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假如塔利班讓阿富汗成了對中國友善的國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假如塔利班讓阿富汗成了對中國友善的國家…
2021-08-03 07:00:00
A+
A
A-

塔利班的中國行,顯然是一個自我蛻變的表露,它在向世界告白,塔利班可以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執政力量,它可以是建設性的,不必然是破壞性的。(圖/取自網路)

 

作者/張陌

 

王毅與塔利班的代表團在天津會面,震撼了西方。這一個安排看似不得不爾的舉措,其實是具有高度的地緣戰略眼光。如果阿富汗的動亂可以在塔利班執政之後完全息止,而塔利班也進一步成為世俗化政權,那麼中國在西太平洋上的應對,就可以更為積極,反守為攻。

 

塔利班的中國行很顯然也是一個自我蛻變的表露,它在向世界告白,塔利班可以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執政力量,它可以是建設性的,不必然是破壞性的。它由此向中國發出邀請,希望中國在阿富汗的重建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某些西方的觀察是正確的,北京與這一個過去一向被視為原教旨主義的恐怖武裝組織進行了一次交易,亦即:塔利班向北京保證,不將阿富汗變成向外輸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地域,不去做危害中國的行徑;而中國則向塔利班承諾,未來會協助其重建政府後進行統治時所需要的經濟投資與建設。

 

但塔利班究竟是否仍然是往昔的那一個塔利班,大有疑問。許多的觀家者認為,塔利班政教合一的殘酷統治並不會改變,因此它的重返執政就意味著,那一讓人民的生存狀態陷入惡劣悲慘境地的歷史,將再次出現在這一苦難的國家。阿富汗的人民似亦同作此想,大批的難民已經開始每天從邊境逃離,奔向西方或伊朗與巴基斯坦兩個鄰國。

 

理論上,塔利班的本質就是建造一個極端的符合伊斯蘭教旨的國度,但若真可如此率性而為,塔利班其實就毫無前往中國的動因,因為美國與北約的部隊都已撤離,而它是可以主宰這一荒瘠地區的唯一力量,它需要做的,不過就是繼續以古老的教義去蹂躪它的人民。

 

很顯然,塔利班已經認識了物質與自然的限制,要求人民過著清規生活的前提,仍然是基本充裕的經濟與供給。這一天然的律例,十分清楚地將塔利班推向中國。

 

誰都知道,在北京執政的是一個無神論的馬克思主義統治集團,它與奉真主為宇宙唯一真神的塔利班,在精神上是背道而馳的。但對於塔利班而言,美國才是它的真正死敵,代表福音派基督教的美國對阿富汗的入侵,其實就是一千年之前對伊斯蘭世界進行東征的十字軍。相反地,西方那不斷腐蝕人心的資本主義,卻似乎是伊斯蘭與馬克思的共同敵人。

 

做為塔利班二號人物的巴拉達向王毅明確表示,塔利班保證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雖然在國際政治上,並沒有永恆的諾言,形勢一變就食言的例子俯拾皆是,但這一句話是否繼續有效,實際上就建立在,滿目瘡痍的阿富汗除了中國,有沒有第三者可以協助重建?

 

亦即,中國是阿富汗重建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選擇。只要塔利班在緊接著的決戰時刻,順利奪取了喀布爾等剩餘的城市與土地,或是以和談方式讓美國所扶持的傀儡政府交出政權,那麼阿富汗成為一個對中國沒有危害的國家,完全可以期待。

 

美國撤兵阿富汗,並非只因為它終於發現了民主無法輸出的準則,或單純因為在這裡已經犧牲了太多的生命、消耗了無底洞似的戰費,更在於它懷著對抗中國的鬼胎。因為一個恢復為神學教條至上的阿富汗,更容易成為東突主義運動的溫床,持續向新疆輸出伊斯蘭革命。

 

從很稀少的資訊上看,巴拉達不但是塔利班真正的領導者,更是一個願意透過談判達到目標,具有一定政治視野與高度的人物。由此推測,巴拉達做出的保證應不是盲動之舉,塔利班不是為了短暫的外交效應而與中國接觸,很可能是它有意在殘破的廢墟上,重塑新的阿富汗。這一場巴拉達與王毅的互動,初衷可能是為阿富汗的復興籌謀一條新路,卻意外地解構了美國的戰略企圖。

 

一旦阿富汗也成了對中國友善的國家,中國在中亞及西南亞這一整片由草原、崇山與高原組成的區塊,就拚上最後一塊拼圖,迎來一個和平而完整的「西域」。亦即從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到巴基斯坦五個鄰國,再加上更外圍的烏茲別克、土庫曼與伊朗,都將是一片沒有硝煙的土地。

 

那麼,一個沒有隱患的西域,不但可以讓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往更深更遠的歐洲延伸,更重要的是,它可讓北京從容地應對自東方的海上前來的挑戰,甚至主動出擊。位在東南一嵎的台灣,應該看到幾千公里外阿富汗形勢的變遷,對台灣前景帶來的深遠效應。

塔利班的中國行,顯然是一個自我蛻變的表露,它在向世界告白,塔利班可以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執政力量,它可以是建設性的,不必然是破壞性的。(圖/取自網路)

 

作者/張陌

 

王毅與塔利班的代表團在天津會面,震撼了西方。這一個安排看似不得不爾的舉措,其實是具有高度的地緣戰略眼光。如果阿富汗的動亂可以在塔利班執政之後完全息止,而塔利班也進一步成為世俗化政權,那麼中國在西太平洋上的應對,就可以更為積極,反守為攻。

 

塔利班的中國行很顯然也是一個自我蛻變的表露,它在向世界告白,塔利班可以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執政力量,它可以是建設性的,不必然是破壞性的。它由此向中國發出邀請,希望中國在阿富汗的重建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某些西方的觀察是正確的,北京與這一個過去一向被視為原教旨主義的恐怖武裝組織進行了一次交易,亦即:塔利班向北京保證,不將阿富汗變成向外輸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地域,不去做危害中國的行徑;而中國則向塔利班承諾,未來會協助其重建政府後進行統治時所需要的經濟投資與建設。

 

但塔利班究竟是否仍然是往昔的那一個塔利班,大有疑問。許多的觀家者認為,塔利班政教合一的殘酷統治並不會改變,因此它的重返執政就意味著,那一讓人民的生存狀態陷入惡劣悲慘境地的歷史,將再次出現在這一苦難的國家。阿富汗的人民似亦同作此想,大批的難民已經開始每天從邊境逃離,奔向西方或伊朗與巴基斯坦兩個鄰國。

 

理論上,塔利班的本質就是建造一個極端的符合伊斯蘭教旨的國度,但若真可如此率性而為,塔利班其實就毫無前往中國的動因,因為美國與北約的部隊都已撤離,而它是可以主宰這一荒瘠地區的唯一力量,它需要做的,不過就是繼續以古老的教義去蹂躪它的人民。

 

很顯然,塔利班已經認識了物質與自然的限制,要求人民過著清規生活的前提,仍然是基本充裕的經濟與供給。這一天然的律例,十分清楚地將塔利班推向中國。

 

誰都知道,在北京執政的是一個無神論的馬克思主義統治集團,它與奉真主為宇宙唯一真神的塔利班,在精神上是背道而馳的。但對於塔利班而言,美國才是它的真正死敵,代表福音派基督教的美國對阿富汗的入侵,其實就是一千年之前對伊斯蘭世界進行東征的十字軍。相反地,西方那不斷腐蝕人心的資本主義,卻似乎是伊斯蘭與馬克思的共同敵人。

 

做為塔利班二號人物的巴拉達向王毅明確表示,塔利班保證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雖然在國際政治上,並沒有永恆的諾言,形勢一變就食言的例子俯拾皆是,但這一句話是否繼續有效,實際上就建立在,滿目瘡痍的阿富汗除了中國,有沒有第三者可以協助重建?

 

亦即,中國是阿富汗重建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選擇。只要塔利班在緊接著的決戰時刻,順利奪取了喀布爾等剩餘的城市與土地,或是以和談方式讓美國所扶持的傀儡政府交出政權,那麼阿富汗成為一個對中國沒有危害的國家,完全可以期待。

 

美國撤兵阿富汗,並非只因為它終於發現了民主無法輸出的準則,或單純因為在這裡已經犧牲了太多的生命、消耗了無底洞似的戰費,更在於它懷著對抗中國的鬼胎。因為一個恢復為神學教條至上的阿富汗,更容易成為東突主義運動的溫床,持續向新疆輸出伊斯蘭革命。

 

從很稀少的資訊上看,巴拉達不但是塔利班真正的領導者,更是一個願意透過談判達到目標,具有一定政治視野與高度的人物。由此推測,巴拉達做出的保證應不是盲動之舉,塔利班不是為了短暫的外交效應而與中國接觸,很可能是它有意在殘破的廢墟上,重塑新的阿富汗。這一場巴拉達與王毅的互動,初衷可能是為阿富汗的復興籌謀一條新路,卻意外地解構了美國的戰略企圖。

 

一旦阿富汗也成了對中國友善的國家,中國在中亞及西南亞這一整片由草原、崇山與高原組成的區塊,就拚上最後一塊拼圖,迎來一個和平而完整的「西域」。亦即從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阿富汗到巴基斯坦五個鄰國,再加上更外圍的烏茲別克、土庫曼與伊朗,都將是一片沒有硝煙的土地。

 

那麼,一個沒有隱患的西域,不但可以讓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往更深更遠的歐洲延伸,更重要的是,它可讓北京從容地應對自東方的海上前來的挑戰,甚至主動出擊。位在東南一嵎的台灣,應該看到幾千公里外阿富汗形勢的變遷,對台灣前景帶來的深遠效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