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蔡政府不敢實施公投電子連署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蘇煥智維新觀點》蔡政府不敢實施公投電子連署 ?
2021-10-14 07:00:00
A+
A
A-

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網路「電子連署」的環境,已臻成熟,29個台派議題平台的本土社團呼籲儘快付諸實施,以深化台灣的民主,希望民進黨政府莫忘民主初衷。(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29個台派議題平台的本土社團,在10月8日召開記者會,共同推動「督促小英政府執行公投法《電子連署系統》」。這是台派團體們,難得對小英政府發出批評及監督的聲音,雖然柔和不夠刺耳,但卻展現出他們對深化台灣民主理想性的堅持!

 

一、2017年修法,台灣直接民權的契機:

2017年12月12日立法院通過修正公投法,有幾個重大的鬆綁:

1、公民提案人人數門檻,由原來總統副總統選舉人總數5/1000調降到1/10000(公投法第10條第1項)。而且連署門檻也從5%降到1.5%(第12條第1項)(約為28萬9667人)。

2、新增電子連署(第9條第6項)。

3、降低通過門檻:採相對多數,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以上即通過。

4、開放不在籍投票。

5、公投年齡由20歲降為18歲。

此次修法,的確有大幅度的鬆綁及降低通過門檻,而且允許電子連署,給台灣民間公投提案成立及過關的可能性,大幅擴大了直接民權以及人民參與公共事務公共政策的空間,相當值得肯定。今年4個公投案能夠成案,便與這一次的修法有著密切關聯。

 

二、公投法電子連署立法三年多,卻仍未實施:

有關公投法電子連署系統( 第9條第6項),總統在2018年1月3日公布實施,迄今已經3年9個多月。其條文內容為「主管機關應建置電子系統,提供提案人之領銜人徵求提案及連署;其提案及連署方式、查對作業等事項之辦法及實施日期,由主管機關定之。」

經查「電子連署系統」,中選會 已經在2018年12月建置完成,也已完成第三方稽核。而且依據第9條第6項所規定之「全國性公民投票電子連署及查對作業辦法」,也已經在 2020年4月10日正式公佈。但至今卻未正式實施。

萬事皆備,為什麼中選會主任委員李進勇不敢宣布實施?而行政院長蘇貞昌也不敢宣布實施呢?

 

三、公投與大選脫鉤,小英政府限縮公投:

2018年年底,全國地方選舉與幾個公投案同時舉行,因為中選會及各地選委會,第一次面對大選與好幾個公投案同步舉行;加上小英政府用人與安排不當,導致各地投票程序緩慢,竟然在投票截止時,投票人群仍然大排長龍。形成一面開票,一面投票的荒謬情形。全民怨聲載道,最終民進黨落得慘敗收場。

民進黨政府將失敗的原因,歸咎於公投綁大選,尤其幾個涉及反同婚愛家的公投案,對基層選票傷害力很大,也成為民進黨在2018年大敗的主要原因。因為擔心如果2020年再公投綁大選,對執政不力的民進黨更為不利,所以提出修改公投法,新增「公民投票日」(第23條)「定於八月的第四個星期六,自中華民國110年起,每二年舉行一次」。如此讓公投與大選脫鉤。該修正案並在2019年6月18日在立法院強行通過

 

四、公投與大選脫鉤,引發綠營大反彈:

公投與大選脫鉤,對一向信仰公民投票,而且反對國民黨時代鳥籠公投的綠營人士而言,無異是民進黨自打嘴巴。竟然因為中選會及行政院準備不周的失職,反來限縮人民的公民投票權。至於同志與愛家公投問題,本來就應該尊重公投結果。

因而,前副總統呂秀蓮就批評此舉,是從「鳥籠公投」變成「鐵籠公投」,修法日就是「公投蒙難日」。6月22日,施正鋒教授,則對民進黨限縮公投,台派裝聾作啞,而宣布退出台獨聯盟及台灣教授協會。隔天,游盈隆教授抨擊民進黨叛離其支持者,宣布退出民進黨,並指責公投與大選脫鈎,導致民意不能即時反應,而且減少公投過關機率,實質扼殺直接民主。林濁水則表示「不利於修憲公投」,以後幾乎無法修憲。

 

五、公投電子連署環境早已成熟:

過去一年九個多月新冠疫情肆虐,但也讓政府及民間的數位服務飛躍成長。例如政府強迫人民在網路上預約口罩、網路公費疫苗預約接種系統、振興五倍券的數位綁定和各部會各縣市的加碼券;以及1922要求人民手機掃描店家QR Code的實名制,數位通報接觸史。這些政府透過網路所提供的各項服務及優惠,的確有相當程度提升國民的數位能力。儘管對許多中高齡、鄉鎮地區及較低學歷者均非常不方便,但政府卻一直犧牲這些數位弱勢者的權益,仍然大力推動。而政府財稅單位以自然人憑證、身分證字號加健保卡號或戶號,網路申報所得稅,也早已行之多年!可證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網路「電子連署」的環境,已臻成熟。

       

六、公投電子連署,有助於台灣公民參與,及公共政策理性討論:

公投與大選脫鉤,是小英政府在2018年地方選舉大敗陰影下,大開民主倒車的立法。而公投電子連署是否實施?應該也可在相同的脈絡下來理解。民進黨為了短期選舉利益,恐公投、反公投的態度日趨明顯。而且台灣是一個中央集權集稅的政治體制,中央執政者害怕資訊公開透明,害怕公眾監督。所有的數位治理,資訊公開,其實都只是大內宣的宣傳而已!統治者的真正的目的,反而是儘可能不公開,以便混水好摸魚又沒事。

但如果民進黨還有一點點理想,應該了解台灣要再提升,公投電子連署實施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1、可以快速反應社會的問題及需求。

2、對於人民參與公共事務、關心公共事務有很大的提升。

3、對於整合民間智慧,提出更貼近人民的公共政策,有很大的幫助。所以實施公投電子連署,不但可深化台灣的民主,保護台灣,也更能提升台灣的競爭力。民進黨政府實應莫忘民主初衷!

 

七、有數位發展部,卻沒有公投電子連署,會是國際笑柄 :

小英政府已決定成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數位發展部」,又常常拿唐鳳來炫耀台灣有一個「天才的IT大臣」,但卻拒絕人民最基本的「公投電子連署系統」,同時也不開放「總統獨立參選人的電子連署」,實在是極大的諷刺!這樣子成立的「數位發展部」,恐怕會是一個反民主的「數位發展部」。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網路「電子連署」的環境,已臻成熟,29個台派議題平台的本土社團呼籲儘快付諸實施,以深化台灣的民主,希望民進黨政府莫忘民主初衷。(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29個台派議題平台的本土社團,在10月8日召開記者會,共同推動「督促小英政府執行公投法《電子連署系統》」。這是台派團體們,難得對小英政府發出批評及監督的聲音,雖然柔和不夠刺耳,但卻展現出他們對深化台灣民主理想性的堅持!

 

一、2017年修法,台灣直接民權的契機:

2017年12月12日立法院通過修正公投法,有幾個重大的鬆綁:

1、公民提案人人數門檻,由原來總統副總統選舉人總數5/1000調降到1/10000(公投法第10條第1項)。而且連署門檻也從5%降到1.5%(第12條第1項)(約為28萬9667人)。

2、新增電子連署(第9條第6項)。

3、降低通過門檻:採相對多數,且有效同意票達投票權人總額四分之一以上即通過。

4、開放不在籍投票。

5、公投年齡由20歲降為18歲。

此次修法,的確有大幅度的鬆綁及降低通過門檻,而且允許電子連署,給台灣民間公投提案成立及過關的可能性,大幅擴大了直接民權以及人民參與公共事務公共政策的空間,相當值得肯定。今年4個公投案能夠成案,便與這一次的修法有著密切關聯。

 

二、公投法電子連署立法三年多,卻仍未實施:

有關公投法電子連署系統( 第9條第6項),總統在2018年1月3日公布實施,迄今已經3年9個多月。其條文內容為「主管機關應建置電子系統,提供提案人之領銜人徵求提案及連署;其提案及連署方式、查對作業等事項之辦法及實施日期,由主管機關定之。」

經查「電子連署系統」,中選會 已經在2018年12月建置完成,也已完成第三方稽核。而且依據第9條第6項所規定之「全國性公民投票電子連署及查對作業辦法」,也已經在 2020年4月10日正式公佈。但至今卻未正式實施。

萬事皆備,為什麼中選會主任委員李進勇不敢宣布實施?而行政院長蘇貞昌也不敢宣布實施呢?

 

三、公投與大選脫鉤,小英政府限縮公投:

2018年年底,全國地方選舉與幾個公投案同時舉行,因為中選會及各地選委會,第一次面對大選與好幾個公投案同步舉行;加上小英政府用人與安排不當,導致各地投票程序緩慢,竟然在投票截止時,投票人群仍然大排長龍。形成一面開票,一面投票的荒謬情形。全民怨聲載道,最終民進黨落得慘敗收場。

民進黨政府將失敗的原因,歸咎於公投綁大選,尤其幾個涉及反同婚愛家的公投案,對基層選票傷害力很大,也成為民進黨在2018年大敗的主要原因。因為擔心如果2020年再公投綁大選,對執政不力的民進黨更為不利,所以提出修改公投法,新增「公民投票日」(第23條)「定於八月的第四個星期六,自中華民國110年起,每二年舉行一次」。如此讓公投與大選脫鉤。該修正案並在2019年6月18日在立法院強行通過

 

四、公投與大選脫鉤,引發綠營大反彈:

公投與大選脫鉤,對一向信仰公民投票,而且反對國民黨時代鳥籠公投的綠營人士而言,無異是民進黨自打嘴巴。竟然因為中選會及行政院準備不周的失職,反來限縮人民的公民投票權。至於同志與愛家公投問題,本來就應該尊重公投結果。

因而,前副總統呂秀蓮就批評此舉,是從「鳥籠公投」變成「鐵籠公投」,修法日就是「公投蒙難日」。6月22日,施正鋒教授,則對民進黨限縮公投,台派裝聾作啞,而宣布退出台獨聯盟及台灣教授協會。隔天,游盈隆教授抨擊民進黨叛離其支持者,宣布退出民進黨,並指責公投與大選脫鈎,導致民意不能即時反應,而且減少公投過關機率,實質扼殺直接民主。林濁水則表示「不利於修憲公投」,以後幾乎無法修憲。

 

五、公投電子連署環境早已成熟:

過去一年九個多月新冠疫情肆虐,但也讓政府及民間的數位服務飛躍成長。例如政府強迫人民在網路上預約口罩、網路公費疫苗預約接種系統、振興五倍券的數位綁定和各部會各縣市的加碼券;以及1922要求人民手機掃描店家QR Code的實名制,數位通報接觸史。這些政府透過網路所提供的各項服務及優惠,的確有相當程度提升國民的數位能力。儘管對許多中高齡、鄉鎮地區及較低學歷者均非常不方便,但政府卻一直犧牲這些數位弱勢者的權益,仍然大力推動。而政府財稅單位以自然人憑證、身分證字號加健保卡號或戶號,網路申報所得稅,也早已行之多年!可證台灣實施公民投票網路「電子連署」的環境,已臻成熟。

       

六、公投電子連署,有助於台灣公民參與,及公共政策理性討論:

公投與大選脫鉤,是小英政府在2018年地方選舉大敗陰影下,大開民主倒車的立法。而公投電子連署是否實施?應該也可在相同的脈絡下來理解。民進黨為了短期選舉利益,恐公投、反公投的態度日趨明顯。而且台灣是一個中央集權集稅的政治體制,中央執政者害怕資訊公開透明,害怕公眾監督。所有的數位治理,資訊公開,其實都只是大內宣的宣傳而已!統治者的真正的目的,反而是儘可能不公開,以便混水好摸魚又沒事。

但如果民進黨還有一點點理想,應該了解台灣要再提升,公投電子連署實施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1、可以快速反應社會的問題及需求。

2、對於人民參與公共事務、關心公共事務有很大的提升。

3、對於整合民間智慧,提出更貼近人民的公共政策,有很大的幫助。所以實施公投電子連署,不但可深化台灣的民主,保護台灣,也更能提升台灣的競爭力。民進黨政府實應莫忘民主初衷!

 

七、有數位發展部,卻沒有公投電子連署,會是國際笑柄 :

小英政府已決定成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數位發展部」,又常常拿唐鳳來炫耀台灣有一個「天才的IT大臣」,但卻拒絕人民最基本的「公投電子連署系統」,同時也不開放「總統獨立參選人的電子連署」,實在是極大的諷刺!這樣子成立的「數位發展部」,恐怕會是一個反民主的「數位發展部」。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