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一雙看不見的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一雙看不見的手
2022-01-10 07:00:00
A+
A
A-

 

作者/王建煊

 

抗戰勝利回到南京,就讀位於三牌樓的中正小學,學校據說是由先總統蔣公的姪女辦的。每天上學都坐市內免費小火車,有次火車已經開了,我從月台上跳進車廂,大家嚇了一跳。更糟糕的是,家父居然就坐在這節車廂,回家,當然是被好好修理了一頓。

 

用破杯喝美援牛奶

當時美國有援助奶粉,早晨大家排隊領熱騰騰的牛奶。那時家裡實在太窮,只有一支破了底的塘瓷杯子。當牛奶舀給我時,我要用手擋住杯子的破口,趕快將牛奶一飲而盡,否則會漏掉三分之一。

 

這種窘困,一直到台灣來都沒有改善,冬天有時母親中午會送熱湯到學校來給我。但是沒適當的容器,是用從垃圾堆撿回的香煙罐裝湯。當年窮苦人家的事,現在說出來,是很多年輕人無法想像的。

 

兵敗如山倒而遷台

當年國共戰爭,國民政府兵敗如山倒,很快南京淪陷,我們隨政府遷到廣州,被安排住在沙面。沙面是使領館區,十分先進,環境清潔優美。沙面雖是高級區,我們住的地方卻十分簡陋,是一處廢棄的製藥廠,二層木板樓房,看起來有點危險兮兮的樣子。一間房約五坪大,住四、五家人,每家按人口分配二或三張床,旁邊用布簾拉起來,就是一個家,其簡陋程度難以想像。

 

廣州小學用廣東話上課,我們聽不懂,所以不用上學,這對年幼的孩子來說,真是高興無比。我們每天在大水溝邊抓螃蟹,玩紙牌,打彈珠,玩汽水瓶蓋,真是玩得盡興。1965我應邀去廣州演講,特地去沙面旅館住了兩天,回味一下60年前的味道,感慨良多。

 

台灣刮的風

在廣州停留了半年,就隨政府到台灣。當時是乘輪船,大家亂糟糟的睡在大艙裡,一副逃難像。快到台灣時,我們都跑到甲板上觀望。這時有人大喊大家趕快下到艙裡來,因為台灣的颱風很厲害的。當時不知道甚麼是颱風,以為是台灣刮的風,叫颱風。

 

船在基隆靠岸時,父親機關的人在碼頭接我們,每人發一隻枝丫冰,冰涼又甜,我們從來沒吃過這樣好的東西,印象深刻。

 

就讀北師附小

到台灣一直住在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有天大家一起玩耍時,家裡通知有很好的小學招生,趕快去。我們好像湊熱鬧一樣,跟著大家一起去到一間小學,叫北師附小,是當時台北師範學校附設的小學。我與妹妹、弟弟乃就讀於北師附小,直到各自畢業。

 

我在小學成績很好,總在前幾名,但算術很差,總在及格邊緣,這在考初中時,就吃了大虧。當時算術一次考10題,一題不會就少10分,其他科目再好,也贏不了別人多少分。報考建國中學、師大附中都名落孫山。後被位於台北市濟南路的省立台北商職錄取,在初商及高商共讀了六年。

 

成大、政大開創未來

到高三的時候,我才好像恍然大悟似地,突然發現必須讀大學才有前途。但商職讀的學科,與考大學的科目,相差十萬八千里,想要通過大專聯考進大學,真是不敢想像。但不知從哪兒來的力量,促使自己白天唸商職,晚上進升大學的補習班。最後居然考上成功大學會計統計系。後來我又考上政治大學財政研究所,獲碩士學位。開創了我日後在財稅界一系列生涯。對我日後的發展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我一直在想,假如國軍沒有兵敗如山倒而遷台,我現在只是在大陸的一個老人。有人說:說不定,你現在已經是大陸國家主席了。啊?做夢吧!但是大陸歷任的國家主席,有哪一位曾經想到他命中會當主席呢?

 

我相信人生的一切,冥冥中都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安排,在指揮這隻看不見的手,就是上帝,神!

 

作者/王建煊

 

抗戰勝利回到南京,就讀位於三牌樓的中正小學,學校據說是由先總統蔣公的姪女辦的。每天上學都坐市內免費小火車,有次火車已經開了,我從月台上跳進車廂,大家嚇了一跳。更糟糕的是,家父居然就坐在這節車廂,回家,當然是被好好修理了一頓。

 

用破杯喝美援牛奶

當時美國有援助奶粉,早晨大家排隊領熱騰騰的牛奶。那時家裡實在太窮,只有一支破了底的塘瓷杯子。當牛奶舀給我時,我要用手擋住杯子的破口,趕快將牛奶一飲而盡,否則會漏掉三分之一。

 

這種窘困,一直到台灣來都沒有改善,冬天有時母親中午會送熱湯到學校來給我。但是沒適當的容器,是用從垃圾堆撿回的香煙罐裝湯。當年窮苦人家的事,現在說出來,是很多年輕人無法想像的。

 

兵敗如山倒而遷台

當年國共戰爭,國民政府兵敗如山倒,很快南京淪陷,我們隨政府遷到廣州,被安排住在沙面。沙面是使領館區,十分先進,環境清潔優美。沙面雖是高級區,我們住的地方卻十分簡陋,是一處廢棄的製藥廠,二層木板樓房,看起來有點危險兮兮的樣子。一間房約五坪大,住四、五家人,每家按人口分配二或三張床,旁邊用布簾拉起來,就是一個家,其簡陋程度難以想像。

 

廣州小學用廣東話上課,我們聽不懂,所以不用上學,這對年幼的孩子來說,真是高興無比。我們每天在大水溝邊抓螃蟹,玩紙牌,打彈珠,玩汽水瓶蓋,真是玩得盡興。1965我應邀去廣州演講,特地去沙面旅館住了兩天,回味一下60年前的味道,感慨良多。

 

台灣刮的風

在廣州停留了半年,就隨政府到台灣。當時是乘輪船,大家亂糟糟的睡在大艙裡,一副逃難像。快到台灣時,我們都跑到甲板上觀望。這時有人大喊大家趕快下到艙裡來,因為台灣的颱風很厲害的。當時不知道甚麼是颱風,以為是台灣刮的風,叫颱風。

 

船在基隆靠岸時,父親機關的人在碼頭接我們,每人發一隻枝丫冰,冰涼又甜,我們從來沒吃過這樣好的東西,印象深刻。

 

就讀北師附小

到台灣一直住在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有天大家一起玩耍時,家裡通知有很好的小學招生,趕快去。我們好像湊熱鬧一樣,跟著大家一起去到一間小學,叫北師附小,是當時台北師範學校附設的小學。我與妹妹、弟弟乃就讀於北師附小,直到各自畢業。

 

我在小學成績很好,總在前幾名,但算術很差,總在及格邊緣,這在考初中時,就吃了大虧。當時算術一次考10題,一題不會就少10分,其他科目再好,也贏不了別人多少分。報考建國中學、師大附中都名落孫山。後被位於台北市濟南路的省立台北商職錄取,在初商及高商共讀了六年。

 

成大、政大開創未來

到高三的時候,我才好像恍然大悟似地,突然發現必須讀大學才有前途。但商職讀的學科,與考大學的科目,相差十萬八千里,想要通過大專聯考進大學,真是不敢想像。但不知從哪兒來的力量,促使自己白天唸商職,晚上進升大學的補習班。最後居然考上成功大學會計統計系。後來我又考上政治大學財政研究所,獲碩士學位。開創了我日後在財稅界一系列生涯。對我日後的發展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我一直在想,假如國軍沒有兵敗如山倒而遷台,我現在只是在大陸的一個老人。有人說:說不定,你現在已經是大陸國家主席了。啊?做夢吧!但是大陸歷任的國家主席,有哪一位曾經想到他命中會當主席呢?

 

我相信人生的一切,冥冥中都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安排,在指揮這隻看不見的手,就是上帝,神!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