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還要繞行「一放就亂,一收就死」的怪圈嗎?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還要繞行「一放就亂,一收就死」的怪圈嗎?
2021-09-07 13:32:00
A+
A
A-

呼籲促進平等和財富分配,本就是政府應盡的職責。但是除了控制資本無序擴張以外,政府要做的是明確規則,促進透明度和有效監管,而不是什麼「革命」;千萬不要又陷入「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的惡性循環。(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海外人士在觀察中國40多年巨變時,直到最近也很難意識到,中國其實一直在搞資本主義,只是中共領導層巧妙地,將中國的發展模式定義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事實上,中國實行的是原始資本主義,一心一意追求經濟發展,即使犧牲環境和社會公平也在所不惜。

 

中共敞開懷抱,擁抱市場經濟和私營企業,造就了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中國努力做大做強國有經濟的報導不勝其數,但私營經濟的規模和影響力也值得關注。可以用56789這幾個數字來概括私營經濟,即:貢獻了全國50%的稅收,60%的國內生產總值,70%的產業升級和創新,80%的就業,以及全國90%的企業都是私營企業。

 

中國正邁入新時代。習近平主席對資本過度擴張有所警惕,已採取措施進行管控,並加強了黨對經濟社會的全面領導。

 

去年11月以來,嚴厲的整治行動,已從電子商務巨頭騰訊和阿里巴巴擴展到其他行業,包括金融科技、外賣、網約車、課外教育和房地產。而最新的整治對象是遊戲企業、明星逃稅以及飯圈文化。

 

8月30,習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要求,要強化反壟斷、深入推進公平競爭政策實施。這是完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和市場體制的內在要求。會議指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和對一些平台企業「野蠻生長」的整治已初見成效。會議也指出,政府將明確規則,劃出底線,設置好「紅綠燈」,引導企業發展。

 

雖然整治措施令海外投資者感到不安,但經過十來年爆炸式增長後,中國確實有必要對無序發展的科技企業加強監管。其實,這與美國和歐盟等發達經濟體的做法也並無二致。它們也在採取整治措施,解決人們對壟斷和數據安全的擔憂。

 

習近平強調要實現「共同富裕」,呼籲促進平等和財富分配。因此對涉嫌違反數據安全、反壟斷法、勞動者和消費者權益的行為採取整治行動,都是明智之舉。事實上,這本就是政府應盡的職責。換句話說,這是在踐行理念和諾言:要發展的是社會主義,而非原始資本主義。

 

本欄曾反覆提醒,中國領導層要提高警惕,預防激起狹隘民粹主義的風險。近日廣為轉發的一篇評論就是一個例證,這篇評論把近期的整治行動形容為一場「深刻的變革和深刻的革命」。

 

這篇評論的標題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文章表示,近期整治行動是:「一次以資本為中心向以人民為中心的變革」,並斷言所有阻擋這場變革的都將被拋棄。

 

文章指出,變革將蕩滌一切塵埃,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場不再成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聞輿論不再成為崇拜西方文化的陣地。

 

評論最後稱,這場「革命」旨在反擊美國對中國發動的「野蠻而兇猛」的攻擊,並列舉了美國對北京日益增長的軍事威脅、經濟和技術封鎖以及政治和外交包圍。

 

雖然這篇文章出自一位民族主義博主之手,但它被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等主要媒體轉載,說明它得到了主管宣傳高官的首肯。退一步講,支持這麼一篇意識形態味道十足的評論文章,其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除了會助長狹隘民粹主義之外,它別無益處,中國領導層應保持警惕。其實,為了控制資本無序擴張,政府要做的是明確規則,促進透明度和有效監管,而不是什麼「革命」。海外分析人士,甚至已經把它與毛澤東時代的「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了。

 

此外,助長狹隘民粹主義,可能不利於中國長期奉行的開放政策,也可能會扼殺創業精神。當下的中國,正需要創業精神,以把經濟提升到一個新高度。而近期的監管行動可能會再次令中國陷入「一放就亂,一收就死」的惡性循環。從很大程度上看,這也說明了新中國經濟和社會變革所經歷的曲折道路。

 

在計劃經濟年代的頭30年裡,嘗試放權或刺激經濟,都不可避免地導致了混亂,反過來招致更嚴苛的控制,使一切又重回起點。在經歷40年改革開放之後,這種現象仍在繼續,政府依然未能擺脫這一惡性循環的怪圈。這與政府自上而下的權力結構,以及依靠運動來完成某事或推動重大變革的傳統,不無關係。

 

中國一旦發起某項運動來支持某些事情,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會不遺餘力地給予政治和財政支持,會淡化乃至忽略欺詐或侵害消費者權利等問題,並把問題視之為不可避免。反之亦然。如果當局決定反對某些事,就只會關注其負面因素,而不再考慮全局。

 

就拿電子商務和金融科技平台發展為例吧。幾年之前,明知存在巨大風險,但政府對網絡借貸(P2P)倍加推崇,譽之為金融創新,可滿足私營企業的資金需求。起初,當局故意放寬監管,鼓勵網貸行業發展;而在發生了一波欺詐和違約潮之後,當局被迫放棄了整個行業。

 

在2016年和2017年中國科技公司的高光時刻,官員和官媒公開吹捧所謂的「中國新四大發明」,即高鐵、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和共享單車。其實,這些都不是中國發明的。僅僅過了四年,這些技術出色並曾廣受讚譽的公司,已經成了資本無序擴張的典型。是故,惡性循環的怪圈仍在作祟。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深刻變革:一放就亂一收就死之怪圈?》,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呼籲促進平等和財富分配,本就是政府應盡的職責。但是除了控制資本無序擴張以外,政府要做的是明確規則,促進透明度和有效監管,而不是什麼「革命」;千萬不要又陷入「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的惡性循環。(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海外人士在觀察中國40多年巨變時,直到最近也很難意識到,中國其實一直在搞資本主義,只是中共領導層巧妙地,將中國的發展模式定義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事實上,中國實行的是原始資本主義,一心一意追求經濟發展,即使犧牲環境和社會公平也在所不惜。

 

中共敞開懷抱,擁抱市場經濟和私營企業,造就了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中國努力做大做強國有經濟的報導不勝其數,但私營經濟的規模和影響力也值得關注。可以用56789這幾個數字來概括私營經濟,即:貢獻了全國50%的稅收,60%的國內生產總值,70%的產業升級和創新,80%的就業,以及全國90%的企業都是私營企業。

 

中國正邁入新時代。習近平主席對資本過度擴張有所警惕,已採取措施進行管控,並加強了黨對經濟社會的全面領導。

 

去年11月以來,嚴厲的整治行動,已從電子商務巨頭騰訊和阿里巴巴擴展到其他行業,包括金融科技、外賣、網約車、課外教育和房地產。而最新的整治對象是遊戲企業、明星逃稅以及飯圈文化。

 

8月30,習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要求,要強化反壟斷、深入推進公平競爭政策實施。這是完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和市場體制的內在要求。會議指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和對一些平台企業「野蠻生長」的整治已初見成效。會議也指出,政府將明確規則,劃出底線,設置好「紅綠燈」,引導企業發展。

 

雖然整治措施令海外投資者感到不安,但經過十來年爆炸式增長後,中國確實有必要對無序發展的科技企業加強監管。其實,這與美國和歐盟等發達經濟體的做法也並無二致。它們也在採取整治措施,解決人們對壟斷和數據安全的擔憂。

 

習近平強調要實現「共同富裕」,呼籲促進平等和財富分配。因此對涉嫌違反數據安全、反壟斷法、勞動者和消費者權益的行為採取整治行動,都是明智之舉。事實上,這本就是政府應盡的職責。換句話說,這是在踐行理念和諾言:要發展的是社會主義,而非原始資本主義。

 

本欄曾反覆提醒,中國領導層要提高警惕,預防激起狹隘民粹主義的風險。近日廣為轉發的一篇評論就是一個例證,這篇評論把近期的整治行動形容為一場「深刻的變革和深刻的革命」。

 

這篇評論的標題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文章表示,近期整治行動是:「一次以資本為中心向以人民為中心的變革」,並斷言所有阻擋這場變革的都將被拋棄。

 

文章指出,變革將蕩滌一切塵埃,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場不再成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聞輿論不再成為崇拜西方文化的陣地。

 

評論最後稱,這場「革命」旨在反擊美國對中國發動的「野蠻而兇猛」的攻擊,並列舉了美國對北京日益增長的軍事威脅、經濟和技術封鎖以及政治和外交包圍。

 

雖然這篇文章出自一位民族主義博主之手,但它被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等主要媒體轉載,說明它得到了主管宣傳高官的首肯。退一步講,支持這麼一篇意識形態味道十足的評論文章,其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因為除了會助長狹隘民粹主義之外,它別無益處,中國領導層應保持警惕。其實,為了控制資本無序擴張,政府要做的是明確規則,促進透明度和有效監管,而不是什麼「革命」。海外分析人士,甚至已經把它與毛澤東時代的「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了。

 

此外,助長狹隘民粹主義,可能不利於中國長期奉行的開放政策,也可能會扼殺創業精神。當下的中國,正需要創業精神,以把經濟提升到一個新高度。而近期的監管行動可能會再次令中國陷入「一放就亂,一收就死」的惡性循環。從很大程度上看,這也說明了新中國經濟和社會變革所經歷的曲折道路。

 

在計劃經濟年代的頭30年裡,嘗試放權或刺激經濟,都不可避免地導致了混亂,反過來招致更嚴苛的控制,使一切又重回起點。在經歷40年改革開放之後,這種現象仍在繼續,政府依然未能擺脫這一惡性循環的怪圈。這與政府自上而下的權力結構,以及依靠運動來完成某事或推動重大變革的傳統,不無關係。

 

中國一旦發起某項運動來支持某些事情,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會不遺餘力地給予政治和財政支持,會淡化乃至忽略欺詐或侵害消費者權利等問題,並把問題視之為不可避免。反之亦然。如果當局決定反對某些事,就只會關注其負面因素,而不再考慮全局。

 

就拿電子商務和金融科技平台發展為例吧。幾年之前,明知存在巨大風險,但政府對網絡借貸(P2P)倍加推崇,譽之為金融創新,可滿足私營企業的資金需求。起初,當局故意放寬監管,鼓勵網貸行業發展;而在發生了一波欺詐和違約潮之後,當局被迫放棄了整個行業。

 

在2016年和2017年中國科技公司的高光時刻,官員和官媒公開吹捧所謂的「中國新四大發明」,即高鐵、移動支付、電子商務和共享單車。其實,這些都不是中國發明的。僅僅過了四年,這些技術出色並曾廣受讚譽的公司,已經成了資本無序擴張的典型。是故,惡性循環的怪圈仍在作祟。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深刻變革:一放就亂一收就死之怪圈?》,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