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八) ─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2)美式惡質資本主義誤我台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八) ─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2)美式惡質資本主義誤我台灣
2021-08-24 07:00:00
A+
A
A-

孫文的民生主義本就足以救惡質資本主義之弊,可惜,自李登輝以降,只看到檯面上政治人物充斥私慾型政客,利用意識型態操弄人民,教育上去中華文化,經濟上政商掛勾成為常態,真正利他為民的政治人物幾已蕩然。景況如此,中華民國要建設成為像德、瑞、法等趨向社會型民主資本主義國家,豈非緣木求魚!(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民生問題,今日成了世界各國的潮流;推到這個問題的來歷,發生不過一百幾十年」(民生第一講)。

 

孫文在1924年寫下三民主義,距離1776年的工業革命,就是一百幾十年。工業革命在英國萌發之後,迅即擴展及美國與西歐各國,由於以機器取代人力,加上工業都市的發展,大量不識字或教育程度低下「無產無地」的農村人口流往都市,卻又遭受資本家的壓榨;加以機器陸續的發明取代人力,造成都市失業人口眾多。

 

「因為有了這種實(工)業革命,工人便受很大的痛苦,因為要解決這種痛苦,所以近幾十年來,便發生社會問題。」「這個社會問題,就是我今天所講的民生主義。」

 

孫文明知馬克思共產主義在當時風靡全世界(歐洲、英美等工業先進國家),卻為何既要稱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也就是共產主義,但他偏偏就不講共產主義?難道只因為三民主義總要有個「民」字的關係嗎?筆者認為,孫文已看出馬克思共產主義本身的立論問題之外,他在民生主義第一講起始,就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這段文字的主詞是民生主義,雖然民生主義可以用(那時)時下流行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來形容,以引起聽者的關注,但民生主義又與當時定義紛擾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概念有所差別,實際上,民生主義真正等同的,其實是大同主義。「大同」這個概念,一直是孫文政治理念的一貫精神與理想。

 

大同思想需解決人性之惡

 

既然孫文心中所存的一貫思想是「大同」,連五權憲法都是以合作替代制衡,則馬克思認為「階級鬥爭」是社會推動力的理論,自然就不太可能為孫文全盤接受了。不過,孫文對人性的觀點,仍趨向於中華文化「人性本善」,而西方長期存在的人性觀點,卻是「人性本惡」。但是,本質上,人性中既充滿善惡之爭,唯有善的力量勝過惡的力量,人類才得以在和平發展的路徑上持續進步。否則,也必墮入馬克斯的推演結論之中。

 

在馬克思之前,就有西方道德家提出社會主義思想與學說,由於「到了工商業社會,遇事都是用機器,不用人力,人類縱然有力,也沒有用處,想去賣工,找不到僱主。在這個時候,便有很多人沒有飯吃,甚至於餓死,所受的痛苦,不是一言可盡了」;「…所以從前一般社會主義的人,多半是道德家,就是一般贊成的人,也是很有良心很有道德的,祇有在經濟上已經成功自私自利不顧群眾的資本家,才去反對,才不理社會問題。」(民生第一講)

 

在社會主義思想提出後,「先知先覺的人,發明這個道理之後,自然可以取得多數人的同情心來表示贊成。所以這個學說一經出世之後,便組織了社會黨,社會黨一經成立之後,團體更一天發達一天,一天加大一天,擴充到各國。但是從前講社會主義的人,都是烏托邦派。」直到馬克思以科學方法進行科學研究。「他的發明是憑著經濟原理,…必須把社會的情狀和社會的進化,研究清楚了之後,才可以解決。這種解決社會問題的原理,可以說是全憑事實,不尚理想。至於馬克思所著的書,和所發明的學說,可說是集幾千年來人類思想的大成。所以他的學說一出來之後,便舉世風從,各國學者都是信仰他,都是跟住他走,好像盧梭發明了民權主義之後,凡是研究民權問題的人,都信仰盧梭一樣。」(民生第一講)

 

馬克思主義思想風潮曾席捲歐洲

 

從孫文的敘述可以理解,在當時西方歐洲工商業資本主義國家興起了馬克思社會主義思想風潮,幾乎可用席捲(歐洲)世界形容。馬克思的主義思想,會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席捲歐洲,必然是因眾多歐洲人生活在帝制集權主義下,如同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才會引起當時歐洲社會許多有良心的思想家、學者及革命者的共鳴。

 

亦即,以當時的帝制集權,加上與重商主義、資本主義掛勾所形成的制度體系,非靠無產階級革命,不足以打破那時的制度架構。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全球形同進行了一次階級革命(被殖民者與殖民者之間、受壓迫者與壓迫者之間),二戰之後,全世界也才形成真正的民主共和風潮;即如以共產黨一黨專政治理國家的中共及蘇聯,也都號稱自己是共和國,而且是「人民民主專政」。而此一被壓迫者與壓迫者之世界大戰,竟在民國十三年孫文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講稿中,即已預言。

 

蘇聯解體後惡質資本主義再次掠奪全球

 

然而,二次大戰之後,美、蘇兩大霸權國家,事實上仍以其強大的軍事科技武力,化有形的軍事殖民為無形的經濟殖民。各後進國家必須仰賴美、蘇兩國的資源與技術的控制。戰後不到五十年,蘇聯解體,美國更肆無忌憚地運用本身的金融霸權、科技霸權與軍事霸權(美國的高科技技術,許多是來自於軍事戰略的研發)透過全球化與自由化思想的洗腦,控制全球經濟;後進國家只能以本國廉價的生產資源,換取美、英等國的高科技技術、乃至軍事裝備。

 

而不論是出售廉價商品,或購買美國高科技技術與軍備,甚至連購買石油,都要以美元計價。一旦發生金融或疫情危機,美國政府為拯救其本國經濟,可以無限量印製美鈔換取國外商品。但後進國家印鈔票救經濟則等於找死,因為各國的貨幣並不像美元那樣可以通行全球,最終只會造成其本國的大幅通貨膨脹而搞得天怒人怨;隨著貧富差距的擴大,則會為後進國家帶來種種社會問題,更可能因此再搞出階級革命。

 

孫文早看透資本主義惡質性

 

資本主義的惡質性,孫文早在上世紀初就看得很清楚,除了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啟發,1905年孫文在成立同盟會時,就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的革命主張。當時的孫文,年僅39歲。在那個時代,土地是所有生產與資本的來源;但如今,資本家的惡質性已不只是利用土地資源進行資本掌控,還利用金融體系的各種金融工具操控經濟。人性在惡質資本主義操控下,人成了被資本所奴隸,而不是善用資本的「人」。說到底,不論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或孫文的民生主義,目的都在於讓良善人性超乎金錢(資本)之上。不使人成為資本或資本主的奴隸。

 

相較北歐、德國等國家,美式資本主義所輸出的,幾乎是最惡質的掠奪式資本主義;不少後進國家看似經濟發展、人民所得提高,其實,彷彿一頭被圈養的牛羊豬,一旦養肥後,就被收割。古時候的奴隸主,只懂得壓榨奴隸的勞力;但工業革命後,惡質資本主義需要的是技術性勞工,所以要給一點甜頭,也會讓勞工受完整的基礎教育,並於賺取的千百億利潤中給技術性與知識性勞工一點利益;然而,一旦所謂的「土地成本或人力成本提高」,就從日本轉移產業至亞洲四小龍,再從四小龍轉移至金磚五國,以後還將轉至非洲。從中獲利的,永遠是資本財團與依附資本財團的買辦,基層勞工則似乎永遠在「拼經濟」。

 

三十年來台灣淪為四小龍之「外」

 

近三十年前,1990年代,台灣曾被視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但三十年後,台灣的國民所得遠遠落後於新加坡、香港、韓國之後。台灣的民生主義經濟體制自李登輝以降,長期被不良的政客及其附從者侵蝕腐敗,惡質的資本財團更利用政治的腐敗所帶來的金融財稅優惠及漏洞,導致數十年的經濟成長果實不斷遭資本財團掠奪。多數台灣人民處於封閉無知的狀態下,眼見台灣從亞洲四小龍跌至什麼都不是,連東南亞一些國家都將要超過台灣。結果還是有一堆人盲目信任目前檯面上的政客無極限地奉承依恃美國,將台灣人民辛苦的納稅錢,不斷用於購買美國低階軍事武器,及付出高額的技術權利金。

 

一個依附美國的台灣社會,當貧富差距愈大,就愈會有一大群底層勞工每天辛苦出賣勞力卻所得無幾,為美國輸出各式各樣廉價的日常生活用品,包括電腦和手機等所有高科技產品。這些技術都是廠商花大筆權利金購進,卻以代工方式廉價供應給美國,讓美國企業大賺技術及行銷(品牌)利潤,並供應美國人高品質低成本的各類商品。

 

民選總統之後,台灣政府不論藍綠誰上台,皆號稱減稅能帶來就業機會,卻根本沒有一套像德國一樣的治理機制,要求廠商真正投資於生產或服務事業以創造就業機會許多大企業或財團將減稅所得,投入土地(房地產)與股市炒作,而更加助長土地與股市投機炒作。因為股市或房地產炒作的利益,遠大於投入生產事業的淨利潤;且台灣資本利得並不課稅或課很少的稅,也未與個人綜合所得稅一併納入累進課稅。日積月累之下,勞務所得的增漲(甚至不進反退)永遠跟不上炒作股市或土地(房地產)的資本利得。

 

一代代年輕人陷入低薪高房價、高物價惡性循環

 

台灣政府自李登輝民選之後,即無心建立一個更符合公平公義的社會機制,美其名是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其實是最惡質性的資本主義體制。而最辛苦的永遠是出賣勞力(不論是知識勞力或體力勞力)的台灣勞工。導致一代代的台灣年輕人,愈發被壓抑了創造及發展潛能,只能靠低薪生活在高房價、高物價社會的惡性循環中,他們還自以為是地,過著自以為自由卻毫無前景盼望的小確幸生活中。從李登輝主政後至今已三十多年,每一任總統都說要拼經濟,每一代的年輕人也都輕易受騙。如今香港、新加坡的國民所得已達五、六萬美元,韓國也已超過四萬美元,台灣卻還在二萬多美元打轉;顯見台灣經濟成長果實,在惡性體制下,皆被資本家所擷走。

 

二戰前,孫中山在《民族主義》中即指出,美、英早就是資本家所控制的民主政府,二戰後的美國政府於今猶烈。美國政府靠著掌握資本金融與高端技術,對全球小資本主(相對於美國的大資本主)進行控制,再透過這些小資本主控制層層勞工,而遂行其經濟殖民之目的。

 

但是,這一套全球資本主義經濟操控體系,在歐洲先進國家、共產或社會主義國家,還會有政、經、社會、人文等專家學者與政黨,提出反思與抵抗,在國家政策上並真正以全民福祉為依歸。如歐洲的德、法及北歐等國,在法制上即儘量避免落入美式惡質資本主義陷阱,亞洲則是新加坡做得最好。

 

反觀,在政治與經濟上高度依附美國的日本、韓國、台灣,乃至「反送中」之前的香港,幾乎都是與美式惡質資本主義掛勾,任令政商勾結,政治財閥充滿腐敗氣息,製造愈來愈高的貧富差距。這其中,尤以台灣最為惡劣,自李登輝上台後,台灣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經濟發展成長所得,幾乎都被資本主利用不動產與金融炒作掠奪收割,多數勞工薪資與平均國民所得,更是二、三十年不進反退。

 

無腦式反共洗腦教育下  充斥無恥政客與無知蛋頭

 

台灣眾多無知或無恥政客、學者,早年不是受反共教育,就是受西方資本主義學術洗腦,自以為是地高舉美國保守派的新自由經濟主義,任令資本家透過金融、不動產體系掠奪國民財富。其中的無知者,根本不知如何借鏡歐洲社會型資本主義國家制定良善法規,以改善及提升所有人民均富水平,導引社會資本朝向高端工業、精緻服務業發展,並扼止不良資本不斷投入金融、不動產炒作。而無恥者,則是利用各類政商關係與法律漏洞,甚至無視於法律,行險貪贓枉法;台灣要靠這類型政客、專家學者提出並制訂良善的社會型資本主義法制,乃至守法執法,根本是緣木求魚。

 

更可悲的是,三十多年來,台灣兩、三代年輕人處於封閉無知、被牽著鼻子走的社會環境中,對這些惡質資本主義所塑造而成的社會現象,多已視為理所當然。如今,二、三十歲、四、五十歲,以及六十歲以上的台灣人,對於政治的貪污腐敗竟已見怪不怪,每一代人都只想著靠不動產、金融股市炒作以快速致富。殊不知,這些投機炒作靠的是極度的資訊不對稱,通常依附於核心內圈者才是最大獲利者;而層層疊疊的既得利益者與依附者,多數既靠不正當或不合法的手段獲利,也就經常出賣急功近利的年輕人。

 

這些能接近內圈的人必然要昩著良心本性,依附「惡質」資本家(自然也有善質資本家),導致台灣這幾代年輕人,大多數已養成投資(事實上是投機)房地產或股市才能致富的心理。他們未能專心致力於專業與人文素養的養成,又欠缺中華文化的薰陶與標竿學習的對象(想想,德、法、英、日這些國家如果沒有了他們本國的文化,年輕人每天只會高喊民主自由,會是個什麼樣的社會?),多只想以有限的心力、資源追逐永無止盡的高房價,這也導致工業技術的紮根升級難以穩定培育;而少數培育有成的專業人才,則多被美、歐等國家外商吸收,或是拼命爆肝留在高科技行業中;大多數留在台灣的年輕人,則每天面臨所得低、高物價、高房價、追求小確幸的社會環境中。

 

台灣社會心理遭李氏徹底扭曲

 

李登輝上台擔任總統後,三十多年來,推動了台灣社會扭曲的投機逐利心理、高房價高物價低平均之下無奈的小確幸人格,以及競相政商掛勾的貪腐風潮(很多青年政治人物並非具有高超的專業能力,只因依附政客靠著幫襯選戰便晉升高階並從中貪瀆獲利;至於從政多年的政客,更不乏因掌控政治資源分配權而獲得來路不明的財富),如此而造成的貧富差距,更讓社會人心浮躁不平。

 

孫文的民生主義本就足以救惡質資本主義之弊,並帶動均富的私有制社會型資本主義良性發展,加以延續蔣經國的民生經濟路線,台灣大可以成為今日的新加坡,甚至比新加坡更好(因為台灣土地、人口數都比新加坡大許多)。可惜,自李登輝以降,只看到檯面上政治人物充斥私慾型政客,利用(做不到的台獨)意識型態操弄人民,教育上去中華文化,經濟上政商掛勾成為常態,真正利他為民的政治人物幾已蕩然,即使有,也浮不上檯面。景況如此,中華民國要建設成為像德、瑞、法等趨向社會型民主資本主義國家,豈非緣木求魚!

 

孫文的民生主義本就足以救惡質資本主義之弊,可惜,自李登輝以降,只看到檯面上政治人物充斥私慾型政客,利用意識型態操弄人民,教育上去中華文化,經濟上政商掛勾成為常態,真正利他為民的政治人物幾已蕩然。景況如此,中華民國要建設成為像德、瑞、法等趨向社會型民主資本主義國家,豈非緣木求魚!(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民生問題,今日成了世界各國的潮流;推到這個問題的來歷,發生不過一百幾十年」(民生第一講)。

 

孫文在1924年寫下三民主義,距離1776年的工業革命,就是一百幾十年。工業革命在英國萌發之後,迅即擴展及美國與西歐各國,由於以機器取代人力,加上工業都市的發展,大量不識字或教育程度低下「無產無地」的農村人口流往都市,卻又遭受資本家的壓榨;加以機器陸續的發明取代人力,造成都市失業人口眾多。

 

「因為有了這種實(工)業革命,工人便受很大的痛苦,因為要解決這種痛苦,所以近幾十年來,便發生社會問題。」「這個社會問題,就是我今天所講的民生主義。」

 

孫文明知馬克思共產主義在當時風靡全世界(歐洲、英美等工業先進國家),卻為何既要稱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也就是共產主義,但他偏偏就不講共產主義?難道只因為三民主義總要有個「民」字的關係嗎?筆者認為,孫文已看出馬克思共產主義本身的立論問題之外,他在民生主義第一講起始,就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這段文字的主詞是民生主義,雖然民生主義可以用(那時)時下流行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來形容,以引起聽者的關注,但民生主義又與當時定義紛擾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概念有所差別,實際上,民生主義真正等同的,其實是大同主義。「大同」這個概念,一直是孫文政治理念的一貫精神與理想。

 

大同思想需解決人性之惡

 

既然孫文心中所存的一貫思想是「大同」,連五權憲法都是以合作替代制衡,則馬克思認為「階級鬥爭」是社會推動力的理論,自然就不太可能為孫文全盤接受了。不過,孫文對人性的觀點,仍趨向於中華文化「人性本善」,而西方長期存在的人性觀點,卻是「人性本惡」。但是,本質上,人性中既充滿善惡之爭,唯有善的力量勝過惡的力量,人類才得以在和平發展的路徑上持續進步。否則,也必墮入馬克斯的推演結論之中。

 

在馬克思之前,就有西方道德家提出社會主義思想與學說,由於「到了工商業社會,遇事都是用機器,不用人力,人類縱然有力,也沒有用處,想去賣工,找不到僱主。在這個時候,便有很多人沒有飯吃,甚至於餓死,所受的痛苦,不是一言可盡了」;「…所以從前一般社會主義的人,多半是道德家,就是一般贊成的人,也是很有良心很有道德的,祇有在經濟上已經成功自私自利不顧群眾的資本家,才去反對,才不理社會問題。」(民生第一講)

 

在社會主義思想提出後,「先知先覺的人,發明這個道理之後,自然可以取得多數人的同情心來表示贊成。所以這個學說一經出世之後,便組織了社會黨,社會黨一經成立之後,團體更一天發達一天,一天加大一天,擴充到各國。但是從前講社會主義的人,都是烏托邦派。」直到馬克思以科學方法進行科學研究。「他的發明是憑著經濟原理,…必須把社會的情狀和社會的進化,研究清楚了之後,才可以解決。這種解決社會問題的原理,可以說是全憑事實,不尚理想。至於馬克思所著的書,和所發明的學說,可說是集幾千年來人類思想的大成。所以他的學說一出來之後,便舉世風從,各國學者都是信仰他,都是跟住他走,好像盧梭發明了民權主義之後,凡是研究民權問題的人,都信仰盧梭一樣。」(民生第一講)

 

馬克思主義思想風潮曾席捲歐洲

 

從孫文的敘述可以理解,在當時西方歐洲工商業資本主義國家興起了馬克思社會主義思想風潮,幾乎可用席捲(歐洲)世界形容。馬克思的主義思想,會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席捲歐洲,必然是因眾多歐洲人生活在帝制集權主義下,如同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才會引起當時歐洲社會許多有良心的思想家、學者及革命者的共鳴。

 

亦即,以當時的帝制集權,加上與重商主義、資本主義掛勾所形成的制度體系,非靠無產階級革命,不足以打破那時的制度架構。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全球形同進行了一次階級革命(被殖民者與殖民者之間、受壓迫者與壓迫者之間),二戰之後,全世界也才形成真正的民主共和風潮;即如以共產黨一黨專政治理國家的中共及蘇聯,也都號稱自己是共和國,而且是「人民民主專政」。而此一被壓迫者與壓迫者之世界大戰,竟在民國十三年孫文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講稿中,即已預言。

 

蘇聯解體後惡質資本主義再次掠奪全球

 

然而,二次大戰之後,美、蘇兩大霸權國家,事實上仍以其強大的軍事科技武力,化有形的軍事殖民為無形的經濟殖民。各後進國家必須仰賴美、蘇兩國的資源與技術的控制。戰後不到五十年,蘇聯解體,美國更肆無忌憚地運用本身的金融霸權、科技霸權與軍事霸權(美國的高科技技術,許多是來自於軍事戰略的研發)透過全球化與自由化思想的洗腦,控制全球經濟;後進國家只能以本國廉價的生產資源,換取美、英等國的高科技技術、乃至軍事裝備。

 

而不論是出售廉價商品,或購買美國高科技技術與軍備,甚至連購買石油,都要以美元計價。一旦發生金融或疫情危機,美國政府為拯救其本國經濟,可以無限量印製美鈔換取國外商品。但後進國家印鈔票救經濟則等於找死,因為各國的貨幣並不像美元那樣可以通行全球,最終只會造成其本國的大幅通貨膨脹而搞得天怒人怨;隨著貧富差距的擴大,則會為後進國家帶來種種社會問題,更可能因此再搞出階級革命。

 

孫文早看透資本主義惡質性

 

資本主義的惡質性,孫文早在上世紀初就看得很清楚,除了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啟發,1905年孫文在成立同盟會時,就提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的革命主張。當時的孫文,年僅39歲。在那個時代,土地是所有生產與資本的來源;但如今,資本家的惡質性已不只是利用土地資源進行資本掌控,還利用金融體系的各種金融工具操控經濟。人性在惡質資本主義操控下,人成了被資本所奴隸,而不是善用資本的「人」。說到底,不論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或孫文的民生主義,目的都在於讓良善人性超乎金錢(資本)之上。不使人成為資本或資本主的奴隸。

 

相較北歐、德國等國家,美式資本主義所輸出的,幾乎是最惡質的掠奪式資本主義;不少後進國家看似經濟發展、人民所得提高,其實,彷彿一頭被圈養的牛羊豬,一旦養肥後,就被收割。古時候的奴隸主,只懂得壓榨奴隸的勞力;但工業革命後,惡質資本主義需要的是技術性勞工,所以要給一點甜頭,也會讓勞工受完整的基礎教育,並於賺取的千百億利潤中給技術性與知識性勞工一點利益;然而,一旦所謂的「土地成本或人力成本提高」,就從日本轉移產業至亞洲四小龍,再從四小龍轉移至金磚五國,以後還將轉至非洲。從中獲利的,永遠是資本財團與依附資本財團的買辦,基層勞工則似乎永遠在「拼經濟」。

 

三十年來台灣淪為四小龍之「外」

 

近三十年前,1990年代,台灣曾被視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但三十年後,台灣的國民所得遠遠落後於新加坡、香港、韓國之後。台灣的民生主義經濟體制自李登輝以降,長期被不良的政客及其附從者侵蝕腐敗,惡質的資本財團更利用政治的腐敗所帶來的金融財稅優惠及漏洞,導致數十年的經濟成長果實不斷遭資本財團掠奪。多數台灣人民處於封閉無知的狀態下,眼見台灣從亞洲四小龍跌至什麼都不是,連東南亞一些國家都將要超過台灣。結果還是有一堆人盲目信任目前檯面上的政客無極限地奉承依恃美國,將台灣人民辛苦的納稅錢,不斷用於購買美國低階軍事武器,及付出高額的技術權利金。

 

一個依附美國的台灣社會,當貧富差距愈大,就愈會有一大群底層勞工每天辛苦出賣勞力卻所得無幾,為美國輸出各式各樣廉價的日常生活用品,包括電腦和手機等所有高科技產品。這些技術都是廠商花大筆權利金購進,卻以代工方式廉價供應給美國,讓美國企業大賺技術及行銷(品牌)利潤,並供應美國人高品質低成本的各類商品。

 

民選總統之後,台灣政府不論藍綠誰上台,皆號稱減稅能帶來就業機會,卻根本沒有一套像德國一樣的治理機制,要求廠商真正投資於生產或服務事業以創造就業機會許多大企業或財團將減稅所得,投入土地(房地產)與股市炒作,而更加助長土地與股市投機炒作。因為股市或房地產炒作的利益,遠大於投入生產事業的淨利潤;且台灣資本利得並不課稅或課很少的稅,也未與個人綜合所得稅一併納入累進課稅。日積月累之下,勞務所得的增漲(甚至不進反退)永遠跟不上炒作股市或土地(房地產)的資本利得。

 

一代代年輕人陷入低薪高房價、高物價惡性循環

 

台灣政府自李登輝民選之後,即無心建立一個更符合公平公義的社會機制,美其名是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其實是最惡質性的資本主義體制。而最辛苦的永遠是出賣勞力(不論是知識勞力或體力勞力)的台灣勞工。導致一代代的台灣年輕人,愈發被壓抑了創造及發展潛能,只能靠低薪生活在高房價、高物價社會的惡性循環中,他們還自以為是地,過著自以為自由卻毫無前景盼望的小確幸生活中。從李登輝主政後至今已三十多年,每一任總統都說要拼經濟,每一代的年輕人也都輕易受騙。如今香港、新加坡的國民所得已達五、六萬美元,韓國也已超過四萬美元,台灣卻還在二萬多美元打轉;顯見台灣經濟成長果實,在惡性體制下,皆被資本家所擷走。

 

二戰前,孫中山在《民族主義》中即指出,美、英早就是資本家所控制的民主政府,二戰後的美國政府於今猶烈。美國政府靠著掌握資本金融與高端技術,對全球小資本主(相對於美國的大資本主)進行控制,再透過這些小資本主控制層層勞工,而遂行其經濟殖民之目的。

 

但是,這一套全球資本主義經濟操控體系,在歐洲先進國家、共產或社會主義國家,還會有政、經、社會、人文等專家學者與政黨,提出反思與抵抗,在國家政策上並真正以全民福祉為依歸。如歐洲的德、法及北歐等國,在法制上即儘量避免落入美式惡質資本主義陷阱,亞洲則是新加坡做得最好。

 

反觀,在政治與經濟上高度依附美國的日本、韓國、台灣,乃至「反送中」之前的香港,幾乎都是與美式惡質資本主義掛勾,任令政商勾結,政治財閥充滿腐敗氣息,製造愈來愈高的貧富差距。這其中,尤以台灣最為惡劣,自李登輝上台後,台灣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經濟發展成長所得,幾乎都被資本主利用不動產與金融炒作掠奪收割,多數勞工薪資與平均國民所得,更是二、三十年不進反退。

 

無腦式反共洗腦教育下  充斥無恥政客與無知蛋頭

 

台灣眾多無知或無恥政客、學者,早年不是受反共教育,就是受西方資本主義學術洗腦,自以為是地高舉美國保守派的新自由經濟主義,任令資本家透過金融、不動產體系掠奪國民財富。其中的無知者,根本不知如何借鏡歐洲社會型資本主義國家制定良善法規,以改善及提升所有人民均富水平,導引社會資本朝向高端工業、精緻服務業發展,並扼止不良資本不斷投入金融、不動產炒作。而無恥者,則是利用各類政商關係與法律漏洞,甚至無視於法律,行險貪贓枉法;台灣要靠這類型政客、專家學者提出並制訂良善的社會型資本主義法制,乃至守法執法,根本是緣木求魚。

 

更可悲的是,三十多年來,台灣兩、三代年輕人處於封閉無知、被牽著鼻子走的社會環境中,對這些惡質資本主義所塑造而成的社會現象,多已視為理所當然。如今,二、三十歲、四、五十歲,以及六十歲以上的台灣人,對於政治的貪污腐敗竟已見怪不怪,每一代人都只想著靠不動產、金融股市炒作以快速致富。殊不知,這些投機炒作靠的是極度的資訊不對稱,通常依附於核心內圈者才是最大獲利者;而層層疊疊的既得利益者與依附者,多數既靠不正當或不合法的手段獲利,也就經常出賣急功近利的年輕人。

 

這些能接近內圈的人必然要昩著良心本性,依附「惡質」資本家(自然也有善質資本家),導致台灣這幾代年輕人,大多數已養成投資(事實上是投機)房地產或股市才能致富的心理。他們未能專心致力於專業與人文素養的養成,又欠缺中華文化的薰陶與標竿學習的對象(想想,德、法、英、日這些國家如果沒有了他們本國的文化,年輕人每天只會高喊民主自由,會是個什麼樣的社會?),多只想以有限的心力、資源追逐永無止盡的高房價,這也導致工業技術的紮根升級難以穩定培育;而少數培育有成的專業人才,則多被美、歐等國家外商吸收,或是拼命爆肝留在高科技行業中;大多數留在台灣的年輕人,則每天面臨所得低、高物價、高房價、追求小確幸的社會環境中。

 

台灣社會心理遭李氏徹底扭曲

 

李登輝上台擔任總統後,三十多年來,推動了台灣社會扭曲的投機逐利心理、高房價高物價低平均之下無奈的小確幸人格,以及競相政商掛勾的貪腐風潮(很多青年政治人物並非具有高超的專業能力,只因依附政客靠著幫襯選戰便晉升高階並從中貪瀆獲利;至於從政多年的政客,更不乏因掌控政治資源分配權而獲得來路不明的財富),如此而造成的貧富差距,更讓社會人心浮躁不平。

 

孫文的民生主義本就足以救惡質資本主義之弊,並帶動均富的私有制社會型資本主義良性發展,加以延續蔣經國的民生經濟路線,台灣大可以成為今日的新加坡,甚至比新加坡更好(因為台灣土地、人口數都比新加坡大許多)。可惜,自李登輝以降,只看到檯面上政治人物充斥私慾型政客,利用(做不到的台獨)意識型態操弄人民,教育上去中華文化,經濟上政商掛勾成為常態,真正利他為民的政治人物幾已蕩然,即使有,也浮不上檯面。景況如此,中華民國要建設成為像德、瑞、法等趨向社會型民主資本主義國家,豈非緣木求魚!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