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教師節談談我受的教育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教師節談談我受的教育
2021-09-24 07:00:00
A+
A
A-

黃逸華女士所贈至聖先師像,伴我與外子三十年(王修功作品)。

 

作者/王惠珀

 

《前言:身教》

教師節到了,是我的節日,也是該向雲端的母親做年度報告的日子,因為母親選在這天回歸天國。出國期間母親給我寫了438封家書,我們魚雁往返八年,為彼此的時空(美國、台灣)留下珍貴的紀實。母親像人生導師,鞭策我筆耕,這個志業不能中斷。  

 

《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學校》  

1975年密西根大學寄給我攻讀博士的入學許可,上面寫著We aim to cultivate our students with comprehensive thinking (本校旨在透過跨領域多元學習,培育具有整合思考能力的學子)。這多元學習的環境太吸引人了,我像飛出牢籠之鳥,解開封建思想的裹腳布,在這裡追求著台灣不曾有的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如果能夠重頭來過,王惠珀,台大藥刊,1995)。

 

簡單的說,十八歲孩子進密大的時候,不分系,不分年級,都是College of Language Science and Art (LSA)的學生,這大學部(undergraduate)像個游泳池,學生悠游其中,在選課輔導下進行跨域學習,畢業時證書上寫著「LSA,主修xx」,學生到研究所(postgraduate)才進入專業學習。

 

密西根大學(Ann Arbor)是筆者人生旅途中分量最重的一站。

 

這裡的教育環境讓我思想解放,領悟到大學該是全人教育,Ph.D.(Dr. of Philosophy)該是具有整合思考能力的哲學博士。啟發我對自由主義的本質:人道+自律(批判、自省)+自由(思想解放),有著越來越清晰的境界追求,在這裡也養成了博覽群書的習慣。

 

思想的形成靠教育。  

 

科學加上文史,人生何求?我開始認識何謂知識分子(Edward Said語),何謂文明(歷史是人生的導師,進化的引擎,文明的養分,製片大師Spielberg哈佛演講用語),以及「讀史可以明智」(唐太宗語)。

 

專業不談,我習慣周末泡在圖書館遍覽群書。當時適逢大陸改革開放,香港大鳴大放,雜誌特多。我的時間不多,還好有個陳文成,是新上架中文書刊的首位讀者,瀏覽他眉批的文章,兩岸三地之事已一目了然。我們家訂了18份雜誌(年費便宜,1~5元美金),那幾年從讀禁書、蒐書、到珍藏絕版書,是吸收知識最有收獲的時期。

 

雪夜閉門讀禁書,人生最樂。中國近代史伴我在密大走過年輕歲月,忘了這些書在藍色威權時代是如何帶回台灣的。沒有譯者名字的世界文學名著,多是30年代左派作家的翻譯。

 

在追求博雅的過程中,我特別喜歡托爾斯泰社會主義式的浪漫思維。回國後帶著藥師該是庶民行業的心理,藉著林孝信教授(社區大學催生者)的社大平台,做著藥師接軌消費者的全民藥學教育(由人本出發,做對的決策,王惠珀,藥政簡史,衛生署出版,2012)。

 

《文化反差》  

回台灣後,各面向的文化反差,頗令我適應不良。教育上,大學只重專業不重全人教育,只重科學(科技百分百)不重人本。專業上,美國培育臨床藥師走入社區,台灣臨床藥學=醫院藥學,藥師無緣落實社區服務。思維上,在美國專業說話大家聽,在台灣政治說話人民信,因為官大學問大,封建思想一直存在。

 

在藥廠工作時,我體認到猶太老闆Dr. Leslie Werbel的生存智慧,他們的成就來自於「以小搏大,多贏互利」的經典教育。我的博士學位來自於老闆與密大Professor Joseph Burckhalter的「WHO新藥開發合作計畫」,他的思維創造出讓我受益極大的「1+1>2」的價值。

 

回台灣後,台灣人的生存哲學則頗令人難過。以前只在學術界體驗到山頭/學閥的厲害,以及產業界/利益團體不擇手段的競爭。步入民主自由之後,這氛圍瀰漫到整個社會,「1+1<0」成為政治傾軋、社會對立、集體內耗下的台灣價值。

 

《25歲的二代人的教育落差》

對年輕人來說,台灣繞著兩個基調在演變。其一,自由民主被曲解成無限上綱的自由以及行為放任的民主。其二,教改以及課綱修改,讓教育變了質,正統教育的影響力也日見式微。在民主素養薄弱以及封建思想復辟(媒體第四權選邊站、同溫層集結)的演變中,台灣失去了核心價值,只是從國民黨的威權統治過渡到民進黨的威權統治。

 

當社會上各股勢力都自認為我最大的時候,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成了無解的社會問題。最經典的例子是太陽花運動時,名校校長為學生的失序行為(佔據立法殿堂、衝入行政院)向社會道歉,遭學生反制後,被逼收回道歉。這一幕紅衛兵式的盲動,還真令人唏噓。

 

25歲的我浸淫在美國有著全人教育的環境裡,思想解放卻珍視傳統價值的人格素養。今天25歲的年輕人與我的受教環境落差極大,是時代進步了,還是民主讓時代退步了?話說回來,美國也好不到哪去,川普捲起社會仇恨對立的千堆雪正方興未艾,美國也在墮落。

 

不管進步或退步,都是我們這一代人施教的結果及責任。在專業投降於政治的社會氛圍下,教育工作者可曾力挽狂瀾,賦予下一代培養「觀察、分析、邏輯思考」的環境,讓他們養成具有「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的成熟人格,做個有獨力判斷能力的成人?

 

《結語》

政治讓教育的核心價值產生質變,社會亂了,新冠疫情則讓亂世現形。世事丕變,快得讓擁抱傳統價值的我們來不及消化。雲端的母親,很遺憾給您的報告是,這一年裡地上無解的混亂與失序。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黃逸華女士所贈至聖先師像,伴我與外子三十年(王修功作品)。

 

作者/王惠珀

 

《前言:身教》

教師節到了,是我的節日,也是該向雲端的母親做年度報告的日子,因為母親選在這天回歸天國。出國期間母親給我寫了438封家書,我們魚雁往返八年,為彼此的時空(美國、台灣)留下珍貴的紀實。母親像人生導師,鞭策我筆耕,這個志業不能中斷。  

 

《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學校》  

1975年密西根大學寄給我攻讀博士的入學許可,上面寫著We aim to cultivate our students with comprehensive thinking (本校旨在透過跨領域多元學習,培育具有整合思考能力的學子)。這多元學習的環境太吸引人了,我像飛出牢籠之鳥,解開封建思想的裹腳布,在這裡追求著台灣不曾有的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如果能夠重頭來過,王惠珀,台大藥刊,1995)。

 

簡單的說,十八歲孩子進密大的時候,不分系,不分年級,都是College of Language Science and Art (LSA)的學生,這大學部(undergraduate)像個游泳池,學生悠游其中,在選課輔導下進行跨域學習,畢業時證書上寫著「LSA,主修xx」,學生到研究所(postgraduate)才進入專業學習。

 

密西根大學(Ann Arbor)是筆者人生旅途中分量最重的一站。

 

這裡的教育環境讓我思想解放,領悟到大學該是全人教育,Ph.D.(Dr. of Philosophy)該是具有整合思考能力的哲學博士。啟發我對自由主義的本質:人道+自律(批判、自省)+自由(思想解放),有著越來越清晰的境界追求,在這裡也養成了博覽群書的習慣。

 

思想的形成靠教育。  

 

科學加上文史,人生何求?我開始認識何謂知識分子(Edward Said語),何謂文明(歷史是人生的導師,進化的引擎,文明的養分,製片大師Spielberg哈佛演講用語),以及「讀史可以明智」(唐太宗語)。

 

專業不談,我習慣周末泡在圖書館遍覽群書。當時適逢大陸改革開放,香港大鳴大放,雜誌特多。我的時間不多,還好有個陳文成,是新上架中文書刊的首位讀者,瀏覽他眉批的文章,兩岸三地之事已一目了然。我們家訂了18份雜誌(年費便宜,1~5元美金),那幾年從讀禁書、蒐書、到珍藏絕版書,是吸收知識最有收獲的時期。

 

雪夜閉門讀禁書,人生最樂。中國近代史伴我在密大走過年輕歲月,忘了這些書在藍色威權時代是如何帶回台灣的。沒有譯者名字的世界文學名著,多是30年代左派作家的翻譯。

 

在追求博雅的過程中,我特別喜歡托爾斯泰社會主義式的浪漫思維。回國後帶著藥師該是庶民行業的心理,藉著林孝信教授(社區大學催生者)的社大平台,做著藥師接軌消費者的全民藥學教育(由人本出發,做對的決策,王惠珀,藥政簡史,衛生署出版,2012)。

 

《文化反差》  

回台灣後,各面向的文化反差,頗令我適應不良。教育上,大學只重專業不重全人教育,只重科學(科技百分百)不重人本。專業上,美國培育臨床藥師走入社區,台灣臨床藥學=醫院藥學,藥師無緣落實社區服務。思維上,在美國專業說話大家聽,在台灣政治說話人民信,因為官大學問大,封建思想一直存在。

 

在藥廠工作時,我體認到猶太老闆Dr. Leslie Werbel的生存智慧,他們的成就來自於「以小搏大,多贏互利」的經典教育。我的博士學位來自於老闆與密大Professor Joseph Burckhalter的「WHO新藥開發合作計畫」,他的思維創造出讓我受益極大的「1+1>2」的價值。

 

回台灣後,台灣人的生存哲學則頗令人難過。以前只在學術界體驗到山頭/學閥的厲害,以及產業界/利益團體不擇手段的競爭。步入民主自由之後,這氛圍瀰漫到整個社會,「1+1<0」成為政治傾軋、社會對立、集體內耗下的台灣價值。

 

《25歲的二代人的教育落差》

對年輕人來說,台灣繞著兩個基調在演變。其一,自由民主被曲解成無限上綱的自由以及行為放任的民主。其二,教改以及課綱修改,讓教育變了質,正統教育的影響力也日見式微。在民主素養薄弱以及封建思想復辟(媒體第四權選邊站、同溫層集結)的演變中,台灣失去了核心價值,只是從國民黨的威權統治過渡到民進黨的威權統治。

 

當社會上各股勢力都自認為我最大的時候,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成了無解的社會問題。最經典的例子是太陽花運動時,名校校長為學生的失序行為(佔據立法殿堂、衝入行政院)向社會道歉,遭學生反制後,被逼收回道歉。這一幕紅衛兵式的盲動,還真令人唏噓。

 

25歲的我浸淫在美國有著全人教育的環境裡,思想解放卻珍視傳統價值的人格素養。今天25歲的年輕人與我的受教環境落差極大,是時代進步了,還是民主讓時代退步了?話說回來,美國也好不到哪去,川普捲起社會仇恨對立的千堆雪正方興未艾,美國也在墮落。

 

不管進步或退步,都是我們這一代人施教的結果及責任。在專業投降於政治的社會氛圍下,教育工作者可曾力挽狂瀾,賦予下一代培養「觀察、分析、邏輯思考」的環境,讓他們養成具有「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的成熟人格,做個有獨力判斷能力的成人?

 

《結語》

政治讓教育的核心價值產生質變,社會亂了,新冠疫情則讓亂世現形。世事丕變,快得讓擁抱傳統價值的我們來不及消化。雲端的母親,很遺憾給您的報告是,這一年裡地上無解的混亂與失序。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