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蘇老師,對不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蘇老師,對不起!
2022-04-18 07:00:00
A+
A
A-

2003年蘇老師寫了一個小冊子,名:「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寫她的父親。寫得真好,文字內容俱佳。我雖然前前後後寫了20多本書,沒有一本比得上她。

 

作者/王建煊

 

我的太太蘇老師是一位很有才華的女性。在成功大學畢業時成績全校第一名,人漂亮,被非正式的選為「校花」,她還會演話劇多才多藝。當年遇國慶等慶典都會宣讀致三軍將士電文等,經常是蘇老師站在升旗台前朗讀。

 

我們結婚後她一直在學校教書,由初中、高中一直教到大學。經常是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但是這位才女的光芒,始終未受到應有的注意,現在回想起來,應該與我有相當關係。

 

寫她的父親

2003年蘇老師寫了一個小冊子,名:「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是寫她的父親。她自己打字得整整齊齊。當時我看了,大概說了句:寫得很好,加油,繼續寫之類的話。之後我就一天到晚忙自己的,再沒有給她更多鼓勵了。

 

我退休後,偶而又看到這本小冊,讀後,覺到她寫得真好,文字內容俱佳。我雖然前前後後寫了20多本書,沒有一本比得上她,想著想著,我難過極了。

 

失智後力不從心

為甚麼我這麼忽視了蘇老師!蘇老師是中文系的,文學底子厚,文筆佳,若能多給她一點鼓勵,她寫的書可能老早就超過我了。

 

現在她年紀大,已經失智了,雖尚輕微,但寫書已力不從心,不但很多事她記不起來了,握筆寫字已有困難。我本想鼓勵她說往事,我來記錄,亦不可得。此事,只有等待來生了,我真的非常後悔懊惱。蘇老師,我對不起妳!

 

現在我將她這本小冊,錄一小段,權充我本周專欄的內容,請各位欣賞一下:

 

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

 

我和弟弟蘇法顏的年齡只差17個月,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是最好的玩伴,可也是爭吵打架的好對手。大致說來,法顏是男孩,好動手;我是女孩,愛動口。多半是我先出言逗他、惹他,他則動怒出手打我。

 

真打起架來我當然不是對手,然而他的拳頭離我還遠得很時,我已經聲驚四鄰的哭叫起來。媽聞聲趕到,兩個人都得捱頓罵或者處罰,但只要媽一走開,後續的把戲又開鑼了,真正排難解紛的是爸爸。

 

他會坐下來聽我哭訴委屈,然後剖析這件事的是非曲直,教我判斷自己是對或錯。繼而說服我承認錯誤;自訂處罰;自己執行。如此一來耗時之長,常叫媽不耐煩,反而說:好了、好了,今兒不罰了。爸爸可是不答應的,堅持非執行他剛跟我磨蹭了半天的處罰不可,於是我又哭起來,但我必定是輸家。

 

訓練我獨立思考

到執行完畢我自己決定的處罰,爸才又哄又疼的連連喊著:我的好女兒,同時把糖果、花生、香蕉等塞在我的手中。因而小時候總覺得媽媽兇,爸爸則不然,所以任何事都是先找他,有時甚至於求他不要告訴媽媽。媽常氣得跺腳說:「好啦,好啦,你是親爸爸,我是晚娘。」

 

爸常鼓勵我多問「為什麼」,卻從來沒有一本正經地坐下教我如何「講理」或「推理」。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幾乎都是在我和弟弟法顏吵了架,犯了錯,受了罰,眼淚婆婆之間,他一點一滴,一步步地訓練我思考、判斷;知錯、認錯、為自己判刑、又自己執法。

 

正確判斷是非對錯

我在無形之中、不著痕跡的學會自己推理、從而判斷是非正誤,找出一條該走的路,堅守著一個理字走下去。

 

如今年過半百,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發生大錯,全得自爸的教導。雖然最初我推的全是歪理,幸而歪打正著,我終於學會了。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2003年蘇老師寫了一個小冊子,名:「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寫她的父親。寫得真好,文字內容俱佳。我雖然前前後後寫了20多本書,沒有一本比得上她。

 

作者/王建煊

 

我的太太蘇老師是一位很有才華的女性。在成功大學畢業時成績全校第一名,人漂亮,被非正式的選為「校花」,她還會演話劇多才多藝。當年遇國慶等慶典都會宣讀致三軍將士電文等,經常是蘇老師站在升旗台前朗讀。

 

我們結婚後她一直在學校教書,由初中、高中一直教到大學。經常是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但是這位才女的光芒,始終未受到應有的注意,現在回想起來,應該與我有相當關係。

 

寫她的父親

2003年蘇老師寫了一個小冊子,名:「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是寫她的父親。她自己打字得整整齊齊。當時我看了,大概說了句:寫得很好,加油,繼續寫之類的話。之後我就一天到晚忙自己的,再沒有給她更多鼓勵了。

 

我退休後,偶而又看到這本小冊,讀後,覺到她寫得真好,文字內容俱佳。我雖然前前後後寫了20多本書,沒有一本比得上她,想著想著,我難過極了。

 

失智後力不從心

為甚麼我這麼忽視了蘇老師!蘇老師是中文系的,文學底子厚,文筆佳,若能多給她一點鼓勵,她寫的書可能老早就超過我了。

 

現在她年紀大,已經失智了,雖尚輕微,但寫書已力不從心,不但很多事她記不起來了,握筆寫字已有困難。我本想鼓勵她說往事,我來記錄,亦不可得。此事,只有等待來生了,我真的非常後悔懊惱。蘇老師,我對不起妳!

 

現在我將她這本小冊,錄一小段,權充我本周專欄的內容,請各位欣賞一下:

 

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偶像

 

我和弟弟蘇法顏的年齡只差17個月,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是最好的玩伴,可也是爭吵打架的好對手。大致說來,法顏是男孩,好動手;我是女孩,愛動口。多半是我先出言逗他、惹他,他則動怒出手打我。

 

真打起架來我當然不是對手,然而他的拳頭離我還遠得很時,我已經聲驚四鄰的哭叫起來。媽聞聲趕到,兩個人都得捱頓罵或者處罰,但只要媽一走開,後續的把戲又開鑼了,真正排難解紛的是爸爸。

 

他會坐下來聽我哭訴委屈,然後剖析這件事的是非曲直,教我判斷自己是對或錯。繼而說服我承認錯誤;自訂處罰;自己執行。如此一來耗時之長,常叫媽不耐煩,反而說:好了、好了,今兒不罰了。爸爸可是不答應的,堅持非執行他剛跟我磨蹭了半天的處罰不可,於是我又哭起來,但我必定是輸家。

 

訓練我獨立思考

到執行完畢我自己決定的處罰,爸才又哄又疼的連連喊著:我的好女兒,同時把糖果、花生、香蕉等塞在我的手中。因而小時候總覺得媽媽兇,爸爸則不然,所以任何事都是先找他,有時甚至於求他不要告訴媽媽。媽常氣得跺腳說:「好啦,好啦,你是親爸爸,我是晚娘。」

 

爸常鼓勵我多問「為什麼」,卻從來沒有一本正經地坐下教我如何「講理」或「推理」。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幾乎都是在我和弟弟法顏吵了架,犯了錯,受了罰,眼淚婆婆之間,他一點一滴,一步步地訓練我思考、判斷;知錯、認錯、為自己判刑、又自己執法。

 

正確判斷是非對錯

我在無形之中、不著痕跡的學會自己推理、從而判斷是非正誤,找出一條該走的路,堅守著一個理字走下去。

 

如今年過半百,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發生大錯,全得自爸的教導。雖然最初我推的全是歪理,幸而歪打正著,我終於學會了。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優傳媒》與《風傳媒》、《中時新聞網》同步刊登。)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