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在愛的國度裡我們不落跑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在愛的國度裡我們不落跑
2022-07-11 07:00:00
A+
A
A-

很難有單一解決之道,要大家一起來分擔。在愛的國度裡,大家都不落跑,這就是「愛」。只要有足夠的愛心,解決之道自然就會出來。(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有次應邀參加張老師文化公司及罕見疾病基金會舉辦的贈書儀式,活動開始,主持人說:「現在由不落跑老爸俱樂部為我們獻唱兩首歌曲,請大家鼓掌。」我問鄰座的陳小姐,她是罕見疾病基金會的創辦人:「為什麼叫不落跑老爸俱樂部?

 

老爸不落跑

她說,有些家庭生有罕見疾病的孩子,做爸爸的常常是離婚或離家,將有病的孩子丟給太太撫養或照顧。這樣的落跑爸爸,在當時台灣大約有四百多位。因此其他不落跑的父親就組織了「不落跑老爸俱樂部」,鼓勵身為父親的人,要勇敢的與太太一起承擔責任。

 

我聽了以後,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真是要大聲的譴責他們。但是事後想想,也有點同情他們。罕見疾病有很多種,有些罕見疾病,真是令人無助,甚至徹底喪失活下去的勇氣,這些父親落跑固然不對,但他們畢竟只是普通人,何必責之過苛?

 

眾人挑擔容易很多

那麼,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我覺得沒有遇到這樣苦難事情的人們,應該要有愛心的站出來,一起來分擔他們的辛苦,眾人挑擔,就容易很多。|

 

2007年,比爾·蓋茲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說:「我們應該提供福祉給世界各地貧窮的人,因為得天獨厚的人,背負比一般人更沉重的使命。」

 

孩子活潑健康,我們會感到慶幸,但是慶幸之餘,有沒有想過,是否還有些什麼應該做的事呢?我們這群擁有健康兒女的人,和那些家有罕見疾病孩子的人相較,相對地說,我們就是得天獨厚的人。依照比爾·蓋茲的說法,我們背負比一般人更沉重的使命,這個使命就是去分擔那些痛苦家庭的重擔。

 

這就像保險制度一樣,房子沒有失火的人,去分擔火災受災者的損失,是一樣的道理。

 

單身女兒負責照顧

有個女孩未婚,她負責照顧年邁多病的父親,直到父親歸了天家。但勞苦重擔並未完了,因為母親又罹患老人癡呆症,她伴隨母親十幾年,身心疲憊至極,一度想要自殺,有時更幻想,母親要是死了多好。這個女孩也有兄弟姐妹,但他們都結婚成家,只有她一人未婚,照顧父母的責任就落在她身上,由她一肩扛起。如果其他兄弟姐妹也分擔一部分責任,這個女孩的負擔也不至於如此沉重。

 

不久前,一位84歲的老先生,用鐵鎚敲打螺絲起子,釘入患有帕金森症妻子的腦袋,讓她安樂死。原因是,自己年邁無力照顧妻子,又不忍見妻子為病痛所苦。這恐有許多爭議,法律問題暫且不談,就情來說,確有可憫之處。如果我們是他,我們該怎麼辦?說理容易,做起來就難了。老先生的兒孫都在美國,俗語說,養兒防老,真的能防老嗎?大家可能都心知肚明。

 

愛裡我們不落跑

那麼,我們是不是要譴責兒孫不孝呢?也有不忍之處。大家可能會認為,大有為的政府應該比照北歐等高社會福利的國家,負起照顧老人的責任,這樣大家都心安理得了。但是我們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北歐國家租稅負擔比例高達50%,而我們尚不及 15%,我們願意繳納這樣高的租稅嗎?恐怕大家都很不願意吧。

 

那有什麼好辦法呢?恐怕很難有單一解決之道,還是要大家一起來分擔。苦難的事不能只讓苦難的人承擔,大家都有責任,這就是「愛」。在愛的國度裡,大家都不落跑,只要有足夠的愛心,解決之道自然就會出來。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很難有單一解決之道,要大家一起來分擔。在愛的國度裡,大家都不落跑,這就是「愛」。只要有足夠的愛心,解決之道自然就會出來。(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有次應邀參加張老師文化公司及罕見疾病基金會舉辦的贈書儀式,活動開始,主持人說:「現在由不落跑老爸俱樂部為我們獻唱兩首歌曲,請大家鼓掌。」我問鄰座的陳小姐,她是罕見疾病基金會的創辦人:「為什麼叫不落跑老爸俱樂部?

 

老爸不落跑

她說,有些家庭生有罕見疾病的孩子,做爸爸的常常是離婚或離家,將有病的孩子丟給太太撫養或照顧。這樣的落跑爸爸,在當時台灣大約有四百多位。因此其他不落跑的父親就組織了「不落跑老爸俱樂部」,鼓勵身為父親的人,要勇敢的與太太一起承擔責任。

 

我聽了以後,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真是要大聲的譴責他們。但是事後想想,也有點同情他們。罕見疾病有很多種,有些罕見疾病,真是令人無助,甚至徹底喪失活下去的勇氣,這些父親落跑固然不對,但他們畢竟只是普通人,何必責之過苛?

 

眾人挑擔容易很多

那麼,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我覺得沒有遇到這樣苦難事情的人們,應該要有愛心的站出來,一起來分擔他們的辛苦,眾人挑擔,就容易很多。|

 

2007年,比爾·蓋茲在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典禮上說:「我們應該提供福祉給世界各地貧窮的人,因為得天獨厚的人,背負比一般人更沉重的使命。」

 

孩子活潑健康,我們會感到慶幸,但是慶幸之餘,有沒有想過,是否還有些什麼應該做的事呢?我們這群擁有健康兒女的人,和那些家有罕見疾病孩子的人相較,相對地說,我們就是得天獨厚的人。依照比爾·蓋茲的說法,我們背負比一般人更沉重的使命,這個使命就是去分擔那些痛苦家庭的重擔。

 

這就像保險制度一樣,房子沒有失火的人,去分擔火災受災者的損失,是一樣的道理。

 

單身女兒負責照顧

有個女孩未婚,她負責照顧年邁多病的父親,直到父親歸了天家。但勞苦重擔並未完了,因為母親又罹患老人癡呆症,她伴隨母親十幾年,身心疲憊至極,一度想要自殺,有時更幻想,母親要是死了多好。這個女孩也有兄弟姐妹,但他們都結婚成家,只有她一人未婚,照顧父母的責任就落在她身上,由她一肩扛起。如果其他兄弟姐妹也分擔一部分責任,這個女孩的負擔也不至於如此沉重。

 

不久前,一位84歲的老先生,用鐵鎚敲打螺絲起子,釘入患有帕金森症妻子的腦袋,讓她安樂死。原因是,自己年邁無力照顧妻子,又不忍見妻子為病痛所苦。這恐有許多爭議,法律問題暫且不談,就情來說,確有可憫之處。如果我們是他,我們該怎麼辦?說理容易,做起來就難了。老先生的兒孫都在美國,俗語說,養兒防老,真的能防老嗎?大家可能都心知肚明。

 

愛裡我們不落跑

那麼,我們是不是要譴責兒孫不孝呢?也有不忍之處。大家可能會認為,大有為的政府應該比照北歐等高社會福利的國家,負起照顧老人的責任,這樣大家都心安理得了。但是我們要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北歐國家租稅負擔比例高達50%,而我們尚不及 15%,我們願意繳納這樣高的租稅嗎?恐怕大家都很不願意吧。

 

那有什麼好辦法呢?恐怕很難有單一解決之道,還是要大家一起來分擔。苦難的事不能只讓苦難的人承擔,大家都有責任,這就是「愛」。在愛的國度裡,大家都不落跑,只要有足夠的愛心,解決之道自然就會出來。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