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最強「老二」何春樹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最強「老二」何春樹
2021-11-10 07:00:00
A+
A
A-

最強「老二」何春樹受訪時神情。(圖/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作者/陳婉真

 

無論是政界或企業界,一直很流行一種所謂的「老二哲學」,所謂的「老二」,含有相當程度的忍耐與沈潛的味道,甚或是某種程度的心機。

 

我所見過最強的老二,應屬來自台中的何春樹先生。

 

他從小在學校成績優異,堪稱班上老大;在職場也一樣,當過台中八信總經理及理事主席加起來共30年。然而,置身政治場域及民間社團時,他不但是最謙卑客氣的老二,也是最能凝聚向心力的老二。

 

他是已故前省議員何春木(1922-2017)的胞弟,原本和大哥何春木中間還有一個夭折的哥哥,以致在家中成了老二。他是重視家庭倫理、謹守兄友弟恭古訓的老二,兩兄弟在台中市開創黨外及民進黨的一片天。

 

老大何春木在黨外及民進黨創黨時期,幾乎所有重大抗爭,包括戒嚴時期第一次的「橋頭示威」,都全程參與。他也是全台灣唯一親身參與過兩次組黨──雷震組黨(「中國民主黨」)及民主進步黨成立的人,在那個年代,參與組黨都要有坐牢的心理準備。

 

延續台中黨外香火的重要人物何春木,年輕時曾任報社記者。圖為何春木文教基金會展出的何春木早年照片,及公論報1950年3月1日的報紙。那一天蔣中正宣示復行視事,並發表文告,內容為: 

一、一年以來,共匪擅改國號,僭立政權,更與俄帝訂立偽約,出賣國家領土資源,同胞應奮起自救。

二、個人進退出處,一惟國民之公意是從。

三、望海內外愛國同胞精誠團結,務期掃除共匪,光復大陸。(圖/陳婉真翻拍)

 

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1980年底監委選舉的事,當時的監察委員是由省議員投票產生,候選人為了取得勝利,紛紛向省議員買票,一票價值高達千萬。擔任省議員的何春木拒絕了其他候選人送到家門口的千萬元賄款,和周滄淵、邱連輝、傅文政、余陳月瑛等人分文未取,聯袂支持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尤清,不但讓尤清以5票當選,成為黨外唯一的一席「增額」監察委員,也打破國民黨一黨壟斷監委選舉的慣例。

 

1950年何春木29歲,就成為台中市議會最年輕的市議員。黨外時期為對抗國民黨政權,44年間,從市議員、市長到省議員選舉共參選13次,有7次當選、6次落選。擔任過3屆台灣省議員、4屆台中市議員。

 

尤其是每次的市長選舉,他明知勝選機率渺茫,卻絕不缺席;如遇有條件比他好的,他會全力支持,第八屆市長曾文坡(1977~1981)就是他力推出馬的。他不但維繫著台中市的「黨外」命脈,也讓選民知道,在國民黨之外還有選擇的空間。

 

何春木如果還健在,今(2021)年剛好100歲,何春木文教基金會分別在台北、台中舉辦「黨外的檜木-何春木」紀錄片發表記者會,及何春木先生百歲紀念特展。10月2日台中場開幕時,打算競選下屆台中市長的所有可能候選人全員到齊。台中市長盧秀燕還特別以全台語致詞,強調她公公與何春木過去在省議員任內雖不同黨,私下情誼不錯。可見得何家在台中政壇的重要性。而當年橋頭示威時載著爸爸去遊行的何敏誠,也從1994年開始擔任台中市議員迄今,是七連霸的老議員,次子何敏豪也曾擔任過國大代表及立法委員。

 

服務於金融界的何春樹為了幫助哥哥,也曾擔任將近10年的台中市議員,38歲那年因為服務選民途中發生車禍,左手截肢。

 

繼台灣高座會會長李雪峰之後,副會長何春樹也於2017年獲日本天皇頒贈旭日小綬章,表彰他們對於台日民間交流的貢獻。(圖/何春樹提供,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何春樹從小讀書時也算是學霸級人物,每年都當級長(班長)(日本學制每年有三個學期,他是每年第一個學期的級長)。高等科二年級時,台灣總督府到各國民學校召募海軍工員,言明是半工半讀性質,到日本製造飛機(史稱「台灣少年工」),3年期滿結訓後授予工業學校同等學歷,並取得當時算是高科技的航空技師資格,每月薪資是25円。

 

何春樹說,他的父親何元在帝國製糖株式會社擔任鐵路工人,月給(月薪)30円就可以養活一家人,而少年工每月可以有25円的薪資,對家庭幫助極大,又可以到日本內地去學習技術,他和很多同齡學子一樣,毫不猶豫就去報考了。那年他14歲。

 

受到叔叔何春樹的感召,及駐日大使謝長廷的鼓勵,何敏豪(後立)近年加入台灣高座會的運作,成為台日民間團體中極少數有二代參與的團體。(圖/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何春樹很順利考取了,他以父親的名字為姓,在日本時用的姓名是河元松雄。他在昭和18(1943)年7月1日報到,先到岡山受訓2個月,9月1日出發前往日本。為了躲避可能遭受到的攻擊,他們搭乘的4千噸貨輪從基隆出發,緊靠著中國沿海,駛經黃海,經由濟州島進入下關、門司,再進入瀨戶內海;中間在吳港休息了一夜,到了神戶才下船。原本4天3夜的行程就這樣蜿蜒前進,共費時13天才抵達。

 

他們一行再沿著大阪、京都、名古屋一路前行。在名古屋時,當地愛國婦人會準備壽司表示歡迎,一路都吃得不錯,不暈船的人至少都胖了兩公斤。

 

少年工到達神奈川縣的高座海軍工廠時,只有學員宿舍及初步訓練廠蓋好,其他都還只是一片空地,抵達後先接受2個月的基本訓練,每天都要拿著鐵鎚練習敲打,要不斷用力敲,幾乎每個人都不知有多少次敲到自己的手指頭,流血是常事。

 

接下來就是針對學員做適性檢查,再依檢查結果分配工作。整個工廠幾乎涵蓋各類職工,包括油漆、車床、鑽孔、組立、機械…,其中以機械工是學員們的第一志願首選,因為未來可以經營工廠,何春樹順利獲選為機械工。

 

何春樹的字工整漂亮,本文為他獲頒旭日小綬章時親自寫的挨拶(あいさつ)文(致謝詞) 。(圖/何春樹提供,陳婉真翻拍)

 

「我們到日本的第一年,剛好是日本近10年間最冷的一年,台灣人不習慣那麼冷的天氣,很多人手腳都凍傷了,加上物資缺乏,每天晚上蓋上分發的毛毯,只能說勉強可以保持溫暖。」何春樹說。

 

他後來被派到群馬縣的中島飛機工廠,為期1年,那是日本最大的飛機製造廠。群馬縣算是關東地區最北邊,那裡更冷,何春樹只能自嘲說,在日本兩年間,最辛苦最危險的日子也經歷過,享受也享受過了,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1年後,他被派到東洋機械工具株式會社,那是政府徵召的純民營公司,公司在全國徵選50名機械工,何春樹去報考,也順利錄取。地點就在羽田機場附近,那是1945年4月間,結果碰到東京大空襲。

 

何春樹說,戰時美軍對東京的大轟炸是採分區進行,比較大規模的轟炸有5次。盟軍先針對選定轟炸的區域中心投下照明彈,接著開始在附近無差別的轟炸,針對日本木造房屋的特性,主要是投燒夷彈,美機在距離地面約2百米高度開始投下子母彈,也就是投一顆炸彈下來後,會散開成200顆的燒夷彈,同一時間200處開始燃燒。4月那次,何春樹他們工廠的鄰居也被炸起火,台灣囝仔趕緊幫忙利用幫浦抽水滅火,沒多久發現工廠的倉庫也著火,大家只能逃到附近的多摩川,以溪水把身體弄濕,並各自疏散,幸虧後來有狗帶路,大家才得以順利平安逃回。

 

由於工廠已經全部燒毁,少年工們幫忙收拾善後,5月初,高座海軍工廠派車把他們接回廠區。

 

「和一個多月後的橫濱大轟炸不一樣的是,東京是分區轟炸,橫濱則是一次出動5、6百架飛機,一個晚上就把橫濱炸得城市全毁。所幸那時我們已經回到高座海軍工廠,免去一場可能的死傷──戰爭實在太恐怖,我們一定要努力避免戰爭。」他說。

 

為了因應日益頻繁的空襲,高座海軍工廠後來在附近挖了很多「地下工廠」,事務班人員在樹下工作,機械班則全部移到地下,那段期間反而「涼涼」,因為物資缺乏,幾乎無事可做。

 

何春樹說,少年工依學歷高低薪資也有所不同,一般國小畢業薪水是每月18.5円,高等科以上25円,外派的部分另有津貼,每月約可多領2~3円,都存放在「寄金簿(儲金簿)」裡。戰後領取一筆1000円的資遣費,加上他自己儲蓄500円回台,剛好父親買房缺錢,那1500円就讓父親還清購屋費用。

 

「那真是花得有價值,還好那時還掉屋款,否則沒多久物價開始波動,到最後是四萬(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那才令人欲哭無淚。」何春樹說。

 

何春樹(右)在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接受贈勳。(圖/何春樹提供)

 

剛回台灣時,他隨哥哥何春木到和平日報工作,擔任日文版校對,卻因為二二八事件發生,報社被貼封條,有3個月的薪水無處請領。後來經由漢學老師的介紹,到剛成立的台中市第八信用合作社任職,時間超過半世紀,一路做到理事主席,八信後來因為陳水扁的金融機構整併政策,遭誠泰銀行併入,後又併入新光銀行。

 

台灣高座會在戒嚴時期是極度敏感的名詞,尤其少年工們是幫日本製造飛機打中國人,在白色恐怖時期更是罪加一等。直到解嚴後各地高座會成員開始定期集會,首次有全國性聚會是在1988年6月,在台中市全國大飯店舉行「台灣高座會第一屆全國聯誼大會」,由台中區會承辦。會中除正名改為「台灣留日高座聯誼會」,並追認李雪峰、何春樹為總會正副會長,當時會員多達3200人。

 

又是最強老二!何春樹30多年來擔任副會長期間,始終謹守分寸,絕不強出頭,也因此外界鮮少知道這位副會長的存在。但在台日高座會每年不間斷的交流過程,日本人看在眼裡,因而在2013年李雪峰會長獲日本政府頒旭日小綬章後,何春樹也於2017年獲得同樣的榮譽。這是台日民間交流團體中絕無僅有的殊榮。

 

這幾年有鑑於高座會成員老化速度極快,何春樹鼓勵並支持他的侄子何敏豪參與高座會的運作,希望和日本一樣,在台灣也能有高座成員的第二代傳承下去。何敏豪也樂意承擔,成立「台灣高座之友會」和第一代高座會共同運作,一時之間,這個全台最大的台日民間交流團體,再度展現超強的生命力與團結力。

 

在何敏豪(左三)的努力下,高座會員的第二代紛紛加入,成為台灣高座會的生力軍,他們努力讓高座精神薪火相傳。(圖/陳婉真攝)

 

何春樹這位超強老二,依舊保持一向低調卻又認真負責的作風。何敏豪說,叔叔這種為人處世的態度,令他深深敬重,也觸動他進一步認識日本教育的內涵,「我們的上一代因為接受日本教育,為台灣文化注入很多優質元素,我們要努力把這些好的元素找回來,這也是促使我決定承接高座之友會的重要因素。」何敏豪說。

 

看來台灣的哈日族只會增多,不會減少。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最強「老二」何春樹受訪時神情。(圖/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作者/陳婉真

 

無論是政界或企業界,一直很流行一種所謂的「老二哲學」,所謂的「老二」,含有相當程度的忍耐與沈潛的味道,甚或是某種程度的心機。

 

我所見過最強的老二,應屬來自台中的何春樹先生。

 

他從小在學校成績優異,堪稱班上老大;在職場也一樣,當過台中八信總經理及理事主席加起來共30年。然而,置身政治場域及民間社團時,他不但是最謙卑客氣的老二,也是最能凝聚向心力的老二。

 

他是已故前省議員何春木(1922-2017)的胞弟,原本和大哥何春木中間還有一個夭折的哥哥,以致在家中成了老二。他是重視家庭倫理、謹守兄友弟恭古訓的老二,兩兄弟在台中市開創黨外及民進黨的一片天。

 

老大何春木在黨外及民進黨創黨時期,幾乎所有重大抗爭,包括戒嚴時期第一次的「橋頭示威」,都全程參與。他也是全台灣唯一親身參與過兩次組黨──雷震組黨(「中國民主黨」)及民主進步黨成立的人,在那個年代,參與組黨都要有坐牢的心理準備。

 

延續台中黨外香火的重要人物何春木,年輕時曾任報社記者。圖為何春木文教基金會展出的何春木早年照片,及公論報1950年3月1日的報紙。那一天蔣中正宣示復行視事,並發表文告,內容為: 

一、一年以來,共匪擅改國號,僭立政權,更與俄帝訂立偽約,出賣國家領土資源,同胞應奮起自救。

二、個人進退出處,一惟國民之公意是從。

三、望海內外愛國同胞精誠團結,務期掃除共匪,光復大陸。(圖/陳婉真翻拍)

 

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1980年底監委選舉的事,當時的監察委員是由省議員投票產生,候選人為了取得勝利,紛紛向省議員買票,一票價值高達千萬。擔任省議員的何春木拒絕了其他候選人送到家門口的千萬元賄款,和周滄淵、邱連輝、傅文政、余陳月瑛等人分文未取,聯袂支持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尤清,不但讓尤清以5票當選,成為黨外唯一的一席「增額」監察委員,也打破國民黨一黨壟斷監委選舉的慣例。

 

1950年何春木29歲,就成為台中市議會最年輕的市議員。黨外時期為對抗國民黨政權,44年間,從市議員、市長到省議員選舉共參選13次,有7次當選、6次落選。擔任過3屆台灣省議員、4屆台中市議員。

 

尤其是每次的市長選舉,他明知勝選機率渺茫,卻絕不缺席;如遇有條件比他好的,他會全力支持,第八屆市長曾文坡(1977~1981)就是他力推出馬的。他不但維繫著台中市的「黨外」命脈,也讓選民知道,在國民黨之外還有選擇的空間。

 

何春木如果還健在,今(2021)年剛好100歲,何春木文教基金會分別在台北、台中舉辦「黨外的檜木-何春木」紀錄片發表記者會,及何春木先生百歲紀念特展。10月2日台中場開幕時,打算競選下屆台中市長的所有可能候選人全員到齊。台中市長盧秀燕還特別以全台語致詞,強調她公公與何春木過去在省議員任內雖不同黨,私下情誼不錯。可見得何家在台中政壇的重要性。而當年橋頭示威時載著爸爸去遊行的何敏誠,也從1994年開始擔任台中市議員迄今,是七連霸的老議員,次子何敏豪也曾擔任過國大代表及立法委員。

 

服務於金融界的何春樹為了幫助哥哥,也曾擔任將近10年的台中市議員,38歲那年因為服務選民途中發生車禍,左手截肢。

 

繼台灣高座會會長李雪峰之後,副會長何春樹也於2017年獲日本天皇頒贈旭日小綬章,表彰他們對於台日民間交流的貢獻。(圖/何春樹提供,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何春樹從小讀書時也算是學霸級人物,每年都當級長(班長)(日本學制每年有三個學期,他是每年第一個學期的級長)。高等科二年級時,台灣總督府到各國民學校召募海軍工員,言明是半工半讀性質,到日本製造飛機(史稱「台灣少年工」),3年期滿結訓後授予工業學校同等學歷,並取得當時算是高科技的航空技師資格,每月薪資是25円。

 

何春樹說,他的父親何元在帝國製糖株式會社擔任鐵路工人,月給(月薪)30円就可以養活一家人,而少年工每月可以有25円的薪資,對家庭幫助極大,又可以到日本內地去學習技術,他和很多同齡學子一樣,毫不猶豫就去報考了。那年他14歲。

 

受到叔叔何春樹的感召,及駐日大使謝長廷的鼓勵,何敏豪(後立)近年加入台灣高座會的運作,成為台日民間團體中極少數有二代參與的團體。(圖/高雄市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提供)

 

何春樹很順利考取了,他以父親的名字為姓,在日本時用的姓名是河元松雄。他在昭和18(1943)年7月1日報到,先到岡山受訓2個月,9月1日出發前往日本。為了躲避可能遭受到的攻擊,他們搭乘的4千噸貨輪從基隆出發,緊靠著中國沿海,駛經黃海,經由濟州島進入下關、門司,再進入瀨戶內海;中間在吳港休息了一夜,到了神戶才下船。原本4天3夜的行程就這樣蜿蜒前進,共費時13天才抵達。

 

他們一行再沿著大阪、京都、名古屋一路前行。在名古屋時,當地愛國婦人會準備壽司表示歡迎,一路都吃得不錯,不暈船的人至少都胖了兩公斤。

 

少年工到達神奈川縣的高座海軍工廠時,只有學員宿舍及初步訓練廠蓋好,其他都還只是一片空地,抵達後先接受2個月的基本訓練,每天都要拿著鐵鎚練習敲打,要不斷用力敲,幾乎每個人都不知有多少次敲到自己的手指頭,流血是常事。

 

接下來就是針對學員做適性檢查,再依檢查結果分配工作。整個工廠幾乎涵蓋各類職工,包括油漆、車床、鑽孔、組立、機械…,其中以機械工是學員們的第一志願首選,因為未來可以經營工廠,何春樹順利獲選為機械工。

 

何春樹的字工整漂亮,本文為他獲頒旭日小綬章時親自寫的挨拶(あいさつ)文(致謝詞) 。(圖/何春樹提供,陳婉真翻拍)

 

「我們到日本的第一年,剛好是日本近10年間最冷的一年,台灣人不習慣那麼冷的天氣,很多人手腳都凍傷了,加上物資缺乏,每天晚上蓋上分發的毛毯,只能說勉強可以保持溫暖。」何春樹說。

 

他後來被派到群馬縣的中島飛機工廠,為期1年,那是日本最大的飛機製造廠。群馬縣算是關東地區最北邊,那裡更冷,何春樹只能自嘲說,在日本兩年間,最辛苦最危險的日子也經歷過,享受也享受過了,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1年後,他被派到東洋機械工具株式會社,那是政府徵召的純民營公司,公司在全國徵選50名機械工,何春樹去報考,也順利錄取。地點就在羽田機場附近,那是1945年4月間,結果碰到東京大空襲。

 

何春樹說,戰時美軍對東京的大轟炸是採分區進行,比較大規模的轟炸有5次。盟軍先針對選定轟炸的區域中心投下照明彈,接著開始在附近無差別的轟炸,針對日本木造房屋的特性,主要是投燒夷彈,美機在距離地面約2百米高度開始投下子母彈,也就是投一顆炸彈下來後,會散開成200顆的燒夷彈,同一時間200處開始燃燒。4月那次,何春樹他們工廠的鄰居也被炸起火,台灣囝仔趕緊幫忙利用幫浦抽水滅火,沒多久發現工廠的倉庫也著火,大家只能逃到附近的多摩川,以溪水把身體弄濕,並各自疏散,幸虧後來有狗帶路,大家才得以順利平安逃回。

 

由於工廠已經全部燒毁,少年工們幫忙收拾善後,5月初,高座海軍工廠派車把他們接回廠區。

 

「和一個多月後的橫濱大轟炸不一樣的是,東京是分區轟炸,橫濱則是一次出動5、6百架飛機,一個晚上就把橫濱炸得城市全毁。所幸那時我們已經回到高座海軍工廠,免去一場可能的死傷──戰爭實在太恐怖,我們一定要努力避免戰爭。」他說。

 

為了因應日益頻繁的空襲,高座海軍工廠後來在附近挖了很多「地下工廠」,事務班人員在樹下工作,機械班則全部移到地下,那段期間反而「涼涼」,因為物資缺乏,幾乎無事可做。

 

何春樹說,少年工依學歷高低薪資也有所不同,一般國小畢業薪水是每月18.5円,高等科以上25円,外派的部分另有津貼,每月約可多領2~3円,都存放在「寄金簿(儲金簿)」裡。戰後領取一筆1000円的資遣費,加上他自己儲蓄500円回台,剛好父親買房缺錢,那1500円就讓父親還清購屋費用。

 

「那真是花得有價值,還好那時還掉屋款,否則沒多久物價開始波動,到最後是四萬(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那才令人欲哭無淚。」何春樹說。

 

何春樹(右)在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接受贈勳。(圖/何春樹提供)

 

剛回台灣時,他隨哥哥何春木到和平日報工作,擔任日文版校對,卻因為二二八事件發生,報社被貼封條,有3個月的薪水無處請領。後來經由漢學老師的介紹,到剛成立的台中市第八信用合作社任職,時間超過半世紀,一路做到理事主席,八信後來因為陳水扁的金融機構整併政策,遭誠泰銀行併入,後又併入新光銀行。

 

台灣高座會在戒嚴時期是極度敏感的名詞,尤其少年工們是幫日本製造飛機打中國人,在白色恐怖時期更是罪加一等。直到解嚴後各地高座會成員開始定期集會,首次有全國性聚會是在1988年6月,在台中市全國大飯店舉行「台灣高座會第一屆全國聯誼大會」,由台中區會承辦。會中除正名改為「台灣留日高座聯誼會」,並追認李雪峰、何春樹為總會正副會長,當時會員多達3200人。

 

又是最強老二!何春樹30多年來擔任副會長期間,始終謹守分寸,絕不強出頭,也因此外界鮮少知道這位副會長的存在。但在台日高座會每年不間斷的交流過程,日本人看在眼裡,因而在2013年李雪峰會長獲日本政府頒旭日小綬章後,何春樹也於2017年獲得同樣的榮譽。這是台日民間交流團體中絕無僅有的殊榮。

 

這幾年有鑑於高座會成員老化速度極快,何春樹鼓勵並支持他的侄子何敏豪參與高座會的運作,希望和日本一樣,在台灣也能有高座成員的第二代傳承下去。何敏豪也樂意承擔,成立「台灣高座之友會」和第一代高座會共同運作,一時之間,這個全台最大的台日民間交流團體,再度展現超強的生命力與團結力。

 

在何敏豪(左三)的努力下,高座會員的第二代紛紛加入,成為台灣高座會的生力軍,他們努力讓高座精神薪火相傳。(圖/陳婉真攝)

 

何春樹這位超強老二,依舊保持一向低調卻又認真負責的作風。何敏豪說,叔叔這種為人處世的態度,令他深深敬重,也觸動他進一步認識日本教育的內涵,「我們的上一代因為接受日本教育,為台灣文化注入很多優質元素,我們要努力把這些好的元素找回來,這也是促使我決定承接高座之友會的重要因素。」何敏豪說。

 

看來台灣的哈日族只會增多,不會減少。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