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你們為什麼不能爭點氣呢?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你們為什麼不能爭點氣呢?
2021-08-23 07:00:00
A+
A
A-

司法界俊彥濟濟,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讀法律,考司法官,進入法界,究竟所為何事呢?(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聖經上說:「公義使邦國高舉。」凡處處倡公益,行公益的國家或團體,必定興旺。反之,必將敗落。

 

公義使邦國高舉

人的一生,即使一貧如洗,尚能忍受,唯獨不公義之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公義又無法伸張時,其痛苦有時可能是終身難忘的。

台灣司法不彰始終為人詬病,這些年雖有些改善,但論及司法,人民搖頭者依然居多。司法界俊彥濟濟,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讀法律,考司法官,進入法界,究竟所為何事呢?

 

咬文嚼字 情何以堪

有些法界人士,好像不食人間煙火,只會躲在法庭裡咬文嚼字。最近媒體競相報導,五年前一位湯姓男子在新北市三重市餐廳用餐,與一位翁姓男子發生爭執。

湯姓男子怒告翁傷害罪於法院,法院判翁無罪。湯姓男子大為不滿,竟往翁住處樓下縱火,致使翁家父母及親人共6人被活活燒死。湯犯歷經法院四度判死刑。

但最後在最高法院審理,法官認為湯放火時,原本並沒有要將翁家人燒死,是屬間接故意殺人,而非直接故意殺人,將湯改判無期徒刑,免死定案。與論譁然,世人譁然,台灣還有一絲公義嗎?翁家父母及親人,6人就這樣喪失寶貴生命,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

 

切身感受 判決不同

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慘案,如發生在法官自己身上,他們也會這麼輕易的,以這是間接故意殺人,讓犯人免死判嗎?答案可能會完全不一樣!

從前有位法官,對強暴婦女案,一律輕判,罰錢免入監,因為他認為食色性也。當時強暴案如分案由這位法官主審時,強暴犯都認為命好,遇到好法官,可免坐牢。後來不巧,這法官的女兒被強暴了,女兒整天要死要活痛苦不堪。該法官再遇強暴婦女案,一律重判。為何有此差異?因為這位法官親身經歷到了,人被強暴的痛苦,而不是食色性也一句話,可以帶過的。

台灣發生在1947年2月的228事件,政府雖一再道歉賠償,但家屬心中的苦毒,仍然無法消去。有次我去花蓮朋友家作客,有機會去她家院子裡,向她父親及大哥的墳前鞠躬。他們是228受難家族,當年公安人員去她家,將父兄帶走,再回來時已是兩具屍體,情何以堪。

他們心中的悲痛了無終日。大家一定要知道,228受難家族與不是受難家族,對228的感傷是絕然不同的。所以我們司法人員在判案時,也一定要時時以受害人家屬的悲傷為念。像前面講到的這個湯姓男子免死兇案,被害人一家六口完了,幸福人生化為烏有,而兇手卻可在監獄裡,享受民脂民膏的奉養,安享餘年。天啦!公理何在?夫復何言!

 

槍不能打不準嗎?

我看過一個報導,就在柏林圍牆要拆除前,有人仍想越過圍牆投奔自由,被守衛士兵打死。後東西德統一,這個案子被搬上法庭,該守衛士兵成為被告。法官問該士兵,嚮往投奔自由嗎?答嚮往。法官又問那你為甚麼將那些投奔自由的人打死呢?士兵說那是我的職責。

法官說,難道不能將槍瞄不準一點,打不中投奔自由的人嗎?後法官判該士兵有罪。

這個例子或許有爭議,但有良心的法官與只會咬文嚼字的法官,是絕然不同的,你說不是嗎?

 

司法界俊彥濟濟,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讀法律,考司法官,進入法界,究竟所為何事呢?(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建煊 

 

聖經上說:「公義使邦國高舉。」凡處處倡公益,行公益的國家或團體,必定興旺。反之,必將敗落。

 

公義使邦國高舉

人的一生,即使一貧如洗,尚能忍受,唯獨不公義之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公義又無法伸張時,其痛苦有時可能是終身難忘的。

台灣司法不彰始終為人詬病,這些年雖有些改善,但論及司法,人民搖頭者依然居多。司法界俊彥濟濟,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你們為甚麼不能爭點氣呢?讀法律,考司法官,進入法界,究竟所為何事呢?

 

咬文嚼字 情何以堪

有些法界人士,好像不食人間煙火,只會躲在法庭裡咬文嚼字。最近媒體競相報導,五年前一位湯姓男子在新北市三重市餐廳用餐,與一位翁姓男子發生爭執。

湯姓男子怒告翁傷害罪於法院,法院判翁無罪。湯姓男子大為不滿,竟往翁住處樓下縱火,致使翁家父母及親人共6人被活活燒死。湯犯歷經法院四度判死刑。

但最後在最高法院審理,法官認為湯放火時,原本並沒有要將翁家人燒死,是屬間接故意殺人,而非直接故意殺人,將湯改判無期徒刑,免死定案。與論譁然,世人譁然,台灣還有一絲公義嗎?翁家父母及親人,6人就這樣喪失寶貴生命,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呀!

 

切身感受 判決不同

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慘案,如發生在法官自己身上,他們也會這麼輕易的,以這是間接故意殺人,讓犯人免死判嗎?答案可能會完全不一樣!

從前有位法官,對強暴婦女案,一律輕判,罰錢免入監,因為他認為食色性也。當時強暴案如分案由這位法官主審時,強暴犯都認為命好,遇到好法官,可免坐牢。後來不巧,這法官的女兒被強暴了,女兒整天要死要活痛苦不堪。該法官再遇強暴婦女案,一律重判。為何有此差異?因為這位法官親身經歷到了,人被強暴的痛苦,而不是食色性也一句話,可以帶過的。

台灣發生在1947年2月的228事件,政府雖一再道歉賠償,但家屬心中的苦毒,仍然無法消去。有次我去花蓮朋友家作客,有機會去她家院子裡,向她父親及大哥的墳前鞠躬。他們是228受難家族,當年公安人員去她家,將父兄帶走,再回來時已是兩具屍體,情何以堪。

他們心中的悲痛了無終日。大家一定要知道,228受難家族與不是受難家族,對228的感傷是絕然不同的。所以我們司法人員在判案時,也一定要時時以受害人家屬的悲傷為念。像前面講到的這個湯姓男子免死兇案,被害人一家六口完了,幸福人生化為烏有,而兇手卻可在監獄裡,享受民脂民膏的奉養,安享餘年。天啦!公理何在?夫復何言!

 

槍不能打不準嗎?

我看過一個報導,就在柏林圍牆要拆除前,有人仍想越過圍牆投奔自由,被守衛士兵打死。後東西德統一,這個案子被搬上法庭,該守衛士兵成為被告。法官問該士兵,嚮往投奔自由嗎?答嚮往。法官又問那你為甚麼將那些投奔自由的人打死呢?士兵說那是我的職責。

法官說,難道不能將槍瞄不準一點,打不中投奔自由的人嗎?後法官判該士兵有罪。

這個例子或許有爭議,但有良心的法官與只會咬文嚼字的法官,是絕然不同的,你說不是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