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怎麼又是新潮流 ! 還有多少黃國書?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怎麼又是新潮流 ! 還有多少黃國書?
2021-10-20 07:00:00
A+
A
A-

號稱清廉好形象的新潮流,長久以來所採取的手段,目的只為了派系利益與一己的官位,才是腐蝕民心士氣最可怕的罪惡,比當年國民黨殘害異己更加可惡!新潮流難道不應該對社會有所交代嗎?(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民進黨新潮流系形象不錯的立委黃國書,因為擔任線民而主動退黨、退出黨團運作,並聲明下屆不再參選,一時之間輿論譁然。民進黨內除了柯建銘很白目的說:「在我眼光中,他是有內涵且值得信任,又負責任的政治夥伴,這樣的夥伴,我們忍心讓他離開嗎?」其他人多數刻意迴避這個話題。

 

我們一向對這種出賣道德良心,無視被出賣者的犧牲,賺取個人榮華富貴者,通稱之為「抓耙仔」。走過白色恐怖的人是不屑與之為伍的,因為我們目擊多少人由於抓耙仔的告密行為而被抓被關,甚至因而失去生命,陳文成就是最典型的一例。以往海外至少有2000至5000名優秀台灣留學生,淪為黑名單無法返鄉,無一不是國民黨在各校大量佈建的線民的「傑作」;若不是因為陳文成案驚動了美國政府展開調查,後續還不知有多少人受害。

 

戒嚴時期的台灣,無論是在學或是進入職場,可以說無處沒有「抓耙仔」。從小長輩就三令五申勸戒我們「囝仔人有耳無嘴」,就是要我們小心禍從口出。

陳婉真突破黑名單返台後,戶政單位以沒有入境圖戳為由,拒絕讓作者辦理戶籍遷入手續。同一陣營的新潮流多次公開或私下表示反對黑名單人士回台,因為怕黑名單人士搶地盤。為此,陳婉真獨自買了一台報廢公車,在台北市中安公園(今中山北路晶華酒店前廣場)進行「有路無厝」抗爭,謝聰敏前往探視。後來兩人均遭到新潮流開除民進黨籍。(圖/謝聰敏提供)

 

一旦踏入反對運動,身邊更是被數不清的抓耙仔團團包圍。以我在1978年於台北市參選立法委員為例,我的總幹事就是抓耙仔,我們在選舉過程多次發現他的抓耙仔行為,卻苦無人贜俱獲的直接證據而無法處理。

 

那次選舉因美中建交而臨時喊停,不久我離台赴美,期間家父過世,他以我及大弟兩人均在國外無法返家奔喪之故,自願當「孝男」,在告別式中披麻帶孝,哭得傷心欲絕,所有人無不深受感動,家人也對他感激涕零,任憑我再怎麼說他是抓耙仔,家母就是不相信。他以此贏得黨外朋友的信任,有一段期間在外宣稱是我哥哥,令我深惡痛絕,此人現在還是民進黨的「大老」。

 

1997年我擔任國大代表時,因國民兩黨席次均不足,唯有兩黨合作才能過修憲門檻完成修憲,時任黨主席的許信良評估民進黨執政遙遙無期,而擅自提出黨內從未討論過的「雙首長制」,並多次「夜奔敵營」和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總統密商,引致各界疑慮。

 

為了加速通過各自的修憲條文,由家族開設銀行的副議長謝隆盛,以無息貸款為名貸給25名民進黨籍及1名新黨國代,言明修憲通過可不還錢。這件事媒體已有報導,我只是要求民進黨應避免瓜田李下之嫌,結果竟被民進黨以破壞黨譽為由,違反內規,一夕之間開除黨籍。當時提案開除我的人就是新潮流的黃國書──現在印證起來,才恍然大悟!

 

前民進黨籍彰化縣議員陳聰結曾是新潮流成員,對於新潮流內部會議中不討論如何推翻國民黨,竟決議封殺台獨聯盟及陳婉真,令他相當困惑;加上他支持謝聰敏回彰參選立法委員,就此被新潮流除名並不予提名,後半生抑鬱以終。(圖/陳婉真珍藏)

 

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的前總統府國策顧問謝聰敏,因為誤信陳水扁一句「動搖國本也要辦」,於是針對「拉法葉艦」採購弊案窮追不捨,遭人嫉視,最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開除他的人正是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

 

怎麼又是新潮流?這讓人想起洪奇昌和鄭麗文,洪奇昌說新潮流系早在1997年就與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建立秘密對話管道,根本是公然通敵。鄭麗文則是新潮流早年刻意培養的戰將,當年痛罵國民黨的演講言猶在耳,現在她可以成為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說蘇貞昌會投降中國,政治立場180度大轉變,被蘇痛罵「袂見笑」、「叛徒」。

 

90年代初,世界台灣同鄉會多次發起突破黑名單的活動,包括多位黑名單人士翻牆回台參加在台灣舉辦的世台會年會,並發起多次街頭遊行。因為新潮流的蔡有全以台獨案被捕,他的太太周慧瑛和作者走在最前頭,訴求打破政治黑牢,爭取台灣獨立;然而,新潮流卻在1997年被發現,以洪奇昌為首和中國成立熱線。這種說一套做一套的暗中出賣行徑,新潮流應該出面說清楚講明白。(邱萬興攝)

 

早在黃信介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期,新潮流就以黨內清流自居,採列寧式剛性政黨模式,打著年輕改革的旗號,號稱反對公職掛帥,痛批黃信介及張俊宏為「黃張集團」,吸引很多年輕人加入。

 

他們打擊異己不手軟,又擅長合縱連橫,早年他們騙台獨聯盟說要合作,方式是新潮流的人到海外就自動成為盟員,盟員返台就成為流員。等到90年代初,台獨聯盟積極推動黑名單返鄉運動時,反對最力的也是他們,說聯盟留在海外發展就好,不必回台搶地盤。

 

甚至鄭南榕自囚時,吳乃仁到美國,我問他鄭南榕要不要緊,他只丟下一句:「嘜摻伊,彼是抓耙仔」,就到拉斯維加斯去賭博。推動「新國家運動」的鄭南榕死後,新潮流出面協助,連葉菊蘭都對他們心存感激,新潮流成為鄭南榕自焚帶動的反國民黨風潮的最大受益者,那時正逢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他們收到的捐款動輒百萬起跳。

 

因推動「新國家運動」遭到檢方揚言強制拘提,鄭南榕自焚前在雜誌社自囚很久,並宣稱警方只能抓到他的屍體,新潮流的吳乃仁卻曾經說:「鄭是抓耙仔,別理他 」。鄭南榕自焚後,反對陣營群情激憤,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反應,新潮流開始收割。和鄭南榕一起推動「新國家運動」的黃華說,他親眼目睹多位支持者拿大把鈔票捐給新潮流,原因是捐款者誤以為新國家運動是新潮流推動。圖為鄭南榕出殯現場,前排小女孩是鄭南榕和葉菊蘭的獨生女鄭竹梅,鄭竹梅後方第三排為陳婉真。(圖/邱萬興攝)

 

他們是第一個在民進黨裡成立派系的小圈圈,也是為了贏得黨內初選,最早以金錢收買大量「人頭黨員」的派系--逼得其他派系只有跟進,成為強調清廉的民進黨第一個破口。

 

他們會推派聽話而社會形象良好的候選人參選(洪奇昌、鄭麗文、黃國書都是典型)。若評估該選區無人參選,即採取合縱連橫,幫對方助選,當選後人事佈局要聽命於新潮流;若評估對方不可能聽命於他們,則寧可增加提名名額,造成黨內自相殘殺而讓國民黨漁翁得利。即便是陳水扁選台北市長、選總統,都採用此種模式--名義上陳水扁是首長,實際掌權的大多是新潮流人馬。

 

民進黨逐漸壯大後,他們不只滿足於大量金錢資助的金主,還插手各項大型政府採購案,例如宜蘭年年舉辦的「童玩節」。甚至介入國際軍事採購,喧騰一時的「鐽震案」幕後黑手就是新潮流大老吳乃仁,難怪他不惜開除早年的革命前輩謝聰敏(因為謝聰敏對他們的行徑心知肚明)!

 

由於新潮流以紀律嚴明自居,黨內基於勝選甚至確保執政的考量,多數採取隱忍以圖自保,也有不少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黨員因看不下去而紛紛淡出,形成一股劣幣驅逐良幣的趨勢。民進黨的理想色彩早已褪去,奔競仕途者踩著早年革命同志的鮮血扶搖直上,勢不可擋。

 

諷刺的是,鄭麗文、黃國書案發生的同時,網路上以名人的臉置入色情影片的換臉A片案曝光,總統蔡英文同一天立即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將修法制止。

 

蔡英文說,科技的運用是為了創造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用來傷害他人,這些受害者可能是我們的親友或關心的對象,我們不能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此外,台灣也一直面臨假影片、假訊息的威脅,這些都是利用科技造假、威脅民主制度的挑戰。」

 

咦?妳的黨內發生重大的抓耙仔案,不見妳發聲,妳的臉被盜用,妳說要修法。這兩件事到底孰輕孰重?號稱列寧式剛性政黨的新潮流,除了要黃國書主動退黨之外,連一句道歉都沒有,難道這就是當年強調勤政清廉愛鄉土的執政黨的真面目嗎?

 

有人把抓耙仔事件歸咎於國民黨,然而取得政權後第一個進入國安情治系統的也是新潮流的頭頭邱義仁。以他當年擔任國安會秘書長的權力,多少國民黨時期殘害異己的檔案他不可能看不到,何以任令林義雄家血案、陳文成命案等重大案件成為懸案?

 

民進黨已經兩度執政,所有責任再也不應怪罪國民黨。畢竟國民黨當年為了維護政權,以各種暴政對台灣人進行迫害,是它確保政權不得不採取的手段;它已為此付出代價,幾乎篤定永難翻身。

 

而今號稱自己人、號稱清廉好形象的新潮流,長久以來所採取的手段,目的只為了派系利益與一己的官位,才是腐蝕民心士氣最可怕的罪惡,比當年國民黨殘害異己更加可惡!新潮流難道不應該對社會有所交代嗎?身為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妳還猶豫什麼?出手管管你的黨內問題吧!

(作者聲明,文責自負。)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號稱清廉好形象的新潮流,長久以來所採取的手段,目的只為了派系利益與一己的官位,才是腐蝕民心士氣最可怕的罪惡,比當年國民黨殘害異己更加可惡!新潮流難道不應該對社會有所交代嗎?(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民進黨新潮流系形象不錯的立委黃國書,因為擔任線民而主動退黨、退出黨團運作,並聲明下屆不再參選,一時之間輿論譁然。民進黨內除了柯建銘很白目的說:「在我眼光中,他是有內涵且值得信任,又負責任的政治夥伴,這樣的夥伴,我們忍心讓他離開嗎?」其他人多數刻意迴避這個話題。

 

我們一向對這種出賣道德良心,無視被出賣者的犧牲,賺取個人榮華富貴者,通稱之為「抓耙仔」。走過白色恐怖的人是不屑與之為伍的,因為我們目擊多少人由於抓耙仔的告密行為而被抓被關,甚至因而失去生命,陳文成就是最典型的一例。以往海外至少有2000至5000名優秀台灣留學生,淪為黑名單無法返鄉,無一不是國民黨在各校大量佈建的線民的「傑作」;若不是因為陳文成案驚動了美國政府展開調查,後續還不知有多少人受害。

 

戒嚴時期的台灣,無論是在學或是進入職場,可以說無處沒有「抓耙仔」。從小長輩就三令五申勸戒我們「囝仔人有耳無嘴」,就是要我們小心禍從口出。

陳婉真突破黑名單返台後,戶政單位以沒有入境圖戳為由,拒絕讓作者辦理戶籍遷入手續。同一陣營的新潮流多次公開或私下表示反對黑名單人士回台,因為怕黑名單人士搶地盤。為此,陳婉真獨自買了一台報廢公車,在台北市中安公園(今中山北路晶華酒店前廣場)進行「有路無厝」抗爭,謝聰敏前往探視。後來兩人均遭到新潮流開除民進黨籍。(圖/謝聰敏提供)

 

一旦踏入反對運動,身邊更是被數不清的抓耙仔團團包圍。以我在1978年於台北市參選立法委員為例,我的總幹事就是抓耙仔,我們在選舉過程多次發現他的抓耙仔行為,卻苦無人贜俱獲的直接證據而無法處理。

 

那次選舉因美中建交而臨時喊停,不久我離台赴美,期間家父過世,他以我及大弟兩人均在國外無法返家奔喪之故,自願當「孝男」,在告別式中披麻帶孝,哭得傷心欲絕,所有人無不深受感動,家人也對他感激涕零,任憑我再怎麼說他是抓耙仔,家母就是不相信。他以此贏得黨外朋友的信任,有一段期間在外宣稱是我哥哥,令我深惡痛絕,此人現在還是民進黨的「大老」。

 

1997年我擔任國大代表時,因國民兩黨席次均不足,唯有兩黨合作才能過修憲門檻完成修憲,時任黨主席的許信良評估民進黨執政遙遙無期,而擅自提出黨內從未討論過的「雙首長制」,並多次「夜奔敵營」和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總統密商,引致各界疑慮。

 

為了加速通過各自的修憲條文,由家族開設銀行的副議長謝隆盛,以無息貸款為名貸給25名民進黨籍及1名新黨國代,言明修憲通過可不還錢。這件事媒體已有報導,我只是要求民進黨應避免瓜田李下之嫌,結果竟被民進黨以破壞黨譽為由,違反內規,一夕之間開除黨籍。當時提案開除我的人就是新潮流的黃國書──現在印證起來,才恍然大悟!

 

前民進黨籍彰化縣議員陳聰結曾是新潮流成員,對於新潮流內部會議中不討論如何推翻國民黨,竟決議封殺台獨聯盟及陳婉真,令他相當困惑;加上他支持謝聰敏回彰參選立法委員,就此被新潮流除名並不予提名,後半生抑鬱以終。(圖/陳婉真珍藏)

 

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的前總統府國策顧問謝聰敏,因為誤信陳水扁一句「動搖國本也要辦」,於是針對「拉法葉艦」採購弊案窮追不捨,遭人嫉視,最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開除他的人正是時任民進黨秘書長的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

 

怎麼又是新潮流?這讓人想起洪奇昌和鄭麗文,洪奇昌說新潮流系早在1997年就與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建立秘密對話管道,根本是公然通敵。鄭麗文則是新潮流早年刻意培養的戰將,當年痛罵國民黨的演講言猶在耳,現在她可以成為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說蘇貞昌會投降中國,政治立場180度大轉變,被蘇痛罵「袂見笑」、「叛徒」。

 

90年代初,世界台灣同鄉會多次發起突破黑名單的活動,包括多位黑名單人士翻牆回台參加在台灣舉辦的世台會年會,並發起多次街頭遊行。因為新潮流的蔡有全以台獨案被捕,他的太太周慧瑛和作者走在最前頭,訴求打破政治黑牢,爭取台灣獨立;然而,新潮流卻在1997年被發現,以洪奇昌為首和中國成立熱線。這種說一套做一套的暗中出賣行徑,新潮流應該出面說清楚講明白。(邱萬興攝)

 

早在黃信介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期,新潮流就以黨內清流自居,採列寧式剛性政黨模式,打著年輕改革的旗號,號稱反對公職掛帥,痛批黃信介及張俊宏為「黃張集團」,吸引很多年輕人加入。

 

他們打擊異己不手軟,又擅長合縱連橫,早年他們騙台獨聯盟說要合作,方式是新潮流的人到海外就自動成為盟員,盟員返台就成為流員。等到90年代初,台獨聯盟積極推動黑名單返鄉運動時,反對最力的也是他們,說聯盟留在海外發展就好,不必回台搶地盤。

 

甚至鄭南榕自囚時,吳乃仁到美國,我問他鄭南榕要不要緊,他只丟下一句:「嘜摻伊,彼是抓耙仔」,就到拉斯維加斯去賭博。推動「新國家運動」的鄭南榕死後,新潮流出面協助,連葉菊蘭都對他們心存感激,新潮流成為鄭南榕自焚帶動的反國民黨風潮的最大受益者,那時正逢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他們收到的捐款動輒百萬起跳。

 

因推動「新國家運動」遭到檢方揚言強制拘提,鄭南榕自焚前在雜誌社自囚很久,並宣稱警方只能抓到他的屍體,新潮流的吳乃仁卻曾經說:「鄭是抓耙仔,別理他 」。鄭南榕自焚後,反對陣營群情激憤,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反應,新潮流開始收割。和鄭南榕一起推動「新國家運動」的黃華說,他親眼目睹多位支持者拿大把鈔票捐給新潮流,原因是捐款者誤以為新國家運動是新潮流推動。圖為鄭南榕出殯現場,前排小女孩是鄭南榕和葉菊蘭的獨生女鄭竹梅,鄭竹梅後方第三排為陳婉真。(圖/邱萬興攝)

 

他們是第一個在民進黨裡成立派系的小圈圈,也是為了贏得黨內初選,最早以金錢收買大量「人頭黨員」的派系--逼得其他派系只有跟進,成為強調清廉的民進黨第一個破口。

 

他們會推派聽話而社會形象良好的候選人參選(洪奇昌、鄭麗文、黃國書都是典型)。若評估該選區無人參選,即採取合縱連橫,幫對方助選,當選後人事佈局要聽命於新潮流;若評估對方不可能聽命於他們,則寧可增加提名名額,造成黨內自相殘殺而讓國民黨漁翁得利。即便是陳水扁選台北市長、選總統,都採用此種模式--名義上陳水扁是首長,實際掌權的大多是新潮流人馬。

 

民進黨逐漸壯大後,他們不只滿足於大量金錢資助的金主,還插手各項大型政府採購案,例如宜蘭年年舉辦的「童玩節」。甚至介入國際軍事採購,喧騰一時的「鐽震案」幕後黑手就是新潮流大老吳乃仁,難怪他不惜開除早年的革命前輩謝聰敏(因為謝聰敏對他們的行徑心知肚明)!

 

由於新潮流以紀律嚴明自居,黨內基於勝選甚至確保執政的考量,多數採取隱忍以圖自保,也有不少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黨員因看不下去而紛紛淡出,形成一股劣幣驅逐良幣的趨勢。民進黨的理想色彩早已褪去,奔競仕途者踩著早年革命同志的鮮血扶搖直上,勢不可擋。

 

諷刺的是,鄭麗文、黃國書案發生的同時,網路上以名人的臉置入色情影片的換臉A片案曝光,總統蔡英文同一天立即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將修法制止。

 

蔡英文說,科技的運用是為了創造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用來傷害他人,這些受害者可能是我們的親友或關心的對象,我們不能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此外,台灣也一直面臨假影片、假訊息的威脅,這些都是利用科技造假、威脅民主制度的挑戰。」

 

咦?妳的黨內發生重大的抓耙仔案,不見妳發聲,妳的臉被盜用,妳說要修法。這兩件事到底孰輕孰重?號稱列寧式剛性政黨的新潮流,除了要黃國書主動退黨之外,連一句道歉都沒有,難道這就是當年強調勤政清廉愛鄉土的執政黨的真面目嗎?

 

有人把抓耙仔事件歸咎於國民黨,然而取得政權後第一個進入國安情治系統的也是新潮流的頭頭邱義仁。以他當年擔任國安會秘書長的權力,多少國民黨時期殘害異己的檔案他不可能看不到,何以任令林義雄家血案、陳文成命案等重大案件成為懸案?

 

民進黨已經兩度執政,所有責任再也不應怪罪國民黨。畢竟國民黨當年為了維護政權,以各種暴政對台灣人進行迫害,是它確保政權不得不採取的手段;它已為此付出代價,幾乎篤定永難翻身。

 

而今號稱自己人、號稱清廉好形象的新潮流,長久以來所採取的手段,目的只為了派系利益與一己的官位,才是腐蝕民心士氣最可怕的罪惡,比當年國民黨殘害異己更加可惡!新潮流難道不應該對社會有所交代嗎?身為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妳還猶豫什麼?出手管管你的黨內問題吧!

(作者聲明,文責自負。)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