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萬欽透視歴史》普希金、尼古拉一世與12月黨人起義事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戴萬欽透視歴史》普希金、尼古拉一世與12月黨人起義事件
2021-08-10 07:00:00
A+
A
A-

筆者在1990年 1 月首次到蘇聯時,曾經在聖彼得堡普希金故居中,面對普希金中槍被抬回家裏躺臥數天才斷氣的長沙發,憑弔良久。(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前言》

 

1825年的12月黨人的武裝起義失敗事件,是俄羅斯歷史上,大批貴族青年為爭取君主立憲,而熱情付出生命代價的一首悲壯史詩。

 

本文要說的詩人普希金,是俄羅斯現實主義文學的創始人,浪漫多情,極富天才,他自年輕便崇拜法國學者伏爾泰的思想,也翻譯伏爾泰的詩篇。

 

他因為被流放在西北的普斯科夫省,未參加這場聖彼得堡的兵變,但他並不算在這場驚天動地的事件中缺席。

 

有5名12月黨人領袖人物,未在12月14日當天殉難,後來被沙皇政府逮捕判罪,最終在1826年7月13日行刑處決。

 

普希金深刻同情這些好友遭遇的不幸,並為自己僥倖未遭遇刧難,又受沙皇尼古拉一世禮遇赦免,而感到羞慚。他展現出既享有不朽的文學成就名聲,也擁有可愛的人格特質,難能可貴。

 

擁有非洲血脈的普希金,自青年時代起,即天才横溢,有不少風靡社會的詩作傳世。他的外曾祖父亞伯拉翰·漢尼拔出生於非洲,是彼得大帝的義子,為留學西歐的傑出軍事工程學家。

 

普希金自1823年開始寫的韻文體小説「永恆的戀人」(Yevgeni Onegin; Евгений Онегин),歷時8年才完成。此傑作扣人心弦,讓許多讀者總是感動得盪氣迴腸。杜思妥耶夫斯基後來甚至讚譽,這本長詩體小説,就是俄羅斯民族的史詩。

 

他在38歲時,為捍衛愛妻娜塔莉亞的名譽,與法國僑民喬治·唐特斯決鬥,結果負傷殞命,讓俄羅斯許多人民感受到椎心的痛苦。沙皇政府袖手旁觀這位文壇最耀眼的巨星,陷入生命的危險,飽受人民批評。他心中洋溢自由民主的理想,未嘗不是政府未出手相救的原因。

 

本文將探討普希金內心對君主立憲體制及廢除農奴制度的期盼,也探索他一再不怕文字獄降身的熱血情懷。

 

普希金銅像。 (圖/取自網路)

 

普希金熱愛自由思想而被放逐》

 

普希金在大學時,就喜歡法國啟蒙運動的自由思想。他在畢業後,曾經任職於外交部,也參加貴族青年所組織的文學團體「綠燈社」,以詩文歌頌自由,批評農奴制度及沙皇的王權高壓體制。

 

他在1818年19歲時,便和未來的12月黨人一樣,批評保守的大史學家卡拉姆津。當時,農奴主多熱衷吹捧卡拉姆津對於俄羅斯歷史的詮釋。

 

普希金在1817年18歳時的詩作「自由頌」和1818年的詩作「致恰達耶夫」,尤其冒犯了亞歴山大一世。

 

普希金在「自由頌」中説:

 

我要世人歌頌自由,

我要抨擊寶座的罪愆。

⋯⋯

要想看到沙皇的頭上

沒有人民苦難的陰影,

只有當強大的法律與

神經的自由牢結在一起,

⋯⋯

啊帝王,如今你們要記取教訓,

無論是奬賞,還是嚴懲,

無論是監獄,還是祭壇,

都不是你們牢固的柵欄。

在法律可靠的蔭庇下,

你們首先要把自己的頭低下,

只有人民的自由和安寧,

才是寶座的永恆的衞兵。

 

恰達耶夫是俄羅斯唯心主義的哲學家和政論家。他的自由思想對普希金有過很深的影響。普希金在1818年寫下的詩作「致恰達耶夫」,對12月黨人決定起事,發生了很大激勵作用。參與的青年貴族,大多都會吟誦它。

 

普希金這首詩中説:

⋯⋯

在殘暴的政權的重壓之下,

我們懷著焦急的心情

在傾聽祖國的召喚。

⋯⋯

正像一個青年的戀人

在等待那真誠的約會一樣。

⋯⋯

同志,相信吧:迷人的幸福的星辰

就要上升,射出光芒,

俄羅斯要從睡夢中蘇醒,

在專制暴政的廢墟上,

將會寫上我們姓名的字様!

 

主要由於這兩首詩,普希金在1820年被亞歴山大一世流放至俄羅斯南部。但是,他和一些批評政府的貴族青年的書信交往,反而更為密切。他也寫了更多和進步貴族青年鬱悶心情遙相呼應的詩作。

 

亞歴山大一世駕崩》

 

亞歷山大一世。(圖/取自網路)

 

擊敗拿破崙入侵的沙皇亞歴山大一世,是在1825年11月7日駕崩的。而普希金則先前就已經被亞歴山大一世再度流放,地點在俄羅斯西北部的普斯科夫省。

 

當沙皇駕崩的消息,傳到普希金被放逐居住的米海爾洛夫斯基鎮時,已經是11月底了。普希金在知悉後,心裏是很高興的。他在寫給好友普列特涅夫的信中高興地説,「⋯⋯我可真是一個預言家,預言家。」

 

亞歷山大一世膝下無子,兩名女兒都早夭。普希金很期待亞歴山大的大弟君士坦丁,能夠繼承王位成為君士坦丁一世。他認為君士坦丁是聰慧的。他曾經在12月4日寫信給朋友,明説他希望君士坦丁登基。

 

普希金想要脫身去到聖彼得堡掌握情勢發展。他冒名偽造了一份通行證,但是,他在出發後,開始擔心會替鄰居歐茜波夫女士帶來麻煩,又碰到一些不好的兆頭,所以折回了。

 

他殷切期盼在聖彼得堡的朋友,能夠代他向君士坦丁祈求恩准,容許他在離開5年多後,回到聖彼得堡。

 

他也曾再一次燃起衝動,企圖在未獲政府批准下趕回聖彼得堡。但是,又因例如僕人突然生病等等不好的兆頭,一連發生,導致他還是卻步不前。

 

十二月黨人起義失敗》

 

亞歴山大一世駕崩後,出現一段俄羅斯王位繼承混沌的狀況。君士坦丁大公是俄羅斯駐波蘭的總督,他的弟弟尼古拉大公已經向他宣誓效忠。

 

但是,君士坦丁大公在1823年娶波蘭女子為第2任妻子時,曾經寫信向亞歷山大一世聲明放棄沙皇的繼承權。亞歴山大一世接受了,並且在該年8月16日以正式命令,指定更年輕的尼古拉大公,作為俄羅斯王位繼承人。

 

然而,這道命令並未宣佈,把文件正本交給了莫斯科大主教秘密收藏。亞歷山大一世過世後,君士坦丁大公雖然信守由弟弟尼古拉大公繼承王位的承諾,但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兩地的政府高官,並不知道先前已經有密令存在。所以,他們依然向君士坦丁宣誓效忠。

 

最後,尼古拉大公在1825年12月12日晚間,被正式宣布為沙皇,且訂好在12月14日舉行參議院和宗教會議成員向他表示效忠的會議。

 

隨著亞歷山大一世追擊拿破崙的俄羅斯年輕貴族軍官,曾目睹西歐社會及習俗的進步。他們在回國後,認定俄羅斯應當廢除農奴制度,並改革專制威權制度。他們相繼組織了幾個秘密的團體。

 

他們當中有人在1816年到1821年期間,成立了秘密社團「救國協會」和「幸福協會」。又有人在1821年,成立了「南方協會」和「北方協會」。「南方協會」的立場比較激進,主張廢除農奴制度,並且要建立大一統的共和國。而「北方協會」則主張,建立帶有聯邦制性質的君主立憲政體。

 

「北方協會」認為尼古拉個性殘酷,又喜好威權。他們見到亞歴山大一世過世後王位繼承混沌狀況,臨時決定,針對尼古拉的準備繼承王位,在12月14日進行武裝兵諫。

 

「北方協會」的要角,加上幾位親王、貴族和軍官,於13日晚間聚集在詩人雷列耶夫家裏,嘈雜地倉卒會商如何採取冒險行動,又辯論未來憲法應該有的版本。他們一直到次日凌晨兩點才散去。

 

他們在散會前,決議14日早晨帶領幾路部隊,逼迫參議院接受他們的「告俄羅斯民族宣言」,既要促成參議院不要向尼古拉一世效忠,更要參議院支持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雷列耶夫長期是普希金的好友。

 

14日早晨,「北方協會」的要角,在參議院前的廣場上會合,鼓動怱忙來自各方的3千多將士呼喊「君士坦丁與憲法萬歲!」但是,原訂舉事的總指揮官杜魯貝茨科伊親王,卻遲遲未露面。會合的部隊,既無法彼此協調,也無所適從,遂保持留在原地。結果竟然連麵包和伏特加,都供應不及。而參議院在如規畫通過向尼古拉一世效忠後,便散會了。

 

到了下午3點,尼古拉指派歐羅夫將軍調動騎兵發動衝擊,更調用礮兵轟擊不肯散去的叛軍。太陽西沈時,尼古拉已經完全壓制住叛軍。

 

尼古拉在14日及15日晩間,親自逐一審訊兵變的領導人物。12月29日,烏克蘭也發生了「南方協會」策動切爾尼戈夫軍團起義,但是1826年1月3日便告潰敗。

 

俄羅斯歴史,將所有參與和涉及這兩次兵變的人士,都泛稱為「12月黨人」。12月黨人的主要份子為,曾經抵抗拿破崙入侵,又跟隨亞歴山大一世到西歐的貴族軍官。

 

總共有579人遭到起訴,共有289人被判有罪。他們幾乎全是貴族,擁有上校以上軍階者達13人。首謀中有5人遭判決將以吊刑處決,包括詩人雷列耶夫。而其中有121名罪犯,被流配到西伯利亞,或是高加索山區,服苦役。

 

普希金悼念殉難的12月黨人》

 

12月晚上在詩人雷列耶夫家中參加密謀的要角,有好幾位都是普希金的好友。雷列耶夫當晚更是豪氣干雲地説:「成功的機會很低,但是我們必須嘗試。我們的意向,將會是一個典範,而會在未來結出果實⋯⋯在大衆廣場上被囚捕,也比安逸地死在家裏的床上,來得好⋯⋯」。

 

26歲的普希金,對於自己受凶兆影響,遂未違反放逐令而趕赴聖彼堡,大感懊惱。他覺得12月黨人同志是為了他本人,也為了整個俄羅斯,而付出慘痛犠牲。

 

他在哀痛中,燒燬了自己生平交往的筆記,將一些人名和細節都毀掉,以免被政府搜查到加以運用。其實,12月黨人的主謀人士,幾乎都保有普希金歌頌自由的詩作。

 

他在落雪的日子中沈思一陣子之後,思想自己已經被放逐離開聖彼得堡大致6年了,便興起透過友人向尼古拉一世要求赦免放逐的念頭。

 

他也想離開傷心的俄羅斯,去西歐遊歴。他在致摰友維亞任姆斯基的書信中,提到嚮往去倫敦,在火車及汽船上閱讀英國報紙,也想去巴黎的劇院流連。他道及他在韻文小説「永恆的戀人」第4章中,便已經隱約透露了自己的期待。

 

12月黨人的5位首犯,是在1826年7月13日被問吊縊死的。普希金在前一晚上還作了惡夢,夢見自己有5顆牙齒脫落嘴外。他為這5位人士的殞命,感到既憤怒,又羞赧。

 

普希金非常哀傷地在筆記中,寫下他們姓名的縮寫,也繪了絞刑架。接著,他為了悼念他們,又寫了詩作「先知」。其中的文句有:

 

起來吧!俄羅斯的先知

穿上你羞慚的壽衣

將繩索套在你的頸項上

去面對該咀咒的兇手。

 

他在8月14日曾經寫信給維亞任姆斯基説:「我仍然對沙皇的加冕典禮有期盼。被縊死的亡者,已經問吊了。但是,120位將服苦役的人士,是朋友,是兄弟,也是同志。這太殘暴了。」

 

普希金的母親,是支持絕對王權的。她先前便曾經為了兒子寫信給尼古拉一世,說明普希金懊悔前愆,且患有動脈瘤,懇求沙皇撤消放逐令。

 

而秘密警察柏希納克,在被派赴調查普希金的言行後,也在7月份的一件報告中,陳述普希金安靜生活,社交活動少,而且舉止謹慎,並未批評政府。柏希納克還引述説,東正教教士約翰認為普希金生活單純。

 

尼古拉對普希金的惜才優遇》

 

尼古拉一世。 (圖/取自網路)

 

儘管12月黨人中的要犯,在審訊過程中多提到喜歡普希金詩文中傳遞的自由思想,尼古拉一世仍然在8月28日諭示,即刻在他將於莫斯科舉行的加冕大典之前,派遣一名憲兵禮貌陪同普希金至莫斯科晉見。結果,普希金在9月4日晚間由憲兵瓦爾許陪同,啟程赴莫斯科。

 

尼古拉一世儘管威權性格強烈,卻是持身嚴謹規律認真工作的人物。他在家庭裏扮演著模範先生和父親的角色,晚上不太外出。

 

他不太記得普希金文學作品的內容。他主要記得普希金曾經祈求赦免,也寫了對12黨人表達同情的詩句。

 

普希金是在9月8日早晨風塵僕僕地抵達莫斯科。尼古拉不待他修整儀容,即在駐蹕的朱鐸夫修道院的書房中召見他。

 

他隨身攜帶著他最近寫成的詩作「先知」,心裏忖度著如果尼古拉威脅要將他流放到西伯利亞,他就要在將那首詩作交給尼古拉後,昂首步出。

 

尼古拉先向普希金表明:他了解普希金是被兄長亞歴山大一世放逐在鄉間。而流放到西伯利亞的12月黨人中,確實很多是普希金的朋友。但是,只要他不再寫作批評政府,就會被赦免。

 

普希金當下承認,那些罪犯很多確實是他的朋友。但是,他表示,他並未再寫詩文批評政府,理由是政府對出版品的審查,很嚴格。

 

尼古拉當場拿出一首題目為「12月14日」的詩作。普希金立即解釋:那是自己尚未出版的詩作「安德列·柴尼爾」的片斷,被別人胡亂抽出,又恣意加上「12月14日」的標題。他強調,原詩是在同情法國詩人柴尼爾的遭遇,而批評法國大革命中的恐怖份子。

 

尼古拉緊接著詢問普希金,如果他在12月黨人舉事時,人恰好就在聖彼得堡,那麼會不會參加兵變?

 

普希金直率地答覆:因為參加謀逆的要角多是好友,所以如果自己人在聖彼得堡,實在很難讓朋友失望。但是,幸好自己人不在,要感謝上帝。

 

尼古拉本人隱約存在的俠義之心,竟然被普希金的天真性情牽動了。尼古拉向普希金說,如果他能夠保證修正自己對政府的態度,就會讓他重享自由。尼古拉並且伸出自己的手,讓他握著。普希金高興地表達了感激。

 

尼古拉接著説:自己願意作普希金作品的審查者,要普希金以後將所有的新作品,都先送呈給他。

 

尼古拉對普希金表示願意配合,很是高興,便大聲講出:「這就是新的普希金,其他的事,都忘了吧!」當晚,尼古拉在一項宴會中,還公開宣布他對普希金的寬大和期待。

 

另外,普希金在告退時,一時疏忽,把「先知」的詩稿掉落在地,所幸及時察覺而拾起。數日之後,普希金將該詩的結尾段落改為:

 

於是我聼見了上帝在召喚我:

“起來,先知,瞧吧,聽吧,

按照我的旨意行事吧,

走遍陸地和海洋,

用語言去把人們的心靈燒亮。”

 

今天中國大陸有些出版社的普希金抒情詩全集,用的祇是「先知」這首詩的修改版。

 

與尼古拉會面後,騎兵上將出身主管秘密警察業務的第三廳廳長本肯朵夫,依然派遣秘密警察監視普希金,並且和沙皇討論普希金1826年寫的歷史人物,僭王「高篤諾夫」的悲劇劇本等等。普希金意圖在作品「高篤諾夫」中暗示,人民才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

 

而且,參議院和國務會議也懷疑他的詩作「安德列·柴尼爾」,是否真的不是在影射批評俄羅斯政府。

 

接著,參議院在1828年3月25日確認,普希金適用於政府1826年8月22日所頒布的特赦命令。但是,他們認定尼古拉一世並未說普希金無罪,而是赦免了他的罪行。4個月後,國務會議在7月28日通過參議院處理普希金案的建議,可是決定加註,必須對普希金秘密加以監視。

 

普希金內心的掙扎》

 

普希金在1826年,其實還寫了一首詩,批評亞歴山大一世怯弱。他在詩中説:「我們的沙皇曾是個統帥,驍勇無比:在奧夫斯特茲城下他臨陣逃走,1812年則渾身發抖⋯⋯」。

 

普希金在1827年5月獲得尼古拉一世批准,由莫斯科回到雙親居住的聖彼得堡。他對自己爭取個人自由,接受尼古拉的赦免,而和自己的進步理念妥協,陷入天人交戰並感到羞赧。

 

他在回聖彼得堡的旅途中,竟和正在被移動監禁地點的12月黨人好友庫切爾貝克,意外相遇,讓他心內波濤起伏而感慨不已。

在12月黨人5位首謀人士1826年7月遭處決將滿1周年的前夕,普希金寫下詩篇「阿里翁」悼念他們。其中,尤其也為自己的艱難處境感到傷心。詩中説:「突然間⋯⋯舵手死了,水手們也死了!只剩下我一個隱秘的歌者,被暴風雨扔到海岸上⋯⋯」。

 

第三廳廳長肯朵花等人,一直注意著普希金。普希金似乎慢慢了解,尼古拉本人確有惜才的善意,但是政府體制內的保守力量並未鬆懈對他的監視。

 

尼古拉處理普希金身故的原則》

 

俄羅斯大文學家茹科夫斯基,在普希金1837年決鬥重傷亡故後,便去晉見沙皇尼古拉,要求沙皇像對待大史學家卡拉姆津一様,對普希金頒布全國周知的褒揚令,並且要救濟遺孀娜塔莉亞和他們年幼的子女。

 

尼古拉同意濟助他的家人,也同意在審查後會出版普希金的作品全集,並且會將利潤交給他的家人。但是尼古拉拒絕頒布褒揚令。尼古拉向旁人強調,卡拉姆津是位聖人,而普希金並不是聖人。

 

尼古拉也抱怨,茹科夫斯的請求是愚蠢的。尼古拉強調,他是哀悼普希金的「未來」,而不是他的「過去」。

 

尼古拉也指示本肯朶夫伯爵,須親自審查自普希金書房所移出的每一頁文稿和文件。

 

結語》

 

普希金在1837年決鬥而身亡。美國開國元勳漢彌爾頓,也是決鬥而死。普希金年少風流,31歲結婚。他是為捍衛貌美夫人娜塔莉亞的貞潔名聲,方找有具體覬覦行動的唐特斯男爵決鬥。因唐特斯竟在求愛遭拒後,厚顏捏造狀況張揚其事。

 

普希金的愛妻娜塔莉亞 。(圖/取自網路)

 

在普希金步向決鬥場之前,消息早就已經在聖彼得堡傳開。所以,俄羅斯很多民眾便責怪政府,為何明明知道將有違法決鬥,卻又未加以取締阻止。

 

有人懷疑,那場決鬥可能是尼古拉一世陰謀策劃。其實,沙皇在一聽到普希金將進行決鬥後,便下令本肯朵夫廳長派人阻止。但是,本肯朵夫聽了別人強調,普希金反正是政府的批評者後,決定派人在附近觀察狀況,而不現身加以阻止。

 

筆者在1990年 1 月首次到蘇聯時,曾經在聖彼得堡普希金故居中,對他胸部中槍被抬回家裏躺臥數天才斷氣的長沙發,憑弔良久。

 

蘇聯政府歌頌普希金是「人民詩人,也是偉大的先驅」。1947年是普希金過世的110周年。上海市舉行了紀念會。郭沫若在會中特別作了追思演講,而其題目為「向普希金看齊!」

 

普希金在感情上,有浪漫不覊的一頁。但是,他對自由和民主,確實抱持著難以壓抑的熾烈熱情。而他在俄羅斯文壇上的燦爛光芒,則更是至今無人可以替代的。

 

最後,要摘錄他在「安德列·柴尼爾」這首詩中寫的:「青年歌手的豎琴在唱什麼?它在唱自由:它始終沒有變心!」

筆者在1990年 1 月首次到蘇聯時,曾經在聖彼得堡普希金故居中,面對普希金中槍被抬回家裏躺臥數天才斷氣的長沙發,憑弔良久。(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前言》

 

1825年的12月黨人的武裝起義失敗事件,是俄羅斯歷史上,大批貴族青年為爭取君主立憲,而熱情付出生命代價的一首悲壯史詩。

 

本文要說的詩人普希金,是俄羅斯現實主義文學的創始人,浪漫多情,極富天才,他自年輕便崇拜法國學者伏爾泰的思想,也翻譯伏爾泰的詩篇。

 

他因為被流放在西北的普斯科夫省,未參加這場聖彼得堡的兵變,但他並不算在這場驚天動地的事件中缺席。

 

有5名12月黨人領袖人物,未在12月14日當天殉難,後來被沙皇政府逮捕判罪,最終在1826年7月13日行刑處決。

 

普希金深刻同情這些好友遭遇的不幸,並為自己僥倖未遭遇刧難,又受沙皇尼古拉一世禮遇赦免,而感到羞慚。他展現出既享有不朽的文學成就名聲,也擁有可愛的人格特質,難能可貴。

 

擁有非洲血脈的普希金,自青年時代起,即天才横溢,有不少風靡社會的詩作傳世。他的外曾祖父亞伯拉翰·漢尼拔出生於非洲,是彼得大帝的義子,為留學西歐的傑出軍事工程學家。

 

普希金自1823年開始寫的韻文體小説「永恆的戀人」(Yevgeni Onegin; Евгений Онегин),歷時8年才完成。此傑作扣人心弦,讓許多讀者總是感動得盪氣迴腸。杜思妥耶夫斯基後來甚至讚譽,這本長詩體小説,就是俄羅斯民族的史詩。

 

他在38歲時,為捍衛愛妻娜塔莉亞的名譽,與法國僑民喬治·唐特斯決鬥,結果負傷殞命,讓俄羅斯許多人民感受到椎心的痛苦。沙皇政府袖手旁觀這位文壇最耀眼的巨星,陷入生命的危險,飽受人民批評。他心中洋溢自由民主的理想,未嘗不是政府未出手相救的原因。

 

本文將探討普希金內心對君主立憲體制及廢除農奴制度的期盼,也探索他一再不怕文字獄降身的熱血情懷。

 

普希金銅像。 (圖/取自網路)

 

普希金熱愛自由思想而被放逐》

 

普希金在大學時,就喜歡法國啟蒙運動的自由思想。他在畢業後,曾經任職於外交部,也參加貴族青年所組織的文學團體「綠燈社」,以詩文歌頌自由,批評農奴制度及沙皇的王權高壓體制。

 

他在1818年19歲時,便和未來的12月黨人一樣,批評保守的大史學家卡拉姆津。當時,農奴主多熱衷吹捧卡拉姆津對於俄羅斯歷史的詮釋。

 

普希金在1817年18歳時的詩作「自由頌」和1818年的詩作「致恰達耶夫」,尤其冒犯了亞歴山大一世。

 

普希金在「自由頌」中説:

 

我要世人歌頌自由,

我要抨擊寶座的罪愆。

⋯⋯

要想看到沙皇的頭上

沒有人民苦難的陰影,

只有當強大的法律與

神經的自由牢結在一起,

⋯⋯

啊帝王,如今你們要記取教訓,

無論是奬賞,還是嚴懲,

無論是監獄,還是祭壇,

都不是你們牢固的柵欄。

在法律可靠的蔭庇下,

你們首先要把自己的頭低下,

只有人民的自由和安寧,

才是寶座的永恆的衞兵。

 

恰達耶夫是俄羅斯唯心主義的哲學家和政論家。他的自由思想對普希金有過很深的影響。普希金在1818年寫下的詩作「致恰達耶夫」,對12月黨人決定起事,發生了很大激勵作用。參與的青年貴族,大多都會吟誦它。

 

普希金這首詩中説:

⋯⋯

在殘暴的政權的重壓之下,

我們懷著焦急的心情

在傾聽祖國的召喚。

⋯⋯

正像一個青年的戀人

在等待那真誠的約會一樣。

⋯⋯

同志,相信吧:迷人的幸福的星辰

就要上升,射出光芒,

俄羅斯要從睡夢中蘇醒,

在專制暴政的廢墟上,

將會寫上我們姓名的字様!

 

主要由於這兩首詩,普希金在1820年被亞歴山大一世流放至俄羅斯南部。但是,他和一些批評政府的貴族青年的書信交往,反而更為密切。他也寫了更多和進步貴族青年鬱悶心情遙相呼應的詩作。

 

亞歴山大一世駕崩》

 

亞歷山大一世。(圖/取自網路)

 

擊敗拿破崙入侵的沙皇亞歴山大一世,是在1825年11月7日駕崩的。而普希金則先前就已經被亞歴山大一世再度流放,地點在俄羅斯西北部的普斯科夫省。

 

當沙皇駕崩的消息,傳到普希金被放逐居住的米海爾洛夫斯基鎮時,已經是11月底了。普希金在知悉後,心裏是很高興的。他在寫給好友普列特涅夫的信中高興地説,「⋯⋯我可真是一個預言家,預言家。」

 

亞歷山大一世膝下無子,兩名女兒都早夭。普希金很期待亞歴山大的大弟君士坦丁,能夠繼承王位成為君士坦丁一世。他認為君士坦丁是聰慧的。他曾經在12月4日寫信給朋友,明説他希望君士坦丁登基。

 

普希金想要脫身去到聖彼得堡掌握情勢發展。他冒名偽造了一份通行證,但是,他在出發後,開始擔心會替鄰居歐茜波夫女士帶來麻煩,又碰到一些不好的兆頭,所以折回了。

 

他殷切期盼在聖彼得堡的朋友,能夠代他向君士坦丁祈求恩准,容許他在離開5年多後,回到聖彼得堡。

 

他也曾再一次燃起衝動,企圖在未獲政府批准下趕回聖彼得堡。但是,又因例如僕人突然生病等等不好的兆頭,一連發生,導致他還是卻步不前。

 

十二月黨人起義失敗》

 

亞歴山大一世駕崩後,出現一段俄羅斯王位繼承混沌的狀況。君士坦丁大公是俄羅斯駐波蘭的總督,他的弟弟尼古拉大公已經向他宣誓效忠。

 

但是,君士坦丁大公在1823年娶波蘭女子為第2任妻子時,曾經寫信向亞歷山大一世聲明放棄沙皇的繼承權。亞歴山大一世接受了,並且在該年8月16日以正式命令,指定更年輕的尼古拉大公,作為俄羅斯王位繼承人。

 

然而,這道命令並未宣佈,把文件正本交給了莫斯科大主教秘密收藏。亞歷山大一世過世後,君士坦丁大公雖然信守由弟弟尼古拉大公繼承王位的承諾,但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兩地的政府高官,並不知道先前已經有密令存在。所以,他們依然向君士坦丁宣誓效忠。

 

最後,尼古拉大公在1825年12月12日晚間,被正式宣布為沙皇,且訂好在12月14日舉行參議院和宗教會議成員向他表示效忠的會議。

 

隨著亞歷山大一世追擊拿破崙的俄羅斯年輕貴族軍官,曾目睹西歐社會及習俗的進步。他們在回國後,認定俄羅斯應當廢除農奴制度,並改革專制威權制度。他們相繼組織了幾個秘密的團體。

 

他們當中有人在1816年到1821年期間,成立了秘密社團「救國協會」和「幸福協會」。又有人在1821年,成立了「南方協會」和「北方協會」。「南方協會」的立場比較激進,主張廢除農奴制度,並且要建立大一統的共和國。而「北方協會」則主張,建立帶有聯邦制性質的君主立憲政體。

 

「北方協會」認為尼古拉個性殘酷,又喜好威權。他們見到亞歴山大一世過世後王位繼承混沌狀況,臨時決定,針對尼古拉的準備繼承王位,在12月14日進行武裝兵諫。

 

「北方協會」的要角,加上幾位親王、貴族和軍官,於13日晚間聚集在詩人雷列耶夫家裏,嘈雜地倉卒會商如何採取冒險行動,又辯論未來憲法應該有的版本。他們一直到次日凌晨兩點才散去。

 

他們在散會前,決議14日早晨帶領幾路部隊,逼迫參議院接受他們的「告俄羅斯民族宣言」,既要促成參議院不要向尼古拉一世效忠,更要參議院支持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雷列耶夫長期是普希金的好友。

 

14日早晨,「北方協會」的要角,在參議院前的廣場上會合,鼓動怱忙來自各方的3千多將士呼喊「君士坦丁與憲法萬歲!」但是,原訂舉事的總指揮官杜魯貝茨科伊親王,卻遲遲未露面。會合的部隊,既無法彼此協調,也無所適從,遂保持留在原地。結果竟然連麵包和伏特加,都供應不及。而參議院在如規畫通過向尼古拉一世效忠後,便散會了。

 

到了下午3點,尼古拉指派歐羅夫將軍調動騎兵發動衝擊,更調用礮兵轟擊不肯散去的叛軍。太陽西沈時,尼古拉已經完全壓制住叛軍。

 

尼古拉在14日及15日晩間,親自逐一審訊兵變的領導人物。12月29日,烏克蘭也發生了「南方協會」策動切爾尼戈夫軍團起義,但是1826年1月3日便告潰敗。

 

俄羅斯歴史,將所有參與和涉及這兩次兵變的人士,都泛稱為「12月黨人」。12月黨人的主要份子為,曾經抵抗拿破崙入侵,又跟隨亞歴山大一世到西歐的貴族軍官。

 

總共有579人遭到起訴,共有289人被判有罪。他們幾乎全是貴族,擁有上校以上軍階者達13人。首謀中有5人遭判決將以吊刑處決,包括詩人雷列耶夫。而其中有121名罪犯,被流配到西伯利亞,或是高加索山區,服苦役。

 

普希金悼念殉難的12月黨人》

 

12月晚上在詩人雷列耶夫家中參加密謀的要角,有好幾位都是普希金的好友。雷列耶夫當晚更是豪氣干雲地説:「成功的機會很低,但是我們必須嘗試。我們的意向,將會是一個典範,而會在未來結出果實⋯⋯在大衆廣場上被囚捕,也比安逸地死在家裏的床上,來得好⋯⋯」。

 

26歲的普希金,對於自己受凶兆影響,遂未違反放逐令而趕赴聖彼堡,大感懊惱。他覺得12月黨人同志是為了他本人,也為了整個俄羅斯,而付出慘痛犠牲。

 

他在哀痛中,燒燬了自己生平交往的筆記,將一些人名和細節都毀掉,以免被政府搜查到加以運用。其實,12月黨人的主謀人士,幾乎都保有普希金歌頌自由的詩作。

 

他在落雪的日子中沈思一陣子之後,思想自己已經被放逐離開聖彼得堡大致6年了,便興起透過友人向尼古拉一世要求赦免放逐的念頭。

 

他也想離開傷心的俄羅斯,去西歐遊歴。他在致摰友維亞任姆斯基的書信中,提到嚮往去倫敦,在火車及汽船上閱讀英國報紙,也想去巴黎的劇院流連。他道及他在韻文小説「永恆的戀人」第4章中,便已經隱約透露了自己的期待。

 

12月黨人的5位首犯,是在1826年7月13日被問吊縊死的。普希金在前一晚上還作了惡夢,夢見自己有5顆牙齒脫落嘴外。他為這5位人士的殞命,感到既憤怒,又羞赧。

 

普希金非常哀傷地在筆記中,寫下他們姓名的縮寫,也繪了絞刑架。接著,他為了悼念他們,又寫了詩作「先知」。其中的文句有:

 

起來吧!俄羅斯的先知

穿上你羞慚的壽衣

將繩索套在你的頸項上

去面對該咀咒的兇手。

 

他在8月14日曾經寫信給維亞任姆斯基説:「我仍然對沙皇的加冕典禮有期盼。被縊死的亡者,已經問吊了。但是,120位將服苦役的人士,是朋友,是兄弟,也是同志。這太殘暴了。」

 

普希金的母親,是支持絕對王權的。她先前便曾經為了兒子寫信給尼古拉一世,說明普希金懊悔前愆,且患有動脈瘤,懇求沙皇撤消放逐令。

 

而秘密警察柏希納克,在被派赴調查普希金的言行後,也在7月份的一件報告中,陳述普希金安靜生活,社交活動少,而且舉止謹慎,並未批評政府。柏希納克還引述説,東正教教士約翰認為普希金生活單純。

 

尼古拉對普希金的惜才優遇》

 

尼古拉一世。 (圖/取自網路)

 

儘管12月黨人中的要犯,在審訊過程中多提到喜歡普希金詩文中傳遞的自由思想,尼古拉一世仍然在8月28日諭示,即刻在他將於莫斯科舉行的加冕大典之前,派遣一名憲兵禮貌陪同普希金至莫斯科晉見。結果,普希金在9月4日晚間由憲兵瓦爾許陪同,啟程赴莫斯科。

 

尼古拉一世儘管威權性格強烈,卻是持身嚴謹規律認真工作的人物。他在家庭裏扮演著模範先生和父親的角色,晚上不太外出。

 

他不太記得普希金文學作品的內容。他主要記得普希金曾經祈求赦免,也寫了對12黨人表達同情的詩句。

 

普希金是在9月8日早晨風塵僕僕地抵達莫斯科。尼古拉不待他修整儀容,即在駐蹕的朱鐸夫修道院的書房中召見他。

 

他隨身攜帶著他最近寫成的詩作「先知」,心裏忖度著如果尼古拉威脅要將他流放到西伯利亞,他就要在將那首詩作交給尼古拉後,昂首步出。

 

尼古拉先向普希金表明:他了解普希金是被兄長亞歴山大一世放逐在鄉間。而流放到西伯利亞的12月黨人中,確實很多是普希金的朋友。但是,只要他不再寫作批評政府,就會被赦免。

 

普希金當下承認,那些罪犯很多確實是他的朋友。但是,他表示,他並未再寫詩文批評政府,理由是政府對出版品的審查,很嚴格。

 

尼古拉當場拿出一首題目為「12月14日」的詩作。普希金立即解釋:那是自己尚未出版的詩作「安德列·柴尼爾」的片斷,被別人胡亂抽出,又恣意加上「12月14日」的標題。他強調,原詩是在同情法國詩人柴尼爾的遭遇,而批評法國大革命中的恐怖份子。

 

尼古拉緊接著詢問普希金,如果他在12月黨人舉事時,人恰好就在聖彼得堡,那麼會不會參加兵變?

 

普希金直率地答覆:因為參加謀逆的要角多是好友,所以如果自己人在聖彼得堡,實在很難讓朋友失望。但是,幸好自己人不在,要感謝上帝。

 

尼古拉本人隱約存在的俠義之心,竟然被普希金的天真性情牽動了。尼古拉向普希金說,如果他能夠保證修正自己對政府的態度,就會讓他重享自由。尼古拉並且伸出自己的手,讓他握著。普希金高興地表達了感激。

 

尼古拉接著説:自己願意作普希金作品的審查者,要普希金以後將所有的新作品,都先送呈給他。

 

尼古拉對普希金表示願意配合,很是高興,便大聲講出:「這就是新的普希金,其他的事,都忘了吧!」當晚,尼古拉在一項宴會中,還公開宣布他對普希金的寬大和期待。

 

另外,普希金在告退時,一時疏忽,把「先知」的詩稿掉落在地,所幸及時察覺而拾起。數日之後,普希金將該詩的結尾段落改為:

 

於是我聼見了上帝在召喚我:

“起來,先知,瞧吧,聽吧,

按照我的旨意行事吧,

走遍陸地和海洋,

用語言去把人們的心靈燒亮。”

 

今天中國大陸有些出版社的普希金抒情詩全集,用的祇是「先知」這首詩的修改版。

 

與尼古拉會面後,騎兵上將出身主管秘密警察業務的第三廳廳長本肯朵夫,依然派遣秘密警察監視普希金,並且和沙皇討論普希金1826年寫的歷史人物,僭王「高篤諾夫」的悲劇劇本等等。普希金意圖在作品「高篤諾夫」中暗示,人民才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

 

而且,參議院和國務會議也懷疑他的詩作「安德列·柴尼爾」,是否真的不是在影射批評俄羅斯政府。

 

接著,參議院在1828年3月25日確認,普希金適用於政府1826年8月22日所頒布的特赦命令。但是,他們認定尼古拉一世並未說普希金無罪,而是赦免了他的罪行。4個月後,國務會議在7月28日通過參議院處理普希金案的建議,可是決定加註,必須對普希金秘密加以監視。

 

普希金內心的掙扎》

 

普希金在1826年,其實還寫了一首詩,批評亞歴山大一世怯弱。他在詩中説:「我們的沙皇曾是個統帥,驍勇無比:在奧夫斯特茲城下他臨陣逃走,1812年則渾身發抖⋯⋯」。

 

普希金在1827年5月獲得尼古拉一世批准,由莫斯科回到雙親居住的聖彼得堡。他對自己爭取個人自由,接受尼古拉的赦免,而和自己的進步理念妥協,陷入天人交戰並感到羞赧。

 

他在回聖彼得堡的旅途中,竟和正在被移動監禁地點的12月黨人好友庫切爾貝克,意外相遇,讓他心內波濤起伏而感慨不已。

在12月黨人5位首謀人士1826年7月遭處決將滿1周年的前夕,普希金寫下詩篇「阿里翁」悼念他們。其中,尤其也為自己的艱難處境感到傷心。詩中説:「突然間⋯⋯舵手死了,水手們也死了!只剩下我一個隱秘的歌者,被暴風雨扔到海岸上⋯⋯」。

 

第三廳廳長肯朵花等人,一直注意著普希金。普希金似乎慢慢了解,尼古拉本人確有惜才的善意,但是政府體制內的保守力量並未鬆懈對他的監視。

 

尼古拉處理普希金身故的原則》

 

俄羅斯大文學家茹科夫斯基,在普希金1837年決鬥重傷亡故後,便去晉見沙皇尼古拉,要求沙皇像對待大史學家卡拉姆津一様,對普希金頒布全國周知的褒揚令,並且要救濟遺孀娜塔莉亞和他們年幼的子女。

 

尼古拉同意濟助他的家人,也同意在審查後會出版普希金的作品全集,並且會將利潤交給他的家人。但是尼古拉拒絕頒布褒揚令。尼古拉向旁人強調,卡拉姆津是位聖人,而普希金並不是聖人。

 

尼古拉也抱怨,茹科夫斯的請求是愚蠢的。尼古拉強調,他是哀悼普希金的「未來」,而不是他的「過去」。

 

尼古拉也指示本肯朶夫伯爵,須親自審查自普希金書房所移出的每一頁文稿和文件。

 

結語》

 

普希金在1837年決鬥而身亡。美國開國元勳漢彌爾頓,也是決鬥而死。普希金年少風流,31歲結婚。他是為捍衛貌美夫人娜塔莉亞的貞潔名聲,方找有具體覬覦行動的唐特斯男爵決鬥。因唐特斯竟在求愛遭拒後,厚顏捏造狀況張揚其事。

 

普希金的愛妻娜塔莉亞 。(圖/取自網路)

 

在普希金步向決鬥場之前,消息早就已經在聖彼得堡傳開。所以,俄羅斯很多民眾便責怪政府,為何明明知道將有違法決鬥,卻又未加以取締阻止。

 

有人懷疑,那場決鬥可能是尼古拉一世陰謀策劃。其實,沙皇在一聽到普希金將進行決鬥後,便下令本肯朵夫廳長派人阻止。但是,本肯朵夫聽了別人強調,普希金反正是政府的批評者後,決定派人在附近觀察狀況,而不現身加以阻止。

 

筆者在1990年 1 月首次到蘇聯時,曾經在聖彼得堡普希金故居中,對他胸部中槍被抬回家裏躺臥數天才斷氣的長沙發,憑弔良久。

 

蘇聯政府歌頌普希金是「人民詩人,也是偉大的先驅」。1947年是普希金過世的110周年。上海市舉行了紀念會。郭沫若在會中特別作了追思演講,而其題目為「向普希金看齊!」

 

普希金在感情上,有浪漫不覊的一頁。但是,他對自由和民主,確實抱持著難以壓抑的熾烈熱情。而他在俄羅斯文壇上的燦爛光芒,則更是至今無人可以替代的。

 

最後,要摘錄他在「安德列·柴尼爾」這首詩中寫的:「青年歌手的豎琴在唱什麼?它在唱自由:它始終沒有變心!」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