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中美峰會能否令兩國走出對抗的怪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中美峰會能否令兩國走出對抗的怪圈?
2021-11-24 07:00:00
A+
A
A-

未來50年,國際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須找到正確的相處之道;而這次峰會,或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美國總統拜登1月入主白宮以來,中美之間的對抗狀態已持續近10個月之久。現拜登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舉行了首次「面對面」峰會,令全世界都舒了口氣。

 

這次視頻峰會長達三個半小時,雖未取得突破進展,但他們見了談了、坦承分歧、同意溝通以避免衝突等事實,都是積極信號。但這同時也說明,作為世界上最重要雙邊關係的中美關係,嚴重偏離了軌道,也突顯了修復關係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很多國際媒體都注意到了峰會親切友好的氣氛。習近平和拜登都承認,雙方需要緩解緊張局勢,避免發生衝突,尤其是台灣問題。

 

拜登強調,中美「需要有常識性護欄,以確保競爭不會演變成為衝突,並保持溝通渠道開放」。習近平則把中美兩國比作兩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輪,需要把穩舵,「迎着風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然而,友好氣氛並不能掩蓋峰會上一些微妙的不和諧聲音

 

在開場白中,習近平把拜登稱為「老朋友」。顯然,他是指兩人在擔任副總統和副主席時一起出席會議的愉快時光。拜登也曾時常提起這段時光,以此來說明他比美國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習近平。但這次,拜登僅僅用「謝謝」作為回應。白宮新聞發言人之後也表示,拜登並不這麼看(視彼此為老友)。

 

顯然,拜登政府是在避嫌,是擔心會被看作討好美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這不禁讓人想起不久前的情況。當時特朗普總統經常在公開場合把習近平稱為「朋友」,而習近平則幾乎沒有回應過這種恭維話。

 

此外,在如何定義複雜多變的中美關係上,習近平和拜登意見相左。拜登強調了「負責任地管控競爭」的重要性,而習近平則繼續闡述中方的一貫立場,即中美應堅持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三原則。

 

上月,中國主管外交事務的最高官員楊潔篪與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在瑞士會晤,為中美元首峰會做準備時,明確表示中方反對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係。

 

但有跡象表明,北京的反對立場已有所鬆動。這次峰會之後,外交部副部長謝鋒接受採訪時表示,中美應首先講合作,合作中有競爭的領域,比如經濟領域,但競爭必須是公平和良性的。

 

值得關注的是,拜登剛剛簽署了總額達1.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白宮官員因此認為拜登是從實力地位出發參加這次峰會的。但情況或許並非如此。拜登支持率不斷下降,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國內通脹加劇,對他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而在北京看來,剛剛結束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進一步鞏固了習近平的權力地位,並為他繼續掌權打下了政治基礎,因此參加這次峰會時,習近平更佔上風。

 

中國官媒一般不會把峰會直白地形容為習近平的一次大勝,但會刻意突出一些細節,以表明習近平佔了上風,比如,會晤是應拜登之約舉行的,以及峰會幾乎持續到了華盛頓時間的午夜等等。

 

拜登承認習近平作為世界主要領導人的地位,對中國官員而言,聽起來很悅耳很受用。習近平不久前也曾表示,在他領導之下,中國終於可以平視世界了。

 

在對話之時,中國領導人都會強調並堅持平等和相互尊重。新華社報導稱,習近平真誠和坦率地闡述了中方的立場觀點,拜登認真專注地傾聽,之後作出回應。

 

同時,中國似乎認為其靜觀其變的策略得到了回報。拜登政府繼承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敵對政策,而中方選擇耐心等待美方這種敵對政策自行消亡。例如,白宮高級官員此前認為,華盛頓與北京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合作,並不影響其就中國的人權問題及其他「脅迫」行為而向中國政府施壓,認為這是兩碼事。但中國官員則認為,合作與雙邊關係的大環境密不可分。

 

峰會似乎也佐證了中美在人權、涉港、涉疆、涉藏和涉海等問題上的分歧。這都是涉及中國領土完整和核心利益的問題。正如謝鋒所言,在這些問題上,「中方沒有妥協退讓空間」。

 

儘管如此,也不能低估此次峰會的意義。雙方元首承諾要努力實現共存,緩和局勢,為熱點問題降溫,特別是台灣問題,因此台灣海峽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已大大緩解。

 

在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作為全球兩大污染物排放國,中美兩國出乎意料地發表聯合宣言,承諾在「關鍵的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從而推動達成最終協議。

 

峰會期間,雙方還承諾共同努力,以應對安全和地區挑戰,包括軍控、朝鮮、伊朗和阿富汗等問題。

 

峰會之後,北京和華盛頓即同意相互恢復記者簽證。這事雖不大,但卻令人鼓舞。拜登16日在華盛頓表示,美方已成立四個工作組,就「一系列問題」展開工作,預計「兩周內」報告工作進展。沙利文透露說,高級別軍備控制會談將是其中一項工作。此外,可能還包括有關降低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的討論和會談。

 

隨着兩國從對抗走向合作和競爭,這次峰會似乎為不斷下滑的中美關係奠定基礎。但根本性問題尚未解決,因此兩國關係還不大可能擺脫「大起大落」的局面。這或意味着,兩國關係會進入一個穩定期,之後仍會惡化

 

正如習近平所言,未來50年,國際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須找到正確的相處之道。而這次峰會,或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未來50年,國際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須找到正確的相處之道;而這次峰會,或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美國總統拜登1月入主白宮以來,中美之間的對抗狀態已持續近10個月之久。現拜登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舉行了首次「面對面」峰會,令全世界都舒了口氣。

 

這次視頻峰會長達三個半小時,雖未取得突破進展,但他們見了談了、坦承分歧、同意溝通以避免衝突等事實,都是積極信號。但這同時也說明,作為世界上最重要雙邊關係的中美關係,嚴重偏離了軌道,也突顯了修復關係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很多國際媒體都注意到了峰會親切友好的氣氛。習近平和拜登都承認,雙方需要緩解緊張局勢,避免發生衝突,尤其是台灣問題。

 

拜登強調,中美「需要有常識性護欄,以確保競爭不會演變成為衝突,並保持溝通渠道開放」。習近平則把中美兩國比作兩艘在大海中航行的巨輪,需要把穩舵,「迎着風浪共同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然而,友好氣氛並不能掩蓋峰會上一些微妙的不和諧聲音

 

在開場白中,習近平把拜登稱為「老朋友」。顯然,他是指兩人在擔任副總統和副主席時一起出席會議的愉快時光。拜登也曾時常提起這段時光,以此來說明他比美國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習近平。但這次,拜登僅僅用「謝謝」作為回應。白宮新聞發言人之後也表示,拜登並不這麼看(視彼此為老友)。

 

顯然,拜登政府是在避嫌,是擔心會被看作討好美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這不禁讓人想起不久前的情況。當時特朗普總統經常在公開場合把習近平稱為「朋友」,而習近平則幾乎沒有回應過這種恭維話。

 

此外,在如何定義複雜多變的中美關係上,習近平和拜登意見相左。拜登強調了「負責任地管控競爭」的重要性,而習近平則繼續闡述中方的一貫立場,即中美應堅持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三原則。

 

上月,中國主管外交事務的最高官員楊潔篪與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在瑞士會晤,為中美元首峰會做準備時,明確表示中方反對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係。

 

但有跡象表明,北京的反對立場已有所鬆動。這次峰會之後,外交部副部長謝鋒接受採訪時表示,中美應首先講合作,合作中有競爭的領域,比如經濟領域,但競爭必須是公平和良性的。

 

值得關注的是,拜登剛剛簽署了總額達1.2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法案,白宮官員因此認為拜登是從實力地位出發參加這次峰會的。但情況或許並非如此。拜登支持率不斷下降,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國內通脹加劇,對他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而在北京看來,剛剛結束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進一步鞏固了習近平的權力地位,並為他繼續掌權打下了政治基礎,因此參加這次峰會時,習近平更佔上風。

 

中國官媒一般不會把峰會直白地形容為習近平的一次大勝,但會刻意突出一些細節,以表明習近平佔了上風,比如,會晤是應拜登之約舉行的,以及峰會幾乎持續到了華盛頓時間的午夜等等。

 

拜登承認習近平作為世界主要領導人的地位,對中國官員而言,聽起來很悅耳很受用。習近平不久前也曾表示,在他領導之下,中國終於可以平視世界了。

 

在對話之時,中國領導人都會強調並堅持平等和相互尊重。新華社報導稱,習近平真誠和坦率地闡述了中方的立場觀點,拜登認真專注地傾聽,之後作出回應。

 

同時,中國似乎認為其靜觀其變的策略得到了回報。拜登政府繼承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敵對政策,而中方選擇耐心等待美方這種敵對政策自行消亡。例如,白宮高級官員此前認為,華盛頓與北京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合作,並不影響其就中國的人權問題及其他「脅迫」行為而向中國政府施壓,認為這是兩碼事。但中國官員則認為,合作與雙邊關係的大環境密不可分。

 

峰會似乎也佐證了中美在人權、涉港、涉疆、涉藏和涉海等問題上的分歧。這都是涉及中國領土完整和核心利益的問題。正如謝鋒所言,在這些問題上,「中方沒有妥協退讓空間」。

 

儘管如此,也不能低估此次峰會的意義。雙方元首承諾要努力實現共存,緩和局勢,為熱點問題降溫,特別是台灣問題,因此台灣海峽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已大大緩解。

 

在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作為全球兩大污染物排放國,中美兩國出乎意料地發表聯合宣言,承諾在「關鍵的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從而推動達成最終協議。

 

峰會期間,雙方還承諾共同努力,以應對安全和地區挑戰,包括軍控、朝鮮、伊朗和阿富汗等問題。

 

峰會之後,北京和華盛頓即同意相互恢復記者簽證。這事雖不大,但卻令人鼓舞。拜登16日在華盛頓表示,美方已成立四個工作組,就「一系列問題」展開工作,預計「兩周內」報告工作進展。沙利文透露說,高級別軍備控制會談將是其中一項工作。此外,可能還包括有關降低中國輸美商品關稅的討論和會談。

 

隨着兩國從對抗走向合作和競爭,這次峰會似乎為不斷下滑的中美關係奠定基礎。但根本性問題尚未解決,因此兩國關係還不大可能擺脫「大起大落」的局面。這或意味着,兩國關係會進入一個穩定期,之後仍會惡化

 

正如習近平所言,未來50年,國際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須找到正確的相處之道。而這次峰會,或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