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皋採菊集》民選總統個個成了兒皇帝 台灣人豈有主體性?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東皋採菊集》民選總統個個成了兒皇帝 台灣人豈有主體性?
2022-09-21 07:00:00
A+
A
A-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

民選總統個個成了兒皇帝   台灣人豈有主體性?

自台灣民選總統以來,有意競逐大位者都要前往美接受面試,幾乎成了美國政府「兒皇帝」,導致破壞國家「主體性」。最近美國國會提出「台灣政策法案」,人民生命財產權益更加予取予求,浸假永遠成了美國政府的次殖民地,無異於「類奴隸」之謂。(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自台灣政府改成民選總統以來,每屆總統在參選前都要前往「晉見」美國政府官員(李登輝則是在1995年獲美國柯林頓政府與國會同意下,假藉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演講),有些人美其名是「面試」。當時年少不懂,總奇怪為何台灣社會選舉自己的總統,還要經過美國政府官員口試?好像沒有美國政府的支持就不能選總統或當總統一樣!

 

自2018年美中貿易戰之後,接續則是美國政府自阿富汗撤軍、又挑撥演員出身的烏克蘭民選總統澤連斯基硬要加入北約,而造成俄羅斯執行「特別軍事行動」(西方親美政府的國家及媒體一概稱之為「入侵」),再以號召北約國家及歐盟國家共同制裁俄羅斯、並提供各式武器讓烏克蘭人民上戰場「抗俄」,操弄後進發展中國家的分裂,並藉以削弱俄羅斯國力及製造更多武器供應給烏克蘭及北約國家。

 

美國政府這種操弄他國政治、製造分裂與紛爭的動作,日漸毫無顧忌、明目張膽,才終於讓我明白,原來美國政府一直希望台灣走向民選總統制,其實是為了易於以經濟(其實是資本主義的金權政治)、政治及軍事科技等「武力」介入第三世界及新興發展國家。

 

阿富汗開戰20年 美國棄之不顧

當一個觀念打通後,重新再回頭看美國政府過去介入南北越、南北韓、伊拉克、阿富汗戰爭,終於明白,美國政府長期以自身利益為目的、假民主自由之名、操弄他國政治,便以挑起該國內部分裂、導致內戰,甚至結合北約盟國聯合「協助」親美政府軍。一旦親美政府軍兵敗如山倒之後,便又以政府軍腐敗為由撤手不管,留下的爛攤子,只能任由該國人民承受,完全不顧他國人民死活。

 

以打了二十年仗的阿富汗戰爭為例,自2001年10月打到2021年8月美國拜登政府撤軍為止,依據中央社2021年8月31日的報導,截至去年4月的統計,駐阿富汗美軍陣亡人數為2461人;其他盟軍(包括北約國家)死亡人數1144人,在阿富汗的美國承包商3846人,但阿富汗平民即死亡4萬7245人;阿富汗政府軍與警察6萬6千人;塔利班陣營為5萬1191人。

 

美國駐軍號稱最高達14萬人,但二十年下來,陣亡不到2千多人,實際死亡最多的,卻是阿富汗人民,包括阿富汗政府軍、塔利班等阿富汗人,難民更是多達數百萬人;而且,二十年下來,阿富汗成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這場仗沒有人是贏家(或許美國承包商財團、載著美金搭飛機逃跑的阿富汗政客、與美國掮客型政客,在戰爭中大撈戰爭財,是最大贏家。)

 

民主法治未健全 易受不良政客把持

許多發展中國家或新興經濟體國家,在法制尚未健全、人民的民主素養與智識水準未提升下,就被美國政府要求開放民主選舉。然而,在法治不彰。人民智識水準平均低落的社會中,必然有不乏只顧權位私利甘於被收買的政客,利用民粹搞選舉而不顧人民的權益幸福。美國政府也只要掌權者親美、繼續提供美國利益的政府,而不顧他國內政是否貪污橫行、人民是否對立紛亂。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1960年代公開接受西方媒體受訪指出,他的部長級高階官員曾受到美國中情局(CIA)的賄賂、要求這名官員提供新加坡重大國政機密給CIA,甚至在CIA探員被李光耀政府抓獲後,美國政府還要拿鉅款賄賂李光耀而被拒絕。難怪李光耀生前一直抗拒美式民主制度,表面上,李光耀說,不是每個國家都適合美國民選政治那一套,實際上,他應該心裡很明白,一旦開放民選政治,必然有甘於被美國政府收買、只圖自己權位的不良政客成為美國政府附庸。

 

蔣經國去世後、台灣自李登輝起動民選總統以來,歷來有意角逐總統位子的人都必然在選前安排晉拜美國政府,不去晉拜的,大概都無緣總統大位。可見,眾多角逐總統大位的藍綠政客,已成了美國政府的馬前卒,以美國政府馬首是瞻。

 

美國總統支持率低 台灣政客卻高捧奉承

但可笑又可悲的是,美國政府的領導人,如前一任川普、現任拜登,不論其在美國的支持率多差勁、受到其眾多國民的指責撻伐,台灣這些政客永遠捧著美國政府領導人,好像他們是天縱英明的主子。難怪最近已有藍營政治人物在美國國會提出「台灣政策法」時,以蔡英文將成美國「兒皇帝」形容台灣的政治及兩岸關係的操弄,將被美國政府更形掌控。

 

試問,假如台灣的所謂投票式選舉是被美國資本主義金權政治所操弄的選舉,不論藍營或綠營的人參選總統,都要美國政府認可;選上後,要你買什麼武器就買什麼武器;要你買萊豬你就得買萊豬,台灣人不僅成了美國的經濟殖民地,如今還要幫著美國遏制中國的崛起,甚至成了美國政府與中共對抗的戰場前線(套用李崗導演的話)。到底是誰在出賣台灣(人民)給美國?

 

過去的台美貿易(早年中華民國還坐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大位時,則叫「中美」貿易)順差,明明是台灣人民以非常廉價的勞力、物力(電力、水力)、犧牲環境(嚴重的空氣、河川、山林污染),生產物美價廉的產品賣給美國人,美國人則享受高所得。低物價的高品質生活水準,還以進口毛利極低的台灣電子零組件,組裝成高科技電子產品(如電腦、手機、甚至軍事武器),再高價出口賣給全世界大賺其錢。台灣人犧牲了自己的生活環境、生活品質為國家賺取了順差,按理講台灣可以決定自己要買日本、韓國、越南、泰國或中國大陸的物美價廉產品,憑什麼美國政府反過來說,你台灣賺我美國太多錢,所以一定要買我美國的產品?

 

美式資本主義兩頭賺台灣人血汗錢

美國人利用台灣的廉價勞力與土地、水電等生產要素,拿去享受低價高品質生活、並利用台灣零組件製造美國商品大賺全世界的錢;卻反過來再以台灣人賺美國太多順差要台灣人吃萊豬、吃美國農產品,買美國低層次的軍火。這不擺明吃定台灣人民兩頭賺嗎?這又是哪門子的自由市場經濟?

 

而領導台灣政府的總統,卻都是親美親到巴結無下限的政客,只要自己權位財勢保得住,管你人民死活,該吃萊豬就吃萊豬(我敢打包票,那些政客高官吃的必然是嚴選台灣豬肉),該浪費台灣人民血汗錢買大量低級又比別人貴的美國武器就大量買武器;該在台灣本土打仗送死,那也是平民百姓的事!

 

兩岸原本主要都是漢族人,都有血脈相連及文化歷史的淵源,因為滿族政府的戰敗無能將主要為漢族人(及原住民)的台灣割讓給日本軍國政府,二戰後台灣原本就應該歸還給中國,卻被美國政府刻意放棄中華民國政府、又不承認並壓制共產中國政府,在大國的惡意操弄下,讓中華民國與共產中國都無法真正成為聯合國中的大國。

 

如今,在中國崛起強大後,美國政府又準備讓台灣成為另一個阿富汗或烏克蘭,讓漢族同胞骨肉相殘,其居心和手段何其卑劣?同屬漢族的人民明明有和平談判及和平共處的條件,美國及台灣的惡質政客為何要不斷的以言辭與行為挑釁、踩踏二次大戰後、中共結束砲打金門以來的兩岸和平相處共識而製造爭端?這些人完全不把台灣善良人民的福祉擺在「民主」台灣的首要考量!

 

台灣處境本應採取和平主義

以處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現有處境看,中華民國在人口、土地、資源和現有國力,與中國大陸相比,本就處於絕對劣勢(還不是相對劣勢),如果台灣是瑞士,應該是採取和平主義與中共政府及其他國家和平共處。和平主義並非投降主義,但也不能夜郎自大、自取其辱。台灣一堆人動不動就說要把自己武裝成刺蝟,這是什麼自取敗亡的邏輯?明明知道自己就是隻小刺蝟,卻要去挑釁身旁的一頭大象或大猩猩,還以為對方不會把你踩扁?它難道不會拿起一塊大石頭或捲起大木頭把你砸死嗎?

 

如果今天是日本、菲律賓或越南要以武力侵占台灣領土或領海當作其殖民地,台灣自要與之對抗。但中共政府除反對台獨,強調一個中國原則下一切可談,且以九二共識為兩岸和平共處基石。就算中共政府從未同意「一中各表」,但過去也未反對台灣政府所提出的一中各表自我解釋,只要雙方承認有九二共識的存在即可。

 

民主社會強調的是人民生存、生命與財產權的重要性,民主體制本就以最大多數人民生活幸福的福祉為依歸,豈有人民生存、生命與生活都處於安全而穩定發展的狀態下,一個台灣政府及其領導人卻要完全順著美國政府的操弄、而讓人民陷於戰亂與死亡威脅中?

 

不論藍綠白,各政黨主要領導人,如果都或明或暗的成了美國政府「兒皇帝」,則台灣及台灣人不可能會有「主體性」,並將永遠成了美國政府的次殖民地;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也都將成為美國政府可以予取予求的「類奴隸」。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

民選總統個個成了兒皇帝   台灣人豈有主體性?

自台灣民選總統以來,有意競逐大位者都要前往美接受面試,幾乎成了美國政府「兒皇帝」,導致破壞國家「主體性」。最近美國國會提出「台灣政策法案」,人民生命財產權益更加予取予求,浸假永遠成了美國政府的次殖民地,無異於「類奴隸」之謂。(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自台灣政府改成民選總統以來,每屆總統在參選前都要前往「晉見」美國政府官員(李登輝則是在1995年獲美國柯林頓政府與國會同意下,假藉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演講),有些人美其名是「面試」。當時年少不懂,總奇怪為何台灣社會選舉自己的總統,還要經過美國政府官員口試?好像沒有美國政府的支持就不能選總統或當總統一樣!

 

自2018年美中貿易戰之後,接續則是美國政府自阿富汗撤軍、又挑撥演員出身的烏克蘭民選總統澤連斯基硬要加入北約,而造成俄羅斯執行「特別軍事行動」(西方親美政府的國家及媒體一概稱之為「入侵」),再以號召北約國家及歐盟國家共同制裁俄羅斯、並提供各式武器讓烏克蘭人民上戰場「抗俄」,操弄後進發展中國家的分裂,並藉以削弱俄羅斯國力及製造更多武器供應給烏克蘭及北約國家。

 

美國政府這種操弄他國政治、製造分裂與紛爭的動作,日漸毫無顧忌、明目張膽,才終於讓我明白,原來美國政府一直希望台灣走向民選總統制,其實是為了易於以經濟(其實是資本主義的金權政治)、政治及軍事科技等「武力」介入第三世界及新興發展國家。

 

阿富汗開戰20年 美國棄之不顧

當一個觀念打通後,重新再回頭看美國政府過去介入南北越、南北韓、伊拉克、阿富汗戰爭,終於明白,美國政府長期以自身利益為目的、假民主自由之名、操弄他國政治,便以挑起該國內部分裂、導致內戰,甚至結合北約盟國聯合「協助」親美政府軍。一旦親美政府軍兵敗如山倒之後,便又以政府軍腐敗為由撤手不管,留下的爛攤子,只能任由該國人民承受,完全不顧他國人民死活。

 

以打了二十年仗的阿富汗戰爭為例,自2001年10月打到2021年8月美國拜登政府撤軍為止,依據中央社2021年8月31日的報導,截至去年4月的統計,駐阿富汗美軍陣亡人數為2461人;其他盟軍(包括北約國家)死亡人數1144人,在阿富汗的美國承包商3846人,但阿富汗平民即死亡4萬7245人;阿富汗政府軍與警察6萬6千人;塔利班陣營為5萬1191人。

 

美國駐軍號稱最高達14萬人,但二十年下來,陣亡不到2千多人,實際死亡最多的,卻是阿富汗人民,包括阿富汗政府軍、塔利班等阿富汗人,難民更是多達數百萬人;而且,二十年下來,阿富汗成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這場仗沒有人是贏家(或許美國承包商財團、載著美金搭飛機逃跑的阿富汗政客、與美國掮客型政客,在戰爭中大撈戰爭財,是最大贏家。)

 

民主法治未健全 易受不良政客把持

許多發展中國家或新興經濟體國家,在法制尚未健全、人民的民主素養與智識水準未提升下,就被美國政府要求開放民主選舉。然而,在法治不彰。人民智識水準平均低落的社會中,必然有不乏只顧權位私利甘於被收買的政客,利用民粹搞選舉而不顧人民的權益幸福。美國政府也只要掌權者親美、繼續提供美國利益的政府,而不顧他國內政是否貪污橫行、人民是否對立紛亂。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1960年代公開接受西方媒體受訪指出,他的部長級高階官員曾受到美國中情局(CIA)的賄賂、要求這名官員提供新加坡重大國政機密給CIA,甚至在CIA探員被李光耀政府抓獲後,美國政府還要拿鉅款賄賂李光耀而被拒絕。難怪李光耀生前一直抗拒美式民主制度,表面上,李光耀說,不是每個國家都適合美國民選政治那一套,實際上,他應該心裡很明白,一旦開放民選政治,必然有甘於被美國政府收買、只圖自己權位的不良政客成為美國政府附庸。

 

蔣經國去世後、台灣自李登輝起動民選總統以來,歷來有意角逐總統位子的人都必然在選前安排晉拜美國政府,不去晉拜的,大概都無緣總統大位。可見,眾多角逐總統大位的藍綠政客,已成了美國政府的馬前卒,以美國政府馬首是瞻。

 

美國總統支持率低 台灣政客卻高捧奉承

但可笑又可悲的是,美國政府的領導人,如前一任川普、現任拜登,不論其在美國的支持率多差勁、受到其眾多國民的指責撻伐,台灣這些政客永遠捧著美國政府領導人,好像他們是天縱英明的主子。難怪最近已有藍營政治人物在美國國會提出「台灣政策法」時,以蔡英文將成美國「兒皇帝」形容台灣的政治及兩岸關係的操弄,將被美國政府更形掌控。

 

試問,假如台灣的所謂投票式選舉是被美國資本主義金權政治所操弄的選舉,不論藍營或綠營的人參選總統,都要美國政府認可;選上後,要你買什麼武器就買什麼武器;要你買萊豬你就得買萊豬,台灣人不僅成了美國的經濟殖民地,如今還要幫著美國遏制中國的崛起,甚至成了美國政府與中共對抗的戰場前線(套用李崗導演的話)。到底是誰在出賣台灣(人民)給美國?

 

過去的台美貿易(早年中華民國還坐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大位時,則叫「中美」貿易)順差,明明是台灣人民以非常廉價的勞力、物力(電力、水力)、犧牲環境(嚴重的空氣、河川、山林污染),生產物美價廉的產品賣給美國人,美國人則享受高所得。低物價的高品質生活水準,還以進口毛利極低的台灣電子零組件,組裝成高科技電子產品(如電腦、手機、甚至軍事武器),再高價出口賣給全世界大賺其錢。台灣人犧牲了自己的生活環境、生活品質為國家賺取了順差,按理講台灣可以決定自己要買日本、韓國、越南、泰國或中國大陸的物美價廉產品,憑什麼美國政府反過來說,你台灣賺我美國太多錢,所以一定要買我美國的產品?

 

美式資本主義兩頭賺台灣人血汗錢

美國人利用台灣的廉價勞力與土地、水電等生產要素,拿去享受低價高品質生活、並利用台灣零組件製造美國商品大賺全世界的錢;卻反過來再以台灣人賺美國太多順差要台灣人吃萊豬、吃美國農產品,買美國低層次的軍火。這不擺明吃定台灣人民兩頭賺嗎?這又是哪門子的自由市場經濟?

 

而領導台灣政府的總統,卻都是親美親到巴結無下限的政客,只要自己權位財勢保得住,管你人民死活,該吃萊豬就吃萊豬(我敢打包票,那些政客高官吃的必然是嚴選台灣豬肉),該浪費台灣人民血汗錢買大量低級又比別人貴的美國武器就大量買武器;該在台灣本土打仗送死,那也是平民百姓的事!

 

兩岸原本主要都是漢族人,都有血脈相連及文化歷史的淵源,因為滿族政府的戰敗無能將主要為漢族人(及原住民)的台灣割讓給日本軍國政府,二戰後台灣原本就應該歸還給中國,卻被美國政府刻意放棄中華民國政府、又不承認並壓制共產中國政府,在大國的惡意操弄下,讓中華民國與共產中國都無法真正成為聯合國中的大國。

 

如今,在中國崛起強大後,美國政府又準備讓台灣成為另一個阿富汗或烏克蘭,讓漢族同胞骨肉相殘,其居心和手段何其卑劣?同屬漢族的人民明明有和平談判及和平共處的條件,美國及台灣的惡質政客為何要不斷的以言辭與行為挑釁、踩踏二次大戰後、中共結束砲打金門以來的兩岸和平相處共識而製造爭端?這些人完全不把台灣善良人民的福祉擺在「民主」台灣的首要考量!

 

台灣處境本應採取和平主義

以處於台灣的中華民國現有處境看,中華民國在人口、土地、資源和現有國力,與中國大陸相比,本就處於絕對劣勢(還不是相對劣勢),如果台灣是瑞士,應該是採取和平主義與中共政府及其他國家和平共處。和平主義並非投降主義,但也不能夜郎自大、自取其辱。台灣一堆人動不動就說要把自己武裝成刺蝟,這是什麼自取敗亡的邏輯?明明知道自己就是隻小刺蝟,卻要去挑釁身旁的一頭大象或大猩猩,還以為對方不會把你踩扁?它難道不會拿起一塊大石頭或捲起大木頭把你砸死嗎?

 

如果今天是日本、菲律賓或越南要以武力侵占台灣領土或領海當作其殖民地,台灣自要與之對抗。但中共政府除反對台獨,強調一個中國原則下一切可談,且以九二共識為兩岸和平共處基石。就算中共政府從未同意「一中各表」,但過去也未反對台灣政府所提出的一中各表自我解釋,只要雙方承認有九二共識的存在即可。

 

民主社會強調的是人民生存、生命與財產權的重要性,民主體制本就以最大多數人民生活幸福的福祉為依歸,豈有人民生存、生命與生活都處於安全而穩定發展的狀態下,一個台灣政府及其領導人卻要完全順著美國政府的操弄、而讓人民陷於戰亂與死亡威脅中?

 

不論藍綠白,各政黨主要領導人,如果都或明或暗的成了美國政府「兒皇帝」,則台灣及台灣人不可能會有「主體性」,並將永遠成了美國政府的次殖民地;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也都將成為美國政府可以予取予求的「類奴隸」。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