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李應元與那段黑名單闖關的日子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李應元與那段黑名單闖關的日子
2021-11-17 07:00:00
A+
A
A-

黑名單抗爭中最精彩的,就是1989年底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在中和運動場的政見會上演講後,全體參加者戴上這個黑名單面具,讓郭倍宏從容離開會場並返回美國,大批警力只能在旁乾瞪眼。(圖/陳婉真藏)

 

作者/陳婉真

 

前駐泰國代表李應元走了,比起他的前輩如黃昭堂、蔡同榮、鄭紹良,甚至比起同樣因為黑名單返鄉、被關不久「被車禍」死亡的王康陸,他的離開引起更多討論。

 

他是台獨聯盟重要幹部返鄉從政後,極少數政壇得意又未曾涉弊案的人,應該也是擔任公職職種最多的一個。他曾經擔任駐美代表處副代表、行政院秘書長、雲林縣副縣長、區域及不分區立法委員、勞委會主委及環保署署長等職,被譽為天生的外交官或「萬能政務官」,這和他的行事謹慎,處世圓融有很大的關係。

 

2016年李應元(坐者右二)擔任環保署長時到鹿港參加一項紀念反杜邦的活動,當時彰化人反台化在市區設燃煤電廠活動也同時進行,在被問及環保署的態度時,李應元以一貫圓融的答覆,正反兩方都不得罪。(圖/陳婉真攝)

 

我和他只有兩次交集。第一次是我突破黑名單後,於1990年初重返美國,順道到日本,這一趟利用有限的時間,積極訪問了16位黑名單人士,李應元和黃月桂夫婦也在其中,當時他是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那次訪問時他告訴我他是來自雲林崙背鄉的客家人,但不會說客家話,所以他們自嘲是「奧客」,意思和我們彰化的「福佬客」一樣。

 

另一次則是同年他闖關回台灣,在全台各處趴趴走了14個月後才被逮捕,我是負責第一批接應的人。我們後來都因預備內亂罪被捕,又因刑法100條修正被釋放,是台灣的末代政治犯。那次共有10人被捕,但司法史上沒有這個紀錄,因為法源喪失,我們被立即趕出看守所,我們也沒有得到任何寃獄補償。

 

90年代初台獨聯盟發起的「遷盟回台」活動,以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最積極推動。當年他是少壯派的代表,主要原因是受到流亡海外的菲律賓反對派領袖阿奎諾(Benigno Simeon "Ninoy" Aquino, Jr.,1932-1983),及韓國金大中等人返鄉行動的影響;近因則是1986年許信良和謝聰敏、林水泉等人發起的返鄉運動,在海外台灣人社團引起很大的迴響所致。至於老一輩的台獨聯盟人士,則因受到廖文毅回台被認為是投降的負面印象所限,多半已作好終老異國的心理準備。

 

1988年我第一次闖關回台不成,被扛豬式的抬出國門,意外引起很多人對黑名單問題的重視。郭倍宏多次找我合作推動闖關回台,我同意了;他的條件是我必須加入台獨聯盟成為盟員,我接受了。我一邊宣誓一邊想,如果因此回台被捕,我會以戰犯自處。

 

所謂黑名單,是國民黨政府為阻止異議人士返鄉,以不給予「回台加簽」的手段,導致台灣人空有中華民國護照,卻無法返鄉。這其中很多是因為留學海外受到自由開放思潮的影響,對國民黨政府有所不滿的人士;而大多數人之所以會成為黑名單,則要拜國民黨當年無處不安插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所賜。

 

90年代初,全世界只有如蘇聯和台灣等極少數獨裁國家不讓自己的國民入境。當時的護照上有一頁名為回台加簽頁,海外同鄉要回國一定要到外館取得加簽才能入境,但很多黑名單人士不但無法取得,連護照都被蓋上註銷印章。後來黃文雄申請大法官釋憲,認定該政策違憲,黑名單才徹底終結。(圖/陳婉真攝)

 

1989年受到鄭南榕自焚的震憾,我決定回台參加他的喪禮。郭倍宏約定,他先找南加州的洪珠美借護照,提供給我使用,但洪珠美和家人討論後沒有同意。後來郭倍宏拿了他弟媳婦的護照給我,我和他弟媳婦無論年齡和長相都相差很遠,但別無選擇之下就這樣成行。在桃園機場通關時,海關人員看看我又看看照片,應該是感覺不像,但她叫護照上的名字我又立刻回應,看起來沒異狀;她不放心,又找來隔壁同事望著我看了好一會,我也跟她們對看,兩人沒說什麼就蓋章讓我過關了。

 

事隔二十多年有一次我重返洛杉磯時,洪珠美才告訴我當年她拒絕提供護照的事,她說她為此心懷歉疚。後來史明要回台時,她偷偷拿她爸爸的護照提供給史明使用,讓他順利進入台灣,算是對當年沒借我謢照的一個補償。

 

2016年陳婉真(左)赴美,洪珠美(右)才告知,當年郭倍宏本來想向她借護照讓陳使用,洪珠美沒有答應,事後她深感歉疚。後來當史明要回台灣時,她偷拿爸爸的護照讓史明使用,順利返鄉。(圖/陳婉真提供)

 

也在同年,郭倍宏成功入境,當時正值縣市長、立法委員及省議員選舉,他希望能幫主張台獨的候選人站台,極有可能在演講台上被逮捕,正好以此拉抬獨派聲勢。他的首選是葉菊蘭,其次才是因台獨案被捕的蔡有全妻子周慧瑛。

 

葉菊蘭總部是由李勝雄作決定,他認為葉菊蘭當選應無問題,萬一因為郭倍宏的站台發生一些不可測的結果,反而會模糊焦點,因此而婉拒。

 

反倒是盧修一和周慧瑛的聯合總部答應了,他們所屬的新潮流雖然反對台獨聯盟遷台,但盧修一留法,對海外台獨聯盟不排斥;並且,周慧瑛聲勢還有待拉抬,因而敲定郭倍宏於11月22日在中和運動場現身。

 

我事先和簡錫堦商討現身的準備工作,建議由他來設計一個面具,好好和國民黨玩捉迷藏。他聽後很興奮,很快印製了兩千個黑名單面具,於郭倍宏現身演講後當場熄燈,全體參加者都戴上面具,現場兩三千名鎮暴警察當場為之儍眼。郭倍宏因此成功離開會場,又安全回到美國。

 

為抗爭黑名單的不合理,多位民進黨人士陪同陳婉真一家三代一起上街頭。(圖/邱萬興攝)

 

李應元則是在1990年回台。我事先分別找陳明仁和江瑞添,告訴他們李應元的背景,請他們安排接應人員。至於他們要找誰、如何安排等,都不必告訴我,但所找的人一定要是靠得住的,不能出差錯,所有接應人員一律採單線聯絡,務必保密。江瑞添幫他取了一個化名叫「阿火仔」,我們盡可能不用電話聯絡,以免被竊聽,當必須提到他時就叫他「阿火仔」。

 

陳明仁後來告訴我,為了方便阿火仔在外活動,他特別找了張素華,請她權充李應元的女朋友,這樣兩人在外面趴趴走也比較安全。張素華幾年前特地來找我,談到接應李應元的事,她說這事改變了她的人生路。

 

李應元回來後 ,我曾親自帶他在台北市閒逛,走到總統府時,我請他站在介壽路(今凱達格蘭大道)上,以總統府為背景,幫他拍了一張照片。我看得出來李應元的不安,照片拍完後我請路旁一名便衣人員幫我們拍一張合照,便衣不疑有他,立刻幫我們拍。李應元站在總統府前的照片隔天我請人交給《自由時報》,那張照片被放在報紙頭版頭條。

 

那時台獨聯盟的返鄉運動策略,就是以密集的人海戰術,從主席、副主席、中央委員等主要幹部,一波波回台,讓國民黨抓不勝抓,以突顯黑名單的不合理;另外就是和世台會合作在台灣舉行年會,會中突然有很多黑名單人士當場現身,讓國民黨灰頭土臉。

 

當時的護照防偽功能較少,國民黨也很難掌握台獨聯盟主要幹部的名單與特徵;即便有名單,情治人員很難去記住這些黑名單人士的臉孔。因此,一般而言,他們回台後即使在馬路上四處遊走,也不容易被抓到。

 

1990年代台獨聯盟的返鄉運動是採取密集的人海戰術,時任台獨聯盟中央委員的蔡正隆(右邊眼鏡被打掉者)去祭拜鄭南榕後,搭盧修一的車子要離開,被守候在路口的市刑警隊副隊長侯友宜(中留鬍子者)強噴催淚瓦斯,蔡正隆車窗一搖下來,就被警察強力拉下車後立即驅逐出境。那時對待黑名單人士就是如此粗暴。(圖/曾文邦攝)

 

李應元是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一位博士生的護照回台的。原本說好短暫休息後就找機會現身,然後被捕,因此,他一回台灣,就要把護照寄回美國還給人家。

 

只是李應元回台時機不同,我們努力找一些群眾演講的場合,請李應元現身,但幾次準備好了他都沒有出現,我們也只能尊重。

 

由於他藏匿的時間實在和原本計畫差得太多,導致博士生預訂回台找工作的時間不得不往後延,最後只能硬著頭皮以護照遺失為由,向洛杉磯協調處申請補發。協調處人員心裡有數,藉故拖延了很久才核發護照,博士生因此失去北部好幾所大學任教的機會。

 

不過,李應元為了替自己不願現身找理由,竟然向台獨聯盟美國本部說是因為我意圖控制他所致。我當時正忙著在台中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而他在全台遊走之間也已建立自己的聯繫管道,我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他會這麼說讓我很難釋懷。

 

我在輾轉得知他的指控後,就把他從朋友名單中刪除。偶而見面時,他還是以一貫的招牌熱絡態度打招呼,彷彿那一段躲躲藏藏的過去,從不曾發生。

 

只可惜官運亨通的李應元畢竟敵不過病魔的摧殘,68歲算是英年早逝。

 

俱往矣,那段波瀾壯濶的黑名單抗爭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黑名單抗爭中最精彩的,就是1989年底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在中和運動場的政見會上演講後,全體參加者戴上這個黑名單面具,讓郭倍宏從容離開會場並返回美國,大批警力只能在旁乾瞪眼。(圖/陳婉真藏)

 

作者/陳婉真

 

前駐泰國代表李應元走了,比起他的前輩如黃昭堂、蔡同榮、鄭紹良,甚至比起同樣因為黑名單返鄉、被關不久「被車禍」死亡的王康陸,他的離開引起更多討論。

 

他是台獨聯盟重要幹部返鄉從政後,極少數政壇得意又未曾涉弊案的人,應該也是擔任公職職種最多的一個。他曾經擔任駐美代表處副代表、行政院秘書長、雲林縣副縣長、區域及不分區立法委員、勞委會主委及環保署署長等職,被譽為天生的外交官或「萬能政務官」,這和他的行事謹慎,處世圓融有很大的關係。

 

2016年李應元(坐者右二)擔任環保署長時到鹿港參加一項紀念反杜邦的活動,當時彰化人反台化在市區設燃煤電廠活動也同時進行,在被問及環保署的態度時,李應元以一貫圓融的答覆,正反兩方都不得罪。(圖/陳婉真攝)

 

我和他只有兩次交集。第一次是我突破黑名單後,於1990年初重返美國,順道到日本,這一趟利用有限的時間,積極訪問了16位黑名單人士,李應元和黃月桂夫婦也在其中,當時他是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那次訪問時他告訴我他是來自雲林崙背鄉的客家人,但不會說客家話,所以他們自嘲是「奧客」,意思和我們彰化的「福佬客」一樣。

 

另一次則是同年他闖關回台灣,在全台各處趴趴走了14個月後才被逮捕,我是負責第一批接應的人。我們後來都因預備內亂罪被捕,又因刑法100條修正被釋放,是台灣的末代政治犯。那次共有10人被捕,但司法史上沒有這個紀錄,因為法源喪失,我們被立即趕出看守所,我們也沒有得到任何寃獄補償。

 

90年代初台獨聯盟發起的「遷盟回台」活動,以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最積極推動。當年他是少壯派的代表,主要原因是受到流亡海外的菲律賓反對派領袖阿奎諾(Benigno Simeon "Ninoy" Aquino, Jr.,1932-1983),及韓國金大中等人返鄉行動的影響;近因則是1986年許信良和謝聰敏、林水泉等人發起的返鄉運動,在海外台灣人社團引起很大的迴響所致。至於老一輩的台獨聯盟人士,則因受到廖文毅回台被認為是投降的負面印象所限,多半已作好終老異國的心理準備。

 

1988年我第一次闖關回台不成,被扛豬式的抬出國門,意外引起很多人對黑名單問題的重視。郭倍宏多次找我合作推動闖關回台,我同意了;他的條件是我必須加入台獨聯盟成為盟員,我接受了。我一邊宣誓一邊想,如果因此回台被捕,我會以戰犯自處。

 

所謂黑名單,是國民黨政府為阻止異議人士返鄉,以不給予「回台加簽」的手段,導致台灣人空有中華民國護照,卻無法返鄉。這其中很多是因為留學海外受到自由開放思潮的影響,對國民黨政府有所不滿的人士;而大多數人之所以會成為黑名單,則要拜國民黨當年無處不安插的「抓耙仔」打小報告所賜。

 

90年代初,全世界只有如蘇聯和台灣等極少數獨裁國家不讓自己的國民入境。當時的護照上有一頁名為回台加簽頁,海外同鄉要回國一定要到外館取得加簽才能入境,但很多黑名單人士不但無法取得,連護照都被蓋上註銷印章。後來黃文雄申請大法官釋憲,認定該政策違憲,黑名單才徹底終結。(圖/陳婉真攝)

 

1989年受到鄭南榕自焚的震憾,我決定回台參加他的喪禮。郭倍宏約定,他先找南加州的洪珠美借護照,提供給我使用,但洪珠美和家人討論後沒有同意。後來郭倍宏拿了他弟媳婦的護照給我,我和他弟媳婦無論年齡和長相都相差很遠,但別無選擇之下就這樣成行。在桃園機場通關時,海關人員看看我又看看照片,應該是感覺不像,但她叫護照上的名字我又立刻回應,看起來沒異狀;她不放心,又找來隔壁同事望著我看了好一會,我也跟她們對看,兩人沒說什麼就蓋章讓我過關了。

 

事隔二十多年有一次我重返洛杉磯時,洪珠美才告訴我當年她拒絕提供護照的事,她說她為此心懷歉疚。後來史明要回台時,她偷偷拿她爸爸的護照提供給史明使用,讓他順利進入台灣,算是對當年沒借我謢照的一個補償。

 

2016年陳婉真(左)赴美,洪珠美(右)才告知,當年郭倍宏本來想向她借護照讓陳使用,洪珠美沒有答應,事後她深感歉疚。後來當史明要回台灣時,她偷拿爸爸的護照讓史明使用,順利返鄉。(圖/陳婉真提供)

 

也在同年,郭倍宏成功入境,當時正值縣市長、立法委員及省議員選舉,他希望能幫主張台獨的候選人站台,極有可能在演講台上被逮捕,正好以此拉抬獨派聲勢。他的首選是葉菊蘭,其次才是因台獨案被捕的蔡有全妻子周慧瑛。

 

葉菊蘭總部是由李勝雄作決定,他認為葉菊蘭當選應無問題,萬一因為郭倍宏的站台發生一些不可測的結果,反而會模糊焦點,因此而婉拒。

 

反倒是盧修一和周慧瑛的聯合總部答應了,他們所屬的新潮流雖然反對台獨聯盟遷台,但盧修一留法,對海外台獨聯盟不排斥;並且,周慧瑛聲勢還有待拉抬,因而敲定郭倍宏於11月22日在中和運動場現身。

 

我事先和簡錫堦商討現身的準備工作,建議由他來設計一個面具,好好和國民黨玩捉迷藏。他聽後很興奮,很快印製了兩千個黑名單面具,於郭倍宏現身演講後當場熄燈,全體參加者都戴上面具,現場兩三千名鎮暴警察當場為之儍眼。郭倍宏因此成功離開會場,又安全回到美國。

 

為抗爭黑名單的不合理,多位民進黨人士陪同陳婉真一家三代一起上街頭。(圖/邱萬興攝)

 

李應元則是在1990年回台。我事先分別找陳明仁和江瑞添,告訴他們李應元的背景,請他們安排接應人員。至於他們要找誰、如何安排等,都不必告訴我,但所找的人一定要是靠得住的,不能出差錯,所有接應人員一律採單線聯絡,務必保密。江瑞添幫他取了一個化名叫「阿火仔」,我們盡可能不用電話聯絡,以免被竊聽,當必須提到他時就叫他「阿火仔」。

 

陳明仁後來告訴我,為了方便阿火仔在外活動,他特別找了張素華,請她權充李應元的女朋友,這樣兩人在外面趴趴走也比較安全。張素華幾年前特地來找我,談到接應李應元的事,她說這事改變了她的人生路。

 

李應元回來後 ,我曾親自帶他在台北市閒逛,走到總統府時,我請他站在介壽路(今凱達格蘭大道)上,以總統府為背景,幫他拍了一張照片。我看得出來李應元的不安,照片拍完後我請路旁一名便衣人員幫我們拍一張合照,便衣不疑有他,立刻幫我們拍。李應元站在總統府前的照片隔天我請人交給《自由時報》,那張照片被放在報紙頭版頭條。

 

那時台獨聯盟的返鄉運動策略,就是以密集的人海戰術,從主席、副主席、中央委員等主要幹部,一波波回台,讓國民黨抓不勝抓,以突顯黑名單的不合理;另外就是和世台會合作在台灣舉行年會,會中突然有很多黑名單人士當場現身,讓國民黨灰頭土臉。

 

當時的護照防偽功能較少,國民黨也很難掌握台獨聯盟主要幹部的名單與特徵;即便有名單,情治人員很難去記住這些黑名單人士的臉孔。因此,一般而言,他們回台後即使在馬路上四處遊走,也不容易被抓到。

 

1990年代台獨聯盟的返鄉運動是採取密集的人海戰術,時任台獨聯盟中央委員的蔡正隆(右邊眼鏡被打掉者)去祭拜鄭南榕後,搭盧修一的車子要離開,被守候在路口的市刑警隊副隊長侯友宜(中留鬍子者)強噴催淚瓦斯,蔡正隆車窗一搖下來,就被警察強力拉下車後立即驅逐出境。那時對待黑名單人士就是如此粗暴。(圖/曾文邦攝)

 

李應元是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一位博士生的護照回台的。原本說好短暫休息後就找機會現身,然後被捕,因此,他一回台灣,就要把護照寄回美國還給人家。

 

只是李應元回台時機不同,我們努力找一些群眾演講的場合,請李應元現身,但幾次準備好了他都沒有出現,我們也只能尊重。

 

由於他藏匿的時間實在和原本計畫差得太多,導致博士生預訂回台找工作的時間不得不往後延,最後只能硬著頭皮以護照遺失為由,向洛杉磯協調處申請補發。協調處人員心裡有數,藉故拖延了很久才核發護照,博士生因此失去北部好幾所大學任教的機會。

 

不過,李應元為了替自己不願現身找理由,竟然向台獨聯盟美國本部說是因為我意圖控制他所致。我當時正忙著在台中成立台灣建國運動組織,而他在全台遊走之間也已建立自己的聯繫管道,我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他會這麼說讓我很難釋懷。

 

我在輾轉得知他的指控後,就把他從朋友名單中刪除。偶而見面時,他還是以一貫的招牌熱絡態度打招呼,彷彿那一段躲躲藏藏的過去,從不曾發生。

 

只可惜官運亨通的李應元畢竟敵不過病魔的摧殘,68歲算是英年早逝。

 

俱往矣,那段波瀾壯濶的黑名單抗爭史…。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