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侃時政》役期延長也提升不了國軍戰力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老孫侃時政》役期延長也提升不了國軍戰力
2022-04-03 07:00:00
A+
A
A-

如果軍中的領導統御不改進,軍人的社會地位不提升,役期延長到十年也提升不了國軍的戰力。歸根結柢來說,政客為選票玩弄軍人,軍人又學政客玩政治,戰力能強得起來嗎?(圖/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俄烏戰爭爆發,忽然讓我們的政治人物開始關心國軍戰力,因此延長役期形成熱議。正在社會大眾熱議之時,3月30日「自由時報」報導,近三年國軍申退人員達到8109人,其中更有7316人是士兵,因此監察委員要求國防部詳究原因,以維持國軍戰力。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看,大概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部隊留不住願意當兵的人,只能靠延長役期粉飾太平了」。

 

所謂「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國軍為什麼留不住人?這是個好問題,更是個大問題。但這個問題不能要求國防部給答案,因為國防部絕對不敢說「真相」。所以筆者以一個退伍軍人的觀點,來談談個人對「缺兵」的看法。順便說說兩個筆者親身經歷的故事,給社會大眾參考。

 

民國76年,筆者在小金門擔任連輔導長,有一次筆者返台休假,假期結束返回部隊,在金門的水頭碼頭搭船時,碰到了營長的傳令兵。他很興奮地告訴我,昨晚我們連上抓到了「水鬼」(大陸派來金門摸哨的蛙兵),師長說要獎勵我們連長。由於前不久小金門才發生了「東崗事件」,讓筆者隱隱有一絲不祥的預感,回到連上後,我向連長了解情況。連長沉痛地告訴我,他的軍旅生涯結束了。我問連長為何如此悲觀?師長不是要給你獎勵嗎?連長說:「師長不了解司令官的作風,司令官是我學生時的校長,他不會替部屬著想的。」果然兩天後,金防部下令將連長移送軍法偵辦。

 

後來旅長以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曾下達「殲敵於水際,斃敵於灘頭,決戰於陣地內」的指示,指出水鬼在陣地內俘獲,並無違反總長指示。最終在旅長的據理力爭下,連長以記小過一次逃過一劫,沒多久連長輪調回台灣。

 

筆者經歷此事,方知戍守前線的軍人抓到了敵軍的水鬼,原來是一件「錯誤」。無獨有偶,半年後筆者調任兵器連輔導長,第一次帶隊夜行軍時,原先的連隊又遇上水鬼,這一次是將水鬼擊斃在灘頭,而當時的連長也受到了處分。在那個年代碰上了水鬼,不管抓到或打死,都要受處分。高階長官只知道自保,將責任推給下級承擔,這種「領導統御」,讓勇於任事的幹部只能掛冠求去。

 

時至今日,軍中的領導統御依然如此。同樣發生在小金門,2021年11月只因一起「不當管教」事件,陸軍司令部將九名幹部拔官調職,就連申訴的當事人鍾姓士兵都覺得小題大作。試問這算什麼大不了的事,要讓九位幹部遭受這麼大的處分?這種「棄車保帥」的作風不改,軍中怎麼留得住人?

 

民國77年,筆者擔任兵器連輔導長,連上進行例行性的火砲實彈射擊訓練。當八一迫砲射擊時,發生了砲彈未能擊發的狀況,當時砲長和班兵嚇得四下竄逃。連長下達故障排除的命令,砲班班長這樣回答連長:「我知道故障排除是我該做的事,但我寧願關禁閉或是判軍法,我也要違抗命令,因為萬一出事,我就沒命了」。最終營長帶領連長和筆者,三人將故障排除取出砲彈,事後我們並未處分這個砲班班長,只是要求加強演練故障排除的程序。畢竟,這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處分不會讓部隊更好

 

最近特戰士兵向總統陳情,服役兩年沒有拿到戰鬥個裝,陸軍司令部回應要到民國113年才能完成撥補,國防部長邱國正則表示「若知道是誰,不會放過他」,這就是我們國軍高階長官處理問題的態度。不知道這些高階長官有沒有讀過「軍人讀訓」?軍人讀訓第三條:「敬愛袍澤、保護人民,不容有倨傲粗暴之行為」。不知道你們這些「高官」對於「敬愛袍澤」是如何理解的?也不知道你們是如何看待「倨傲粗暴」這四個字?

 

記得黃埔軍校的校訓是「親愛精誠」,但這個校訓彷彿只是要求軍校學生遵守,當上大官後,大概都忘了吧?朝野關切的「韓豫平案」,花防部指揮官劉得金既是韓豫平的長官,也是他的學長,事發至今七年了,劉中將可曾關心過這位因為他而蒙冤的學弟?日前劉得金面對立法委員鄭正鈐的質詢,那副傲慢的態度,可有絲毫「親愛精誠」的表現?一個少將都能成為「棄子」,誰還願意當兵,為國家犧牲生命?

 

電影「投名狀」中,打仗的前線士兵衝鋒陷陣,玩政治的朝中大官機關算盡。今天政客們鼓勵年輕人從軍報國,明天卸下戎裝的時候罵你是「米蟲」,這不就是台灣當前的實況嗎?筆者認為,如果軍中的領導統御不改進,軍人的社會地位不提升,役期延長到十年也提升不了國軍的戰力。歸根結柢來說,政客為選票玩弄軍人,軍人又學政客玩政治,戰力能強得起來嗎?

 

孫恭正,退伍軍人,東吳大學會計研究所碩士,曾任證券專業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教師。

如果軍中的領導統御不改進,軍人的社會地位不提升,役期延長到十年也提升不了國軍的戰力。歸根結柢來說,政客為選票玩弄軍人,軍人又學政客玩政治,戰力能強得起來嗎?(圖/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俄烏戰爭爆發,忽然讓我們的政治人物開始關心國軍戰力,因此延長役期形成熱議。正在社會大眾熱議之時,3月30日「自由時報」報導,近三年國軍申退人員達到8109人,其中更有7316人是士兵,因此監察委員要求國防部詳究原因,以維持國軍戰力。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看,大概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部隊留不住願意當兵的人,只能靠延長役期粉飾太平了」。

 

所謂「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國軍為什麼留不住人?這是個好問題,更是個大問題。但這個問題不能要求國防部給答案,因為國防部絕對不敢說「真相」。所以筆者以一個退伍軍人的觀點,來談談個人對「缺兵」的看法。順便說說兩個筆者親身經歷的故事,給社會大眾參考。

 

民國76年,筆者在小金門擔任連輔導長,有一次筆者返台休假,假期結束返回部隊,在金門的水頭碼頭搭船時,碰到了營長的傳令兵。他很興奮地告訴我,昨晚我們連上抓到了「水鬼」(大陸派來金門摸哨的蛙兵),師長說要獎勵我們連長。由於前不久小金門才發生了「東崗事件」,讓筆者隱隱有一絲不祥的預感,回到連上後,我向連長了解情況。連長沉痛地告訴我,他的軍旅生涯結束了。我問連長為何如此悲觀?師長不是要給你獎勵嗎?連長說:「師長不了解司令官的作風,司令官是我學生時的校長,他不會替部屬著想的。」果然兩天後,金防部下令將連長移送軍法偵辦。

 

後來旅長以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曾下達「殲敵於水際,斃敵於灘頭,決戰於陣地內」的指示,指出水鬼在陣地內俘獲,並無違反總長指示。最終在旅長的據理力爭下,連長以記小過一次逃過一劫,沒多久連長輪調回台灣。

 

筆者經歷此事,方知戍守前線的軍人抓到了敵軍的水鬼,原來是一件「錯誤」。無獨有偶,半年後筆者調任兵器連輔導長,第一次帶隊夜行軍時,原先的連隊又遇上水鬼,這一次是將水鬼擊斃在灘頭,而當時的連長也受到了處分。在那個年代碰上了水鬼,不管抓到或打死,都要受處分。高階長官只知道自保,將責任推給下級承擔,這種「領導統御」,讓勇於任事的幹部只能掛冠求去。

 

時至今日,軍中的領導統御依然如此。同樣發生在小金門,2021年11月只因一起「不當管教」事件,陸軍司令部將九名幹部拔官調職,就連申訴的當事人鍾姓士兵都覺得小題大作。試問這算什麼大不了的事,要讓九位幹部遭受這麼大的處分?這種「棄車保帥」的作風不改,軍中怎麼留得住人?

 

民國77年,筆者擔任兵器連輔導長,連上進行例行性的火砲實彈射擊訓練。當八一迫砲射擊時,發生了砲彈未能擊發的狀況,當時砲長和班兵嚇得四下竄逃。連長下達故障排除的命令,砲班班長這樣回答連長:「我知道故障排除是我該做的事,但我寧願關禁閉或是判軍法,我也要違抗命令,因為萬一出事,我就沒命了」。最終營長帶領連長和筆者,三人將故障排除取出砲彈,事後我們並未處分這個砲班班長,只是要求加強演練故障排除的程序。畢竟,這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處分不會讓部隊更好

 

最近特戰士兵向總統陳情,服役兩年沒有拿到戰鬥個裝,陸軍司令部回應要到民國113年才能完成撥補,國防部長邱國正則表示「若知道是誰,不會放過他」,這就是我們國軍高階長官處理問題的態度。不知道這些高階長官有沒有讀過「軍人讀訓」?軍人讀訓第三條:「敬愛袍澤、保護人民,不容有倨傲粗暴之行為」。不知道你們這些「高官」對於「敬愛袍澤」是如何理解的?也不知道你們是如何看待「倨傲粗暴」這四個字?

 

記得黃埔軍校的校訓是「親愛精誠」,但這個校訓彷彿只是要求軍校學生遵守,當上大官後,大概都忘了吧?朝野關切的「韓豫平案」,花防部指揮官劉得金既是韓豫平的長官,也是他的學長,事發至今七年了,劉中將可曾關心過這位因為他而蒙冤的學弟?日前劉得金面對立法委員鄭正鈐的質詢,那副傲慢的態度,可有絲毫「親愛精誠」的表現?一個少將都能成為「棄子」,誰還願意當兵,為國家犧牲生命?

 

電影「投名狀」中,打仗的前線士兵衝鋒陷陣,玩政治的朝中大官機關算盡。今天政客們鼓勵年輕人從軍報國,明天卸下戎裝的時候罵你是「米蟲」,這不就是台灣當前的實況嗎?筆者認為,如果軍中的領導統御不改進,軍人的社會地位不提升,役期延長到十年也提升不了國軍的戰力。歸根結柢來說,政客為選票玩弄軍人,軍人又學政客玩政治,戰力能強得起來嗎?

 

孫恭正,退伍軍人,東吳大學會計研究所碩士,曾任證券專業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教師。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