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張亞中旋風吹皺國民黨一池春水!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蘇煥智維新觀點》張亞中旋風吹皺國民黨一池春水!
2021-09-23 07:00:00
A+
A
A-

如果張亞中當選國民黨主席,兩岸要依歐盟模式談判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光是第三憲的國家名稱為何?以及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經台灣人民公民投票,就等於承認台灣人民實質的主權,北京政府可能會比台灣更痛苦。(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將在本周末(9月25日)舉行,原來預期是現任江啟臣主席與朱立倫的對決,沒想到張亞中竟橫空殺出,聲勢扶搖直上,形成朱、張對決的形勢。

        

而張亞中一向被定位為「急統、紅統派」的重要行動派學者,原來被評估只是來繼續宣揚理念的參選。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遭到中共強力鎮壓,港版國安法接續對黎智英、蘋果日報及民運人士進行迫害、追殺,一國兩制形同被中共沒收;而國際形勢上,美歐印日澳的反中,並支持台灣的氛圍下,大環境看來應該是,逼迫國民黨調整其過去親中的路線,朝向更重視民主自由的方向才是。沒想到竟然是由親中、反台獨、反獨台,強力訴求和平統一路線的張亞中橫空殺出,形成「張亞中旋風」!這個現象反映了什麼呢?

 

一、「韓流」鬱卒需要出口:

其實香港的情勢倒退及歐美的支持台灣,對於知識藍、經濟藍及年輕人、中間份子可能有影響,但對於軍公教深藍為背景的韓流及基層勞動人口,其實影響有限。反倒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全球流行,迄今已經一年8個多月,基層經濟深受其害而未受政府救助很多;萊豬開放不顧誠信及國人健康;防疫期間政府許多不合理措施,人民投訴無門,疫苗採購不足,民間捐贈政府先拖延,卻又刈稻仔尾;疫苗政策亂七八糟,卻違法圖利高端;因疫死亡不救助、打疫苗死者也不賠。凡此種種,很多國民黨員不滿小英政府的作為,也不滿國民黨的監督不力,反常遭政府1450網軍的霸凌,所以以深藍背景為主的韓流,需要一個出口。

 

而張亞中強力監督及和平統一的訴求,可以滿足他(她)們的情懷,犀利的口才及煽動力,也合乎他們的胃口。而這種以「韓流」為基底的黨員結構,約佔國民黨員的三成左右。可能比整個社會的比例還多出二至三倍。

 

二、「和平協議」挑戰「一中各表、九二共識」:

張亞中以和平備忘錄、和平協議之名包裝,公開主張「和平統一」的訴求;並挑戰「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北京政府不會接受。形同把辜汪會談以來國民黨的「一中各表」予以推翻,以及把將2000年以後,國民黨高唱的「九二共識」予以否決。坦白講,通過張亞中的口等於證實了,北京政府對於「一中各表」,有「一中二憲」、「一中二國」的疑慮,所以事實上,只有國民黨自己在台灣騙台灣人,北京基本上並沒有承諾,他們只講一中,不談各表。所以「不受北京祝福」的「一中各表」,被張亞中這個照妖鏡全給照出來了。

 

但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和平協議,其實就是統一的承諾及協定,「和平」只是包裝而已。到底有沒有經過國民黨員的授權?又有沒有經過人民的授權呢?而且中共會遵守這個協議嗎?

 

「一中各表、九二共識」,這個膏藥已經賣了二十幾年,前景也不樂觀。所以具深藍背景或有中國情懷,卻沒有民主堅持的國民黨員,不排斥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對這些黨員而言,換上一個比較新鮮的人又有何妨?更何況張亞中又包裝了「黨員投票」的民主參與機制呢?

 

三、朱立倫評張亞中「紅統學者」論,有打到要害嗎 ?

面對張亞中的旋風,朱立倫也產生強烈的危機意識,並稱張亞中是外界認為的「紅統學者」,如當選黨主席,將使國民黨「深藍、極統」化,甚至面臨「藍轉紅」的嚴重危機。其實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又何嘗不是一中原則的「終極統一」?就一中原則、終極統一,其實朱立倫跟張亞中又有多少差別?甚至在2018年,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也都談到過簽署兩岸和平協議;而且,國民黨的黨綱《連胡五項願景》中,也有提到「兩岸和平協議」。所以朱立倫以兩岸和平協議來打張亞中是「紅統」,反倒顯示,可能整個國民黨都算是紅統。

 

四、張亞中的罩門在那裡?

其實張亞中一貫主張「一中同表」,不同於國民黨的「一中各表」;而其「兩岸和平協議」,「一中三憲」,以及以歐盟模式進行「兩岸統合」,達到最終「和平統一」的主張,無論從學理的矛盾或是實務上,都有現實上可行性的考驗,不過這些都還不算是最嚴重的致命傷。

        

他的主張在政治上最嚴重的致命傷是:他反對「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人公投決定」。他在他的著作「統合方略」一書中,有好幾個地方批評李登輝及馬英九的此一主張,認為此一主張違反中華民國憲法,而且造成「台灣前途未定論」,並會造成兩岸發生戰爭。2005年他也反對修憲程序加入公民公投複決,擔心此一程序形成法理台獨。儘管公投可能發生戰爭的判斷未必有錯誤,但反對由台灣2300萬人民決定台灣的前途,就真的凸顯了他心中只有大中國的民族主義,而缺乏民主的基本價值。朱立倫如果攻擊他這一點,才真正打到要害。

 

五、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依修憲程序,並經人民公投複決 :

張亞中為了包裝他的民主理念,刻意凸顯「黨員公投」、「縣市地方政府公投獨立」,但卻獨獨沒有清楚表達「和平協議及第三憲法」均需經「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公投決定」。害怕台灣全台人民行使公投權利,也代表他整套理論不可能成功。

 

但前幾天彭文正專訪他時,他卻有提到和平協議需經過台灣人民公民投票,不知道是為了滿足彭P及其聽眾,才見風轉舵?或是他已經作了修正。希望他要正視這一個過去反民主的論述,也樂見其作出修正,並承認台灣2300萬人民有民主自決權。

 

不過張亞中所提的和平協議或「一中三憲」的第三憲,都涉及實質修憲的問題,所以並非簽訂協議就生效,仍然必須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所定的修憲程序進行,而且公民投票複決也是必要的程序。張亞中想要閃躲都不可能。

 

六、張亞中當選,北京可能比台灣更痛苦 :

雖然張亞中是堅定的統一派,但如果他真的當選,兩岸要依歐盟模式談判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光是第三憲的國家名稱為何?以及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經台灣人民公民投票,就等於承認台灣人民實質的主權。所以,張亞中如果真的當選國民黨主席,北京政府可能會比台灣更痛苦。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如果張亞中當選國民黨主席,兩岸要依歐盟模式談判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光是第三憲的國家名稱為何?以及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經台灣人民公民投票,就等於承認台灣人民實質的主權,北京政府可能會比台灣更痛苦。(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將在本周末(9月25日)舉行,原來預期是現任江啟臣主席與朱立倫的對決,沒想到張亞中竟橫空殺出,聲勢扶搖直上,形成朱、張對決的形勢。

        

而張亞中一向被定位為「急統、紅統派」的重要行動派學者,原來被評估只是來繼續宣揚理念的參選。

 

在香港反送中運動遭到中共強力鎮壓,港版國安法接續對黎智英、蘋果日報及民運人士進行迫害、追殺,一國兩制形同被中共沒收;而國際形勢上,美歐印日澳的反中,並支持台灣的氛圍下,大環境看來應該是,逼迫國民黨調整其過去親中的路線,朝向更重視民主自由的方向才是。沒想到竟然是由親中、反台獨、反獨台,強力訴求和平統一路線的張亞中橫空殺出,形成「張亞中旋風」!這個現象反映了什麼呢?

 

一、「韓流」鬱卒需要出口:

其實香港的情勢倒退及歐美的支持台灣,對於知識藍、經濟藍及年輕人、中間份子可能有影響,但對於軍公教深藍為背景的韓流及基層勞動人口,其實影響有限。反倒是自2020年新冠肺炎全球流行,迄今已經一年8個多月,基層經濟深受其害而未受政府救助很多;萊豬開放不顧誠信及國人健康;防疫期間政府許多不合理措施,人民投訴無門,疫苗採購不足,民間捐贈政府先拖延,卻又刈稻仔尾;疫苗政策亂七八糟,卻違法圖利高端;因疫死亡不救助、打疫苗死者也不賠。凡此種種,很多國民黨員不滿小英政府的作為,也不滿國民黨的監督不力,反常遭政府1450網軍的霸凌,所以以深藍背景為主的韓流,需要一個出口。

 

而張亞中強力監督及和平統一的訴求,可以滿足他(她)們的情懷,犀利的口才及煽動力,也合乎他們的胃口。而這種以「韓流」為基底的黨員結構,約佔國民黨員的三成左右。可能比整個社會的比例還多出二至三倍。

 

二、「和平協議」挑戰「一中各表、九二共識」:

張亞中以和平備忘錄、和平協議之名包裝,公開主張「和平統一」的訴求;並挑戰「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北京政府不會接受。形同把辜汪會談以來國民黨的「一中各表」予以推翻,以及把將2000年以後,國民黨高唱的「九二共識」予以否決。坦白講,通過張亞中的口等於證實了,北京政府對於「一中各表」,有「一中二憲」、「一中二國」的疑慮,所以事實上,只有國民黨自己在台灣騙台灣人,北京基本上並沒有承諾,他們只講一中,不談各表。所以「不受北京祝福」的「一中各表」,被張亞中這個照妖鏡全給照出來了。

 

但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和平協議,其實就是統一的承諾及協定,「和平」只是包裝而已。到底有沒有經過國民黨員的授權?又有沒有經過人民的授權呢?而且中共會遵守這個協議嗎?

 

「一中各表、九二共識」,這個膏藥已經賣了二十幾年,前景也不樂觀。所以具深藍背景或有中國情懷,卻沒有民主堅持的國民黨員,不排斥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對這些黨員而言,換上一個比較新鮮的人又有何妨?更何況張亞中又包裝了「黨員投票」的民主參與機制呢?

 

三、朱立倫評張亞中「紅統學者」論,有打到要害嗎 ?

面對張亞中的旋風,朱立倫也產生強烈的危機意識,並稱張亞中是外界認為的「紅統學者」,如當選黨主席,將使國民黨「深藍、極統」化,甚至面臨「藍轉紅」的嚴重危機。其實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又何嘗不是一中原則的「終極統一」?就一中原則、終極統一,其實朱立倫跟張亞中又有多少差別?甚至在2018年,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也都談到過簽署兩岸和平協議;而且,國民黨的黨綱《連胡五項願景》中,也有提到「兩岸和平協議」。所以朱立倫以兩岸和平協議來打張亞中是「紅統」,反倒顯示,可能整個國民黨都算是紅統。

 

四、張亞中的罩門在那裡?

其實張亞中一貫主張「一中同表」,不同於國民黨的「一中各表」;而其「兩岸和平協議」,「一中三憲」,以及以歐盟模式進行「兩岸統合」,達到最終「和平統一」的主張,無論從學理的矛盾或是實務上,都有現實上可行性的考驗,不過這些都還不算是最嚴重的致命傷。

        

他的主張在政治上最嚴重的致命傷是:他反對「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人公投決定」。他在他的著作「統合方略」一書中,有好幾個地方批評李登輝及馬英九的此一主張,認為此一主張違反中華民國憲法,而且造成「台灣前途未定論」,並會造成兩岸發生戰爭。2005年他也反對修憲程序加入公民公投複決,擔心此一程序形成法理台獨。儘管公投可能發生戰爭的判斷未必有錯誤,但反對由台灣2300萬人民決定台灣的前途,就真的凸顯了他心中只有大中國的民族主義,而缺乏民主的基本價值。朱立倫如果攻擊他這一點,才真正打到要害。

 

五、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依修憲程序,並經人民公投複決 :

張亞中為了包裝他的民主理念,刻意凸顯「黨員公投」、「縣市地方政府公投獨立」,但卻獨獨沒有清楚表達「和平協議及第三憲法」均需經「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公投決定」。害怕台灣全台人民行使公投權利,也代表他整套理論不可能成功。

 

但前幾天彭文正專訪他時,他卻有提到和平協議需經過台灣人民公民投票,不知道是為了滿足彭P及其聽眾,才見風轉舵?或是他已經作了修正。希望他要正視這一個過去反民主的論述,也樂見其作出修正,並承認台灣2300萬人民有民主自決權。

 

不過張亞中所提的和平協議或「一中三憲」的第三憲,都涉及實質修憲的問題,所以並非簽訂協議就生效,仍然必須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所定的修憲程序進行,而且公民投票複決也是必要的程序。張亞中想要閃躲都不可能。

 

六、張亞中當選,北京可能比台灣更痛苦 :

雖然張亞中是堅定的統一派,但如果他真的當選,兩岸要依歐盟模式談判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光是第三憲的國家名稱為何?以及和平協議及第三憲均需經台灣人民公民投票,就等於承認台灣人民實質的主權。所以,張亞中如果真的當選國民黨主席,北京政府可能會比台灣更痛苦。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