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追擊》按個開關就讓台灣癱瘓,何需大礮飛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政策追擊》按個開關就讓台灣癱瘓,何需大礮飛彈?
2022-03-05 09:06:00
A+
A
A-

專家表示,真正的問題是台電為維持獨家壟斷,而長期恐嚇消費者。電業應該全面開放民間經營,把電力商品化,開放多家民營廠商自由競爭,讓消費者可以更方便用電,也不用擔心一個人不小心的失誤,造成全國大停電。這在電業自由化的世界簡直是大笑話。(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3月3日上午9點多,全台大停電,造成921大地震以來最大規模的停電事故,總統及行政院長紛紛向全民致歉,董事長及總經理下台,經濟部長王美花說,保證1年內不再發生大停電。

 

這讓我們想起2018年台鐡發生18人死亡的普悠瑪號列車事故時,總統蔡英文表示哀痛,也有官員下台,也說要檢討。3年後卻又發生更重大的、49死213人輕重傷的太魯閣號事故,蔡英文親往探視慰問卻遭嗆「你每次都聽到,都沒有改進…」出事的鐵道局長還升任交通部政務次長!

 

我們不知道王美花憑什麼敢保證1年內不會大停電?憑烏紗帽?反正萬一又停電,了不起王美花走人,全民因為停電造成的損失找誰賠?

 

303的大停電發生時間不早不晚,正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訪台、正在總統府接受蔡英文頒贈特種大綬景星勳章的時候,網路上各種「陰謀論」的臆測滿天飛,箭頭當然都指向中國。以台灣人的普遍缺乏敵我意識,如果台電興達電廠裡有人為了政治目的動些手腳,也沒有人會感到意外。

 

為什麼總是台鐵和台電這些百年老店在出包?難道真的只有任其腐敗出事,別無他法嗎?

 

問題就在這裡,就因為是百年老店、又跟不上時代的變遷,害得全民承受苦果。台鐵的問題值得另闢專章討論,光是時至今日還是「鐵路局」,還沒有完成公司化就是最大的問題。不過現在有高鐵可以取代,台鐵再不改革就讓它破產吧,或許唯有這樣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台電的情況也一樣,光是想到核四廠從興建到停建過程一波三折,時間長達40年(1980年選址,中間經過居民及反核團體抗爭、暫緩興建、正式動工、停工、復工、封存、公投…),經費方面經過5度追加預算,總經費高達2838餘億元,所有這些損失由全民買單,台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

 

不只如此,台電還慷用戶之慨,在收取的電費中,每度電提撥1元,設立「電源開發基金」,除了以大量金錢收買核四廠附近居民,以換取居民的支持;收買專家學者書寫假數據,以遂其所願,經作者於1993年擔任立委期間,以國營事業不得成立基金的事實,向監察院提出檢舉,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索性改將電源開發基金隸屬於經濟部,籠絡收買的方式更加肆無忌憚。

 

凡是擔任過民意代表或參與社團事務的人都知道,這個電源開發基金(後來改為促進電源開發協助基金)「財力」無限雄厚,而且幾乎是有求必應,特別是針對反核立委,只差沒有拜託你去跟他要錢,我就曾為了夾在核一核二廠的金山鄉(今新北市金山區),在立法院提案希望於該地興建醫院,並免費為鄉民定期體檢,多年後我擔任其他公職時遇到當年的金山鄉長,他不斷跟我道謝,說因為我提案的關係,才有台大醫院在金山設立分院的事。

 

這個電源開發基金直到2003年才廢止。

 

台電公司最大的問題是獨家壟,以往每到立法院審查核四預算時,台電可謂機關算盡,除了執政的國民黨動員優勢表決部隊,強行表決,一毛不刪之外,還以新聞稿或發動學者專家提出假數據,恐嚇人民說,不建核四就會缺電,並不時在各地製造人為停電事故,看多了台電這些「技倆」,303大停電自然就會讓人引發台電故技重施的聯想。

 

雖然立法院在2017年修正通過的「電業法」草案第六條第一項規定:「輸配電業不得兼營發電業或售電業,且與發電業及售電業不得交叉持股。但經電業管制機關核准者,輸配電業得兼營公用售電業。」

 

這個條文簡單講,就是要台灣電力公司轉型為控股公司,其下再設立發電與輸配售電兩家子公司。

 

一向驕縱慣了的台電公司反彈很大,認為它會影響台電將近3萬名員工的生計,它還形容說,「就像原本三代同堂的大家族,忽然間兩個兒子要分家出去,」因而挑戰處處。例如資產和負債要怎麼切?是算在母公司頭上,還是子公司承接?數十年來培養出的專業人員要怎麼分配?如何同時兼顧每位員工的意願,又兼顧政策任務?

 

因此,這個修正條文明訂自公布後6年實施,它的公布日期是2017年,也就是明年就得實施。

 

所以,即便排除政治因素,蔡政府執政這幾年的頻頻跳電,有沒有可能是台電員工的反彈?相關單位應主動查明,畢竟停電不只造成人民生活不便與民生經濟的損失,更是嚴重的國安危機。

 

我們再回想解嚴這30年來,從過去廣播頻道的開放、有線電視的爭取,甚至電信自由化的開放過程,每一項都是打破長期獨家壟斷的現狀,特別是中華電信在轉型過程所經歷的艱辛,從結果看來不但全民受惠,公司員工的榮耀感與競爭力,更遠非過去球員兼裁判時期所能比擬,你能想像如果台灣到今天還只有一家電信局,我們的電話費會被剝削到何種地步嗎?

 

然而,電業法第五條第一項卻規定[U1] :「輸配電業應為國營,以一家為限,其業務範圍涵蓋全國。」這不又是保障台電的獨家利益?

 

為什麼輸配電業應為國營?為什麼它的業務範圍要涵蓋全國?既然號稱是要打破台電獨家壟斷的修法,卻又讓它獨家壟斷了全國的輸配電業務,還給了它長達6年的緩衝期,這次出問題的關鍵點不就是輸配電的問題嗎?

 

一位曾任職於美國某家電力公司的人士表示,基本上,電業要真正的自由化,應該全面開放民間經營,把電力商品化,開放多家民營廠商自由競爭讓消費者有所選擇。如此開放的結果,不但不會如台電經常恐嚇我們說電費會上漲,反而因為自由市場的競爭,讓消費者可以更方便用電,也不用擔心一個人不小心的失誤,造成全國大停電,這在電業自由化的世界簡直是大笑話。

   

他說,美國愛迪生公司成立迄今已有199年,到明年就滿200年,即便是民營公司,大約在40年前也遭遇到來自政府及消費者的挑戰,甚至被告到法院,公司被逼得分割為數十家規模較小的公司,且不得跨州經營。因此,像台灣這種一家電廠開關出問題造成全國大停電的情況,在美國根本不可能發生。

 

專家表示,所謂台灣缺電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台電為維持獨家壟斷,而長期恐嚇消費者。他說,如果是真正的電業自由化,像彰化沿海的離岸風電,許多國際大公司爭相爭取前來開發,這部分前彰化縣長魏明谷最清楚。事實上,台灣目前已有多家民營電廠,卻都形同被台電掐住脖子一般苦不堪言,全面開放的台灣根本不愁缺電。以往高雄還曾有外商在船上發電,出售給廠商的實例,只是規模較小而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專家表示,真正的問題是台電為維持獨家壟斷,而長期恐嚇消費者。電業應該全面開放民間經營,把電力商品化,開放多家民營廠商自由競爭,讓消費者可以更方便用電,也不用擔心一個人不小心的失誤,造成全國大停電。這在電業自由化的世界簡直是大笑話。(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3月3日上午9點多,全台大停電,造成921大地震以來最大規模的停電事故,總統及行政院長紛紛向全民致歉,董事長及總經理下台,經濟部長王美花說,保證1年內不再發生大停電。

 

這讓我們想起2018年台鐡發生18人死亡的普悠瑪號列車事故時,總統蔡英文表示哀痛,也有官員下台,也說要檢討。3年後卻又發生更重大的、49死213人輕重傷的太魯閣號事故,蔡英文親往探視慰問卻遭嗆「你每次都聽到,都沒有改進…」出事的鐵道局長還升任交通部政務次長!

 

我們不知道王美花憑什麼敢保證1年內不會大停電?憑烏紗帽?反正萬一又停電,了不起王美花走人,全民因為停電造成的損失找誰賠?

 

303的大停電發生時間不早不晚,正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訪台、正在總統府接受蔡英文頒贈特種大綬景星勳章的時候,網路上各種「陰謀論」的臆測滿天飛,箭頭當然都指向中國。以台灣人的普遍缺乏敵我意識,如果台電興達電廠裡有人為了政治目的動些手腳,也沒有人會感到意外。

 

為什麼總是台鐵和台電這些百年老店在出包?難道真的只有任其腐敗出事,別無他法嗎?

 

問題就在這裡,就因為是百年老店、又跟不上時代的變遷,害得全民承受苦果。台鐵的問題值得另闢專章討論,光是時至今日還是「鐵路局」,還沒有完成公司化就是最大的問題。不過現在有高鐵可以取代,台鐵再不改革就讓它破產吧,或許唯有這樣才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台電的情況也一樣,光是想到核四廠從興建到停建過程一波三折,時間長達40年(1980年選址,中間經過居民及反核團體抗爭、暫緩興建、正式動工、停工、復工、封存、公投…),經費方面經過5度追加預算,總經費高達2838餘億元,所有這些損失由全民買單,台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

 

不只如此,台電還慷用戶之慨,在收取的電費中,每度電提撥1元,設立「電源開發基金」,除了以大量金錢收買核四廠附近居民,以換取居民的支持;收買專家學者書寫假數據,以遂其所願,經作者於1993年擔任立委期間,以國營事業不得成立基金的事實,向監察院提出檢舉,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政府索性改將電源開發基金隸屬於經濟部,籠絡收買的方式更加肆無忌憚。

 

凡是擔任過民意代表或參與社團事務的人都知道,這個電源開發基金(後來改為促進電源開發協助基金)「財力」無限雄厚,而且幾乎是有求必應,特別是針對反核立委,只差沒有拜託你去跟他要錢,我就曾為了夾在核一核二廠的金山鄉(今新北市金山區),在立法院提案希望於該地興建醫院,並免費為鄉民定期體檢,多年後我擔任其他公職時遇到當年的金山鄉長,他不斷跟我道謝,說因為我提案的關係,才有台大醫院在金山設立分院的事。

 

這個電源開發基金直到2003年才廢止。

 

台電公司最大的問題是獨家壟,以往每到立法院審查核四預算時,台電可謂機關算盡,除了執政的國民黨動員優勢表決部隊,強行表決,一毛不刪之外,還以新聞稿或發動學者專家提出假數據,恐嚇人民說,不建核四就會缺電,並不時在各地製造人為停電事故,看多了台電這些「技倆」,303大停電自然就會讓人引發台電故技重施的聯想。

 

雖然立法院在2017年修正通過的「電業法」草案第六條第一項規定:「輸配電業不得兼營發電業或售電業,且與發電業及售電業不得交叉持股。但經電業管制機關核准者,輸配電業得兼營公用售電業。」

 

這個條文簡單講,就是要台灣電力公司轉型為控股公司,其下再設立發電與輸配售電兩家子公司。

 

一向驕縱慣了的台電公司反彈很大,認為它會影響台電將近3萬名員工的生計,它還形容說,「就像原本三代同堂的大家族,忽然間兩個兒子要分家出去,」因而挑戰處處。例如資產和負債要怎麼切?是算在母公司頭上,還是子公司承接?數十年來培養出的專業人員要怎麼分配?如何同時兼顧每位員工的意願,又兼顧政策任務?

 

因此,這個修正條文明訂自公布後6年實施,它的公布日期是2017年,也就是明年就得實施。

 

所以,即便排除政治因素,蔡政府執政這幾年的頻頻跳電,有沒有可能是台電員工的反彈?相關單位應主動查明,畢竟停電不只造成人民生活不便與民生經濟的損失,更是嚴重的國安危機。

 

我們再回想解嚴這30年來,從過去廣播頻道的開放、有線電視的爭取,甚至電信自由化的開放過程,每一項都是打破長期獨家壟斷的現狀,特別是中華電信在轉型過程所經歷的艱辛,從結果看來不但全民受惠,公司員工的榮耀感與競爭力,更遠非過去球員兼裁判時期所能比擬,你能想像如果台灣到今天還只有一家電信局,我們的電話費會被剝削到何種地步嗎?

 

然而,電業法第五條第一項卻規定[U1] :「輸配電業應為國營,以一家為限,其業務範圍涵蓋全國。」這不又是保障台電的獨家利益?

 

為什麼輸配電業應為國營?為什麼它的業務範圍要涵蓋全國?既然號稱是要打破台電獨家壟斷的修法,卻又讓它獨家壟斷了全國的輸配電業務,還給了它長達6年的緩衝期,這次出問題的關鍵點不就是輸配電的問題嗎?

 

一位曾任職於美國某家電力公司的人士表示,基本上,電業要真正的自由化,應該全面開放民間經營,把電力商品化,開放多家民營廠商自由競爭讓消費者有所選擇。如此開放的結果,不但不會如台電經常恐嚇我們說電費會上漲,反而因為自由市場的競爭,讓消費者可以更方便用電,也不用擔心一個人不小心的失誤,造成全國大停電,這在電業自由化的世界簡直是大笑話。

   

他說,美國愛迪生公司成立迄今已有199年,到明年就滿200年,即便是民營公司,大約在40年前也遭遇到來自政府及消費者的挑戰,甚至被告到法院,公司被逼得分割為數十家規模較小的公司,且不得跨州經營。因此,像台灣這種一家電廠開關出問題造成全國大停電的情況,在美國根本不可能發生。

 

專家表示,所謂台灣缺電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台電為維持獨家壟斷,而長期恐嚇消費者。他說,如果是真正的電業自由化,像彰化沿海的離岸風電,許多國際大公司爭相爭取前來開發,這部分前彰化縣長魏明谷最清楚。事實上,台灣目前已有多家民營電廠,卻都形同被台電掐住脖子一般苦不堪言,全面開放的台灣根本不愁缺電。以往高雄還曾有外商在船上發電,出售給廠商的實例,只是規模較小而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