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寧隨想錄》可知當前台灣亂象的根源是什麼嗎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戴立寧隨想錄》可知當前台灣亂象的根源是什麼嗎 ?
2021-08-06 07:38:00
A+
A
A-

李登輝既是民主先生,也是民主罪人。蔡英文受制度之害,成了獨夫。戴立寧:「台灣有意於總統之位的人不在少數,我真想很認真地問一問:可了解台灣當前亂象的根源?可有什麼樣的辦法和想法,能挽救民主之塔之將傾 ? (/取自網路)

 

作者/戴立寧

 

疫情的關係, 困守家中,靠網路和外界溝通。此時此刻, 人同此心, 最最關心的,當然是疫情和抑制疫情的終極希望: 疫苗。 偏偏就正是疫苗,台灣執政當局一連串的動作和措施,讓人瞠目結舌;國際因之側目、國人為之蒙羞。

 

前人辛勤創造了著名的經濟奇蹟:台灣錢淹腳踝,台灣從那以後並不缺錢。針對疫情,執政黨所謂的「超前部署」,早早就預列了大把大把的鈔票: 防疫和紓困加起來有8400億;單單疫苗一項,就有340億之多, 還一路在追加。

 

但,疫苗呢?疫苗施打的實際情狀又如何?

 

群體中一定比例的個人因施打疫苗而獲得了免疫力,從而讓其他沒有施打疫苗的個體也受到保護而不被傳染,是所謂: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Threshold, HIT)。達成群體免疫的疫苗施打的比例 (所謂:覆蓋率) 要多少?專家給出的明確答案:對抗COVID-19原始株要 60%; 變種株Alpha要 75-80%; Delta, 87.5%。

 

不是太複雜的計算題,簡單的加減乘除,小學生都知道:台灣獲准進口的疫苗是遠遠、遠遠地不足。 當台灣人民為疫苗的短缺而憂鬱、呼號時, 執政黨卻竭盡全力地阻擋疫苗的進口, 無所不用其極。

 

阻擋國外疫苗的進口是為了保護國內疫苗的生產,這一點其實也可以理解。 關鍵的是:它,國產疫苗,必須符合國際疫苗的施打標準。理由也很簡單:疫苗除了保命、要考慮其 保護率:(效力(efficacy)+效果(effectiveness))之外,它還要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緊急使用授權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沒有這項授權, 在國際間打了也是白打。台灣的經濟成長一向依賴國際貿易,杜絕台灣和國與國間際間的人際交往, 其後果的嚴重, 不難想像。

 

疫情彷彿是面照妖鏡,映現出台灣當前的各種奇形怪狀,現了原形的各類妖魔鬼怪,毫無忌憚地公然違法、公然說謊、公然貪贖、公然作假…;上下糾纏,裡應外合。

 

何以致此? 原因當然很多,可以從各方面加以探討; 我是法律人,且讓我從法律制度面說說。

 

前兩天(2021年7月30日)正好是前總統李登輝逝世的一周年紀念,話也許就可以從前總統李登輝先生談起。

 

李登輝是繼兩蔣之後第一位由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的總統,被譽之為「民主先生」。這位民主先生對於台灣的民主絕對是有貢獻的 ── 在他之後, 罵總統不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不再會像李敖、柏楊一樣,莫明其妙地被送到了綠島。

 

但是, 李登輝也是台灣民主的罪人。李在其總統任內,5年之間居然修改憲法6次,把國家根本大法折騰得精髓盡失、面目全非。 從此 ── 從此國家制度大壞; 總統不再祇是總統,權利毫無節制,成了獨夫。

 

(圖/取自網路)

 

民主之鼎有三足: 1) 正當程序 ( due process of law);  2)公開透明 (open and transparency ) ;  3) 權利制衡 (check and balance )。看看疫苗事件的種種作為, 顯然是三者都出了的問題, 而其中尤以「權利失衡」為最為根本。

 

美國曾被譽為總統制的典範; 川普再專橫、大權獨攬,請問;他內閣裡那一位閣員,沒有經過國會的同意? 而台灣的總統, 想用誰、就用誰, 全憑己意,毫無約束,也從不節制;一人得道, 雞犬升天。無奈的是:縱然升天, 還是些雞犬, 只會唯命是從。

 

馬英九任內 (2013/7/25) 在他的臉書上曾經自承:「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他說了也就忘了,對於使總統絕對腐化的權利,依然故我,未作絲毫的變動。陳水扁卻陷身於囹圄,馬英九勉強逃過了刑法的制裁;歷史殷鑑不遠,蔡英文當前的所作所為,結局如何 ?  我們且拭目以待。

 

台灣有意於總統之位的人不在少數,我真想很認真地問一問:可了解台灣當前亂象的根源?可有什麼樣的辦法和想法,能挽救民主之塔之將傾 ?

 

作者剪影

 

 

 

 

 

 

戴立寧

一輩子的法律人。在法學院做了10年的學生;教了40多年的書;偶然的際遇,做了26年的公務員,從基層到高階。也曾寫過些雜文,月旦時事。

〈隨想錄〉無非是重操舊筆,隨興隨緣隨想,記錄些所見所聞所思。

 

李登輝既是民主先生,也是民主罪人。蔡英文受制度之害,成了獨夫。戴立寧:「台灣有意於總統之位的人不在少數,我真想很認真地問一問:可了解台灣當前亂象的根源?可有什麼樣的辦法和想法,能挽救民主之塔之將傾 ? (/取自網路)

 

作者/戴立寧

 

疫情的關係, 困守家中,靠網路和外界溝通。此時此刻, 人同此心, 最最關心的,當然是疫情和抑制疫情的終極希望: 疫苗。 偏偏就正是疫苗,台灣執政當局一連串的動作和措施,讓人瞠目結舌;國際因之側目、國人為之蒙羞。

 

前人辛勤創造了著名的經濟奇蹟:台灣錢淹腳踝,台灣從那以後並不缺錢。針對疫情,執政黨所謂的「超前部署」,早早就預列了大把大把的鈔票: 防疫和紓困加起來有8400億;單單疫苗一項,就有340億之多, 還一路在追加。

 

但,疫苗呢?疫苗施打的實際情狀又如何?

 

群體中一定比例的個人因施打疫苗而獲得了免疫力,從而讓其他沒有施打疫苗的個體也受到保護而不被傳染,是所謂: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Threshold, HIT)。達成群體免疫的疫苗施打的比例 (所謂:覆蓋率) 要多少?專家給出的明確答案:對抗COVID-19原始株要 60%; 變種株Alpha要 75-80%; Delta, 87.5%。

 

不是太複雜的計算題,簡單的加減乘除,小學生都知道:台灣獲准進口的疫苗是遠遠、遠遠地不足。 當台灣人民為疫苗的短缺而憂鬱、呼號時, 執政黨卻竭盡全力地阻擋疫苗的進口, 無所不用其極。

 

阻擋國外疫苗的進口是為了保護國內疫苗的生產,這一點其實也可以理解。 關鍵的是:它,國產疫苗,必須符合國際疫苗的施打標準。理由也很簡單:疫苗除了保命、要考慮其 保護率:(效力(efficacy)+效果(effectiveness))之外,它還要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緊急使用授權 (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EUA)。沒有這項授權, 在國際間打了也是白打。台灣的經濟成長一向依賴國際貿易,杜絕台灣和國與國間際間的人際交往, 其後果的嚴重, 不難想像。

 

疫情彷彿是面照妖鏡,映現出台灣當前的各種奇形怪狀,現了原形的各類妖魔鬼怪,毫無忌憚地公然違法、公然說謊、公然貪贖、公然作假…;上下糾纏,裡應外合。

 

何以致此? 原因當然很多,可以從各方面加以探討; 我是法律人,且讓我從法律制度面說說。

 

前兩天(2021年7月30日)正好是前總統李登輝逝世的一周年紀念,話也許就可以從前總統李登輝先生談起。

 

李登輝是繼兩蔣之後第一位由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的總統,被譽之為「民主先生」。這位民主先生對於台灣的民主絕對是有貢獻的 ── 在他之後, 罵總統不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不再會像李敖、柏楊一樣,莫明其妙地被送到了綠島。

 

但是, 李登輝也是台灣民主的罪人。李在其總統任內,5年之間居然修改憲法6次,把國家根本大法折騰得精髓盡失、面目全非。 從此 ── 從此國家制度大壞; 總統不再祇是總統,權利毫無節制,成了獨夫。

 

(圖/取自網路)

 

民主之鼎有三足: 1) 正當程序 ( due process of law);  2)公開透明 (open and transparency ) ;  3) 權利制衡 (check and balance )。看看疫苗事件的種種作為, 顯然是三者都出了的問題, 而其中尤以「權利失衡」為最為根本。

 

美國曾被譽為總統制的典範; 川普再專橫、大權獨攬,請問;他內閣裡那一位閣員,沒有經過國會的同意? 而台灣的總統, 想用誰、就用誰, 全憑己意,毫無約束,也從不節制;一人得道, 雞犬升天。無奈的是:縱然升天, 還是些雞犬, 只會唯命是從。

 

馬英九任內 (2013/7/25) 在他的臉書上曾經自承:「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他說了也就忘了,對於使總統絕對腐化的權利,依然故我,未作絲毫的變動。陳水扁卻陷身於囹圄,馬英九勉強逃過了刑法的制裁;歷史殷鑑不遠,蔡英文當前的所作所為,結局如何 ?  我們且拭目以待。

 

台灣有意於總統之位的人不在少數,我真想很認真地問一問:可了解台灣當前亂象的根源?可有什麼樣的辦法和想法,能挽救民主之塔之將傾 ?

 

作者剪影

 

 

 

 

 

 

戴立寧

一輩子的法律人。在法學院做了10年的學生;教了40多年的書;偶然的際遇,做了26年的公務員,從基層到高階。也曾寫過些雜文,月旦時事。

〈隨想錄〉無非是重操舊筆,隨興隨緣隨想,記錄些所見所聞所思。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