警政署長也都是差不多!

可能管碧玲那套皮厚無恥,讓她還想再玩慣用「擺爛」,以為只要時間過了,就可以再次得意順事。何況老共早已看透了民進黨的技倆,相信定是鐵了心「翻臉」。台灣遲早會被老共玩到「亡台」了!(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我遊耍黑白兩道數十年,一直都是秉著「跟著道理走」,也因為我是一個講道理的人,自然很少樹敵!另外我還有一個處世絕活。就是:「道歉要快,翻臉要贏」,因為我能面對現實迎向各種糾紛,才讓我能在險惡的社會裡,順風順水解決各種問題,否則我早已被許多社會惡咖幹死了!

 

很多社會上大咖,為了面子問題,就是不肯放下身段道歉!然而是非對錯總該有個公理,豈能為了一時面子,讓自己被人識為「不講理」的人?若是能在事發之時,隨即表示道歉之意,深信定能化解許多不必要的仇恨和誤會,自然日後更能讓人敬重!

 

萬一真碰到了惡咖或爛咖,就必須快速「翻臉」,以降低自己的傷害!既然已到了翻臉的地步,就不要有太多顧忌,就是「老子最大」,非贏不可!尤其是,處在人吃人的社會上,豈能讓惡咖佔到任何便宜,否則日後江湖之路難行!

此次海巡署無端闖下了滔天大禍,讓海峽兩岸莫名生出了緊張的氛圍;若民進黨還想再玩「一皮天下無難事,越皮越順事」這老把戲,很可能會讓海巡署形同虛設,屆時眼睜看著老共的大艦,橫行兩岸海域!

 

可能管碧玲那套皮厚無恥,讓她還想再玩慣用「擺爛」,以為只要時間過了,就可以再次得意順事。可想而知,此次的海巡事件,民進黨居然敢用政治詐術跟戲弄搞老共,以為老共與早昔的國民黨一樣,任由民進黨耍著玩。可惜民進黨這次會真的碰到超級大咖,搞不好老共會真的把民進黨玩掛。

 

更何況老共早已看透了民進黨的技倆,相信定是鐵了心「翻臉」。即使民進黨一再商議善後處理,然而卻一直不肯公開認錯和道歉,如此的處理方法,定會讓老共「翻臉有理」,且會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台灣的國防底線。若再以兩岸的軍事對比,台灣遲早會被老共玩到「亡台」了!

 

(文章祇屬作者觀點,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從莊亨岱到陳家欽,警政的腐敗並未改善,只是歴任的警政署長都很懂「包裝」,再加上只要搞好「有力人士」的關係,天大的事件也都影響不了自己,所以誰來做警政署長也都是差不多!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