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說新語》兩岸躲得過戰爭嗎?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石說新語》兩岸躲得過戰爭嗎?
2021-10-13 07:00:00
A+
A
A-

   

中國歷史分分合合,合固然是常態,分也是常態,據統計中國四千年歷史,分裂時期又長於大一統時期(1503年vs.1131年)。不論分合,一切都應順其自然,不應強求,避免造成民族的傷痕與歷史的悲劇。(圖/取自網路)

 

作者/石文傑

 

近日大陸軍機大量越過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引發中共以武力推動兩岸統一的疑慮。

 

《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開宗明義就說「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可謂道盡中國歷史的滄桑與規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質之四千年中國歷史不就吻合此一規律?有合也有分,合固然是常態,分也是常態,據統計中國四千年歷史,分裂時期又長於大一統時期(1503年vs.1131年)。

  

分裂時期雖然國勢動亂,卻是學術思想最蓬勃、最自由時期,也是最有創意時期,因為思想並未定於一。如春秋戰國時期的學術思想,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魏晉南北朝時的玄學佛學,使得中國人的思想和視野,更有深度和廣度,以及府兵制和租庸調稅制,為後世的隋唐所師法,因而開創隋唐盛世。

  

動盪期間,卻往往加上了民族融合與文化交流因素,馴致蓄積並開啟了下一個輝煌與強大的盛世,如,春秋戰國的分裂,為秦漢帝國做先驅;魏晉南北朝的分裂,為隋唐大一統盛世奠基礎。

  

只是比較令人遺憾的是,歷代由分裂到統一幾乎都是使用武力,至少也是以武逼和、逼降,這是值得深思的課題。如果國家統一是歷史必然的規律,那就要避免陷入歷史的窠臼;反之,必須承認分裂也是一種常態,一切都應順其自然,不應強求,避免造成民族的傷痕與歷史的悲劇。

  

分裂時期的中國,只是統治區域和稅收對象有所差別罷了,並未有明顯的邊防國境。一般市井小民生意照做,農作未變,商旅往來,一如往常,士農工商各司其業。影響較大的是士大夫階層,要擇主而仕。

 

其中往來受阻比較嚴重的是清初對台灣的明鄭政權,實施「片板不許下海,粒米不許越疆」的海禁政策,但卻無法阻止兩岸之間的民間往來和走私貿易。金庸筆下的宋金情況更是離奇,竟然金國太子完顏洪烈在南宋國境來去自如,要風有風,要雨有雨,雖是小說虛構,與事實大致相去不遠。

 

中國歷史上分裂時期,無論兩國(朝)或多國,都不否認是同屬中華、華夏,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同屬一個中國,甚至還互爭正統呢!最有趣的是北宋時,外國稱遼(契丹)政權為中國(Cathay),真叫北宋人民情何以堪?至於歷來代表中國的朝代則有夏(Sinica)、秦(China)、漢、唐、遼(Cathay),中文都叫中國或中華、華夏、諸夏,而且統一前都想逐鹿中原,問鼎名器。

 

其統治之下的廣土眾民,統治者均號稱統有天下,無論是京師,或州郡,或行省,或藩屬國,或朝貢國,均屬帝國的一部份,正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建基於中原的政權都自稱天朝上國,或中央之國(中國),萬邦來朝,四夷歸順。唐朝還曾建立天可汗體系,建有東亞國際秩序,自有一套國際法和國內法,有別於晚近西方的國際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佔有中原,號稱正統政權,面對偏安一隅的蔡英文政府以「中華民國台灣」自居,或許還未脫去中華或中國二字,但是否違反《反國家分裂法》?北京政府究竟還能容忍多久,尚待密切觀察。

   

中國歷史上兩次大分裂復歸統一,都是武力統一:秦漢終結春秋戰國分裂統一全國,隋唐結束南北朝分裂完成國家統一。即使後來的北宋統一五代十國,都免不了戰爭,陳橋兵變黃袍加身,一派平和,但消滅十國卻有戰爭,只是戰爭規模略小而已。民國以後的軍閥割據,國共合作一起北伐也是武力統一,長江以北多為協商式的統一。

 

19世紀歐洲意大利和德國統一,奧、法都扮演攔路虎和阻礙者角色,最後都沒有好下場。

  

意、德完成統一大業,都歷經幾場大型戰爭。意大利除了半島內部的統一戰爭外,還有薩奧戰爭和普法戰爭,薩丁尼亞是推動意大利統一的王國。德意志的統一大業靠普魯士以武力完成,歷經普丹戰爭、普奧戰爭、普法戰爭。

  

奧地利和法國處心積慮干預阻撓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統一!德、奧同文同種,但奧地利始終拒絕加入德意志大家庭。法國更因『臥榻之旁豈容酣睡?』哪堪德意志的統一和日益強大?因此刻意阻撓,終被「鐵血宰相」俾斯麥狠狠教訓,打了一場慘烈的普法戰爭。

  

法國戰敗,遭到極大屈辱。德皇刻意跑到法國凡爾賽宮明鏡廳舉辦登基大典,正式宣布德意志帝國成立,日耳曼統一了!法國賠償天文數字的賠款,還割讓盛產煤鐵的亞爾薩斯和洛林兩省。

 

同屬天主教的法國長期以教宗護衛者自居,派軍隊進駐梵蒂岡城,讓意大利如鯁在喉,必欲去之而後快。

 

意大利趁著普法戰爭之際,緊急將軍隊開進羅馬,遷都羅馬,趕走梵蒂岡的法國衛隊,教皇自稱「梵蒂岡之囚」,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法西斯的墨索里尼政府才讓雙方取得妥協。意大利半島在1870完成統一,意大利王國正式宣布成立,既是獨立也統一全半島,意國保障梵蒂岡為天主教信徒的精神首都的獨立地位,互相尊重相互扶持。

 

美國、日本應記取歷史教訓,別像十九世紀的奧、法,千方百計干預別國的統一大業,結果弄得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近時阿富汗撤兵,讓拜登總統在世人面前丟人現眼,明年期中選舉如敗,將立即跛腳。2024民主黨可能輸掉大選,賀錦麗恐將總統夢碎!

 

作者簡介

石文傑(史為鑑),

台大歷史系、師大史研所畢業。曾任教高中11年、神學院1年、國民中學19年。社團法人教師人權促進會第一、二屆秘書長4年(1987-1991)。

曾參加黨外民主運動多年,無黨無派,曾替省議員張俊宏、何春木,國代蔡仁堅、劉峰松,立委黃順興、許榮淑、翁金珠、柯建銘…等多人助選。

參與創立黨外編聯會,在黨外政論雜誌長期撰稿,曾協助鄭南榕編輯「自由時代系列叢書」任執行編輯。

著作:與楊碧川合編《歷史手冊》(1987,遠流),以筆名史為鑑編著《禁》(1981年2月,四季),石文傑著《挺舉教師人權》(1989年9月,自印)。

   

中國歷史分分合合,合固然是常態,分也是常態,據統計中國四千年歷史,分裂時期又長於大一統時期(1503年vs.1131年)。不論分合,一切都應順其自然,不應強求,避免造成民族的傷痕與歷史的悲劇。(圖/取自網路)

 

作者/石文傑

 

近日大陸軍機大量越過台灣的防空識別區,引發中共以武力推動兩岸統一的疑慮。

 

《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開宗明義就說「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可謂道盡中國歷史的滄桑與規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

 

質之四千年中國歷史不就吻合此一規律?有合也有分,合固然是常態,分也是常態,據統計中國四千年歷史,分裂時期又長於大一統時期(1503年vs.1131年)。

  

分裂時期雖然國勢動亂,卻是學術思想最蓬勃、最自由時期,也是最有創意時期,因為思想並未定於一。如春秋戰國時期的學術思想,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魏晉南北朝時的玄學佛學,使得中國人的思想和視野,更有深度和廣度,以及府兵制和租庸調稅制,為後世的隋唐所師法,因而開創隋唐盛世。

  

動盪期間,卻往往加上了民族融合與文化交流因素,馴致蓄積並開啟了下一個輝煌與強大的盛世,如,春秋戰國的分裂,為秦漢帝國做先驅;魏晉南北朝的分裂,為隋唐大一統盛世奠基礎。

  

只是比較令人遺憾的是,歷代由分裂到統一幾乎都是使用武力,至少也是以武逼和、逼降,這是值得深思的課題。如果國家統一是歷史必然的規律,那就要避免陷入歷史的窠臼;反之,必須承認分裂也是一種常態,一切都應順其自然,不應強求,避免造成民族的傷痕與歷史的悲劇。

  

分裂時期的中國,只是統治區域和稅收對象有所差別罷了,並未有明顯的邊防國境。一般市井小民生意照做,農作未變,商旅往來,一如往常,士農工商各司其業。影響較大的是士大夫階層,要擇主而仕。

 

其中往來受阻比較嚴重的是清初對台灣的明鄭政權,實施「片板不許下海,粒米不許越疆」的海禁政策,但卻無法阻止兩岸之間的民間往來和走私貿易。金庸筆下的宋金情況更是離奇,竟然金國太子完顏洪烈在南宋國境來去自如,要風有風,要雨有雨,雖是小說虛構,與事實大致相去不遠。

 

中國歷史上分裂時期,無論兩國(朝)或多國,都不否認是同屬中華、華夏,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同屬一個中國,甚至還互爭正統呢!最有趣的是北宋時,外國稱遼(契丹)政權為中國(Cathay),真叫北宋人民情何以堪?至於歷來代表中國的朝代則有夏(Sinica)、秦(China)、漢、唐、遼(Cathay),中文都叫中國或中華、華夏、諸夏,而且統一前都想逐鹿中原,問鼎名器。

 

其統治之下的廣土眾民,統治者均號稱統有天下,無論是京師,或州郡,或行省,或藩屬國,或朝貢國,均屬帝國的一部份,正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建基於中原的政權都自稱天朝上國,或中央之國(中國),萬邦來朝,四夷歸順。唐朝還曾建立天可汗體系,建有東亞國際秩序,自有一套國際法和國內法,有別於晚近西方的國際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佔有中原,號稱正統政權,面對偏安一隅的蔡英文政府以「中華民國台灣」自居,或許還未脫去中華或中國二字,但是否違反《反國家分裂法》?北京政府究竟還能容忍多久,尚待密切觀察。

   

中國歷史上兩次大分裂復歸統一,都是武力統一:秦漢終結春秋戰國分裂統一全國,隋唐結束南北朝分裂完成國家統一。即使後來的北宋統一五代十國,都免不了戰爭,陳橋兵變黃袍加身,一派平和,但消滅十國卻有戰爭,只是戰爭規模略小而已。民國以後的軍閥割據,國共合作一起北伐也是武力統一,長江以北多為協商式的統一。

 

19世紀歐洲意大利和德國統一,奧、法都扮演攔路虎和阻礙者角色,最後都沒有好下場。

  

意、德完成統一大業,都歷經幾場大型戰爭。意大利除了半島內部的統一戰爭外,還有薩奧戰爭和普法戰爭,薩丁尼亞是推動意大利統一的王國。德意志的統一大業靠普魯士以武力完成,歷經普丹戰爭、普奧戰爭、普法戰爭。

  

奧地利和法國處心積慮干預阻撓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統一!德、奧同文同種,但奧地利始終拒絕加入德意志大家庭。法國更因『臥榻之旁豈容酣睡?』哪堪德意志的統一和日益強大?因此刻意阻撓,終被「鐵血宰相」俾斯麥狠狠教訓,打了一場慘烈的普法戰爭。

  

法國戰敗,遭到極大屈辱。德皇刻意跑到法國凡爾賽宮明鏡廳舉辦登基大典,正式宣布德意志帝國成立,日耳曼統一了!法國賠償天文數字的賠款,還割讓盛產煤鐵的亞爾薩斯和洛林兩省。

 

同屬天主教的法國長期以教宗護衛者自居,派軍隊進駐梵蒂岡城,讓意大利如鯁在喉,必欲去之而後快。

 

意大利趁著普法戰爭之際,緊急將軍隊開進羅馬,遷都羅馬,趕走梵蒂岡的法國衛隊,教皇自稱「梵蒂岡之囚」,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法西斯的墨索里尼政府才讓雙方取得妥協。意大利半島在1870完成統一,意大利王國正式宣布成立,既是獨立也統一全半島,意國保障梵蒂岡為天主教信徒的精神首都的獨立地位,互相尊重相互扶持。

 

美國、日本應記取歷史教訓,別像十九世紀的奧、法,千方百計干預別國的統一大業,結果弄得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近時阿富汗撤兵,讓拜登總統在世人面前丟人現眼,明年期中選舉如敗,將立即跛腳。2024民主黨可能輸掉大選,賀錦麗恐將總統夢碎!

 

作者簡介

石文傑(史為鑑),

台大歷史系、師大史研所畢業。曾任教高中11年、神學院1年、國民中學19年。社團法人教師人權促進會第一、二屆秘書長4年(1987-1991)。

曾參加黨外民主運動多年,無黨無派,曾替省議員張俊宏、何春木,國代蔡仁堅、劉峰松,立委黃順興、許榮淑、翁金珠、柯建銘…等多人助選。

參與創立黨外編聯會,在黨外政論雜誌長期撰稿,曾協助鄭南榕編輯「自由時代系列叢書」任執行編輯。

著作:與楊碧川合編《歷史手冊》(1987,遠流),以筆名史為鑑編著《禁》(1981年2月,四季),石文傑著《挺舉教師人權》(1989年9月,自印)。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