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文資殺手揮刀 古蹟「太岳之胤」不保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文資殺手揮刀 古蹟「太岳之胤」不保 ?
2022-03-23 07:00:00
A+
A
A-

鹿港鎮是全台灣無人不知的「一府二鹿三艋舺」中的老二,老大台南繼續保有「最有光榮感城市」的美名,艋舺好歹也是首都,保留很多特色建築,只有老二的鹿港,面對文資殺手的彰化縣文化局,以及即便當今縣長明明是鹿港人,「太岳之胤」(如圖/取自網路)這個古蹟恐怕都將橫遭腰斬!

 

作者/陳婉真

 

鹿港三大姓之一的許家祖厝「太岳之胤」,是極少數由文資所有權人提請列為文資保存的案例。然而,歷經三年多來兩度指定、兩度撤銷登錄,今年2月25日彰化縣文化局的文資審議會議中,卻作出和前兩次完全相反的決議:不指定古蹟、不登錄歷史建築、不登錄紀念建築。在文化資產保存上,形同判決「太岳之胤」死刑。

 

這個全名為「鹿港牛墟頭太岳之胤許宅」的文資審議案,應該創下了台灣文資保存被兩度指定,卻在第三次審議時遭到全面封殺的首例。同一個縣政府、同一個文化局、同一批審議委員,竟能做出完全推翻原決議的結論,不但讓外界看得一頭霧水,更是開文資審議顚三倒四、決策反反覆覆的惡例。

 

2017年擬定鹿港福興都市計畫細部計畫案 ,「太岳之胤」許氏祖厝第一進部分位於計畫道路(計畫圖圖號 13,即右上黃線部分與中間紅線部分構成的巷道口附近)位置。(資料來源 :《擬定鹿港福興都市計畫細部計畫案》,彰化縣都市計畫網。)

 

一般而言,屬私有建物,所有權人多半拒絕被列為文化資產,本案是極少數由所有權人許家後代,慎重其事的召開家族會議決定後,向彰化縣文化局提請審議,並於2018年9月18日列為縣定古蹟。

 

當時獲得通過的理由是:

 

「太岳之胤」位於鹿港古街區整體市場運輸功能的重要場域,建築為鹿港傳統「二間額三間起」的特殊合院形式,為閩南住商混合使用風格,保有燕尾磚、水車堵等和大型桁架,未來修復並再利用的價值高。謙和號曾是鹿港6大貿易商號之一,範圍擴及台北、福州、泉州及廈門等地。

 

據「太岳之胤」管理人許有正表示,令人意外的是,審議通過後,其中有一位鮮少和家族聯絡、連祖先墳墓都不知道在哪裡的許家後代事後反悔,又是訴願,又是訴訟,讓彰化縣文化局官員不勝其擾,遭受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認為過程有行政瑕疵,而於2019年3月11日撤銷公告。

 

不久後的2019年6 月14日,文化局再次登錄為古蹟。

 

只是,隔年10月15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彰化縣政府指定古蹟行政處分無效,敗訴定讞。

 

今年2月20日,許家後代扶老攜幼,把祖先牌位請回「太岳之胤」祖宅,共同回味家族的成長故事。(圖/許鉅煇攝)

 

許有正還不死心,因為他認為,家族多數人的決議是希望老家能以古蹟或歷史建築的文資身分保留,也算是子孫對先祖們留下來的基業最好的保存方式,因此他鍥而不捨,於2021年4月9日,再度向彰化縣文化局重提指定古蹟申請書。

 

兩度指定古蹟的彰化縣文化局這次態度丕變,影響所及,連文資委員態度也大轉彎,在今年2月25日的審議會議中,審議委員出席人數共15名,迴避0票,15票全數不指定古蹟。

 

同天另一案為登錄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審議案,審議委員出席15名中,有6票同意登錄歷史建築,9票不登錄歷史建築;1票登錄紀念建築,14票不登錄紀念建築。等於被全面封殺。而把兩案併列,也顯見文化局特意的萬全安排,一舉堵死「太岳之胤」所有文資登錄的途徑。

 

若論許家的歷史,在中央研究院是有案可稽的,因為中研院台史所檔案館收集到一批許家從1895年至1897年三年間,由於台灣割讓給日本,許家從鹿港遷回中國泉州,又在局勢稍定後,由泉州遷回鹿港,這段期間家人的往來書信、兩岸貨物配運貿易、市場狀況、兩地政治社會狀況、商店經營,以及土地收租等相關文書共86件。

 

鹿港郊商是早年台灣和中國做生意最大的貿易商,許家一度是其中僅次於辜家的富商,當時生意人也具有相當強的文字能力 。其中右下角是中央研究院台史所保存並印行的貿易文書文本。(圖/許有正提供)

 

這批文書見證了因應大時代變遷中,鹿港郊商的經商及日常生活的轉變,也見證了許家是鹿港六大貿易商之一的榮景。當年的許家可是僅次於辜顯榮的「大和行」的富商。中研院說,透過這些文書,不但可以釐清利用帆船貿易的郊商貿易或商業經營機制,也可以瞭解當時商人的飲食生活、商人的文字素養、當時的政治經濟狀態,以及政權更迭時商人的適應方式。

 

如此深具故事性及文化性的許家「起家厝」,卻在極少數子孫的杯葛下,被全面封殺,令人扼腕。

 

根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1條規定:

 

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及聚落建築群,由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管理維護。所在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提供專業諮詢,於必要時得輔助之。

 

然而,我們從本案被全面封殺的過程中,主管機關文化局不但沒有輔助,反而因為行政怠惰與疏失,讓申請人、審查委員等相關人等疲於奔命,又作出前後完全相反的審議投票。地方上傳聞四起:會不會因為這幾年鹿港房地產大漲,牽涉到一些利益糾葛導致這種奇怪的結果?檢調單位要不要介入調查一下?

 

彰化在地文史工作者於3月20日舉辦的走讀活動,吸引許多人特地前來參觀。(圖/李宗學臉書,楊富媚攝)

 

最近這一陣子,網路上再度針對「彰化縣是最沒有存在感、最無聊的縣分」多所討論,對即將慶祝建縣三百年的彰化縣民而言,頗感顏面無光。說起來,鹿港鎮是全台灣無人不知的「一府二鹿三艋舺」中的老二,老大台南繼續保有「最有光榮感城市」的美名,艋舺好歹也是首都,保留很多特色建築,只有老二的鹿港,面對文資殺手的彰化縣文化局,即便當今縣長明明是鹿港人,連鹿港在地許家的古宅都無力保存!王惠美你是要怎麼爭取連任?抑或是你的票數已經太多,不在乎你們鹿港許家的選票?

 

鹿港是台灣少數擁有古蹟保存區的小鎮,老大台南也有,但台南市不以局部的古蹟保存區為滿足,近年來一直致力於推動府城為全台首座古城鎮,因此也目睹了台南觀光業的突飛猛晉。只有彰化縣即便在慶祝建縣三百年的活動中,也只是花錢請明華園到各鄉鎮免費公演,如此而已;於此同時,對於縣內獨一無二的文化資產卻棄之如敝屣。難怪空有全台第一大縣美名的彰化縣人口,正快速嚴重外移,如此下去,彰化不只是最無聊的縣,恐怕更要是名符其實的悲情城市了!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鹿港鎮是全台灣無人不知的「一府二鹿三艋舺」中的老二,老大台南繼續保有「最有光榮感城市」的美名,艋舺好歹也是首都,保留很多特色建築,只有老二的鹿港,面對文資殺手的彰化縣文化局,以及即便當今縣長明明是鹿港人,「太岳之胤」(如圖/取自網路)這個古蹟恐怕都將橫遭腰斬!

 

作者/陳婉真

 

鹿港三大姓之一的許家祖厝「太岳之胤」,是極少數由文資所有權人提請列為文資保存的案例。然而,歷經三年多來兩度指定、兩度撤銷登錄,今年2月25日彰化縣文化局的文資審議會議中,卻作出和前兩次完全相反的決議:不指定古蹟、不登錄歷史建築、不登錄紀念建築。在文化資產保存上,形同判決「太岳之胤」死刑。

 

這個全名為「鹿港牛墟頭太岳之胤許宅」的文資審議案,應該創下了台灣文資保存被兩度指定,卻在第三次審議時遭到全面封殺的首例。同一個縣政府、同一個文化局、同一批審議委員,竟能做出完全推翻原決議的結論,不但讓外界看得一頭霧水,更是開文資審議顚三倒四、決策反反覆覆的惡例。

 

2017年擬定鹿港福興都市計畫細部計畫案 ,「太岳之胤」許氏祖厝第一進部分位於計畫道路(計畫圖圖號 13,即右上黃線部分與中間紅線部分構成的巷道口附近)位置。(資料來源 :《擬定鹿港福興都市計畫細部計畫案》,彰化縣都市計畫網。)

 

一般而言,屬私有建物,所有權人多半拒絕被列為文化資產,本案是極少數由所有權人許家後代,慎重其事的召開家族會議決定後,向彰化縣文化局提請審議,並於2018年9月18日列為縣定古蹟。

 

當時獲得通過的理由是:

 

「太岳之胤」位於鹿港古街區整體市場運輸功能的重要場域,建築為鹿港傳統「二間額三間起」的特殊合院形式,為閩南住商混合使用風格,保有燕尾磚、水車堵等和大型桁架,未來修復並再利用的價值高。謙和號曾是鹿港6大貿易商號之一,範圍擴及台北、福州、泉州及廈門等地。

 

據「太岳之胤」管理人許有正表示,令人意外的是,審議通過後,其中有一位鮮少和家族聯絡、連祖先墳墓都不知道在哪裡的許家後代事後反悔,又是訴願,又是訴訟,讓彰化縣文化局官員不勝其擾,遭受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認為過程有行政瑕疵,而於2019年3月11日撤銷公告。

 

不久後的2019年6 月14日,文化局再次登錄為古蹟。

 

只是,隔年10月15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彰化縣政府指定古蹟行政處分無效,敗訴定讞。

 

今年2月20日,許家後代扶老攜幼,把祖先牌位請回「太岳之胤」祖宅,共同回味家族的成長故事。(圖/許鉅煇攝)

 

許有正還不死心,因為他認為,家族多數人的決議是希望老家能以古蹟或歷史建築的文資身分保留,也算是子孫對先祖們留下來的基業最好的保存方式,因此他鍥而不捨,於2021年4月9日,再度向彰化縣文化局重提指定古蹟申請書。

 

兩度指定古蹟的彰化縣文化局這次態度丕變,影響所及,連文資委員態度也大轉彎,在今年2月25日的審議會議中,審議委員出席人數共15名,迴避0票,15票全數不指定古蹟。

 

同天另一案為登錄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審議案,審議委員出席15名中,有6票同意登錄歷史建築,9票不登錄歷史建築;1票登錄紀念建築,14票不登錄紀念建築。等於被全面封殺。而把兩案併列,也顯見文化局特意的萬全安排,一舉堵死「太岳之胤」所有文資登錄的途徑。

 

若論許家的歷史,在中央研究院是有案可稽的,因為中研院台史所檔案館收集到一批許家從1895年至1897年三年間,由於台灣割讓給日本,許家從鹿港遷回中國泉州,又在局勢稍定後,由泉州遷回鹿港,這段期間家人的往來書信、兩岸貨物配運貿易、市場狀況、兩地政治社會狀況、商店經營,以及土地收租等相關文書共86件。

 

鹿港郊商是早年台灣和中國做生意最大的貿易商,許家一度是其中僅次於辜家的富商,當時生意人也具有相當強的文字能力 。其中右下角是中央研究院台史所保存並印行的貿易文書文本。(圖/許有正提供)

 

這批文書見證了因應大時代變遷中,鹿港郊商的經商及日常生活的轉變,也見證了許家是鹿港六大貿易商之一的榮景。當年的許家可是僅次於辜顯榮的「大和行」的富商。中研院說,透過這些文書,不但可以釐清利用帆船貿易的郊商貿易或商業經營機制,也可以瞭解當時商人的飲食生活、商人的文字素養、當時的政治經濟狀態,以及政權更迭時商人的適應方式。

 

如此深具故事性及文化性的許家「起家厝」,卻在極少數子孫的杯葛下,被全面封殺,令人扼腕。

 

根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1條規定:

 

古蹟、歷史建築、紀念建築及聚落建築群,由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管理維護。所在地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提供專業諮詢,於必要時得輔助之。

 

然而,我們從本案被全面封殺的過程中,主管機關文化局不但沒有輔助,反而因為行政怠惰與疏失,讓申請人、審查委員等相關人等疲於奔命,又作出前後完全相反的審議投票。地方上傳聞四起:會不會因為這幾年鹿港房地產大漲,牽涉到一些利益糾葛導致這種奇怪的結果?檢調單位要不要介入調查一下?

 

彰化在地文史工作者於3月20日舉辦的走讀活動,吸引許多人特地前來參觀。(圖/李宗學臉書,楊富媚攝)

 

最近這一陣子,網路上再度針對「彰化縣是最沒有存在感、最無聊的縣分」多所討論,對即將慶祝建縣三百年的彰化縣民而言,頗感顏面無光。說起來,鹿港鎮是全台灣無人不知的「一府二鹿三艋舺」中的老二,老大台南繼續保有「最有光榮感城市」的美名,艋舺好歹也是首都,保留很多特色建築,只有老二的鹿港,面對文資殺手的彰化縣文化局,即便當今縣長明明是鹿港人,連鹿港在地許家的古宅都無力保存!王惠美你是要怎麼爭取連任?抑或是你的票數已經太多,不在乎你們鹿港許家的選票?

 

鹿港是台灣少數擁有古蹟保存區的小鎮,老大台南也有,但台南市不以局部的古蹟保存區為滿足,近年來一直致力於推動府城為全台首座古城鎮,因此也目睹了台南觀光業的突飛猛晉。只有彰化縣即便在慶祝建縣三百年的活動中,也只是花錢請明華園到各鄉鎮免費公演,如此而已;於此同時,對於縣內獨一無二的文化資產卻棄之如敝屣。難怪空有全台第一大縣美名的彰化縣人口,正快速嚴重外移,如此下去,彰化不只是最無聊的縣,恐怕更要是名符其實的悲情城市了!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