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爛戲重演,草率施政-從竹竹合併談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爛戲重演,草率施政-從竹竹合併談起
2021-10-13 07:00:00
A+
A
A-

台灣號稱民主法治國家,且近幾年的總統都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卻只是把法律當作玩弄政治的手段,法治精神蕩然無存。如今眼看竹竹合併即將可能成真,其過程比馬英九時代更加草率,更加視民主法治如無物。(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新竹市長林志堅於9月5日的一句新竹縣市合併構想,引發一連串的討論,第二天新竹縣長楊文科跟進表示,贊成新竹縣市合併成為第七都,並於5天後的9月11日,邀請新竹縣市及苗栗等三縣市首長、議長及立法委員到縣府開會,林志堅並未出席。

 

但林志堅動作沒停,於9月7日拜會總統蔡英文,說是向中央請益,盼望能新竹先行,縣市及早合併。第二天蔡英文在民進黨線上中常會中,請林志堅向中常委說明構想,而蔡英文也表示,新竹縣市是國家戰略產業重鎮,她樂見對地方有益的思考。民進黨中央黨部更於官網發文表示,新竹科學園區是半導體聚落、新竹縣市的稅收全國第5,達1920億,但統籌分配款卻未達4%,應透過升格挹注資源促進城市發展;況且大新竹是共同生活圈,唯有事權統一,才能提升行政效率。

 

接下來的動作依舊不斷,譬如10月12日還有一場台灣客社主辦的「竹竹合併座談會」,雖然竹竹合併加起來的人口數還沒達到升格標準,看起來中央有意特別為它解套,甚至跳過人口數已經達標的彰化縣及嘉義縣市合併案,先把新竹升格再說,難怪引致因人設事——為林志堅的政治前途解套之議。

 

台灣號稱民主法治國家,但從政府施政情況看起來,儘管近幾年的總統都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卻只是把法律當作玩弄政治的手段,法治精神蕩然無存。

 

且看馬英九時代台灣首波改制案的過程,馬英九原本提出的構想是三都十五縣,大致方向為北、中、南各設一直轄市,其餘省轄市與縣合併。

 

首波審查於2009年6月23日進行,在學界及官方組成的審查委員開會後,無異議通過台北縣、台中市縣及高雄市縣改制,其餘均被駁回。台南縣市合併案因部分委員以歷史文化的優勢而表支持,隨後也獲通過,於2010年12月25日實施。但人口達標的彰化縣及桃園縣則被駁回,不過桃園縣鍥而不捨,於2012年再度提出申請,終於在2014年底升格。

 

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對五都升格案的抨擊重點,認為五個直轄市的總人口佔全國60%以上,其他縣市的資源會因大都市升格而被稀釋並造成邊緣化,城鄉發展將有更大的落差。在直轄市內部方面,某些區域更不在都市化範圍內,有五都總面積過大的質疑。

 

問題還不只如此,且看基隆夾在雙北市中間,台灣省政府早已虛級化,它卻還是省轄市(新竹市及嘉義市位階相同),也是很奇怪的規劃。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麼影響重大的國家行政區劃,完全沒有法源依據,只憑行政院研考會的研究(事實上是政治人物的競選政見)、幾位專家學者的審查就此定案,過程之草率令人瞠目結舌。

 

後來內政部於2012年曾提出行政區劃法草案。但它的立法背景是說,各直轄市政府希望中央能早日完成行政區劃立法,以儘速推動轄內「區」行政區域整併作業。草案也曾送立法院審議,卻遲未完成立法。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時曾宣示將啟動研議台灣行政區重劃,後因他的離去而不了了之。

 

而今,當年抨擊五都案造成城鄉發展落差的民進黨執政,竟為了林志堅一人提的一句話而全黨總動員。眼看竹竹合併即將可能成真,其過程卻比馬英九時代更加草率,更加視民主法治如無物。

 

馬英九時代的五都實施至今已經超過10年,原本以為因為行政層級精簡,員額應隨之減少,事實卻是,因為六都升格,公務員職等提升,編制員額也隨之增加(薪資當然也增加)。此外,升格後直轄市舉債空間加大,導致不少直轄市債台高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高雄市,這是否導致上次市長選舉的韓國瑜旋風?其實是相當值得深入探究的課題。

 

我們看不到中央政府對這麼重大的行政區劃有長遠的考量,反而只是因一人一己之私而企圖再次複製十多年前的做法。反倒是當年熱衷於升格的彰化縣政府,這次顯得相對保守,原因之一是,王惠美要尋求連任而且眼看勝券在握,不想得罪26鄉鎮市長及代表會代表(一旦升格他們都無法參選)。另一個重大考量則是擔心,如果沒有穩定的財源支撐,升格後的彰化市政府很快會步高雄市府的後塵而債台高築,升格將未蒙其利反受其害。

 

然而,一旦新竹縣市合併之議啟動,最有資格升格的彰化縣當然不能眼睜睜再度被中央「放鳥」。因此,王惠美第一次說:「台灣就這麼小,每個縣市都應該是『都』了。現在是一日生活圈,如何在人力財力各方面都能均衡才重要。目前中央將65%資源集中在直轄市,剩下我們這些縣市苦哈哈,去分配那其餘的35%,實際上應該是要讓各縣市有均衡的資源去發展才對,而不是只顧講什麼都什麼都。」

 

後來她的說法又改變,說升格為直轄市彰化縣當仁不讓。並指示縣府相關各局處儘速研提彰化縣升格的說帖,以應付中央隨時可能的政策改變。

 

雖然行政院長蘇貞昌說有關本案將聽取各方意見、審慎斟酌,並依相關法制進行,行政院沒有特別立場,但民進黨私底下動作不斷。例如,明年彰化縣長人選傳出中央有意徵召蔡英文屬意的人選空降參選,為選舉鋪路的企圖心昭然若揭。

 

台灣近年在國際的能見度大幅提升,其中很大的理由是相對於中國,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制度的具體表現之一是在人民能直接或間接制定各種法律,如果法律不被尊重或遵守,特別是不被政府所尊重或遵守,民主制度也就形同虛設。因此民主制度的內涵必須包含落實法治原則,唯有法治,是使民主制度發生實際效力的方法。

 

然而,我們在這麼重大的國家行政區劃的變更方面,它是全然沒有法源依據的,即便五都的變革已經長達10年以上,行政區劃法依舊沒有完成立法。而民進黨政府如今竟然依樣畫葫蘆,要學馬英九時代的方法讓新竹縣市升格,這種心態令人聯想到國民黨逃難來台灣帶來的違建文化。連國家制度都可以如此任意搭蓋違章建築,這樣的民主不僅不是台灣的驕傲,反倒是恥辱。

 

這應驗了一句很多人喜歡套用的話: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我們有權要求政府認真一點,好好就行政區劃法及財政收支劃分法等相關法規,儘速立法實施,必要時也可能涉及修憲,這些都是執政黨無可逃避的職責。

 

在修法過程中更應慎重考慮引進國外實施的良好政策,例如美國各級政府的破產制度(紐約及底特律市都曾發生破產),可以有效遏止政客漫無上限的胡亂花錢灑幣。

 

又如引用美國地方治理的經理人制度,即「議會-經理制政府(Council–manager government)」。在這個制度裡,市政府的政策、修立法、撥款,和監督政府運作等的權力,由一個通常5至11位民選議員組成的市議會執行。市長只是像徵性的對外代表,通常也擔任市議會議長。市政府平日運作和執行市法規的權力則由市議會任命一位市經理(City Manager)或同等職位的人負責。市經理對市議會負責。

 

更重要的是,民進黨政府應揚棄以往慣用的政策買票心態,導致漫無邊際的財源浪費,例如村里長由無給職改為中高收入的公費選舉樁腳,又如去年強將人民團體的水利會收歸國有,全然漠視法治。這樣的民主國家不只是債留子孫,還會有許多後遺症成為後代的沈重負擔。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台灣號稱民主法治國家,且近幾年的總統都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卻只是把法律當作玩弄政治的手段,法治精神蕩然無存。如今眼看竹竹合併即將可能成真,其過程比馬英九時代更加草率,更加視民主法治如無物。(圖/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新竹市長林志堅於9月5日的一句新竹縣市合併構想,引發一連串的討論,第二天新竹縣長楊文科跟進表示,贊成新竹縣市合併成為第七都,並於5天後的9月11日,邀請新竹縣市及苗栗等三縣市首長、議長及立法委員到縣府開會,林志堅並未出席。

 

但林志堅動作沒停,於9月7日拜會總統蔡英文,說是向中央請益,盼望能新竹先行,縣市及早合併。第二天蔡英文在民進黨線上中常會中,請林志堅向中常委說明構想,而蔡英文也表示,新竹縣市是國家戰略產業重鎮,她樂見對地方有益的思考。民進黨中央黨部更於官網發文表示,新竹科學園區是半導體聚落、新竹縣市的稅收全國第5,達1920億,但統籌分配款卻未達4%,應透過升格挹注資源促進城市發展;況且大新竹是共同生活圈,唯有事權統一,才能提升行政效率。

 

接下來的動作依舊不斷,譬如10月12日還有一場台灣客社主辦的「竹竹合併座談會」,雖然竹竹合併加起來的人口數還沒達到升格標準,看起來中央有意特別為它解套,甚至跳過人口數已經達標的彰化縣及嘉義縣市合併案,先把新竹升格再說,難怪引致因人設事——為林志堅的政治前途解套之議。

 

台灣號稱民主法治國家,但從政府施政情況看起來,儘管近幾年的總統都畢業於台大法律系,卻只是把法律當作玩弄政治的手段,法治精神蕩然無存。

 

且看馬英九時代台灣首波改制案的過程,馬英九原本提出的構想是三都十五縣,大致方向為北、中、南各設一直轄市,其餘省轄市與縣合併。

 

首波審查於2009年6月23日進行,在學界及官方組成的審查委員開會後,無異議通過台北縣、台中市縣及高雄市縣改制,其餘均被駁回。台南縣市合併案因部分委員以歷史文化的優勢而表支持,隨後也獲通過,於2010年12月25日實施。但人口達標的彰化縣及桃園縣則被駁回,不過桃園縣鍥而不捨,於2012年再度提出申請,終於在2014年底升格。

 

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對五都升格案的抨擊重點,認為五個直轄市的總人口佔全國60%以上,其他縣市的資源會因大都市升格而被稀釋並造成邊緣化,城鄉發展將有更大的落差。在直轄市內部方面,某些區域更不在都市化範圍內,有五都總面積過大的質疑。

 

問題還不只如此,且看基隆夾在雙北市中間,台灣省政府早已虛級化,它卻還是省轄市(新竹市及嘉義市位階相同),也是很奇怪的規劃。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麼影響重大的國家行政區劃,完全沒有法源依據,只憑行政院研考會的研究(事實上是政治人物的競選政見)、幾位專家學者的審查就此定案,過程之草率令人瞠目結舌。

 

後來內政部於2012年曾提出行政區劃法草案。但它的立法背景是說,各直轄市政府希望中央能早日完成行政區劃立法,以儘速推動轄內「區」行政區域整併作業。草案也曾送立法院審議,卻遲未完成立法。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時曾宣示將啟動研議台灣行政區重劃,後因他的離去而不了了之。

 

而今,當年抨擊五都案造成城鄉發展落差的民進黨執政,竟為了林志堅一人提的一句話而全黨總動員。眼看竹竹合併即將可能成真,其過程卻比馬英九時代更加草率,更加視民主法治如無物。

 

馬英九時代的五都實施至今已經超過10年,原本以為因為行政層級精簡,員額應隨之減少,事實卻是,因為六都升格,公務員職等提升,編制員額也隨之增加(薪資當然也增加)。此外,升格後直轄市舉債空間加大,導致不少直轄市債台高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高雄市,這是否導致上次市長選舉的韓國瑜旋風?其實是相當值得深入探究的課題。

 

我們看不到中央政府對這麼重大的行政區劃有長遠的考量,反而只是因一人一己之私而企圖再次複製十多年前的做法。反倒是當年熱衷於升格的彰化縣政府,這次顯得相對保守,原因之一是,王惠美要尋求連任而且眼看勝券在握,不想得罪26鄉鎮市長及代表會代表(一旦升格他們都無法參選)。另一個重大考量則是擔心,如果沒有穩定的財源支撐,升格後的彰化市政府很快會步高雄市府的後塵而債台高築,升格將未蒙其利反受其害。

 

然而,一旦新竹縣市合併之議啟動,最有資格升格的彰化縣當然不能眼睜睜再度被中央「放鳥」。因此,王惠美第一次說:「台灣就這麼小,每個縣市都應該是『都』了。現在是一日生活圈,如何在人力財力各方面都能均衡才重要。目前中央將65%資源集中在直轄市,剩下我們這些縣市苦哈哈,去分配那其餘的35%,實際上應該是要讓各縣市有均衡的資源去發展才對,而不是只顧講什麼都什麼都。」

 

後來她的說法又改變,說升格為直轄市彰化縣當仁不讓。並指示縣府相關各局處儘速研提彰化縣升格的說帖,以應付中央隨時可能的政策改變。

 

雖然行政院長蘇貞昌說有關本案將聽取各方意見、審慎斟酌,並依相關法制進行,行政院沒有特別立場,但民進黨私底下動作不斷。例如,明年彰化縣長人選傳出中央有意徵召蔡英文屬意的人選空降參選,為選舉鋪路的企圖心昭然若揭。

 

台灣近年在國際的能見度大幅提升,其中很大的理由是相對於中國,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制度的具體表現之一是在人民能直接或間接制定各種法律,如果法律不被尊重或遵守,特別是不被政府所尊重或遵守,民主制度也就形同虛設。因此民主制度的內涵必須包含落實法治原則,唯有法治,是使民主制度發生實際效力的方法。

 

然而,我們在這麼重大的國家行政區劃的變更方面,它是全然沒有法源依據的,即便五都的變革已經長達10年以上,行政區劃法依舊沒有完成立法。而民進黨政府如今竟然依樣畫葫蘆,要學馬英九時代的方法讓新竹縣市升格,這種心態令人聯想到國民黨逃難來台灣帶來的違建文化。連國家制度都可以如此任意搭蓋違章建築,這樣的民主不僅不是台灣的驕傲,反倒是恥辱。

 

這應驗了一句很多人喜歡套用的話: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我們有權要求政府認真一點,好好就行政區劃法及財政收支劃分法等相關法規,儘速立法實施,必要時也可能涉及修憲,這些都是執政黨無可逃避的職責。

 

在修法過程中更應慎重考慮引進國外實施的良好政策,例如美國各級政府的破產制度(紐約及底特律市都曾發生破產),可以有效遏止政客漫無上限的胡亂花錢灑幣。

 

又如引用美國地方治理的經理人制度,即「議會-經理制政府(Council–manager government)」。在這個制度裡,市政府的政策、修立法、撥款,和監督政府運作等的權力,由一個通常5至11位民選議員組成的市議會執行。市長只是像徵性的對外代表,通常也擔任市議會議長。市政府平日運作和執行市法規的權力則由市議會任命一位市經理(City Manager)或同等職位的人負責。市經理對市議會負責。

 

更重要的是,民進黨政府應揚棄以往慣用的政策買票心態,導致漫無邊際的財源浪費,例如村里長由無給職改為中高收入的公費選舉樁腳,又如去年強將人民團體的水利會收歸國有,全然漠視法治。這樣的民主國家不只是債留子孫,還會有許多後遺症成為後代的沈重負擔。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