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追求共同富裕,要先為慈善開路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追求共同富裕,要先為慈善開路
2021-08-31 07:00:00
A+
A
A-

為鼓勵富人更多回饋社會,中國必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包括提供稅收優惠和放寬對慈善領域的限制等。中國政府還應考慮擴大慈善機構的運營範圍,從傳統的救災濟貧及於培訓學校、大學、劇院、體育場和公園等。(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致富光榮」及「我們的政策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提出的著名口號。這兩句口號簡明扼要,卻預示着中國在發生革命性變革,即從毛澤東熱衷的平均主義到一心一意搞經濟的轉變。

 

當年中國媒體突出強調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卻很少提及鄧小平提出的先富起來的人應幫助他人、實現共同富裕。大概是因為這樣講的話,口號就不夠響亮了,也或許是因為人們都還處於貧窮之中,共同富裕似乎是遙不可及的目標。

 

40年後的今天,經過幾十年的高速發展,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習近平主席把實現共同富裕擺到了中心位置。

 

在本月一次高層會議上,習近平表示,促進共同富裕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並將有助於夯實共產黨長期執政的基礎。習近平強調,中國將努力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目的是形成一個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

 

這聽起來非常合理。有估計顯示,以美元計,中國億萬富豪數量已超過美國,而反映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也是最高的之一。

 

對共同富裕提法的反應,可以說褒貶不一。社交媒體充斥着各種猜測,這不僅令富人驚魂不定,也使中產階層感到不安。中產階層才是政府希望給予重點保護的群體。

 

對於這種現象,中國最富群體當然十分關切。去年11月富豪馬雲麾下金融科技集團螞蟻金服的上市計劃被突然叫停以來,中國以治理壟斷和數據安全為由,對一些大型企業採取了嚴苛的監管行動。而對課外教育培訓行業超乎想像的嚴厲打擊,已導致那些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的包括教培企業在內的中概股被大量拋售。據估計,這些公司市值已蒸發至少1萬億美元。

 

中國富豪企業家們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而這場激烈討論也註定會引發對政府的民營經濟政策的擔憂,並可能會進一步激起狹隘民粹主義和對富人的負面及不滿情緒。這反過來可能會打擊企業家精神。為了把經濟提升到新的水平,中國所需要的正是企業家精神。

 

中國領導層似乎已覺察到,與財富分配及打擊高收入相伴而來還有各種風險。

 

在本月那次會議上,習近平表示,實現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艱巨、複雜的任務,應堅持循序漸進,逐步推開,並強調中國不會再走平均主義的老路。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8月26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國不會搞「殺富濟貧」,也不會落入福利主義的陷阱。但如何實現共同富裕,尚缺乏細節。官員做出的這些保證,並未能平息各種猜測。

 

在那次會議之後,社交媒體廣為轉發的一條貼文稱,政府可能會對銀行存款等貨幣資產徵收特別稅。也有人認為,為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政府可能很快就考慮徵收房產稅、資本利得稅,甚至遺產稅。在解決貧富差距問題上,稅收的作用不可低估,但稅制改革是一個複雜且耗時的過程。

 

因此,公眾討論的焦點都集中到了習近平提出的所謂「三次分配」。據官員解釋,三次分配就是鼓勵富人通過捐贈和慈善等方式,「自願」回饋社會。

 

在習近平這一講話之後,科技巨頭騰訊即宣布設立500億元的「共同富裕」基金,幫助低收入人群增收以及支持基層教育發展。電商集團拼多多也緊隨其後,宣布將從未來利潤中拿出100億元,支持農民和農業發展。

 

毫無疑問,在政治壓力之下,還會有更多企業緊隨其後,採取類似行動。事實上,

 

包括南華早報的老闆、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在內的不少富豪,已經成立了家族基金和信託基金,開展慈善活動。

 

然而,在中國,捐錢回饋社會並非易事。政府對慈善機構實施全面管控,僅允許少數有政府背景的機構從事慈善工作,而對境內或外國非政府組織保持警惕,對它們設有嚴格的登記和報告要求。

 

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機構的運作方式與官僚機構無異,效率低下,缺乏透明度。在為數不多的慈善機構中,包括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等,都曾因濫用捐款等醜聞而備受攻擊。

 

出於對透明度的擔心及對慈善體系缺乏信任,人們不願捐出財富。世界慈善捐贈指數顯示,在對100多個國家捐款慈善行為的調查中,中國一直排名靠後,這與中國不斷增強的經濟實力和億萬富豪數量極不匹配。

 

為鼓勵富人更多回饋社會,中國必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學習國際上的先進作法,包括提供稅收優惠和放寬對慈善領域的限制等。

 

企業家應有更大的自由和自主權,可設立和經營自己的慈善機構,決定自己的錢用在哪裡。慈善機構是非營利性機構,但要運營好慈善機構也同樣需要商業頭腦和管理技能,而這正是政府官僚機構所欠缺的。

 

中國政府還應考慮擴大慈善機構的運營範圍,不應僅僅局限於傳統的資金和物資派發以及應對自然災害等。政府應鼓勵它們資助和經營非營利性職業培訓學校、大學、劇院、體育場和公園等,以便讓普通民眾既有機會享用這些服務和設施,又能負擔得起。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為鼓勵富人更多回饋社會,中國必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包括提供稅收優惠和放寬對慈善領域的限制等。中國政府還應考慮擴大慈善機構的運營範圍,從傳統的救災濟貧及於培訓學校、大學、劇院、體育場和公園等。(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致富光榮」及「我們的政策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提出的著名口號。這兩句口號簡明扼要,卻預示着中國在發生革命性變革,即從毛澤東熱衷的平均主義到一心一意搞經濟的轉變。

 

當年中國媒體突出強調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卻很少提及鄧小平提出的先富起來的人應幫助他人、實現共同富裕。大概是因為這樣講的話,口號就不夠響亮了,也或許是因為人們都還處於貧窮之中,共同富裕似乎是遙不可及的目標。

 

40年後的今天,經過幾十年的高速發展,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習近平主席把實現共同富裕擺到了中心位置。

 

在本月一次高層會議上,習近平表示,促進共同富裕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並將有助於夯實共產黨長期執政的基礎。習近平強調,中國將努力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合理調節高收入,取締非法收入,目的是形成一個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

 

這聽起來非常合理。有估計顯示,以美元計,中國億萬富豪數量已超過美國,而反映貧富差距的基尼係數,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也是最高的之一。

 

對共同富裕提法的反應,可以說褒貶不一。社交媒體充斥着各種猜測,這不僅令富人驚魂不定,也使中產階層感到不安。中產階層才是政府希望給予重點保護的群體。

 

對於這種現象,中國最富群體當然十分關切。去年11月富豪馬雲麾下金融科技集團螞蟻金服的上市計劃被突然叫停以來,中國以治理壟斷和數據安全為由,對一些大型企業採取了嚴苛的監管行動。而對課外教育培訓行業超乎想像的嚴厲打擊,已導致那些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的包括教培企業在內的中概股被大量拋售。據估計,這些公司市值已蒸發至少1萬億美元。

 

中國富豪企業家們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而這場激烈討論也註定會引發對政府的民營經濟政策的擔憂,並可能會進一步激起狹隘民粹主義和對富人的負面及不滿情緒。這反過來可能會打擊企業家精神。為了把經濟提升到新的水平,中國所需要的正是企業家精神。

 

中國領導層似乎已覺察到,與財富分配及打擊高收入相伴而來還有各種風險。

 

在本月那次會議上,習近平表示,實現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艱巨、複雜的任務,應堅持循序漸進,逐步推開,並強調中國不會再走平均主義的老路。

 

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8月26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國不會搞「殺富濟貧」,也不會落入福利主義的陷阱。但如何實現共同富裕,尚缺乏細節。官員做出的這些保證,並未能平息各種猜測。

 

在那次會議之後,社交媒體廣為轉發的一條貼文稱,政府可能會對銀行存款等貨幣資產徵收特別稅。也有人認為,為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政府可能很快就考慮徵收房產稅、資本利得稅,甚至遺產稅。在解決貧富差距問題上,稅收的作用不可低估,但稅制改革是一個複雜且耗時的過程。

 

因此,公眾討論的焦點都集中到了習近平提出的所謂「三次分配」。據官員解釋,三次分配就是鼓勵富人通過捐贈和慈善等方式,「自願」回饋社會。

 

在習近平這一講話之後,科技巨頭騰訊即宣布設立500億元的「共同富裕」基金,幫助低收入人群增收以及支持基層教育發展。電商集團拼多多也緊隨其後,宣布將從未來利潤中拿出100億元,支持農民和農業發展。

 

毫無疑問,在政治壓力之下,還會有更多企業緊隨其後,採取類似行動。事實上,

 

包括南華早報的老闆、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在內的不少富豪,已經成立了家族基金和信託基金,開展慈善活動。

 

然而,在中國,捐錢回饋社會並非易事。政府對慈善機構實施全面管控,僅允許少數有政府背景的機構從事慈善工作,而對境內或外國非政府組織保持警惕,對它們設有嚴格的登記和報告要求。

 

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機構的運作方式與官僚機構無異,效率低下,缺乏透明度。在為數不多的慈善機構中,包括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等,都曾因濫用捐款等醜聞而備受攻擊。

 

出於對透明度的擔心及對慈善體系缺乏信任,人們不願捐出財富。世界慈善捐贈指數顯示,在對100多個國家捐款慈善行為的調查中,中國一直排名靠後,這與中國不斷增強的經濟實力和億萬富豪數量極不匹配。

 

為鼓勵富人更多回饋社會,中國必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學習國際上的先進作法,包括提供稅收優惠和放寬對慈善領域的限制等。

 

企業家應有更大的自由和自主權,可設立和經營自己的慈善機構,決定自己的錢用在哪裡。慈善機構是非營利性機構,但要運營好慈善機構也同樣需要商業頭腦和管理技能,而這正是政府官僚機構所欠缺的。

 

中國政府還應考慮擴大慈善機構的運營範圍,不應僅僅局限於傳統的資金和物資派發以及應對自然災害等。政府應鼓勵它們資助和經營非營利性職業培訓學校、大學、劇院、體育場和公園等,以便讓普通民眾既有機會享用這些服務和設施,又能負擔得起。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