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軍中樂園之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軍中樂園之妓
2021-09-02 07:58:00
A+
A
A-

 (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無論藍綠統獨,抑或黑白兩道,總要有基本的是非觀念,否則莫名之雜言謗語,是會毀人名節的!

 

日前在友人留言板看到一段荒謬的留言:早年票據法實施時,很多女性為了助夫創業,自願充當「人頭」申請支票,因周轉不靈,不得不入監服刑,後又慘遭國民黨迫害,被送到金門軍中樂園「作妓抵刑期」!

 

如此抹黑國民黨的卑劣之文,實令人擔憂台灣已是毫無「是非公道」的國家了!更何況,國民黨與當今的執政黨相比,好像應該比民進黨好一點點吧!

 

軍中樂園即是所謂的「妓女戶」。一般「妓女戶」分為政府核准的妓女戶與非法的「私娼寮」。

 

妓女戶的黃金時代,應是民國四十八年至五十九年。當時的妓女戶遍佈全省,從台北的江山樓到高雄老市政府後面巷子裡,至於花東地區,也有不少。

 

爾後,台灣的情色行業從妓女戶、茶室的摸摸茶,到三溫暖及理容院半套全套的性服務;後因台灣經濟起飛,而有酒店的火紅時期;之後又因台灣好景不在,生出了「傳播妹」和很敢玩的「越南店」!

 

真正的「軍中樂園」就祇在戰地金門!區分軍官與士官等級,軍官的價位較高,出場的妓女就是比一般士官的「好看」許多!

 

通常會去「軍中樂園」從事妓女工作的,都出自苦不堪言的人家,且多是家中長女,她們為改善家中生活,自願犠牲作妓成全苦難的家,是那個時代的悲情之人!

 

另一種就是犯案服刑的女子,多是為了提早出獄,「自願作妓」至軍中樂園服務,但絕不是票據法的服刑者。因為台灣真正「人頭支票」泛濫,是民國六十七年以後的事!尤其人頭支票之票主,幾乎全都是男性,自然沒有所謂被國民黨迫害去軍中樂園做妓女的女性!

 

即使有被丈夫害去服刑的女子,也不可能被弄去金門的「軍中樂園」,因為蔣家做總統,我們的司法部門,還真沒那個狗膽去執行毫無人道的敗劣政策!

 

真的!我很期盼民進黨,別再玩製造仇恨的遊戲了!畢竟這種「無中生有」醜化國民黨的把戲,遲早會被識破的。若是真要想台灣「獨立」的話,就請做些讓人民感動的政績,才能長長久久的永續執政呀!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圖/取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無論藍綠統獨,抑或黑白兩道,總要有基本的是非觀念,否則莫名之雜言謗語,是會毀人名節的!

 

日前在友人留言板看到一段荒謬的留言:早年票據法實施時,很多女性為了助夫創業,自願充當「人頭」申請支票,因周轉不靈,不得不入監服刑,後又慘遭國民黨迫害,被送到金門軍中樂園「作妓抵刑期」!

 

如此抹黑國民黨的卑劣之文,實令人擔憂台灣已是毫無「是非公道」的國家了!更何況,國民黨與當今的執政黨相比,好像應該比民進黨好一點點吧!

 

軍中樂園即是所謂的「妓女戶」。一般「妓女戶」分為政府核准的妓女戶與非法的「私娼寮」。

 

妓女戶的黃金時代,應是民國四十八年至五十九年。當時的妓女戶遍佈全省,從台北的江山樓到高雄老市政府後面巷子裡,至於花東地區,也有不少。

 

爾後,台灣的情色行業從妓女戶、茶室的摸摸茶,到三溫暖及理容院半套全套的性服務;後因台灣經濟起飛,而有酒店的火紅時期;之後又因台灣好景不在,生出了「傳播妹」和很敢玩的「越南店」!

 

真正的「軍中樂園」就祇在戰地金門!區分軍官與士官等級,軍官的價位較高,出場的妓女就是比一般士官的「好看」許多!

 

通常會去「軍中樂園」從事妓女工作的,都出自苦不堪言的人家,且多是家中長女,她們為改善家中生活,自願犠牲作妓成全苦難的家,是那個時代的悲情之人!

 

另一種就是犯案服刑的女子,多是為了提早出獄,「自願作妓」至軍中樂園服務,但絕不是票據法的服刑者。因為台灣真正「人頭支票」泛濫,是民國六十七年以後的事!尤其人頭支票之票主,幾乎全都是男性,自然沒有所謂被國民黨迫害去軍中樂園做妓女的女性!

 

即使有被丈夫害去服刑的女子,也不可能被弄去金門的「軍中樂園」,因為蔣家做總統,我們的司法部門,還真沒那個狗膽去執行毫無人道的敗劣政策!

 

真的!我很期盼民進黨,別再玩製造仇恨的遊戲了!畢竟這種「無中生有」醜化國民黨的把戲,遲早會被識破的。若是真要想台灣「獨立」的話,就請做些讓人民感動的政績,才能長長久久的永續執政呀!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