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懷念的冰淇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懷念的冰淇淋
2021-10-11 07:00:00
A+
A
A-

 

作者/王建煊

 

甜的東西對小朋友,尤其是窮人家的孩子,都是極受歡迎的。我小時候,家裡很窮,吃飽肚子就不錯了,那裡還有糖果、蛋糕等甜食可吃呢?想都不敢想。有次我們發現家裡有白糖,就乘母親不在時,偷偷地挖一匙,放在玻璃杯沖水,喝白糖開水,真好喝,快快的一飲而盡,免得被母親發現。

 

我們五口之家,口數雖不多,但因家貧,甚麼東西都吃不過癮。例如吃柚子,每人分不到幾瓣。有次國慶晚上,我買了一個大柚子,還記得是紅柚,坐在總統府的階梯上,獨自享受,心想一定要吃過癮一次。那時府前廣場是對民眾開放的,大家可在廣場逛遊,我則躲在那裡,過柚子癮,那時我已念高中了。

 

羊屎葡萄乾

有次家裡桌上放了一盤一粒粒黑黑的葡萄乾,父親母親一次一粒在吃。我不知道是甚麼,睁大眼睛問,這是甚麼?母親開玩笑的說,這是羊屎。但我知道母親在開玩笑,羊屎,他們怎會往嘴裡送呢?所以我也拿來吃,好吃,這是甚麼?葡萄乾,聽都沒聽過。

 

緬甸是個很貧窮的國家,我們在那裡成立有慈善基金會幫助窮人。有次拿麵包給一個孩子吃,他不吃,因為他從未見過麵包,不知道那是可以吃,而且是很好吃的東西。當時我們並未笑他,心中多少露出一些感傷。這使我立刻聯想到當年葡萄乾不是羊屎的往事。

 

一毛錢的枝仔冰

民國38年我讀位於台北市和平東路的北師附小五年級,當時小學每學期會有一次遠足,陽明山當時稱草山,是我們遠足常去的地方。遠足是我們很興奮嚮往的一天。

 

嚮往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重要原因是,家裡會為我們準備一點吃的點心。我家窮,給我的只是一個最便宜的波蘿麵包。不要小看那個小波羅麵包,卻是我們盼望了一學期才等到的。我們吃的時候,是拿出來咬一小口,又塞回包包裡,這樣慢慢享受一整天。

 

兩匙冰淇淋

我讀小學時,有次放學集合時,老師說這裡有人撿到一毛錢,是誰的?我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跑上去,說是我掉的。老師看了我一下,把一毛錢給了我。一毛錢當時可買一枝枝仔冰。心中想到枝仔冰,就做出不誠實的事來了。因為是件醜事,一直到現在都記得。所以人不可以做壞事,雖然只是小事,仍會跟著你,讓你不舒服。

 

小學畢業,已是初中生,第一年回母校,辦校友會。校友會在一位有錢有地位的同學家辦的。這位同學父親,在大陸曾任某省省主席,在台北住的是深宅大院。飯後,其家人拎了一個小桶,內裝冰淇淋,分給我們每人兩匙,我連見也沒見過。真是人間美味,在那之前我沒吃過冰淇淋,當時心想,這位同學家真有錢。

 

上帝為甚麼讓我們窮?

我在政大財政研究所畢業後,曾在淡江等大學兼課,有時會請助教或同學來家坐坐。我請他們吃自家做的小冰棒,因為那時我家剛買了電冰箱。這是我非常記得的一件事。因為當年一直夢想買冰箱,目的不是儲藏食物,而是可以自作冰棒,吃冰棒不要錢了,可以吃個痛快。

 

窮往事歷歷在目,回憶這些窮往事,我也鼓勵自己,要大力做慈善工作,幫助那些苦難的人。這也許是上帝讓我們經歷貧窮的原因吧!

 

作者/王建煊

 

甜的東西對小朋友,尤其是窮人家的孩子,都是極受歡迎的。我小時候,家裡很窮,吃飽肚子就不錯了,那裡還有糖果、蛋糕等甜食可吃呢?想都不敢想。有次我們發現家裡有白糖,就乘母親不在時,偷偷地挖一匙,放在玻璃杯沖水,喝白糖開水,真好喝,快快的一飲而盡,免得被母親發現。

 

我們五口之家,口數雖不多,但因家貧,甚麼東西都吃不過癮。例如吃柚子,每人分不到幾瓣。有次國慶晚上,我買了一個大柚子,還記得是紅柚,坐在總統府的階梯上,獨自享受,心想一定要吃過癮一次。那時府前廣場是對民眾開放的,大家可在廣場逛遊,我則躲在那裡,過柚子癮,那時我已念高中了。

 

羊屎葡萄乾

有次家裡桌上放了一盤一粒粒黑黑的葡萄乾,父親母親一次一粒在吃。我不知道是甚麼,睁大眼睛問,這是甚麼?母親開玩笑的說,這是羊屎。但我知道母親在開玩笑,羊屎,他們怎會往嘴裡送呢?所以我也拿來吃,好吃,這是甚麼?葡萄乾,聽都沒聽過。

 

緬甸是個很貧窮的國家,我們在那裡成立有慈善基金會幫助窮人。有次拿麵包給一個孩子吃,他不吃,因為他從未見過麵包,不知道那是可以吃,而且是很好吃的東西。當時我們並未笑他,心中多少露出一些感傷。這使我立刻聯想到當年葡萄乾不是羊屎的往事。

 

一毛錢的枝仔冰

民國38年我讀位於台北市和平東路的北師附小五年級,當時小學每學期會有一次遠足,陽明山當時稱草山,是我們遠足常去的地方。遠足是我們很興奮嚮往的一天。

 

嚮往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重要原因是,家裡會為我們準備一點吃的點心。我家窮,給我的只是一個最便宜的波蘿麵包。不要小看那個小波羅麵包,卻是我們盼望了一學期才等到的。我們吃的時候,是拿出來咬一小口,又塞回包包裡,這樣慢慢享受一整天。

 

兩匙冰淇淋

我讀小學時,有次放學集合時,老師說這裡有人撿到一毛錢,是誰的?我猶豫了一下,鼓起勇氣跑上去,說是我掉的。老師看了我一下,把一毛錢給了我。一毛錢當時可買一枝枝仔冰。心中想到枝仔冰,就做出不誠實的事來了。因為是件醜事,一直到現在都記得。所以人不可以做壞事,雖然只是小事,仍會跟著你,讓你不舒服。

 

小學畢業,已是初中生,第一年回母校,辦校友會。校友會在一位有錢有地位的同學家辦的。這位同學父親,在大陸曾任某省省主席,在台北住的是深宅大院。飯後,其家人拎了一個小桶,內裝冰淇淋,分給我們每人兩匙,我連見也沒見過。真是人間美味,在那之前我沒吃過冰淇淋,當時心想,這位同學家真有錢。

 

上帝為甚麼讓我們窮?

我在政大財政研究所畢業後,曾在淡江等大學兼課,有時會請助教或同學來家坐坐。我請他們吃自家做的小冰棒,因為那時我家剛買了電冰箱。這是我非常記得的一件事。因為當年一直夢想買冰箱,目的不是儲藏食物,而是可以自作冰棒,吃冰棒不要錢了,可以吃個痛快。

 

窮往事歷歷在目,回憶這些窮往事,我也鼓勵自己,要大力做慈善工作,幫助那些苦難的人。這也許是上帝讓我們經歷貧窮的原因吧!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