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皋採菊集》民粹社會 政壇小人當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東皋採菊集》民粹社會 政壇小人當道?
2022-09-14 07:00:00
A+
A
A-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民粹社會 政壇小人當道?

 

民主國家民粹當道,機會主義者盛行,政客的言行、決策,到底是為了個人私利與權位的鞏固,還是真心為了善良人民百姓的福址?這六年多來,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是否真心為台灣善良百姓在做正確的決策?不論是那些遵守道德或不遵守道德的人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社總編輯)

 

最近英國換了個女性新首相「特拉斯」,日前台中市長盧秀燕在台中女力論壇中還特別提及,特拉斯不是「特斯拉」,她是英國第三位女性首相,也是女力的代表。

 

特拉斯為何曾被評機會主義者

不過,查看一些國外媒體的評論,在英國的反對者中,有人批評特拉斯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她在廢除英國皇室、反對脫歐等立場上,都曾隨著所謂的「民意」(或是民粹)而改變立場,也從左派轉投右派保守黨,並在保守黨中一路向上爬升。這不禁讓我想起台灣現任總統蔡英文,從年輕時即受國民黨一路掩護栽培、並受李登輝任總統時的大力提拔,再到成為民進黨總統,頗有諸多相似之處。

 

難道,是女性較具機會主義者傾向嗎?如果是,不免讓我又想起孔老夫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然而,再憶起剛過世的英國女皇伊莉沙白二世,其雍容美德深受英國人及西方世界民眾的愛戴,她應該不在孔子所言中的「女子」才對。或許,女皇不用選舉,所以不必、也不會隨著民粹而改變自己的原則立場,更不用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而違背良心,向利益靠攏。

 

歸根究柢,或許是全球民主的劣質發展,導致包括西方先進國家的民主發展都有民粹化傾向,因而有良心的政治人物根本出不了頭;反倒是一些唯利害是圖的機會主義政客,才能爬到高位;而這其實可能無關男女性別。社會科學講求實證,到底是男性或女性誰較傾向機會主義、或是因為民粹政治環境易導致女性機會主義者比女性非機會主義者更易出頭?沒有科學數據的調研,自不能驟下定論。

 

從政為官需修德以避免沉淪腐化

不過,孔老夫子講的那句話,應也非無的放矢。在兩千五百年前的那個年代,受教育本就是男性知識份子(士大夫)的專利,而士大夫知識階層受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去當官,擔任國家治理者。儒家要求讀書人要誠意、正心,進而修身、齊家、治國,就是因為,只有專業知識而沒有修心養性,恐難成為真心為民的好官。而一般小民或女性,既無識字受教育的機會,更不可能學習修德功夫;當朝奸險小人,則更視修德如無物。孔子在那時的社會環境下難免將一般女子與小人並論了。

 

不論東西方,古時候讀書人受教育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當官(管理者),不會是為了去當農工商人;因為在1776年工業革命之前,根本就沒有大型農工商業可以讓知識份子去管理發揮或創業。然而,當了官的人必然掌握各種大小權力,因此極易因握有權力而貪污腐化。

 

儒家重禮治,法家其實也出自儒家荀子一脈,不論禮治或法治,知識份子除了要學習專業國政治理(管理)之術外,也要重德性修身。否則,再怎麼嚴刑峻法,總有人貪污。古時候皇帝動不動就誅九族、凌遲、車裂(西方酷刑也有釘十字架、釘床、拉伸手腳至死等),但許多人當了官、掌握權力後常就忘了所以,總認為自己能夠一手遮天,不會東窗事發。

 

貪污者必然壞事 不可能成事

自古以來,到底有多少貪官污吏的舞弊案沒有東窗事發,實也不可考。但不論如何,身為平民百姓,不論在封建時代或民主時代,本就都會要求掌權者要清廉勤政並期待政治清明。但是,在台灣有很多人被許多不良政客與媒體洗腦後以為,人性本就是如此,貪污是民主社會常態,只要能做事就好。問題是,會貪污的人必然會敗事,這些貪官拿人手軟,任令掛勾商人偷工減料、哄抬價格(包括救命的藥價),怎麼可能為民興利、把事情做好?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早就說過,他為人民福祉所建立的經濟發展、組屋住宅等政策,如果有一丁點貪污腐化的人滲入,這套制度必然崩壞。

 

依佛家言,人有貪嗔癡三毒,但不是每個人都會貪污腐敗。十多年前就讀博士班時,指導教授謝安田博士要求學生讀一本聯經出版社於民國八十六年出版的「揭開哈佛商學院的奧秘」(Inside th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中譯本,書中第十四章的道德教育中提到一位教授所做的調查統計資料,這名教授說,「依據其調查顯示,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學生會遵守道德規範行事,而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學生不屑於道德這件事,根本毫無改變自己行為的打算。而我們教育目標是設法教導那些可能走向遵守或不遵守道德的剩下的百分之五十的學生。」

 

哈佛商學院在訂定道德(倫理)課程時,仍以實證調查為依據,發現總有四分之一的人不必教也會遵守道德,但也有四分之一的人,再怎麼教也視道德如無物。然而,如果沒有教,中間的百分之五十,可能就會隨波逐流,走向違反道德的商業經營行為。

 

哈佛倫理教育講求調查數據

也就是說,教育是為了那些有可能教化之人。對於那些完全視道德如無物的人,教育對他們也無效。換句話說,如果社會上都是詐欺作惡的人得利卻不受懲治,則中間百分之五十的人是不是多數就會不斷的被誘引也走向詐欺作惡之途?

 

假設,今天台灣真如許多人所形容的,已逐漸成為詐欺之島,則是否就是因為太多政治人物以欺詐手段騙取選票、進而貪污腐化卻仍坐享大位,才導致社會上行下效、日漸敗壞的結果?

 

再反過來說,假如,台灣真的成了詐欺之島,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詐欺成性的人,則當一個政治人物以抄襲、假論文而獲得學位,並因而當上教授、進而掌握政治權力,則縱使有四分之一遵守倫理道德的民眾要求他下台,但選民中既有超過一半是詐騙行為者,他們會認為論文抄襲、假論文有什麼大不了的嗎?既然是「同夥」的,怎麼會要他下台?

 

百分之二十五有道德良知的人自然敵不過百分之五十以上詐騙行為者的投票數;這種惡人多於良人、中間又有許多無知而被詐欺者牽著鼻子走的數人頭投票式民主,難道會是台灣善良百姓自豪或期待的民主?台灣社會的墮腐與反淘汰現象,不是將更形嚴重而沉淪?

 

東西方文化思想皆非八股

諷刺的是,台灣社會的崇洋心態至今未衰。當西方二、三十年前興起企業倫理與企業社會責任的風潮時,台灣一堆學者、企管專家、商業雜誌,紛紛引進一套西式企業倫理知識。好像倫理是西方專屬的知識科目。要談誠正之理、談個人道德修身、談人與人之間的倫理與責任,人與天地(自然)間的關係,中華文化的儒家與道家,理學或心學,都有很詳盡的細說;但我們講中文、寫中文的人,卻總愛翻譯西方學說(筆者自也不例外,在說明為何需要倫理教育時,還是得引用哈佛商學院的調查統計資料)。

 

有時和朋友聊起中華文化思想中的內涵時,總有人說那是「八股」。我不得不回說,中華文化中的經典有許多思想並不比西方哲學思想差。如今許多人動不動談蘇格拉底、談亞里斯多德;讀文學、談戲劇時,動不動就是莎士比亞,那些難道不是西方上千年、數百年前的「八股」嗎?

 

我們不否定西方這些「八股」確有值得吸收學習的思想內容,但自己老祖宗有價值的思想內容,在甚少接觸、了解不多、或涉獵未深下,便被一套崇洋教育洗腦,不懂得接納學習還主觀的以「八股」排斥,這都是不合「理性」的思維。

 

蔡英文有無修德 人人心中一把尺

在蔡英文與朱立倫競選總統那一年,眼見朱立倫換柱之後,國民黨敗像已現,我在一家報紙媒體地方版的「大度山頂」專欄中以筆名「劉燊」寫了一則評論,當時對蔡英文即將當選首位台灣女總統寄予期望。她當時的表現,雖不能和盧秀燕「媽媽市長」的親和相比擬(終究蔡英文未當過媽媽),但也顯現了些許謙和態度(此一態度還延續到她當選後發表「謙卑謙卑再謙卑」的談話表現)。

 

然而,在那篇投票前的評論中,我不免杞人憂天的點出,蔡英文身為女性,在現在社會只講求專業知識與學經歷條件下,女性很少講求修德知識(雖然現代工商社會中許多男性也如此);而過去都未曾擔任過中央民代與地方首長的蔡英文,一旦當選台灣總統、忽然掌握了最高權力,當面對各種巴結、誘惑時,能不能為台灣社會人民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決策,這才是國人要擔心的。

 

這六年多來,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是否真心為台灣善良百姓在做正確的決策?還是純以私利為導向的機會主義者?台灣社會每個人,不論是那些遵守道德或不遵守道德的人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民粹社會 政壇小人當道?

 

民主國家民粹當道,機會主義者盛行,政客的言行、決策,到底是為了個人私利與權位的鞏固,還是真心為了善良人民百姓的福址?這六年多來,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是否真心為台灣善良百姓在做正確的決策?不論是那些遵守道德或不遵守道德的人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社總編輯)

 

最近英國換了個女性新首相「特拉斯」,日前台中市長盧秀燕在台中女力論壇中還特別提及,特拉斯不是「特斯拉」,她是英國第三位女性首相,也是女力的代表。

 

特拉斯為何曾被評機會主義者

不過,查看一些國外媒體的評論,在英國的反對者中,有人批評特拉斯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她在廢除英國皇室、反對脫歐等立場上,都曾隨著所謂的「民意」(或是民粹)而改變立場,也從左派轉投右派保守黨,並在保守黨中一路向上爬升。這不禁讓我想起台灣現任總統蔡英文,從年輕時即受國民黨一路掩護栽培、並受李登輝任總統時的大力提拔,再到成為民進黨總統,頗有諸多相似之處。

 

難道,是女性較具機會主義者傾向嗎?如果是,不免讓我又想起孔老夫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然而,再憶起剛過世的英國女皇伊莉沙白二世,其雍容美德深受英國人及西方世界民眾的愛戴,她應該不在孔子所言中的「女子」才對。或許,女皇不用選舉,所以不必、也不會隨著民粹而改變自己的原則立場,更不用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而違背良心,向利益靠攏。

 

歸根究柢,或許是全球民主的劣質發展,導致包括西方先進國家的民主發展都有民粹化傾向,因而有良心的政治人物根本出不了頭;反倒是一些唯利害是圖的機會主義政客,才能爬到高位;而這其實可能無關男女性別。社會科學講求實證,到底是男性或女性誰較傾向機會主義、或是因為民粹政治環境易導致女性機會主義者比女性非機會主義者更易出頭?沒有科學數據的調研,自不能驟下定論。

 

從政為官需修德以避免沉淪腐化

不過,孔老夫子講的那句話,應也非無的放矢。在兩千五百年前的那個年代,受教育本就是男性知識份子(士大夫)的專利,而士大夫知識階層受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去當官,擔任國家治理者。儒家要求讀書人要誠意、正心,進而修身、齊家、治國,就是因為,只有專業知識而沒有修心養性,恐難成為真心為民的好官。而一般小民或女性,既無識字受教育的機會,更不可能學習修德功夫;當朝奸險小人,則更視修德如無物。孔子在那時的社會環境下難免將一般女子與小人並論了。

 

不論東西方,古時候讀書人受教育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當官(管理者),不會是為了去當農工商人;因為在1776年工業革命之前,根本就沒有大型農工商業可以讓知識份子去管理發揮或創業。然而,當了官的人必然掌握各種大小權力,因此極易因握有權力而貪污腐化。

 

儒家重禮治,法家其實也出自儒家荀子一脈,不論禮治或法治,知識份子除了要學習專業國政治理(管理)之術外,也要重德性修身。否則,再怎麼嚴刑峻法,總有人貪污。古時候皇帝動不動就誅九族、凌遲、車裂(西方酷刑也有釘十字架、釘床、拉伸手腳至死等),但許多人當了官、掌握權力後常就忘了所以,總認為自己能夠一手遮天,不會東窗事發。

 

貪污者必然壞事 不可能成事

自古以來,到底有多少貪官污吏的舞弊案沒有東窗事發,實也不可考。但不論如何,身為平民百姓,不論在封建時代或民主時代,本就都會要求掌權者要清廉勤政並期待政治清明。但是,在台灣有很多人被許多不良政客與媒體洗腦後以為,人性本就是如此,貪污是民主社會常態,只要能做事就好。問題是,會貪污的人必然會敗事,這些貪官拿人手軟,任令掛勾商人偷工減料、哄抬價格(包括救命的藥價),怎麼可能為民興利、把事情做好?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早就說過,他為人民福祉所建立的經濟發展、組屋住宅等政策,如果有一丁點貪污腐化的人滲入,這套制度必然崩壞。

 

依佛家言,人有貪嗔癡三毒,但不是每個人都會貪污腐敗。十多年前就讀博士班時,指導教授謝安田博士要求學生讀一本聯經出版社於民國八十六年出版的「揭開哈佛商學院的奧秘」(Inside th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中譯本,書中第十四章的道德教育中提到一位教授所做的調查統計資料,這名教授說,「依據其調查顯示,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學生會遵守道德規範行事,而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學生不屑於道德這件事,根本毫無改變自己行為的打算。而我們教育目標是設法教導那些可能走向遵守或不遵守道德的剩下的百分之五十的學生。」

 

哈佛商學院在訂定道德(倫理)課程時,仍以實證調查為依據,發現總有四分之一的人不必教也會遵守道德,但也有四分之一的人,再怎麼教也視道德如無物。然而,如果沒有教,中間的百分之五十,可能就會隨波逐流,走向違反道德的商業經營行為。

 

哈佛倫理教育講求調查數據

也就是說,教育是為了那些有可能教化之人。對於那些完全視道德如無物的人,教育對他們也無效。換句話說,如果社會上都是詐欺作惡的人得利卻不受懲治,則中間百分之五十的人是不是多數就會不斷的被誘引也走向詐欺作惡之途?

 

假設,今天台灣真如許多人所形容的,已逐漸成為詐欺之島,則是否就是因為太多政治人物以欺詐手段騙取選票、進而貪污腐化卻仍坐享大位,才導致社會上行下效、日漸敗壞的結果?

 

再反過來說,假如,台灣真的成了詐欺之島,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詐欺成性的人,則當一個政治人物以抄襲、假論文而獲得學位,並因而當上教授、進而掌握政治權力,則縱使有四分之一遵守倫理道德的民眾要求他下台,但選民中既有超過一半是詐騙行為者,他們會認為論文抄襲、假論文有什麼大不了的嗎?既然是「同夥」的,怎麼會要他下台?

 

百分之二十五有道德良知的人自然敵不過百分之五十以上詐騙行為者的投票數;這種惡人多於良人、中間又有許多無知而被詐欺者牽著鼻子走的數人頭投票式民主,難道會是台灣善良百姓自豪或期待的民主?台灣社會的墮腐與反淘汰現象,不是將更形嚴重而沉淪?

 

東西方文化思想皆非八股

諷刺的是,台灣社會的崇洋心態至今未衰。當西方二、三十年前興起企業倫理與企業社會責任的風潮時,台灣一堆學者、企管專家、商業雜誌,紛紛引進一套西式企業倫理知識。好像倫理是西方專屬的知識科目。要談誠正之理、談個人道德修身、談人與人之間的倫理與責任,人與天地(自然)間的關係,中華文化的儒家與道家,理學或心學,都有很詳盡的細說;但我們講中文、寫中文的人,卻總愛翻譯西方學說(筆者自也不例外,在說明為何需要倫理教育時,還是得引用哈佛商學院的調查統計資料)。

 

有時和朋友聊起中華文化思想中的內涵時,總有人說那是「八股」。我不得不回說,中華文化中的經典有許多思想並不比西方哲學思想差。如今許多人動不動談蘇格拉底、談亞里斯多德;讀文學、談戲劇時,動不動就是莎士比亞,那些難道不是西方上千年、數百年前的「八股」嗎?

 

我們不否定西方這些「八股」確有值得吸收學習的思想內容,但自己老祖宗有價值的思想內容,在甚少接觸、了解不多、或涉獵未深下,便被一套崇洋教育洗腦,不懂得接納學習還主觀的以「八股」排斥,這都是不合「理性」的思維。

 

蔡英文有無修德 人人心中一把尺

在蔡英文與朱立倫競選總統那一年,眼見朱立倫換柱之後,國民黨敗像已現,我在一家報紙媒體地方版的「大度山頂」專欄中以筆名「劉燊」寫了一則評論,當時對蔡英文即將當選首位台灣女總統寄予期望。她當時的表現,雖不能和盧秀燕「媽媽市長」的親和相比擬(終究蔡英文未當過媽媽),但也顯現了些許謙和態度(此一態度還延續到她當選後發表「謙卑謙卑再謙卑」的談話表現)。

 

然而,在那篇投票前的評論中,我不免杞人憂天的點出,蔡英文身為女性,在現在社會只講求專業知識與學經歷條件下,女性很少講求修德知識(雖然現代工商社會中許多男性也如此);而過去都未曾擔任過中央民代與地方首長的蔡英文,一旦當選台灣總統、忽然掌握了最高權力,當面對各種巴結、誘惑時,能不能為台灣社會人民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決策,這才是國人要擔心的。

 

這六年多來,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是否真心為台灣善良百姓在做正確的決策?還是純以私利為導向的機會主義者?台灣社會每個人,不論是那些遵守道德或不遵守道德的人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