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藏身巴黎》三個諸葛亮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我藏身巴黎》三個諸葛亮
2022-07-01 07:00:00
A+
A
A-

陳宏一大導演認識之時。

 

作者/葉兩傳

 

三個臭皮匠如何勝過諸葛亮?!

 

這是不可能的事。

 

先不論臭皮匠的能力和智慧有多少?

 

諸葛亮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智多星、謀略家,豈是幾個雜牌軍可以比擬的。自古以來只有孔明玩過「空城計」不戰而退了司馬懿,歷史上就再也沒有記載過膽識如此過人的英豪。

 

和陳宏一大導演認識時,約在1991年前後,那時我在操盤開喜烏龍茶的品牌行銷,選定和當時廣告影片製作公司中最頂尖的大導演王財祥兄合作,我們一起創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影片。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到中國大陸拍攝一系列十支廣告影片,這波的廣告投放奠定了開喜烏龍茶在台灣消費者的地位,也因此展開飲料界新的霸主的興盛之旅。

 

其實裡面藏有一件不可告人有如228事件的秘辛,那年的除夕夜,我們買下老三台(台視、中視、華視)的三台晚間八點新聞、8⃣️點半連續劇一樣二分鐘長秒數廣告聯播,單單這個三台六個入口,廣告費已經接近尾一千萬,再加上舊曆新年的整個月檔期投放也逾四千萬元。孰知一通電話差點改寫了歷史,新聞局通知將不對這十支廣告片核發可播放的執照!

 

聞言差點沒吐血,我趕緊自己奔向新聞局找科長理論。科長坦言,你們太大膽了,別人一年也只拍一兩支大陸場景的片子,你們一次拍十支違反大陸文化管理政策,今天是不會發照了,你們自己快想辦法尋求他法。

 

晴天霹靂!這是什麼民主國家,這是個人偏見的單行法,要置我於死地。 我站在外面思索著要怎麼解決這個大問題,在新聞局鬧事會成為抗議份子被抓、跳樓自殺只會白白犧牲生命也無法改變官僚主義…。

 

眼看時間漸漸逼近,沒有拿到執照後面的賠償責任將沒完沒了。我想了十八個辦法就衝進去,卻執行了第十九個方案,直接跪在新聞局科長面前,向他認錯說抱歉,我不應該大膽挑戰國家對大陸的政策,但是若不發照將會扼殺一個新興的公司和產品,而我也將永遠賠償不起這個損害。

 

科長聽完後叫我出去外面,我心想「完蛋了」!我已無力挽回。

 

五分鐘後,有一個人抱著十本執照拿出來給我,説「准了」!

 

我哭笑不得,終於我領到「出師表」將帥用命,台灣飲料産業排名將從今天晚上開始,有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轉變。

 

隔了一個月,滾石唱片出版的《廣告雜誌》報導了一篇文章「廣告磕頭」,是由新聞局內部的同仁看到整個過程,有感而發的批評官僚的害人體制。

 

話說拍攝這一系列片子,又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今天即將解密。

 

當年策劃好到大陸各地拍攝影片,合約簽訂好後,王財祥導演突然説他這一輩子都不要去大陸,所以要派助理導演前去掌鏡。就是這個台大哲學系畢業的陳宏一,那時他還年輕,常看他拿著攝影機進進出出,還沒能夠坐上策劃會議桌。

 

王導問我可以由宏一替代他去大陸嗎?我沒有絲毫猶豫就同意了。

 

我們一起成就了也見證台灣一個時代巨人的崛起。

 

近期我認識了一位加拿大回國開設計公司的Devin ,這個在英國Art cener學工業設計的年輕人,在芬蘭沐浴過北歐極簡風歷練,又有學院派的堅持,很合我的脾胃。幾個案子合作下來,我們成為好朋友。

 

今天我安排了三個諸葛亮一起見面,為了要打造一個進入世界主流市場的宣傳計劃。這次不是「空城計」而是「氫彈」計劃,比投放在廣島的「原子彈」更強大100倍。

 

作者簡介

葉兩傳(Bob)

遊藝巴黎25年間,深諳巴黎地形地物,結識的朋友比台北多。

擅長將台灣文化融合巴黎的藝術美學,獨創時尚行銷手法。

座右銘-「台灣是我的母親,法國是我的情人」。

陳宏一大導演認識之時。

 

作者/葉兩傳

 

三個臭皮匠如何勝過諸葛亮?!

 

這是不可能的事。

 

先不論臭皮匠的能力和智慧有多少?

 

諸葛亮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智多星、謀略家,豈是幾個雜牌軍可以比擬的。自古以來只有孔明玩過「空城計」不戰而退了司馬懿,歷史上就再也沒有記載過膽識如此過人的英豪。

 

和陳宏一大導演認識時,約在1991年前後,那時我在操盤開喜烏龍茶的品牌行銷,選定和當時廣告影片製作公司中最頂尖的大導演王財祥兄合作,我們一起創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影片。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到中國大陸拍攝一系列十支廣告影片,這波的廣告投放奠定了開喜烏龍茶在台灣消費者的地位,也因此展開飲料界新的霸主的興盛之旅。

 

其實裡面藏有一件不可告人有如228事件的秘辛,那年的除夕夜,我們買下老三台(台視、中視、華視)的三台晚間八點新聞、8⃣️點半連續劇一樣二分鐘長秒數廣告聯播,單單這個三台六個入口,廣告費已經接近尾一千萬,再加上舊曆新年的整個月檔期投放也逾四千萬元。孰知一通電話差點改寫了歷史,新聞局通知將不對這十支廣告片核發可播放的執照!

 

聞言差點沒吐血,我趕緊自己奔向新聞局找科長理論。科長坦言,你們太大膽了,別人一年也只拍一兩支大陸場景的片子,你們一次拍十支違反大陸文化管理政策,今天是不會發照了,你們自己快想辦法尋求他法。

 

晴天霹靂!這是什麼民主國家,這是個人偏見的單行法,要置我於死地。 我站在外面思索著要怎麼解決這個大問題,在新聞局鬧事會成為抗議份子被抓、跳樓自殺只會白白犧牲生命也無法改變官僚主義…。

 

眼看時間漸漸逼近,沒有拿到執照後面的賠償責任將沒完沒了。我想了十八個辦法就衝進去,卻執行了第十九個方案,直接跪在新聞局科長面前,向他認錯說抱歉,我不應該大膽挑戰國家對大陸的政策,但是若不發照將會扼殺一個新興的公司和產品,而我也將永遠賠償不起這個損害。

 

科長聽完後叫我出去外面,我心想「完蛋了」!我已無力挽回。

 

五分鐘後,有一個人抱著十本執照拿出來給我,説「准了」!

 

我哭笑不得,終於我領到「出師表」將帥用命,台灣飲料産業排名將從今天晚上開始,有一個翻天覆地的大轉變。

 

隔了一個月,滾石唱片出版的《廣告雜誌》報導了一篇文章「廣告磕頭」,是由新聞局內部的同仁看到整個過程,有感而發的批評官僚的害人體制。

 

話說拍攝這一系列片子,又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今天即將解密。

 

當年策劃好到大陸各地拍攝影片,合約簽訂好後,王財祥導演突然説他這一輩子都不要去大陸,所以要派助理導演前去掌鏡。就是這個台大哲學系畢業的陳宏一,那時他還年輕,常看他拿著攝影機進進出出,還沒能夠坐上策劃會議桌。

 

王導問我可以由宏一替代他去大陸嗎?我沒有絲毫猶豫就同意了。

 

我們一起成就了也見證台灣一個時代巨人的崛起。

 

近期我認識了一位加拿大回國開設計公司的Devin ,這個在英國Art cener學工業設計的年輕人,在芬蘭沐浴過北歐極簡風歷練,又有學院派的堅持,很合我的脾胃。幾個案子合作下來,我們成為好朋友。

 

今天我安排了三個諸葛亮一起見面,為了要打造一個進入世界主流市場的宣傳計劃。這次不是「空城計」而是「氫彈」計劃,比投放在廣島的「原子彈」更強大100倍。

 

作者簡介

葉兩傳(Bob)

遊藝巴黎25年間,深諳巴黎地形地物,結識的朋友比台北多。

擅長將台灣文化融合巴黎的藝術美學,獨創時尚行銷手法。

座右銘-「台灣是我的母親,法國是我的情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