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東奧:一場集體專制與欲望民主的較量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東奧:一場集體專制與欲望民主的較量
2021-08-10 07:00:00
A+
A
A-

欲望主體民主與以國家為中心的集體主義體制的決戰,恐怕還將延續數十個年頭,其勝負究竟如何,此刻尚難以蓋棺論定!(圖/取自網路)

 

作者/張陌

 

這一代人多數都要經歷一個時期,就是它勢必得搞清楚:究竟是具有集體主義意涵的專制政治,還是以實現自我欲望為主體的散漫民主,是人類真正可以走下去的制度?現在所謂的美中較量,它的內核意義說穿了,就在於此。

 

東京奧運結束了,但這次奧運就像是,日本(東西兩種特質的文化共同揉合的社會)搭建了一個由前述兩類體制代表的國家──中國與美國,透過體育競技去進行比拚的擂台。

 

結果顯示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美國在金牌上終於在閉幕前實現逆轉,這彷彿告訴世人,民主仍然有效。但中國領先了大半場,卻嚇出美國一身冷汗,這也代表了,集體主義的制度,確有著令人難以忽視的動員與實踐效率。

 

論金牌數量,現在的民主陣營似是贏家,除美國費了一番勁保住第一的顏面外,後頭更有一堆它的盟友,日本先不算,英國、澳洲以及荷法德意,都是民主陣營。亦即,去掉仍算是寡頭體制的俄羅斯,中國在前十位的金牌榜上,並沒有同伴。

 

然而回望歷史,曾經在一次奧運拿下最多金牌的,卻不是美國。美國的上限是46金,但它的冷戰死對頭蘇聯,在它即將崩潰的3年前,亦即它參加的最後一次奧運──漢城奧運,曾拿下了難以企及的55金。

 

當時的金牌總數遠低於後來不斷加入更多單項的今日奧運,蘇聯保有的這個紀錄恐怕是一個震古爍今、永遠無法超越的顛峰。不但如此,當時排在第二位的亦不是美國,而是蘇聯的同盟、柏林圍牆未倒塌前的東德,它拿下了驚人的37金。當時東德人口不過1千6百多萬人,而美國當時已有2億4千多萬人口,是東德人口數的15倍,卻還以36金略遜一籌。

 

在冷戰仍在進行的年頭,集權體制與民主體制在前十位的金牌榜上,各占其半。但集權的社會主義陣營明顯居於強勢,光蘇聯與東德就囊括了92金。清晰地說明了,這一體制在攻堅一項國家任務時,具備的強大動員能力。

 

但奧運只是一場短暫的實驗,更大型的實驗是去年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具有集體主義性格的國家,無論它有沒有民主,都在防疫上表現得更為出色。這甚至包括日本。日本的外皮是民主,但它的內在卻是皇權之下的等級制度。外表是麥克阿瑟替它披上的,內襯卻從未真正改變,從皇族到臣藩、武士階層再下到底層的平民,日本的大和民族集體性格從未消散。

 

日本民眾詬病與指責的防疫失措,更多的責任恐怕就在於民眾自己本身。亦即反而在於民主的自身。因為民主而逐漸擴散的個人權利意識,讓日本民眾選擇抗拒疫苗,不到兩成的疫苗覆蓋率,讓疫情找到重新竄起的漏洞。

 

法國最近也有相同的問題,其總統馬克宏推行「健康通行證」措施,卻遭到數周連續的示威抗議,上周末逾廿三萬民眾在法國各地走上街頭,抗議實施進入餐廳、搭乘高鐵飛機持健康通行證的制度,而他們的理由是:這一規定侵蝕公民自由。

 

健康通行證說穿了就是中國大陸的「健康碼」,在還沒有疫苗時,大陸的健康碼要求只有通過核酸檢測陰性的人,在掃瞄健康二維碼時會出現綠碼,否則就需進行居家隔離。綠色即是通行與出入各公共場所或商家的合法證明。現在馬克宏只是將核酸檢測再加上施打疫苗罷了。就是唯有已經施打過疫苗,或病毒檢驗陰性,或最近染疫康復的,才能從事各項日常活動。

 

今年5月,山東省衛健委彷彿與馬克宏心有靈犀,先一步推出了「金色健康碼」,就是,若已接種過疫苗民眾,他的健康碼會從綠色升級為「鑲金邊的金色健康碼」。

 

這剛好反映了一個有趣的對照。在中國這一具有多年集體主義傳統的社會裡,這一制度受到的是歡迎而非反抗。人們對健康碼的認知是,它既是正面的,更是有用的;有了健康碼,不但可以保護他人,也正足以保護自己。但在西方民主誕生地之一的法國,人民卻將它全然當成負面的事物,是對自由的侵犯與剝奪。

 

主張自由權利的人顯然忘記了,自由是用生命去享受的,而不是已經沒了鼻息的冤魂。為了他人的生命安全而作出的犧牲,其真正犧牲的並不是他們所以為的自由,而只是寵溺與放緃而已,它與自由根本毫不相涉。

 

就像經典意義上的自由絕不包括殺人放火與強盜偷竊一樣,自由當然也並不包括將一個個可能已經染疫的人,丟到公共場所去讓病毒四處燎原,並因此間接地殺死無數的病弱之人。

 

在這一層意義上,新冠疫情不只一次地、狠狠地刮了民主體制的臉。民主如今的意涵已經被徹底翻轉了,它成了只尋求滿足自身欲望而不顧他人死活的暴民所挾制的另一種專制政治。

 

但姑且就繼續稱之為民主吧,但應冠上一個形容詞,或可以叫做欲望主體民主!它與以國家為中心的集體主義體制的決戰,恐怕還將延續數十個年頭,其勝負究竟如何,此刻尚難以蓋棺論定!

欲望主體民主與以國家為中心的集體主義體制的決戰,恐怕還將延續數十個年頭,其勝負究竟如何,此刻尚難以蓋棺論定!(圖/取自網路)

 

作者/張陌

 

這一代人多數都要經歷一個時期,就是它勢必得搞清楚:究竟是具有集體主義意涵的專制政治,還是以實現自我欲望為主體的散漫民主,是人類真正可以走下去的制度?現在所謂的美中較量,它的內核意義說穿了,就在於此。

 

東京奧運結束了,但這次奧運就像是,日本(東西兩種特質的文化共同揉合的社會)搭建了一個由前述兩類體制代表的國家──中國與美國,透過體育競技去進行比拚的擂台。

 

結果顯示雙方實力在伯仲之間,美國在金牌上終於在閉幕前實現逆轉,這彷彿告訴世人,民主仍然有效。但中國領先了大半場,卻嚇出美國一身冷汗,這也代表了,集體主義的制度,確有著令人難以忽視的動員與實踐效率。

 

論金牌數量,現在的民主陣營似是贏家,除美國費了一番勁保住第一的顏面外,後頭更有一堆它的盟友,日本先不算,英國、澳洲以及荷法德意,都是民主陣營。亦即,去掉仍算是寡頭體制的俄羅斯,中國在前十位的金牌榜上,並沒有同伴。

 

然而回望歷史,曾經在一次奧運拿下最多金牌的,卻不是美國。美國的上限是46金,但它的冷戰死對頭蘇聯,在它即將崩潰的3年前,亦即它參加的最後一次奧運──漢城奧運,曾拿下了難以企及的55金。

 

當時的金牌總數遠低於後來不斷加入更多單項的今日奧運,蘇聯保有的這個紀錄恐怕是一個震古爍今、永遠無法超越的顛峰。不但如此,當時排在第二位的亦不是美國,而是蘇聯的同盟、柏林圍牆未倒塌前的東德,它拿下了驚人的37金。當時東德人口不過1千6百多萬人,而美國當時已有2億4千多萬人口,是東德人口數的15倍,卻還以36金略遜一籌。

 

在冷戰仍在進行的年頭,集權體制與民主體制在前十位的金牌榜上,各占其半。但集權的社會主義陣營明顯居於強勢,光蘇聯與東德就囊括了92金。清晰地說明了,這一體制在攻堅一項國家任務時,具備的強大動員能力。

 

但奧運只是一場短暫的實驗,更大型的實驗是去年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具有集體主義性格的國家,無論它有沒有民主,都在防疫上表現得更為出色。這甚至包括日本。日本的外皮是民主,但它的內在卻是皇權之下的等級制度。外表是麥克阿瑟替它披上的,內襯卻從未真正改變,從皇族到臣藩、武士階層再下到底層的平民,日本的大和民族集體性格從未消散。

 

日本民眾詬病與指責的防疫失措,更多的責任恐怕就在於民眾自己本身。亦即反而在於民主的自身。因為民主而逐漸擴散的個人權利意識,讓日本民眾選擇抗拒疫苗,不到兩成的疫苗覆蓋率,讓疫情找到重新竄起的漏洞。

 

法國最近也有相同的問題,其總統馬克宏推行「健康通行證」措施,卻遭到數周連續的示威抗議,上周末逾廿三萬民眾在法國各地走上街頭,抗議實施進入餐廳、搭乘高鐵飛機持健康通行證的制度,而他們的理由是:這一規定侵蝕公民自由。

 

健康通行證說穿了就是中國大陸的「健康碼」,在還沒有疫苗時,大陸的健康碼要求只有通過核酸檢測陰性的人,在掃瞄健康二維碼時會出現綠碼,否則就需進行居家隔離。綠色即是通行與出入各公共場所或商家的合法證明。現在馬克宏只是將核酸檢測再加上施打疫苗罷了。就是唯有已經施打過疫苗,或病毒檢驗陰性,或最近染疫康復的,才能從事各項日常活動。

 

今年5月,山東省衛健委彷彿與馬克宏心有靈犀,先一步推出了「金色健康碼」,就是,若已接種過疫苗民眾,他的健康碼會從綠色升級為「鑲金邊的金色健康碼」。

 

這剛好反映了一個有趣的對照。在中國這一具有多年集體主義傳統的社會裡,這一制度受到的是歡迎而非反抗。人們對健康碼的認知是,它既是正面的,更是有用的;有了健康碼,不但可以保護他人,也正足以保護自己。但在西方民主誕生地之一的法國,人民卻將它全然當成負面的事物,是對自由的侵犯與剝奪。

 

主張自由權利的人顯然忘記了,自由是用生命去享受的,而不是已經沒了鼻息的冤魂。為了他人的生命安全而作出的犧牲,其真正犧牲的並不是他們所以為的自由,而只是寵溺與放緃而已,它與自由根本毫不相涉。

 

就像經典意義上的自由絕不包括殺人放火與強盜偷竊一樣,自由當然也並不包括將一個個可能已經染疫的人,丟到公共場所去讓病毒四處燎原,並因此間接地殺死無數的病弱之人。

 

在這一層意義上,新冠疫情不只一次地、狠狠地刮了民主體制的臉。民主如今的意涵已經被徹底翻轉了,它成了只尋求滿足自身欲望而不顧他人死活的暴民所挾制的另一種專制政治。

 

但姑且就繼續稱之為民主吧,但應冠上一個形容詞,或可以叫做欲望主體民主!它與以國家為中心的集體主義體制的決戰,恐怕還將延續數十個年頭,其勝負究竟如何,此刻尚難以蓋棺論定!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