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皋採菊集》兩岸同屬一個中華 需以中華文化為對話基礎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東皋採菊集》兩岸同屬一個中華 需以中華文化為對話基礎
2022-08-24 07:00:00
A+
A
A-

前言:過去被視為「祖母綠」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以兩岸同屬一個中華代替一個中國,顯然在心態上已承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在兩岸同屬一個中華的思考下,台灣更需要中華文化教育,兩岸才具有共同語言與對話基礎,未來才有可能走向中華共同體及兩岸統合之路。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六)─兩岸同屬一個中華 需以中華文化為對話基礎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總編輯)

 

從過去被視為「祖母綠」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日前接受訪問的一席話,台灣社會更應思考中華文化教育的重要性。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呂秀蓮接受自媒體採訪時,她說,希望兩岸共識以「一個中華」替代「一個中國」,兩岸先不要講「統一」,而講「統合」,以維持兩岸和平為前提,避免戰爭。她舉烏克蘭為例說,俄烏戰爭已造成上千萬烏克蘭難民流離失所,兩岸開打,台灣定然走上類似命運。任何正常人都不希望戰爭發生在自己的家園。

 

真心為台灣人 應學李光耀抗拒賄賂

呂秀蓮一席話,令人頗有昨非今是之感。一向給人台獨傾向明顯的呂前副總統,突然大談兩岸同屬一個中華,並應走向有如歐洲聯盟一樣,漸次走向統合。如果呂秀蓮的主張代表某一部分過去台獨意識強烈支持者,則兩岸的和平之路必然能更進一步。只是,呂秀蓮在受訪過程中一直未談及美國政府在兩岸走向統合之路上的立場角色。以呂秀蓮的學經歷與從政經驗,她不可能不知道兩岸走向和平關係的最大障礙,主要是來自於美國政府。一直以來,除了堅持去中國化與中華文化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是兩岸走向和平的障礙之外,美國政府一直就是兩岸走向「統合」或「統一」的最大障礙。

 

今日,過去有些真心為台灣人民的真正台獨基本教義派,幾乎都被民進黨掌權既得利益者排除在權力核心之外;目前的主政者及其上下附從者,也多數是沒有理念思想、只圖穩固個人權位、爭權奪利、大撈人民血汗錢的政客;而這類型的政客,最容易被美國政府以金錢、政治利益所收買。因此,本文才會說,兩岸走向統合及和平之路的最大障礙,仍是來自於美國政府。如果是真心為台灣人民的政治人物,就應該像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那樣,抗拒美國政府的賄賂利誘、並制訂出有利於新加坡人民安居樂業的政策。

 

美國政府背後的資本家集團,控制了政府,政商不分,從商的家族成員到處竄訪亞太地區,利用政治勢力與金融手段,結合地區資本家與政客,運用政經資訊的不對稱,大撈亞太地區辛勞人民的血汗錢。許多後起新興發展國家真正有心為人民做事、具有國家民族意識、且不受利誘的政治人物,透過美國政府(與資本結合)操控的民主選舉機制大多被排擠在政治權力圈之外。在陷入如此惡質的資本主義式的自由民主制度之下,所謂自由民主制度與全球金融自由化,等同是美式惡質資本家控制新興發展國家政府的工具手段罷了。

 

惡質政客與財團不乏附從者

而在這樣的一個社會中,真正擔心自己權力與權利被剝奪的,其實主要是既得利益政客與掠奪型資本家,他們高喊自由民主普世價值口號,目的只是為了鞏固個人的既得利益;而在此虛假的民主自由制度下被出賣的,反而是基層百姓的辛苦付出與所得,不但迭遭惡質資本家透過股市、不動產與金融市場而收割、且常透過惡性掏空企業,使得勞工生存權屬遭壓榨;但這些被體制與貪腐政客所壓榨的基層百姓,卻有許多人不自知的跟著這群不良政客高喊自由民主人權。

 

在一個完全以追求資本財富為導向(而不是以追求人性向上向善為導向)的社會,誰最有自由(行動權)?必然是哪些掌握資本財富、並透過資本財富動員(不論是透過買票或媒體宣傳)而當選並掌握政治權力的人;這些人透過財富取得權力,再透過權力割取社會勞動所得以增加個人財富(如透過都市重劃的資訊不對稱大炒土地、透過行政權控制疫苗進口而放任特定廠商的股票大漲),如此惡性循環下去,最沒有自由度的必然是社會中百分之七、八十那些沒有資產、整天靠勞力腦力換取薪資的基層人民。

 

然而,卻是這些擁有財富與權位的政客與惡質資本家及其附從者,不斷的鼓吹最沒有自由度的底層老百性要全民備戰以捍衛民主自由。而眾多缺乏知識與是非辨明度的民眾,包括許多自認必須兼好幾個工作才能想方設法買房安居的大學青年,竟也附和他們的鼓吹。可一旦戰爭開打後,流離失所的必然是這些基層百姓與青年,那些擁有資本與政治權位自由度的人,若不是手上已有好幾本外國護照,就是海外已有多戶房產與戶頭,隨時可以帶著美金與黃金搭乘華航或軍機跑到國外去避戰了。

 

「祖母綠」也覺悟兩岸同屬中華

呂秀蓮副總統呼籲的「兩岸同屬一個中華」、「從統合走向可能的邦聯制」,此倡議的目的在於建立兩岸和平共存的條件,避免兩岸陷入無謂的敵對與戰爭漩渦;看似也在台獨與統一之間,尋求跳開一國兩制的框架。不論她的目的是仍要維持台灣獨立的現狀,或是真的有心希望未來兩岸成立邦聯國家,其倡議的最大突破,就是在跳脫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的傳統獨派意識型態;讓兩岸在承認同屬一個中華的共識下,朝和平對談發展。

 

從政多年的呂秀蓮在離開民進黨之後,如今反倒有了這樣的領悟與倡議,在未被民進黨的政治利益幫派團體綁架下,成為較有良心的政治人物。設若她繼續留在民進黨、並接受了一官半職,很難想像,即使她有這樣的思考領悟,她能「自由的」提出這樣的倡議嗎?

 

要承認「一個中華」,就表示已認同自己在文化及族群上是同屬中華民族,也才有可能走向中華統合或中華邦聯。這在民進黨固有的意識型態上,或是現有蔡英文及其附從團隊固有意識型態上要完全的去中國化與中華文化,根本上是極端的牴觸。呂秀蓮願意拋下過去所共同創立的民進黨,不願同流合污共同詐騙國人、也不想讓台灣人上戰場做無謂犧牲、覺昨非今是、並勇於說真話,這才是中華文化儒家推崇的「勇者」。

 

而不論未來是要統合或是統一(邦聯或聯邦),兩岸在承認一個中華之下,台灣更不能、也不應該在文化思想教育上去中華文化;因為兩岸的對話基礎與共同語言,就在於互相認同的中華文化內涵中。

 

兩岸統合需具有中華文化教育基礎

基於同文、同屬漢族(除了原住民與少數日裔及東南亞新住民外,台灣九成六以上為漢族人)、同語系等歷史、文化、種族之淵源下,兩岸原本就可以基於和平為前提進行統合談判。只要美國政府不要干涉,前殖民統治者日本政府不要見縫插針,兩岸為何要互想敵視並開戰?依其本有的憲法及國策,中共政府真正敵視者原就只有每天喊著兩國論與台灣獨立的民進黨掌權者或部分民意代表,並未把多數台灣民眾視為敵人,但民進黨政府卻不斷的煽動台灣民眾敵視中國與中共政府,誰才是激化兩岸敵意的始作俑者?

 

呂秀蓮在視頻採訪中,並未提出要如何促成兩岸走向「承認一個中華」與未來「統合」之路,只說要舉辦民間國是會議,凝聚台灣社會的共識。在現實面上,除了有美國政府刻意要分離兩岸的或明或暗的干預外,中共是否能接受修改九二共識內涵、或同意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一中(華)兩(政)府」,也是一大挑戰。

 

一個中華或可成為兩岸和平新共識

但不論如何,在承認一個中華與共尊中華文化的基礎上,兩岸就有追求和平的條件。兩岸的未來,事實上可以從「一中華兩政府」走向「中華共同體」,再逐漸走向中華共和聯邦或邦聯(可簡稱中華共和國)。在中共政府基於九二共識而並無武力入侵併吞台灣的意圖、及兩岸可以追求和平的前提下,少數只顧個人權位私利的政客試圖結合別有居心的外國政府故意將台灣陷入戰爭危機,這些私心政客都將成為台灣的罪人。

 

試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被選上總統前,只不過是個影視演員,僥倖選上總統後,在執政成績不佳及肅貪不力下,原本將面臨連任危機,卻在美國政府刻意的鼓動便想加入北約、歐盟;北約本具有軍事聯盟性質,美國常在北約成員國中駐軍或面向其敵對國家進行軍武對峙;烏克蘭、美國、及美國操控的北約不斷對俄羅斯挑釁,引致俄羅斯忍無可忍對烏克蘭動武,如今卻將所有戰爭的罪行冠到俄羅斯普京身上。

 

可悲的是,每天只見那演員出身的澤連斯基穿著緊身T恤在視頻上不斷演出,要各國給予軍援與支持;但既然刻意穿著那身行當,也從未看到他真正上戰場帶兵打仗!

 

靠打仗掩蓋治理無能?

此仗一開打,烏克蘭原本在澤連斯基治理下的貪污腐敗的施政便完全被遮蓋,也全部無從追查。對美國政府而言,它只想利用烏克蘭拖垮俄羅斯,根本不會顧念烏克蘭人民的安全幸福。一旦最後烏克蘭被打敗或求和,美國政府恐又將如過去在越戰、阿富汗戰爭的失敗歸因一樣,再將烏克蘭的失敗推給烏政府的腐敗。

 

而且,不論俄烏戰爭的最終結果如何,只要能達到俄羅斯的國力被消耗的目的(如今許多歐盟國家經濟國力也因而被削弱),美國政府豈會管你上千萬烏克蘭國外難民與數千萬還在本國破碎家園中人民的疲困生活?挑起這一場俄烏戰爭,美國政府卻只在過程中塑造了一個原本執政不力、國內貪腐橫行的烏克蘭演員總統,成了抵抗俄羅斯的虛假英雄。這就是民主自由的真實體現嗎?

 

如今,在美國政府與民進黨部分私心政客的故意挑釁、破壞兩岸依九二共識維持多年的現狀下,若導致兩岸開打、進而恐讓美國政府也塑造出可能涉及眾多腐敗舞弊的蔡英文政府成了抗中英雄,這難道是台灣善良人民所要的一場戰爭嗎?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前言:過去被視為「祖母綠」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以兩岸同屬一個中華代替一個中國,顯然在心態上已承認自己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在兩岸同屬一個中華的思考下,台灣更需要中華文化教育,兩岸才具有共同語言與對話基礎,未來才有可能走向中華共同體及兩岸統合之路。

 

台灣為何需要教中華文化(六)─兩岸同屬一個中華 需以中華文化為對話基礎

 

作者/劉東皋(中報雜誌總編輯)

 

從過去被視為「祖母綠」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日前接受訪問的一席話,台灣社會更應思考中華文化教育的重要性。

 

日前在網路上看到呂秀蓮接受自媒體採訪時,她說,希望兩岸共識以「一個中華」替代「一個中國」,兩岸先不要講「統一」,而講「統合」,以維持兩岸和平為前提,避免戰爭。她舉烏克蘭為例說,俄烏戰爭已造成上千萬烏克蘭難民流離失所,兩岸開打,台灣定然走上類似命運。任何正常人都不希望戰爭發生在自己的家園。

 

真心為台灣人 應學李光耀抗拒賄賂

呂秀蓮一席話,令人頗有昨非今是之感。一向給人台獨傾向明顯的呂前副總統,突然大談兩岸同屬一個中華,並應走向有如歐洲聯盟一樣,漸次走向統合。如果呂秀蓮的主張代表某一部分過去台獨意識強烈支持者,則兩岸的和平之路必然能更進一步。只是,呂秀蓮在受訪過程中一直未談及美國政府在兩岸走向統合之路上的立場角色。以呂秀蓮的學經歷與從政經驗,她不可能不知道兩岸走向和平關係的最大障礙,主要是來自於美國政府。一直以來,除了堅持去中國化與中華文化的民進黨政治人物是兩岸走向和平的障礙之外,美國政府一直就是兩岸走向「統合」或「統一」的最大障礙。

 

今日,過去有些真心為台灣人民的真正台獨基本教義派,幾乎都被民進黨掌權既得利益者排除在權力核心之外;目前的主政者及其上下附從者,也多數是沒有理念思想、只圖穩固個人權位、爭權奪利、大撈人民血汗錢的政客;而這類型的政客,最容易被美國政府以金錢、政治利益所收買。因此,本文才會說,兩岸走向統合及和平之路的最大障礙,仍是來自於美國政府。如果是真心為台灣人民的政治人物,就應該像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那樣,抗拒美國政府的賄賂利誘、並制訂出有利於新加坡人民安居樂業的政策。

 

美國政府背後的資本家集團,控制了政府,政商不分,從商的家族成員到處竄訪亞太地區,利用政治勢力與金融手段,結合地區資本家與政客,運用政經資訊的不對稱,大撈亞太地區辛勞人民的血汗錢。許多後起新興發展國家真正有心為人民做事、具有國家民族意識、且不受利誘的政治人物,透過美國政府(與資本結合)操控的民主選舉機制大多被排擠在政治權力圈之外。在陷入如此惡質的資本主義式的自由民主制度之下,所謂自由民主制度與全球金融自由化,等同是美式惡質資本家控制新興發展國家政府的工具手段罷了。

 

惡質政客與財團不乏附從者

而在這樣的一個社會中,真正擔心自己權力與權利被剝奪的,其實主要是既得利益政客與掠奪型資本家,他們高喊自由民主普世價值口號,目的只是為了鞏固個人的既得利益;而在此虛假的民主自由制度下被出賣的,反而是基層百姓的辛苦付出與所得,不但迭遭惡質資本家透過股市、不動產與金融市場而收割、且常透過惡性掏空企業,使得勞工生存權屬遭壓榨;但這些被體制與貪腐政客所壓榨的基層百姓,卻有許多人不自知的跟著這群不良政客高喊自由民主人權。

 

在一個完全以追求資本財富為導向(而不是以追求人性向上向善為導向)的社會,誰最有自由(行動權)?必然是哪些掌握資本財富、並透過資本財富動員(不論是透過買票或媒體宣傳)而當選並掌握政治權力的人;這些人透過財富取得權力,再透過權力割取社會勞動所得以增加個人財富(如透過都市重劃的資訊不對稱大炒土地、透過行政權控制疫苗進口而放任特定廠商的股票大漲),如此惡性循環下去,最沒有自由度的必然是社會中百分之七、八十那些沒有資產、整天靠勞力腦力換取薪資的基層人民。

 

然而,卻是這些擁有財富與權位的政客與惡質資本家及其附從者,不斷的鼓吹最沒有自由度的底層老百性要全民備戰以捍衛民主自由。而眾多缺乏知識與是非辨明度的民眾,包括許多自認必須兼好幾個工作才能想方設法買房安居的大學青年,竟也附和他們的鼓吹。可一旦戰爭開打後,流離失所的必然是這些基層百姓與青年,那些擁有資本與政治權位自由度的人,若不是手上已有好幾本外國護照,就是海外已有多戶房產與戶頭,隨時可以帶著美金與黃金搭乘華航或軍機跑到國外去避戰了。

 

「祖母綠」也覺悟兩岸同屬中華

呂秀蓮副總統呼籲的「兩岸同屬一個中華」、「從統合走向可能的邦聯制」,此倡議的目的在於建立兩岸和平共存的條件,避免兩岸陷入無謂的敵對與戰爭漩渦;看似也在台獨與統一之間,尋求跳開一國兩制的框架。不論她的目的是仍要維持台灣獨立的現狀,或是真的有心希望未來兩岸成立邦聯國家,其倡議的最大突破,就是在跳脫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的傳統獨派意識型態;讓兩岸在承認同屬一個中華的共識下,朝和平對談發展。

 

從政多年的呂秀蓮在離開民進黨之後,如今反倒有了這樣的領悟與倡議,在未被民進黨的政治利益幫派團體綁架下,成為較有良心的政治人物。設若她繼續留在民進黨、並接受了一官半職,很難想像,即使她有這樣的思考領悟,她能「自由的」提出這樣的倡議嗎?

 

要承認「一個中華」,就表示已認同自己在文化及族群上是同屬中華民族,也才有可能走向中華統合或中華邦聯。這在民進黨固有的意識型態上,或是現有蔡英文及其附從團隊固有意識型態上要完全的去中國化與中華文化,根本上是極端的牴觸。呂秀蓮願意拋下過去所共同創立的民進黨,不願同流合污共同詐騙國人、也不想讓台灣人上戰場做無謂犧牲、覺昨非今是、並勇於說真話,這才是中華文化儒家推崇的「勇者」。

 

而不論未來是要統合或是統一(邦聯或聯邦),兩岸在承認一個中華之下,台灣更不能、也不應該在文化思想教育上去中華文化;因為兩岸的對話基礎與共同語言,就在於互相認同的中華文化內涵中。

 

兩岸統合需具有中華文化教育基礎

基於同文、同屬漢族(除了原住民與少數日裔及東南亞新住民外,台灣九成六以上為漢族人)、同語系等歷史、文化、種族之淵源下,兩岸原本就可以基於和平為前提進行統合談判。只要美國政府不要干涉,前殖民統治者日本政府不要見縫插針,兩岸為何要互想敵視並開戰?依其本有的憲法及國策,中共政府真正敵視者原就只有每天喊著兩國論與台灣獨立的民進黨掌權者或部分民意代表,並未把多數台灣民眾視為敵人,但民進黨政府卻不斷的煽動台灣民眾敵視中國與中共政府,誰才是激化兩岸敵意的始作俑者?

 

呂秀蓮在視頻採訪中,並未提出要如何促成兩岸走向「承認一個中華」與未來「統合」之路,只說要舉辦民間國是會議,凝聚台灣社會的共識。在現實面上,除了有美國政府刻意要分離兩岸的或明或暗的干預外,中共是否能接受修改九二共識內涵、或同意承認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一中(華)兩(政)府」,也是一大挑戰。

 

一個中華或可成為兩岸和平新共識

但不論如何,在承認一個中華與共尊中華文化的基礎上,兩岸就有追求和平的條件。兩岸的未來,事實上可以從「一中華兩政府」走向「中華共同體」,再逐漸走向中華共和聯邦或邦聯(可簡稱中華共和國)。在中共政府基於九二共識而並無武力入侵併吞台灣的意圖、及兩岸可以追求和平的前提下,少數只顧個人權位私利的政客試圖結合別有居心的外國政府故意將台灣陷入戰爭危機,這些私心政客都將成為台灣的罪人。

 

試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被選上總統前,只不過是個影視演員,僥倖選上總統後,在執政成績不佳及肅貪不力下,原本將面臨連任危機,卻在美國政府刻意的鼓動便想加入北約、歐盟;北約本具有軍事聯盟性質,美國常在北約成員國中駐軍或面向其敵對國家進行軍武對峙;烏克蘭、美國、及美國操控的北約不斷對俄羅斯挑釁,引致俄羅斯忍無可忍對烏克蘭動武,如今卻將所有戰爭的罪行冠到俄羅斯普京身上。

 

可悲的是,每天只見那演員出身的澤連斯基穿著緊身T恤在視頻上不斷演出,要各國給予軍援與支持;但既然刻意穿著那身行當,也從未看到他真正上戰場帶兵打仗!

 

靠打仗掩蓋治理無能?

此仗一開打,烏克蘭原本在澤連斯基治理下的貪污腐敗的施政便完全被遮蓋,也全部無從追查。對美國政府而言,它只想利用烏克蘭拖垮俄羅斯,根本不會顧念烏克蘭人民的安全幸福。一旦最後烏克蘭被打敗或求和,美國政府恐又將如過去在越戰、阿富汗戰爭的失敗歸因一樣,再將烏克蘭的失敗推給烏政府的腐敗。

 

而且,不論俄烏戰爭的最終結果如何,只要能達到俄羅斯的國力被消耗的目的(如今許多歐盟國家經濟國力也因而被削弱),美國政府豈會管你上千萬烏克蘭國外難民與數千萬還在本國破碎家園中人民的疲困生活?挑起這一場俄烏戰爭,美國政府卻只在過程中塑造了一個原本執政不力、國內貪腐橫行的烏克蘭演員總統,成了抵抗俄羅斯的虛假英雄。這就是民主自由的真實體現嗎?

 

如今,在美國政府與民進黨部分私心政客的故意挑釁、破壞兩岸依九二共識維持多年的現狀下,若導致兩岸開打、進而恐讓美國政府也塑造出可能涉及眾多腐敗舞弊的蔡英文政府成了抗中英雄,這難道是台灣善良人民所要的一場戰爭嗎?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