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討債?真的很不容易啊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討債?真的很不容易啊
2022-03-15 07:00:00
A+
A
A-

 

作者/董念台

 

在台灣從事討債工作,必須具有「省級流氓」的份量,方有可能催債成功。但若運氣欠佳,也是一樣窮忙一場!

 

何謂省級流氓?基本上江湖名號響亮,以及能在黑白兩道說得上話,必要時還必須「以黑服眾」,否則休想要債務人心甘情願掏腰包!

 

台灣夠資格稱得上「省級流氓」的還真不多,除了三大幫派幫主,也有好些個知名大哥,至於已不在一線的大哥大,多因削暴去做黑色富豪了!

 

一般黑道兄弟的招術,不外乎就是1哄、2嚇、3唱黑白臉、4最後逼急了,只好為了像個「兄弟」出手海扁債務人!雖然黑道有其逼債的手法,然而債務人也不是吃素的,通常會玩1裝可憐、2閃躲他處、3報警、4請律師提告等!就這樣的攻攻防防,讓很多的債務非但拿不到銀子,搞不好還要常跑法院,去訴說自己多麼的無辜!

 

由於警方好大喜功,對付討債兄弟,動不動就冠上「暴力討債」之名;再加上媒體跟著警方不實的新聞稿走,讓社會大眾以為討債之人,就是敢打敢殺的社會敗類。這麼一來,夠級數的黑道大哥往往不再觸踫債務糾紛,以免無端惹禍上身,除非有點私交的友人找上門,方有可能「要要看」,畢竟爛債真不好處理呀!

 

真正靠討債賺得到銀子的,就是資產管理公司,這些合法的公司從不接受外界的「委託」討債。其債務來源就是向法院標購「債權」,待一一整理了債務人之相關資訊,再由公司法務部門寄發催收信函,只要能抓到十來個債務人,倒也能讓公司的開支打平!

 

表面看來資產管理公司很是正派,卻也要「黑白相助」才行。因為很多賴債的高手,背後總有省級流氓相挺,資產管理公司若是沒有點江湖實力,還真難經營起來!

 

真正可憐的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輩,為了賺點銀子,只能替躲在暗處的「偽大哥」討債。為了要得到鈔票,必須很努力的去堵人,或是噴漆加砸車,運好可以催債成功,運壞就被逮進「條子館」了!

 

無論甚麼級數討債之人,都有可能被打、被殺、被告、被關!如此高風險的職業,卻還有不少的傻屌「兇弟」,想靠討債來發財;莫非黑道兄弟,真的不知道討債多麼不容易嗎 ?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作者/董念台

 

在台灣從事討債工作,必須具有「省級流氓」的份量,方有可能催債成功。但若運氣欠佳,也是一樣窮忙一場!

 

何謂省級流氓?基本上江湖名號響亮,以及能在黑白兩道說得上話,必要時還必須「以黑服眾」,否則休想要債務人心甘情願掏腰包!

 

台灣夠資格稱得上「省級流氓」的還真不多,除了三大幫派幫主,也有好些個知名大哥,至於已不在一線的大哥大,多因削暴去做黑色富豪了!

 

一般黑道兄弟的招術,不外乎就是1哄、2嚇、3唱黑白臉、4最後逼急了,只好為了像個「兄弟」出手海扁債務人!雖然黑道有其逼債的手法,然而債務人也不是吃素的,通常會玩1裝可憐、2閃躲他處、3報警、4請律師提告等!就這樣的攻攻防防,讓很多的債務非但拿不到銀子,搞不好還要常跑法院,去訴說自己多麼的無辜!

 

由於警方好大喜功,對付討債兄弟,動不動就冠上「暴力討債」之名;再加上媒體跟著警方不實的新聞稿走,讓社會大眾以為討債之人,就是敢打敢殺的社會敗類。這麼一來,夠級數的黑道大哥往往不再觸踫債務糾紛,以免無端惹禍上身,除非有點私交的友人找上門,方有可能「要要看」,畢竟爛債真不好處理呀!

 

真正靠討債賺得到銀子的,就是資產管理公司,這些合法的公司從不接受外界的「委託」討債。其債務來源就是向法院標購「債權」,待一一整理了債務人之相關資訊,再由公司法務部門寄發催收信函,只要能抓到十來個債務人,倒也能讓公司的開支打平!

 

表面看來資產管理公司很是正派,卻也要「黑白相助」才行。因為很多賴債的高手,背後總有省級流氓相挺,資產管理公司若是沒有點江湖實力,還真難經營起來!

 

真正可憐的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輩,為了賺點銀子,只能替躲在暗處的「偽大哥」討債。為了要得到鈔票,必須很努力的去堵人,或是噴漆加砸車,運好可以催債成功,運壞就被逮進「條子館」了!

 

無論甚麼級數討債之人,都有可能被打、被殺、被告、被關!如此高風險的職業,卻還有不少的傻屌「兇弟」,想靠討債來發財;莫非黑道兄弟,真的不知道討債多麼不容易嗎 ?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完整黑色資歷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