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惠宇看天下》阿富汗。烏克蘭。台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高惠宇看天下》阿富汗。烏克蘭。台灣
2021-09-15 07:00:00
A+
A
A-

同樣是表示信守承諾,美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缺乏政策實質性和戰略清晰度,兩國交誼的黏著度並不高。台美關係則剛好相反。美國過去對一個中國政策採取“戰略模糊”,如今因為美國反中情緒加劇,有論者認為:此時是華府對兩岸採取“戰略清晰”政策的時候。(圖/取自網路)

 

作者/高惠宇

 

美國灰頭土臉撤離阿富汗,以及塔利班勢力迅速接管喀布爾政權的事實,讓拜登政府不斷接受著美國國內和國際間的批評與質疑。

 

阿富汗政權易主,被反美國陣營比喻為“另一個越南的淪陷”。那誰是下一個阿富汗?很多人不約而同地將話題焦點,投向了另外兩個也亟需美國支持的國家—烏克蘭和台灣。

 

台灣面臨中國大陸日益增加的文攻武嚇,烏克蘭則有俄羅斯對其領土的虎視眈眈。兩個國家都希望能得到美國對安全維護的保證。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日前為阿富汗撤軍亂象出席國會山莊聽證,答覆議員質詢時,再度表示美國會履行對台灣和烏克蘭的承諾。

 

眾議員費茨派垂克(Brian Fitzpatrick)提出的問題是:美國政府是否會幫助烏克蘭和台灣,抵抗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侵略?布林肯答覆:當然,美國會履行對這「兩國」(both countries)的承諾。

 

該議員再追問,「美國會盡己所能地捍衛它們嗎?」布林肯說,美國會信守依據台灣關係法所做的承諾,也會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布林肯的答覆,對照美國在阿富汗的收尾方式,和烏克蘭總統澤林斯基本月初訪問白宮的挫折,自然不能只看字面的意義。

 

澤林斯基總統在阿富汗“淪陷”後,立刻要求訪美,心中帶著許多疑問。2014年屬於烏克蘭自治省的克里米亞半島,被俄羅斯兼併;接者莫斯科鼓動烏東兩個與俄羅斯接壤的省份開始獨立抗爭。

 

華府認為澤林斯基是來要援助的。大家都還記得美國2020年大選期間,前總統川普要求澤林斯基下令調查拜登兒子參與的天然氣公司腐敗的事實,以打擊拜登選情的事實。當時川普恐嚇澤林斯基,如果不配合調查要求,美國已經答應的4億軍援將留中不發。當時全世界都看到這位電視演員出身的年輕總統的尷尬表情!

 

選舉結果,拜登當選,澤林斯基更加尷尬。

 

澤林斯基這一次急忙訪美,主要目的不在金援。烏克蘭有三個首要關心,第一是基輔長期想加入北約的願望,希望能在華府協助下取得積極進展。其次是說服華盛頓,能夠參與“諾曼地模式”的會談,早日結束烏克蘭東部兩省的流血衝突。第三是了解拜登政府對即將完工(對烏克蘭有安全威脅)的俄羅斯通往德國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會如何讓步?

 

澤林斯基特別想知道的是:拜登與普京今年六月中旬在日內瓦見面以後,美俄關係改善到何地步了?

 

媒體報導,澤林斯基離開華府時,三個期望都沒有獲得明確答案。

 

首先,美國是否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沒有明確的“是"或"否”。白宮的外交辭令是:像烏克蘭這樣“有抱負”的國家需要採取一些行動,以達到北約成員國的標準。

 

其次,白宮對俄羅斯參與的解決烏東戰亂的“諾曼地模式”會談,一直興趣缺缺。

 

至於美國從川普時代就高聲反對的“北溪-2”天然氣管線項目,如今拜登為了美德關係,只剩下了象徵的意義,無法照顧到基輔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紐約時報》的一篇分析稿這樣說:澤倫斯基與拜登最近的會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缺乏雙邊關係中所需要的東西:政策實質性和戰略清晰度。因此兩國交誼的黏著度不高。

 

台美關係則與美烏關係剛好相反。美國過去對一個中國政策採取“戰略模糊”,認為更符合台灣利益和兩岸關係,如今因為美國反中情緒加劇,有論者認為:此時是華府對兩岸採取“戰略清晰”政策的時候。後續正有待觀察。

 

作者簡介

高惠宇
~退休媒體人
~曾擔任報紙、電視、電台、網媒主管
~曾任民意代表
~現職“高旺旺的媽咪”

同樣是表示信守承諾,美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缺乏政策實質性和戰略清晰度,兩國交誼的黏著度並不高。台美關係則剛好相反。美國過去對一個中國政策採取“戰略模糊”,如今因為美國反中情緒加劇,有論者認為:此時是華府對兩岸採取“戰略清晰”政策的時候。(圖/取自網路)

 

作者/高惠宇

 

美國灰頭土臉撤離阿富汗,以及塔利班勢力迅速接管喀布爾政權的事實,讓拜登政府不斷接受著美國國內和國際間的批評與質疑。

 

阿富汗政權易主,被反美國陣營比喻為“另一個越南的淪陷”。那誰是下一個阿富汗?很多人不約而同地將話題焦點,投向了另外兩個也亟需美國支持的國家—烏克蘭和台灣。

 

台灣面臨中國大陸日益增加的文攻武嚇,烏克蘭則有俄羅斯對其領土的虎視眈眈。兩個國家都希望能得到美國對安全維護的保證。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日前為阿富汗撤軍亂象出席國會山莊聽證,答覆議員質詢時,再度表示美國會履行對台灣和烏克蘭的承諾。

 

眾議員費茨派垂克(Brian Fitzpatrick)提出的問題是:美國政府是否會幫助烏克蘭和台灣,抵抗來自俄羅斯和中國的侵略?布林肯答覆:當然,美國會履行對這「兩國」(both countries)的承諾。

 

該議員再追問,「美國會盡己所能地捍衛它們嗎?」布林肯說,美國會信守依據台灣關係法所做的承諾,也會信守對烏克蘭的承諾。

 

布林肯的答覆,對照美國在阿富汗的收尾方式,和烏克蘭總統澤林斯基本月初訪問白宮的挫折,自然不能只看字面的意義。

 

澤林斯基總統在阿富汗“淪陷”後,立刻要求訪美,心中帶著許多疑問。2014年屬於烏克蘭自治省的克里米亞半島,被俄羅斯兼併;接者莫斯科鼓動烏東兩個與俄羅斯接壤的省份開始獨立抗爭。

 

華府認為澤林斯基是來要援助的。大家都還記得美國2020年大選期間,前總統川普要求澤林斯基下令調查拜登兒子參與的天然氣公司腐敗的事實,以打擊拜登選情的事實。當時川普恐嚇澤林斯基,如果不配合調查要求,美國已經答應的4億軍援將留中不發。當時全世界都看到這位電視演員出身的年輕總統的尷尬表情!

 

選舉結果,拜登當選,澤林斯基更加尷尬。

 

澤林斯基這一次急忙訪美,主要目的不在金援。烏克蘭有三個首要關心,第一是基輔長期想加入北約的願望,希望能在華府協助下取得積極進展。其次是說服華盛頓,能夠參與“諾曼地模式”的會談,早日結束烏克蘭東部兩省的流血衝突。第三是了解拜登政府對即將完工(對烏克蘭有安全威脅)的俄羅斯通往德國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會如何讓步?

 

澤林斯基特別想知道的是:拜登與普京今年六月中旬在日內瓦見面以後,美俄關係改善到何地步了?

 

媒體報導,澤林斯基離開華府時,三個期望都沒有獲得明確答案。

 

首先,美國是否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沒有明確的“是"或"否”。白宮的外交辭令是:像烏克蘭這樣“有抱負”的國家需要採取一些行動,以達到北約成員國的標準。

 

其次,白宮對俄羅斯參與的解決烏東戰亂的“諾曼地模式”會談,一直興趣缺缺。

 

至於美國從川普時代就高聲反對的“北溪-2”天然氣管線項目,如今拜登為了美德關係,只剩下了象徵的意義,無法照顧到基輔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紐約時報》的一篇分析稿這樣說:澤倫斯基與拜登最近的會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缺乏雙邊關係中所需要的東西:政策實質性和戰略清晰度。因此兩國交誼的黏著度不高。

 

台美關係則與美烏關係剛好相反。美國過去對一個中國政策採取“戰略模糊”,認為更符合台灣利益和兩岸關係,如今因為美國反中情緒加劇,有論者認為:此時是華府對兩岸採取“戰略清晰”政策的時候。後續正有待觀察。

 

作者簡介

高惠宇
~退休媒體人
~曾擔任報紙、電視、電台、網媒主管
~曾任民意代表
~現職“高旺旺的媽咪”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