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缺少愛的「客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缺少愛的「客氣」
2022-10-24 07:00:00
A+
A
A-

客氣是一種禮貌,運用得當,好處多多,但如濫用,虛偽成分濃厚,反而惹人厭。(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有位中國太太懷了雙胞,在美國醫院生產,幾乎難產,大家很緊張,卻查不出原因。正焦急時,負責接生的美國醫生是中國女婿,受太太影響,對中國的客氣文化甚有瞭解。

 

他說可能是腹中的兩位小兄弟互相禮讓,都說:「你先請,你先請!」結果兩個人都不出來。醫生乃大聲對胎兒說:「這裡是美國,不需要這麼客氣。」說完,兩個小寶寶就順利生出來了。這是外國人編出來的笑話,用以挪揄中國人的客氣文化。

 

雖然是笑話,確有幾分道理,客氣是一種禮貌,運用得當,好處多多,但如濫用,虛偽成分濃厚,反而惹人厭。

 

客氣造成困擾

有四個朋友一起出門,大熱天的,從上海開車到浙江寧波,車程約至三個多小時,車上空調很冷,開車的朋友想將冷氣關小一點,但怕其他人會熱,因此不敢調高溫度。其他三人也覺得太冷,但也不好意思提出關小一點的建議,因為怕別人會熱。第二天,四個人都感冒了。奇怪的是,大家都覺得冷,卻沒人提出調整冷氣溫度的建議,主要原因就是客氣文化所造成的。

 

日本受中華文化影響深遠,客氣文化也很嚴重。我擔任經濟部次長時,有次到日本訪問,不小心發燒,日本朋友很緊張,趕緊送我到一間私人診所治療。

 

醫生聽說是台灣來的高官,除了細心治療外,堅持用他的車子送我回旅館,我們一再婉謝,他想我們是客氣,所以一再說「不用客氣」。其實我們不是客氣,因為東京地鐵十分方便,診所對面就是地鐵站,旅館旁邊也是地鐵站,估計十分鐘就可抵達。但坐汽車,開了快一個小時才到目的地。因為感冒發燒,人很不舒服,一小時對病人來說真是煎熬,這都是因為過分客氣所造成的。

 

令人生氣的客氣!

台灣許多公務員,尤其是單位主管,像部、次長級的官員,每天忙碌不堪,有時參加晚宴,我都會跟主人再三叮囑拜託,說我有事會晚到,不要等我,以免耽誤大家用餐,我會很過意不去。有次我因立法院有案協商,到飯店時已八點半。他們居然還沒用餐,為的是要等我。

 

那天晚上我氣得一句話都不說,主人當然曉得他的客氣弄巧成拙了。因為我已經告訴他不要等,那樣會陷我於不義,會讓我很不舒服。但主人還是堅持要等,講來講去還是客氣文化造成的,但這種客氣有時是虛偽的,有時是拍馬屁的,更多時候是沒有愛心。如用愛心辦事,就不會造成主人、客人雙輸的局面。

 

客氣要是真心的

我曾以經濟部次長身分到美國紐約開會,接待我的駐外人員,一定要替我付小費給提行李的旅館服務生,我說:「請不要客氣,這是我的行李,小費我自己付。」但是他一定要付,我把錢還給他,他堅持不收,氣得我把錢丟在旅館地上。這時,大家都很尷尬,甚至覺得受傷。但我必須這麼做,才能禁掉這種公私不分的客氣文化。

 

客氣有時是一種必要的禮貌,但客氣時也要以愛的心態出發,想想這種客氣是真心還是假意。想想自己的客氣,對別人是好還是不好,是不是破壞了制度與規矩。只有充分愛心表現出來的客氣,才會使大家都愉快。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客氣是一種禮貌,運用得當,好處多多,但如濫用,虛偽成分濃厚,反而惹人厭。(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有位中國太太懷了雙胞,在美國醫院生產,幾乎難產,大家很緊張,卻查不出原因。正焦急時,負責接生的美國醫生是中國女婿,受太太影響,對中國的客氣文化甚有瞭解。

 

他說可能是腹中的兩位小兄弟互相禮讓,都說:「你先請,你先請!」結果兩個人都不出來。醫生乃大聲對胎兒說:「這裡是美國,不需要這麼客氣。」說完,兩個小寶寶就順利生出來了。這是外國人編出來的笑話,用以挪揄中國人的客氣文化。

 

雖然是笑話,確有幾分道理,客氣是一種禮貌,運用得當,好處多多,但如濫用,虛偽成分濃厚,反而惹人厭。

 

客氣造成困擾

有四個朋友一起出門,大熱天的,從上海開車到浙江寧波,車程約至三個多小時,車上空調很冷,開車的朋友想將冷氣關小一點,但怕其他人會熱,因此不敢調高溫度。其他三人也覺得太冷,但也不好意思提出關小一點的建議,因為怕別人會熱。第二天,四個人都感冒了。奇怪的是,大家都覺得冷,卻沒人提出調整冷氣溫度的建議,主要原因就是客氣文化所造成的。

 

日本受中華文化影響深遠,客氣文化也很嚴重。我擔任經濟部次長時,有次到日本訪問,不小心發燒,日本朋友很緊張,趕緊送我到一間私人診所治療。

 

醫生聽說是台灣來的高官,除了細心治療外,堅持用他的車子送我回旅館,我們一再婉謝,他想我們是客氣,所以一再說「不用客氣」。其實我們不是客氣,因為東京地鐵十分方便,診所對面就是地鐵站,旅館旁邊也是地鐵站,估計十分鐘就可抵達。但坐汽車,開了快一個小時才到目的地。因為感冒發燒,人很不舒服,一小時對病人來說真是煎熬,這都是因為過分客氣所造成的。

 

令人生氣的客氣!

台灣許多公務員,尤其是單位主管,像部、次長級的官員,每天忙碌不堪,有時參加晚宴,我都會跟主人再三叮囑拜託,說我有事會晚到,不要等我,以免耽誤大家用餐,我會很過意不去。有次我因立法院有案協商,到飯店時已八點半。他們居然還沒用餐,為的是要等我。

 

那天晚上我氣得一句話都不說,主人當然曉得他的客氣弄巧成拙了。因為我已經告訴他不要等,那樣會陷我於不義,會讓我很不舒服。但主人還是堅持要等,講來講去還是客氣文化造成的,但這種客氣有時是虛偽的,有時是拍馬屁的,更多時候是沒有愛心。如用愛心辦事,就不會造成主人、客人雙輸的局面。

 

客氣要是真心的

我曾以經濟部次長身分到美國紐約開會,接待我的駐外人員,一定要替我付小費給提行李的旅館服務生,我說:「請不要客氣,這是我的行李,小費我自己付。」但是他一定要付,我把錢還給他,他堅持不收,氣得我把錢丟在旅館地上。這時,大家都很尷尬,甚至覺得受傷。但我必須這麼做,才能禁掉這種公私不分的客氣文化。

 

客氣有時是一種必要的禮貌,但客氣時也要以愛的心態出發,想想這種客氣是真心還是假意。想想自己的客氣,對別人是好還是不好,是不是破壞了制度與規矩。只有充分愛心表現出來的客氣,才會使大家都愉快。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