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整治市場,可,切莫搞突襲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整治市場,可,切莫搞突襲 !
2021-08-11 07:00:00
A+
A
A-

 

中國領導人需要多聽取業內人士的諫言,需要授予專業人士更大的空間和靈活度,把工作做在前面,向國際市場做好解釋工作。(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不久前,受到政府重拳干預的影響,中國上海和深圳股市的表現與國際市場嚴重脫節。對引發股市波動、平地驚雷般的行政干預措施及命令,中國散戶及機構投資者已司空見慣,但外國投資者則困惑不已、不知所以。

 

其實,在中國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情況已有變化,政府也承諾讓市場在經濟活動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如今,中國的政治或經濟決策,都可能會影響全球市場,在海外投資者可以買賣中國股票之後,情況更是如此。目前,境外投資者可通過不同途徑買賣中國股票,包括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計劃及滬港通機制等,也可以透過在香港、紐約、倫敦等地上市的數百家中國內地企業。

 

然而,積習難改。中國疏於對政策進行公開、明確解釋,不僅給投資者造成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損失,也導致他們對中國資本市場及開放意圖的疑慮重重。

 

最能說明問題的例子,就是去年11月以來政府採取的一系列嚴格監管行動,包括在最後時刻突然叫停億萬富翁馬雲麾下螞蟻金服的上市,以及最近對課外教育培訓企業的整治。其結果是,國際投資者被迫拋售科技公司等中國最好公司的股票,遠離中國股市,導致股票市值蒸發高達1萬多億美元。

 

投資者擔心的是,在對科技和民營教育培訓行業整治之後,政府可能還會對更多行業下手,因此,他們繼續拋售股票。然而,如果中國官員能更透明、更善於向國內外市場傳遞信息的話,股市暴跌本可以避免或緩解。但遺憾的是,他們似乎束手無策,也幾乎沒考慮強硬監管行動會對股市和中國聲譽帶來多大的衝擊。

 

雖然這些監管行動具有突襲性和隨意性,但事後看來,政府有理由採取這些行動。例如,經過長達5年爆炸性增長後,中國開始對科技公司實施約束和限制,也本應在意料之中。其實,中國的作法與美歐等發達經濟體對待科技公司態度並無二樣。歐美等都在採取措施,努力化解對科技公司壟斷和數據安全的擔憂。

 

早在2019年,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就曾發出警告,呼籲對某些主要科技公司贏者通吃做法的風險加以警惕。一些科技巨頭的僱工政策備受詬病,包括一些大型快遞公司。

 

然而,政府對包括《南華早報》母公司阿里巴巴及騰訊等科技巨頭壟斷行為,展開突襲式調查的方式,值得商榷,也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發佈調查聲明的時機通常令人猝不及防,聲明文本一般都非常簡短,官員也不向媒體解釋政府決定的理由。這麼做除了會引起投資者恐慌及臆測、甚至影響被調查公司的前景之外,看不出其他什麼好處。

 

而在美國,情況則不同。谷歌和臉書等科技巨頭首席執行官經常會被叫到國會,接受質詢,回應有關其運營和反競爭行為的擔憂。在歐洲,谷歌面臨100億美元的反壟斷罰款,目前,罰款案尚處於上訴階段。然而,歐美國家的監管行動,很少會影響到公司股價。

 

對海外投資者而言,他們對最近對校外教培企業的治理行動倍感突然。但對那些了解中國政治體制的人來說,這種行動不足為怪。

 

早在2018年的一個全國性會議上,習近平主席首次表達了對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不滿和厭惡。他批評說,這些培訓機構增加了學生的課業負擔,加重了家長的經濟負擔,擾亂了正常的學校教育。他指出,「良心的行業不能變成逐利的行業。」

 

之後,官媒稱他又多次要求加強對課外教育輔導行業的監管,僅今年就講了至少三次。教育部因此設立新部門,專門負責規範和監管這樣的機構及其活動。

 

據分析人士事後指出,中國領導人顯然擔心教育成本不斷增長,可能導致社會不穩定的問題。他們認為,教育成本上漲會進一步增加中產階級的壓力,打擊家長生育更多孩子的意願。

 

顯而易見,由於習近平這番講話被淹沒在長篇晦澀的官方報導中,國際媒體和投資者基本沒留意到這點。即便有些投資者注意到了他的講話,也很難想到,要求加強對課外教輔進行治理和監管,能和上個月出台的新規聯繫起來。新規要求,這樣的機構不應以營利為目的,這等於宣判了所有類似公司商業模式的死刑。

 

新規出台過程也很有中國特色。為了更好落實習近平主席的期望,官員們對治理教培機構新規一直守口如瓶,直到7月24日新規公開,令投資者措手不及。

 

在國際投資者開始拋售課外教輔等多行業公司的股票時,中國官員仍保持沉默,但似乎也對市場的反應感到震驚。

 

亞洲知名私募基金大佬單偉建總結了國際投資者的感受。他表示,「現在市場人士會認為,任何行業的任何一隻股票,在任何時候都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靶子。」他分析道,無論是暫停螞蟻金服上市計劃,還是滴滴出行在紐約上市幾天即遭調查和處罰,如果官員能全面解釋新政出台的理由,市場反應或許會平和一些。

 

他表示,「我希望有關當局能汲取教訓,改進行事方式,像(美聯儲)那樣提供政策指引和和決策理據。」

 

在股市暴跌四天之後,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才匆忙安排了一場與國際銀行家的溝通會,以平息市場恐慌情緒,並解釋說治理行動僅針對私營課外輔導企業。

 

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承諾,將來會用漸進方式出台政策,讓市場有時間進行調整,避免出現大幅波動。但人們不禁要問:如果在政策出台當天甚至市場出現暴跌的時候,方星海能召開會議,結果會不會不同?是不是在股市出現拋售潮後,中國領導層才意識到誤判了形勢,才授權方星海發表談話呢?

 

對中國來說,這已不是第一次因未事先公開對政策加以介紹解釋,而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並造成全球影響。

 

2015年8月,中國調整匯率政策,令國際市場倍感意外,導致人民幣暴跌。起初,中國政府未作解釋,保持沉默,導致人們開始質疑中國經濟健康情況,並導致股市加速暴跌。

 

對中國領導人來說,需要多聽取單偉建等業內人士的建議諫言,需要授予方星海等專業人士更大空間和靈活度,把工作做在前面,向國際市場做好解釋工作。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市場整治行動:突襲式監管之弊端》,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中國領導人需要多聽取業內人士的諫言,需要授予專業人士更大的空間和靈活度,把工作做在前面,向國際市場做好解釋工作。(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不久前,受到政府重拳干預的影響,中國上海和深圳股市的表現與國際市場嚴重脫節。對引發股市波動、平地驚雷般的行政干預措施及命令,中國散戶及機構投資者已司空見慣,但外國投資者則困惑不已、不知所以。

 

其實,在中國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情況已有變化,政府也承諾讓市場在經濟活動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如今,中國的政治或經濟決策,都可能會影響全球市場,在海外投資者可以買賣中國股票之後,情況更是如此。目前,境外投資者可通過不同途徑買賣中國股票,包括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計劃及滬港通機制等,也可以透過在香港、紐約、倫敦等地上市的數百家中國內地企業。

 

然而,積習難改。中國疏於對政策進行公開、明確解釋,不僅給投資者造成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損失,也導致他們對中國資本市場及開放意圖的疑慮重重。

 

最能說明問題的例子,就是去年11月以來政府採取的一系列嚴格監管行動,包括在最後時刻突然叫停億萬富翁馬雲麾下螞蟻金服的上市,以及最近對課外教育培訓企業的整治。其結果是,國際投資者被迫拋售科技公司等中國最好公司的股票,遠離中國股市,導致股票市值蒸發高達1萬多億美元。

 

投資者擔心的是,在對科技和民營教育培訓行業整治之後,政府可能還會對更多行業下手,因此,他們繼續拋售股票。然而,如果中國官員能更透明、更善於向國內外市場傳遞信息的話,股市暴跌本可以避免或緩解。但遺憾的是,他們似乎束手無策,也幾乎沒考慮強硬監管行動會對股市和中國聲譽帶來多大的衝擊。

 

雖然這些監管行動具有突襲性和隨意性,但事後看來,政府有理由採取這些行動。例如,經過長達5年爆炸性增長後,中國開始對科技公司實施約束和限制,也本應在意料之中。其實,中國的作法與美歐等發達經濟體對待科技公司態度並無二樣。歐美等都在採取措施,努力化解對科技公司壟斷和數據安全的擔憂。

 

早在2019年,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就曾發出警告,呼籲對某些主要科技公司贏者通吃做法的風險加以警惕。一些科技巨頭的僱工政策備受詬病,包括一些大型快遞公司。

 

然而,政府對包括《南華早報》母公司阿里巴巴及騰訊等科技巨頭壟斷行為,展開突襲式調查的方式,值得商榷,也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發佈調查聲明的時機通常令人猝不及防,聲明文本一般都非常簡短,官員也不向媒體解釋政府決定的理由。這麼做除了會引起投資者恐慌及臆測、甚至影響被調查公司的前景之外,看不出其他什麼好處。

 

而在美國,情況則不同。谷歌和臉書等科技巨頭首席執行官經常會被叫到國會,接受質詢,回應有關其運營和反競爭行為的擔憂。在歐洲,谷歌面臨100億美元的反壟斷罰款,目前,罰款案尚處於上訴階段。然而,歐美國家的監管行動,很少會影響到公司股價。

 

對海外投資者而言,他們對最近對校外教培企業的治理行動倍感突然。但對那些了解中國政治體制的人來說,這種行動不足為怪。

 

早在2018年的一個全國性會議上,習近平主席首次表達了對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的不滿和厭惡。他批評說,這些培訓機構增加了學生的課業負擔,加重了家長的經濟負擔,擾亂了正常的學校教育。他指出,「良心的行業不能變成逐利的行業。」

 

之後,官媒稱他又多次要求加強對課外教育輔導行業的監管,僅今年就講了至少三次。教育部因此設立新部門,專門負責規範和監管這樣的機構及其活動。

 

據分析人士事後指出,中國領導人顯然擔心教育成本不斷增長,可能導致社會不穩定的問題。他們認為,教育成本上漲會進一步增加中產階級的壓力,打擊家長生育更多孩子的意願。

 

顯而易見,由於習近平這番講話被淹沒在長篇晦澀的官方報導中,國際媒體和投資者基本沒留意到這點。即便有些投資者注意到了他的講話,也很難想到,要求加強對課外教輔進行治理和監管,能和上個月出台的新規聯繫起來。新規要求,這樣的機構不應以營利為目的,這等於宣判了所有類似公司商業模式的死刑。

 

新規出台過程也很有中國特色。為了更好落實習近平主席的期望,官員們對治理教培機構新規一直守口如瓶,直到7月24日新規公開,令投資者措手不及。

 

在國際投資者開始拋售課外教輔等多行業公司的股票時,中國官員仍保持沉默,但似乎也對市場的反應感到震驚。

 

亞洲知名私募基金大佬單偉建總結了國際投資者的感受。他表示,「現在市場人士會認為,任何行業的任何一隻股票,在任何時候都可能會成為下一個靶子。」他分析道,無論是暫停螞蟻金服上市計劃,還是滴滴出行在紐約上市幾天即遭調查和處罰,如果官員能全面解釋新政出台的理由,市場反應或許會平和一些。

 

他表示,「我希望有關當局能汲取教訓,改進行事方式,像(美聯儲)那樣提供政策指引和和決策理據。」

 

在股市暴跌四天之後,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才匆忙安排了一場與國際銀行家的溝通會,以平息市場恐慌情緒,並解釋說治理行動僅針對私營課外輔導企業。

 

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承諾,將來會用漸進方式出台政策,讓市場有時間進行調整,避免出現大幅波動。但人們不禁要問:如果在政策出台當天甚至市場出現暴跌的時候,方星海能召開會議,結果會不會不同?是不是在股市出現拋售潮後,中國領導層才意識到誤判了形勢,才授權方星海發表談話呢?

 

對中國來說,這已不是第一次因未事先公開對政策加以介紹解釋,而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並造成全球影響。

 

2015年8月,中國調整匯率政策,令國際市場倍感意外,導致人民幣暴跌。起初,中國政府未作解釋,保持沉默,導致人們開始質疑中國經濟健康情況,並導致股市加速暴跌。

 

對中國領導人來說,需要多聽取單偉建等業內人士的建議諫言,需要授予方星海等專業人士更大空間和靈活度,把工作做在前面,向國際市場做好解釋工作。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市場整治行動:突襲式監管之弊端》,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