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九) ─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3):台灣已遠離民生主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九) ─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3):台灣已遠離民生主義!
2021-09-14 07:00:00
A+
A
A-

民生主義在台灣早就不知哪裡去了!比方說,不少工商界人士一再要求減稅,卻未將減稅所得創造就業機會,反而大肆炒作金融與不動產商品,政府也予放任;並對於逃漏稅者,很少課以刑罰。德國或新加坡等國家,並沒有這樣人性敗壞的政府,就算是美國,也不會如此放任。台灣民主體制已敗壞至此,而竟然要求中共實施所謂的民主自由體制,還大言不慚自稱與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站在同一邊 ,令人哭笑不得。(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與孫文的民生主義,按孫文的說法,都是「共產主義」,但此兩者的核心理念並不相同。孫文說:「殊不知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這種共產主義的制度,並不是由馬克思才發明出來的,當原始人類發生的時候,便有這種制度」(民生第二講)。然而,他也分別了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之別乃在於,「可以說,共產主義是民生的理想,民生主義是共產的實行,兩種主義沒有什麼分別,要分別的,還是在方法。」(民生第二講)

 

民生問題才是社會核心

 

對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孫文於民生主義第一講就指出,「…只見得社會進化的毛病,沒有見到社會進化的原理;所以馬克思可說是一個社會病理學家,不能說是社會生理家。」在民生主義第二講中,他舉俄國革命後的結果為例說:「俄國當初革命的時候,本來想要解決社會問題,政治問題還在其次。但是革命的結果,政治問題得了解決,社會問題不能解決,和所希望的恰恰是相反。」

 

孫文認為,民生問題才是社會問題的核心,也就是解決人民求生存的問題。「民生問題就是生存問題」;「所以民生問題才可說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馬克思認定階級戰爭才是社會進化的原因,這便是倒果為因。」(民生第一、第二講、)

 

綜上所述,孫文分別出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核心差異在於,社會進化的動力在民生而非階級鬥爭。他早也判定蘇俄實施的馬克思共產主義只解決了政治問題,卻未能解決社會(民生)問題。誠然,最後蘇聯即在二戰後四十六年,立國不到七十年就解體了。

 

俾斯麥以國家力量救濟工人

 

孫文在民生主義第一講舉德國俾士麥執政時代的作法,讓工人階級得以獲得公平待遇的例子,用以反駁馬克思階級鬥爭理論。他說:「德國當俾士麥執政的時代,用國家力量去救濟工人的痛苦,作工時間是由國家規定了八點鐘;青年和婦女作工的年齡與時間,國家定了種種限制;工人的養老費和保險費,國家也有種種規定;要全國的資本家實行,當時雖然有許多資本家反對,但是俾士麥是一位鐵血宰相,他便用鐵血的手腕,去強制執行。當實行的時候,許多人以為保護工人的辦法改良,作工的時間減少,這是一定於工人有利,於資本家有損的…但是實行了之後的結果是怎麼樣呢?事實上八點鐘的工作,比較十六點鐘的工作,還要生產得多。」也就是說,要能夠不淪為階級鬥爭、無產階級革命的境地,還是要靠政府力量打破資產階級壓榨勞工的體制結構,合理分配生產所得。

 

德國一戰前的強盛,即是得自於俾士麥執政之功。而時至今日,德國仍是相對於英、美更尊重勞工權益、節制資本炒作,卻工業發達、國力強盛的歐盟領導國家。

 

卓別林也同情底層勞工淒苦

 

1818年出生的馬克思本為猶太裔德國人,卻因遭受普魯士政府的壓迫,輾轉逃亡到英國,在英國潛心研究他的共產主義思想。顯見自1776年工業革命後,進入19世紀,歐洲各國即存在相當大的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矛盾。英、美知名演員、導演卓別林拍了一系列的默片,即將美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勞工階層卑微勞苦的生活情境,以幽默、同情與悲憫的手法演繹表現。卓別林甚至在美國麥卡錫反共激烈極端年代,被懷疑是共產黨而離開美國。

 

可以說,馬克思共產主義或孫文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是那個年代社會環境所激發出來的產物。而心懷國家富強、人民康樂,且有能力與魄力的政治人物,同樣會有所體認與感受,而採取類似俾士麥化解勞資階級對立的政策。然而,多數國家卻欠缺這樣的政治家,加上殖民帝國主義的肆虐,無產階級革命伴隨反殖民革命,以人民民主為旗幟,在20世紀初,仍繼續風起雲湧與壓迫者(包括殖民帝國、殖民共和國與資產階級)鬥爭對抗。

 

而如今,台灣多數受美式反共思想洗腦的民眾,包括許多政治人物與知識份子,對共產主義的思潮為何會席捲世界,毫無認知,也不想認識,一味的站在美國保守勢力的立場,看待共產主義。連帶地,孫文提倡的民生主義,竟然也遭到國民黨人自己的棄卻;將福國利民之事拋諸腦後,只圖站在美國政府立場及大資本家利益的立場(其實是圖自己利益),而讓多數勞工淪為低薪房奴。

 

利用人民追求公義之心 卻向財團靠攏

 

民進黨早年高舉民主、公義,利用勞團、環團、青年及具有理想性知識份子,兩次取得政權。但只要取得政權後,便很快向美國保守勢力與資本家靠攏,甚至多數政客已成為資本家附庸,這些惡質政治人物主政期間,透過投資不動產、生化、科技事業,在資本市場大撈投機財,甚至從政府龐大的發包利益中,建立椿腳利益結構體系。現在的民進黨,與早年李登輝執政時期的國民黨,幾乎並無二致。和早年真正為民主發展而不惜流血坐牢的黨外人士,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的民進黨,為了合理化自己的各種搶權撈錢,以及與金權掛勾的執政合理性,乃不斷打出反共、反中、台獨等洗腦式口號。但一般民眾從不深思:即使今天實現民進黨口中的台獨,並完全反共反中,這一批執政者與當年李登輝時期腐敗的國民黨執政,有何差別?

 

很多民進黨人今天忽然感恩與吹捧起李登輝來,令人啼笑不得。李登輝時期,痛罵李登輝建立黑金政權最力的就是民進黨人士;若非李登輝執政時敗光國民黨累積的政治資本與狂花國民黨產,並因人民痛恨當時的黑金政治,陳水扁有可能取得首次政黨輪替的勝利嗎?陳水扁雖以不到四成的得票率勝選,但當時許多人仍期許民進黨執政能夠為台灣政治帶來反黑金的「光明面」;然而,民進黨首次執政不但欠缺改革能力,陳水扁因個人與家族成員不斷爆出舞弊貪凟事件,也令其失去改革正當性。

 

民進黨二次執政欠缺改革之心

 

民進黨現今已二次執政,且立院過半數完全執政,選舉前各項改革口號喊得義正辭嚴,但蔡政府上台後,任人唯親、司法改革無心,除了以轉型正義之名奪取國民黨黨產、減低軍公教退休金以削弱國民黨支持力量外,各項財政、勞工、金融、產業與貧富差距等改革,幾乎全盤付諸闕如。

 

試想,李登輝執政時期,放任不動產與金融泡沫不斷吹大,以致很多人因不了解金融知識,並在那段時期養成投機性格,而欠下眾多卡債,最後因經濟與金融泡沬破滅導致負債,而遭金融機構將債權賣給討債公司,進而造成社會上全家燒碳或以其他方式走上絕境者層出不窮。這樣的執政領導者,值得尊敬嗎?

 

當時為了刺激消費經濟,政府開放現金卡等小額信貸鼓勵消費,利率高達近20%,加以複利計算,多數年輕人與勞工大眾不懂高利率複利之可怕,導致負債愈累積愈高。但台灣根本欠缺破產法制保障,治安保障無力,致任令黑道成立討債公司逼死眾多不名金融陷阱的台灣民眾。當時,曾有洞悉如此政策會害慘人民的專家人士,為政府胡亂開放的作為,擔心百姓受累而竟悲痛落淚。

 

台灣黑金肆虐 人民飽受泡沫破滅之苦

 

台灣那一段黑金肆虐、財團大賺金融與不動產泡沫財,而許多無明、不知政策害人的眾多民眾及其家人,後續即因不堪高額信貸利率的利滾利及泡沬破滅而走上絕路。這樣的李登輝,執政時期放任政商財團掛勾大購利財而害慘眾多基層民眾,竟還被現在一些民進黨人視為「台灣國父」,這是什麼樣的是非邏輯標準!

 

中國大陸自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崇尚「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打破了共產主義的教條框框,走向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國政府等於是朝國家型資本主義道路前進;若是毛澤東還在世,現在的中共官員,幾乎每個人都要打成走資派與修正主義者。

 

但改革開放帶來社會發展動力,也讓中國大陸的經濟、科技與社會進入新的階段,搞得美國現在要打壓中國的經濟、科技的發展與國際競爭力。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期又開始推動「共同富裕」,看似進入壓制資本過度發展階段,其實正是推動民生主義「均富」的手段之一。

 

從一部分人富起來走向均富

 

鄧小平提倡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而,中國的改革開放,不但讓許多人富起來,還創造了各式各樣的富豪。如果政治不自由、國家不富強,這些富人大可移民國外,並將財產轉移。但既然要在中國大陸賺錢,就必須對當地社會負起相關責任與義務。習近平的「共富」,本就是社會主義政府必將會有的思考與作為,重點只在手段上的合理性與適切性。

 

早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的螞蟻金服準備上市,卻遭中國政府臨時喊卡。中國官媒大肆宣傳,歡迎華為創辦人任正非這樣的科研製造實業家,對於馬雲運用金融手段大玩財務槓桿、吸引(或引誘)億萬平民百姓投入小額信用貸款鼓勵消費卻不知節制的作法,則大肆批評。更有甚者,認為馬雲背後有眾多的美、歐外資,只想大撈中國百姓的勞動所得,而任正非的科研生產事業,卻能為國家百姓賺取外國的錢。

 

最近,中國政府再將矛頭指向收入常以億元計的影視明星,除了要求補漏逃稅,甚至以部分影人涉及股票炒作坑殺小投資人而列為「劣跡藝人」;這些看似不符合民主程序與手段的作法,事實上,只要看是否依法制執行,就如歐美部分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對於逃漏稅者不但課罰,甚至以刑法追訴,是要坐牢的。

 

然而,台灣的資本主義社會,卻呈現了並不認為逃漏稅是可恥的現象。不少工商界人士一再要求政府減稅,卻未將減稅所獲得的利益協助創造就業機會,反而大肆炒作金融與不動產商品,政府也放任政商人物大搞資訊不對稱的投機遊戲;對於逃漏稅者,也很少課以刑罰。這種完全不負責任的所謂民主政府,根本上是不入流而可恥的民主制度,並非健全而讓人羨慕的民主體制。

 

很多不明究裡的台灣人將這種腐敗的台灣民主政治現象,視為人性的正常現象,但德國或新加坡等國家,並沒有這樣人性敗壞的政府,就算是美國,也不會如此放任,至少人民還有司法可以信任並尋求救濟。台灣民主體制的敗壞至此,而竟然要求中共實施所謂的民主自由體制,還大言不慚自稱與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站在同一邊。這樣腐敗的政體,不要說德、英、西歐及北歐國家看不起,恐怕美國都在竊喜:愈腐敗的民主政治,美國政府及商人,才能從中獲取各種不當利益,包括炒作經濟與金融泡沫。

民生主義在台灣早就不知哪裡去了!比方說,不少工商界人士一再要求減稅,卻未將減稅所得創造就業機會,反而大肆炒作金融與不動產商品,政府也予放任;並對於逃漏稅者,很少課以刑罰。德國或新加坡等國家,並沒有這樣人性敗壞的政府,就算是美國,也不會如此放任。台灣民主體制已敗壞至此,而竟然要求中共實施所謂的民主自由體制,還大言不慚自稱與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站在同一邊 ,令人哭笑不得。(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與孫文的民生主義,按孫文的說法,都是「共產主義」,但此兩者的核心理念並不相同。孫文說:「殊不知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這種共產主義的制度,並不是由馬克思才發明出來的,當原始人類發生的時候,便有這種制度」(民生第二講)。然而,他也分別了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之別乃在於,「可以說,共產主義是民生的理想,民生主義是共產的實行,兩種主義沒有什麼分別,要分別的,還是在方法。」(民生第二講)

 

民生問題才是社會核心

 

對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孫文於民生主義第一講就指出,「…只見得社會進化的毛病,沒有見到社會進化的原理;所以馬克思可說是一個社會病理學家,不能說是社會生理家。」在民生主義第二講中,他舉俄國革命後的結果為例說:「俄國當初革命的時候,本來想要解決社會問題,政治問題還在其次。但是革命的結果,政治問題得了解決,社會問題不能解決,和所希望的恰恰是相反。」

 

孫文認為,民生問題才是社會問題的核心,也就是解決人民求生存的問題。「民生問題就是生存問題」;「所以民生問題才可說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馬克思認定階級戰爭才是社會進化的原因,這便是倒果為因。」(民生第一、第二講、)

 

綜上所述,孫文分別出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核心差異在於,社會進化的動力在民生而非階級鬥爭。他早也判定蘇俄實施的馬克思共產主義只解決了政治問題,卻未能解決社會(民生)問題。誠然,最後蘇聯即在二戰後四十六年,立國不到七十年就解體了。

 

俾斯麥以國家力量救濟工人

 

孫文在民生主義第一講舉德國俾士麥執政時代的作法,讓工人階級得以獲得公平待遇的例子,用以反駁馬克思階級鬥爭理論。他說:「德國當俾士麥執政的時代,用國家力量去救濟工人的痛苦,作工時間是由國家規定了八點鐘;青年和婦女作工的年齡與時間,國家定了種種限制;工人的養老費和保險費,國家也有種種規定;要全國的資本家實行,當時雖然有許多資本家反對,但是俾士麥是一位鐵血宰相,他便用鐵血的手腕,去強制執行。當實行的時候,許多人以為保護工人的辦法改良,作工的時間減少,這是一定於工人有利,於資本家有損的…但是實行了之後的結果是怎麼樣呢?事實上八點鐘的工作,比較十六點鐘的工作,還要生產得多。」也就是說,要能夠不淪為階級鬥爭、無產階級革命的境地,還是要靠政府力量打破資產階級壓榨勞工的體制結構,合理分配生產所得。

 

德國一戰前的強盛,即是得自於俾士麥執政之功。而時至今日,德國仍是相對於英、美更尊重勞工權益、節制資本炒作,卻工業發達、國力強盛的歐盟領導國家。

 

卓別林也同情底層勞工淒苦

 

1818年出生的馬克思本為猶太裔德國人,卻因遭受普魯士政府的壓迫,輾轉逃亡到英國,在英國潛心研究他的共產主義思想。顯見自1776年工業革命後,進入19世紀,歐洲各國即存在相當大的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矛盾。英、美知名演員、導演卓別林拍了一系列的默片,即將美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勞工階層卑微勞苦的生活情境,以幽默、同情與悲憫的手法演繹表現。卓別林甚至在美國麥卡錫反共激烈極端年代,被懷疑是共產黨而離開美國。

 

可以說,馬克思共產主義或孫文三民主義中的民生主義,是那個年代社會環境所激發出來的產物。而心懷國家富強、人民康樂,且有能力與魄力的政治人物,同樣會有所體認與感受,而採取類似俾士麥化解勞資階級對立的政策。然而,多數國家卻欠缺這樣的政治家,加上殖民帝國主義的肆虐,無產階級革命伴隨反殖民革命,以人民民主為旗幟,在20世紀初,仍繼續風起雲湧與壓迫者(包括殖民帝國、殖民共和國與資產階級)鬥爭對抗。

 

而如今,台灣多數受美式反共思想洗腦的民眾,包括許多政治人物與知識份子,對共產主義的思潮為何會席捲世界,毫無認知,也不想認識,一味的站在美國保守勢力的立場,看待共產主義。連帶地,孫文提倡的民生主義,竟然也遭到國民黨人自己的棄卻;將福國利民之事拋諸腦後,只圖站在美國政府立場及大資本家利益的立場(其實是圖自己利益),而讓多數勞工淪為低薪房奴。

 

利用人民追求公義之心 卻向財團靠攏

 

民進黨早年高舉民主、公義,利用勞團、環團、青年及具有理想性知識份子,兩次取得政權。但只要取得政權後,便很快向美國保守勢力與資本家靠攏,甚至多數政客已成為資本家附庸,這些惡質政治人物主政期間,透過投資不動產、生化、科技事業,在資本市場大撈投機財,甚至從政府龐大的發包利益中,建立椿腳利益結構體系。現在的民進黨,與早年李登輝執政時期的國民黨,幾乎並無二致。和早年真正為民主發展而不惜流血坐牢的黨外人士,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的民進黨,為了合理化自己的各種搶權撈錢,以及與金權掛勾的執政合理性,乃不斷打出反共、反中、台獨等洗腦式口號。但一般民眾從不深思:即使今天實現民進黨口中的台獨,並完全反共反中,這一批執政者與當年李登輝時期腐敗的國民黨執政,有何差別?

 

很多民進黨人今天忽然感恩與吹捧起李登輝來,令人啼笑不得。李登輝時期,痛罵李登輝建立黑金政權最力的就是民進黨人士;若非李登輝執政時敗光國民黨累積的政治資本與狂花國民黨產,並因人民痛恨當時的黑金政治,陳水扁有可能取得首次政黨輪替的勝利嗎?陳水扁雖以不到四成的得票率勝選,但當時許多人仍期許民進黨執政能夠為台灣政治帶來反黑金的「光明面」;然而,民進黨首次執政不但欠缺改革能力,陳水扁因個人與家族成員不斷爆出舞弊貪凟事件,也令其失去改革正當性。

 

民進黨二次執政欠缺改革之心

 

民進黨現今已二次執政,且立院過半數完全執政,選舉前各項改革口號喊得義正辭嚴,但蔡政府上台後,任人唯親、司法改革無心,除了以轉型正義之名奪取國民黨黨產、減低軍公教退休金以削弱國民黨支持力量外,各項財政、勞工、金融、產業與貧富差距等改革,幾乎全盤付諸闕如。

 

試想,李登輝執政時期,放任不動產與金融泡沫不斷吹大,以致很多人因不了解金融知識,並在那段時期養成投機性格,而欠下眾多卡債,最後因經濟與金融泡沬破滅導致負債,而遭金融機構將債權賣給討債公司,進而造成社會上全家燒碳或以其他方式走上絕境者層出不窮。這樣的執政領導者,值得尊敬嗎?

 

當時為了刺激消費經濟,政府開放現金卡等小額信貸鼓勵消費,利率高達近20%,加以複利計算,多數年輕人與勞工大眾不懂高利率複利之可怕,導致負債愈累積愈高。但台灣根本欠缺破產法制保障,治安保障無力,致任令黑道成立討債公司逼死眾多不名金融陷阱的台灣民眾。當時,曾有洞悉如此政策會害慘人民的專家人士,為政府胡亂開放的作為,擔心百姓受累而竟悲痛落淚。

 

台灣黑金肆虐 人民飽受泡沫破滅之苦

 

台灣那一段黑金肆虐、財團大賺金融與不動產泡沫財,而許多無明、不知政策害人的眾多民眾及其家人,後續即因不堪高額信貸利率的利滾利及泡沬破滅而走上絕路。這樣的李登輝,執政時期放任政商財團掛勾大購利財而害慘眾多基層民眾,竟還被現在一些民進黨人視為「台灣國父」,這是什麼樣的是非邏輯標準!

 

中國大陸自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崇尚「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打破了共產主義的教條框框,走向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國政府等於是朝國家型資本主義道路前進;若是毛澤東還在世,現在的中共官員,幾乎每個人都要打成走資派與修正主義者。

 

但改革開放帶來社會發展動力,也讓中國大陸的經濟、科技與社會進入新的階段,搞得美國現在要打壓中國的經濟、科技的發展與國際競爭力。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期又開始推動「共同富裕」,看似進入壓制資本過度發展階段,其實正是推動民生主義「均富」的手段之一。

 

從一部分人富起來走向均富

 

鄧小平提倡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然而,中國的改革開放,不但讓許多人富起來,還創造了各式各樣的富豪。如果政治不自由、國家不富強,這些富人大可移民國外,並將財產轉移。但既然要在中國大陸賺錢,就必須對當地社會負起相關責任與義務。習近平的「共富」,本就是社會主義政府必將會有的思考與作為,重點只在手段上的合理性與適切性。

 

早先,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的螞蟻金服準備上市,卻遭中國政府臨時喊卡。中國官媒大肆宣傳,歡迎華為創辦人任正非這樣的科研製造實業家,對於馬雲運用金融手段大玩財務槓桿、吸引(或引誘)億萬平民百姓投入小額信用貸款鼓勵消費卻不知節制的作法,則大肆批評。更有甚者,認為馬雲背後有眾多的美、歐外資,只想大撈中國百姓的勞動所得,而任正非的科研生產事業,卻能為國家百姓賺取外國的錢。

 

最近,中國政府再將矛頭指向收入常以億元計的影視明星,除了要求補漏逃稅,甚至以部分影人涉及股票炒作坑殺小投資人而列為「劣跡藝人」;這些看似不符合民主程序與手段的作法,事實上,只要看是否依法制執行,就如歐美部分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對於逃漏稅者不但課罰,甚至以刑法追訴,是要坐牢的。

 

然而,台灣的資本主義社會,卻呈現了並不認為逃漏稅是可恥的現象。不少工商界人士一再要求政府減稅,卻未將減稅所獲得的利益協助創造就業機會,反而大肆炒作金融與不動產商品,政府也放任政商人物大搞資訊不對稱的投機遊戲;對於逃漏稅者,也很少課以刑罰。這種完全不負責任的所謂民主政府,根本上是不入流而可恥的民主制度,並非健全而讓人羨慕的民主體制。

 

很多不明究裡的台灣人將這種腐敗的台灣民主政治現象,視為人性的正常現象,但德國或新加坡等國家,並沒有這樣人性敗壞的政府,就算是美國,也不會如此放任,至少人民還有司法可以信任並尋求救濟。台灣民主體制的敗壞至此,而竟然要求中共實施所謂的民主自由體制,還大言不慚自稱與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站在同一邊。這樣腐敗的政體,不要說德、英、西歐及北歐國家看不起,恐怕美國都在竊喜:愈腐敗的民主政治,美國政府及商人,才能從中獲取各種不當利益,包括炒作經濟與金融泡沫。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