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泰國真有「色情交易」嗎?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泰國真有「色情交易」嗎?
2021-08-02 07:00:00
A+
A
A-

帕塔亞的廟宇。

 

作者/ 劉敦仁

 

2000年,筆者奉命代表加拿大聯邦政府前往北京,擔任加拿大旅遊委員會駐華首席代表,負責和中方談判雙方旅遊合作協議,主要是授權加拿大擁有「旅遊目的地」的資格,從而允許中國公民赴加拿大旅遊。

 

在繁重的交涉談判工作之餘,還要避免空氣嚴重污染的侵擾,所以每逢冬季,就儘量設法到外地逗留一周左右,一方面是透透新鮮空氣,也藉機在陽光下吸收維生素D。最好的選擇就是泰國。從北京飛往曼谷的時間不到六小時,介於長途和短途旅程之間。

 

所以生活在北京的那幾年裡,筆者夫婦幾乎每年至少會安排一次泰國之旅,有時兩次,在溫煦的陽光和清新空氣中將繁雜事務暫時拋諸腦後,肆意享受泰國人溫文儒雅的待客之情。

 

說起泰國人的溫文儒雅,幾乎受到所有遊客的一致讚頌。脾氣再暴躁的人,在當地人禮貌的笑容面前,彷彿自動收斂。十多次的泰國行,我夫婦就從未遇到過當地人發怒、焦躁的神情。他們的雙手一合,略為彎腰表示誠摯時,雖然語言上無法聽懂,但是那細聲低語,就會即時令整個氣氛變得舒適而歡愉。所以每當離開泰國之際,總自覺有著「脫胎換骨」的長進。

 

這些彬彬有禮的神態,從一下機通過邊防檢查後,就隨處可見。即刻令外來客深刻感受的就是機場出租車服務站。曼谷國際機場將這個服務台設置在,旅客取行李後步出入境管理出口處的旁邊。服務台一般有兩位女士值班,對剛抵達的旅客提供非常熱情的服務。

 

這個服務站是經過曼谷國際機場嚴格審查後批准的,所以國際旅客可以放心地使用他們提供的服務內容,包括收費價格及服務品質都令旅客高枕無憂。

 

我們前往泰國旅遊,第一次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訂了一輛車從機場前往帕塔亞 (Pattaya),途中司機還能用簡單的英語和我們交流,誠摯有禮。我們抵達酒店後,向他詢問如何安排從帕塔亞回機場時,他會細心地告訴我們如何打電話預約,司機會準時在酒店接送到機場。

 

有了實際的體驗,以後每到曼谷機場,就必前往該櫃檯預定車輛,無論是到帕塔亞,或是去華欣島 (Hua Hin),都能獲得滿意的服務。

 

帕塔亞海濱的宣傳標誌。

 

泰國幾乎一年四季都是炎熱異常,筆者1968年第一次到訪泰國。當時筆者還是孤身一人, 且是初次遠行缺乏經驗,不知道泰國的天氣狀況,所以一件入夏的衣服都沒有帶。入住酒店後,不得不趕緊先到鄰近的服裝店訂做了兩件泰絲短袖襯衫,才得以享受到泰國的「暖冬」。

 

那時候的泰國社會經濟條件一般,旅遊的設施也只能說是「差強人意」。除了曼谷有較好的酒店設施外,北邊的避暑勝地清邁僅在火車站旁,有一家勉強擠入國際等級的「鐵路大飯店」,以今天的星級來衡量,也只不過是「三星級」的酒店,不過筆者時對其簡潔舒適的環境倒是感到滿意。

 

當時的交通設施和歐美國家相較,相當落後。境內的飛機航班捉襟見肘,而且空難事故時有發生,導致旅客對泰國國內航班都深具戒心。筆者也是為避免無妄之災而選擇了搭乘泰國「特別快車」前往清邁,然而所謂的「特別快車」,居然駛行了整整15個小時。事隔近五十年,當今的泰國火車速度幾乎和以前相差無幾。快車11小時,慢車14小時,關鍵是缺乏資金發展高鐵設施。

 

但是在60年代,從旅途中已可一窺泰國旅遊發展的雛形。曼谷地區酒店設施先進,餐飲業普及,旅遊產品以泰絲服飾為主流招攬遊客,仿造的紅藍寶石也受到不少遊客的青睞。其次就是旅遊酒店裡推廣泰國式按摩服務。

 

所以在整個東南亞處於百廢待舉的境況下,泰國的旅遊發展比其他國家先行了一步。泰國人民的溫文有禮,是很好的條件,並且與前任王后詩麗吉 (Sirikit) 的極力推動教育農村婦女和普及英語,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泰國前國王蒲密蓬 ‧阿杜德 (Phumibol Aduyadej 1927-2016) 1946年6月9日登基,在位70年又126天,是世界上有史以來執政最長的國王。他在位期間,始終將民生疾苦放在首位,王后詩麗吉窮其一生,致力於培養青年學習外語,增進就業機會,同時設立各個村莊婦女的職業培訓,創造手工業,發展旅遊產品。

 

溫婉嫻雅的前王后詩麗吉。

 

筆者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應洛杉磯一個宗教組織邀請出席歡迎詩麗吉王后的酒會,該教會組織和泰國王室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免費為王后的英語培訓項目提供老師及設施,所以雙方建立了非常緊密而友好的關係。在酒會中,筆者和這位謙遜卓越,溫婉嫻雅的王后寒暄片刻,對其不遺餘力為農村婦女開拓新天地,從而增進了泰國旅遊發展的諸多貢獻,表達了崇高的敬意。

 

當我們在不同時段裡前往泰國旅遊時,特別喜愛在恬靜而舒適的小島上度假。事實上除了繁華雜亂的首都曼谷外,幾乎所有的城市不論大小,都擁有不同程度的安詳與優雅。

 

帕塔亞,就是從一個小漁村逐漸發展而成的旅遊重鎮。它距離曼谷不遠,從機場雇車直接到曼谷,車費為三十美元上下。數十年來,當地政府為開展旅遊,沿著海濱拓展了交通設施和建築規劃,成為當地第一條「步行街」,方便遊客採購或享受美食。

 

  帕塔亞步行街的夜景。

 

由於旅客人數與日俱增,政府在後面的街道拓展了第二條「步行街」,但是環境較為雜亂,其商鋪的內容也無法和第一條「步行街」相比;再則在餐飲業的表面蓬勃發展下,夾帶著櫛次鱗比的按摩行業,無意間就被冠上了「色情」的標誌。

 

在兩條步行街之間,穿插著幾條狹窄街道,一到華燈初上,刺耳的靡靡之音就不絕於耳,是清一色的「Gogobar」啤酒館及沙龍。因為氣溫高又潮濕,所以這些酒吧或沙龍,幾乎都是敞開營業,裡面的燈光半暗不明,穿著性感的少女佇立在門口,和過往的外籍遊客搭訕,有些甚至打情罵俏地眉來眼去。

 

泰國旅遊的另一個開發重點是,吸引外來顧客購買房地產,但是在簽訂合約前必須熟悉當地法律對外籍人士的約束。泰國房地產的土地所有權歸屬分為兩種,和北美洲的墨西哥大致相似。如購買的房地產土地產權是開發商所有就萬事大吉,如是政府所有,買主的所有權就只限於房屋,一旦政府要改變土地的使用權,業主得不到任何保障。

 

在購買「國有」土地權房地產時,經紀人不會將實情直接了當地告訴買者。萬一有人提出疑問,經紀人會建議邀請當地公民合夥購買,極可能就是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作為合夥人來簽訂合同,而所有的費用就必須轉入到經紀公司的帳號中。不知就裡的買家,往往因此墮入難以挽回的陷阱。

 

風景的優美,氣候的適宜,物價的低廉,加上經紀人的三寸不爛之舌,遊客很容易在旅途中因一時衝動而買下「海景」單元,結果在還沒有享受之前,先為自己製造了無法脫卸的財務束縛。

 

儘管泰國的地產開發問題有諸多的貓膩,聞風而至的「投資者」仍然是絡繹不絕。尤其是來自中國的買主,因為在中國,土地所有權均歸國有,所以在泰國購置房產時土地所有權,不會成為下決心的阻力。由於政府的鼓勵,開發商的配合,帕塔亞的商務住宅區已大行其道,形成當地一片繁榮景象。

 

另一個因開發旅遊而逐步形成的行業,就是帶有「色情」意味的「繁榮」。曼谷和帕塔亞酒吧沙龍充斥在市區旅客過往的區域。擁有啤酒肚的洋人,撘著當地少女肩膀,漫步在市區裡,摩肩接踵,是過往行人目不暇接的景象。

 

西方報刊不時對這些帶有「趣味性」的現象,予以大幅報導,卻引起泰國有關部門的不滿,甚至以絕對沒有「色情」行業的存在,作為對西方記者污衊泰國的反駁。泰國治安方面進一步分析認為,外國遊客願意結交當地少女,是兩廂情願的正當交往。旅遊部門並表示,經連同治安機構到那些酒吧沙龍進行調查,得出的結果與他們對西方記者的答覆是一致的。

 

南亞的《閹人》。

 

帕塔亞酒吧街上吧女與外國遊客的「打情罵俏」、「眉來眼去」,與五十年代台北中山北路美軍顧問團附近的畫面如出一轍,誰也無法證實這就是「色情交易」。泰國治安部門人員的一句「正常交往」,就將這些敏感話題化為無憑無據的「謊言」。

 

國際旅遊者最為亢奮和好奇的就是觀賞「人妖」的表演,這是泰國非常特殊的「國家特產」。就是男人的「女性化」,英文中用 「Lady Boy」來表達,泰語稱為 「katoey」,是男孩子想當女孩。

 

其實這是泰國傳統中一個悲劇性的發展。泰國是崇信佛教的國家,傳統上是母系的社會,但性開放的程度,令許多初臨斯境的旅客感到震驚不解。泰國的「人妖」來源傳說各異,其中最廣為流傳的是受到印度「閹人」的影響。

 

  普吉島上的大佛像。

 

印度的「閹人」從印度文中「Hijra」演變而來,英文翻譯成為「Eunoch」,有些歷史學界人士將其與中國歷史上俗稱的「宦官」或是「太監」相提並論。筆者認為這樣的比較,極為牽強,而且太監的地位與印度的「閹人」有天地之別。

 

印度的「閹人」主要是自然的陰陽人,也就是現代語中的「中性人」,他們具有男女雙重性特徵,但往往需要接受手術,將男性生殖器官摘除,凸顯女性的特徵。在印度的婚喪喜慶中,可以看到穿著「紗麗」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性表演者。但走近仔細觀察,仍然可以琢磨出男性的徵狀。

 

據歷史記載,十六世紀印度在伊斯蘭政權的統治下,為了避免宮廷中女性的出軌行為,於是大量雇用「陰陽人」侍奉女性,統治者在外可因此高枕無憂。

 

經過歷史的演變,當今在南亞地區,「陰陽人」又轉化成「娼妓」的代稱。所以泰國的人妖是否受到印度「閹人」的影響,只能姑妄聽之。

 

  普吉島的海濱夕陽餘暉。

 

傳統上泰國農村貧窮,一些男孩以服用雌性激素改變生理特徵,由此得以進入特殊的行業,謀得生計。

 

記得1990年那段時間,筆者前往中國海南島參觀訪問,途中當地陪同提到,在海南也有「人妖」的表演,還問筆者有無興趣觀賞。

 

經過瞭解,在海南登台的「人妖」幾乎都是特地從泰國「進口」的產物,只是其中包含著不為人知的辛酸,這些到海南謀生的「人妖」都已「人老珠黃」,是在泰國沒有什麼市場的「剩餘物資」。筆者婉拒了對方的好意邀請,因為在泰國十數次的旅遊造訪,從未涉足「人妖」表演劇場,實在是不忍觀賞用「人」來作馬戲團式的表演。

 

  普吉島遊客青睞的漁夫村夜景。

 

迄今為止,泰國的人妖表演主要集中在曼谷和帕塔亞。為了尋找較為清靜而且不受「人妖」表演及大街上泛濫成災的酒吧沙龍干擾,我們將目光轉向較富盛名的「普吉島」、「華欣島」及「蘇梅島」。

 

從曼谷機場到普吉島距離為697公里,有飛機直達,抵達後從機場到酒店約為半小時到一小時的車程。

 

普吉島的發展較之帕塔亞更為發達,它是泰國最大的島嶼,除了海濱、房地產之外,酒吧沙龍的設施沒有帕塔亞那麼囂張,旅遊休閒措施頗為多樣化,特別是親子遊樂設施也一應俱全。

 

泰國的美麗島嶼很多,適合國際旅客作為休閒活動的不在少數,而且旅遊的設施及交通安排都極為先進,筆者和妻子最欣賞的就是「蘇梅島」 (Koh Samui) 及「華欣島」 (Hua Hin)。與其他島嶼一樣,其前身都是小漁村,當地人生活簡單。經過政府的開發,這兩座小島如今都已成為最受青睞的國際旅遊勝地。

 

「蘇梅島」距離曼谷787公里,飛行時間一小時另五分鐘。「蘇梅島」的特色是白色沙灘,景色宜人,氣候舒適,其中以長達五公里的查文海灘 (Chaweng Beach) 最為著名。由於在2016年曾遭遇到一天四次的爆炸,導致一人死亡,二十餘人受傷,一度旅客裹足不前,後來政府部門在各重要據點安裝了監視器,才逐漸恢復。

 

  蘇梅島的著名白沙海灘。

 

「華欣島」與曼谷的距離為199公里,車程為三小時,該島嶼因為曾受到王室的垂青,無形中提高了它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1921年泰國王蒞臨後,對當地風光極為喜愛而修建了夏宮,並將附近海灘取名為「華欣」,故而得名。

 

這些島嶼的景色、人情、佳餚以及怡人的海灘,吸引了不少遊人,儘管仍無法避免受人詬病的按摩、沙龍酒吧,及人妖表演的干擾,但與曼谷和帕塔亞的猖狂相比,這幾個小島上尚能保持著難得的寧靜和舒適。

 

每次到訪泰國,基於對其周遭環境及社會現象的感受,經常會不由自主地回憶起在洛杉磯和前王后詩麗吉的會晤,總會在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問號:為什麼在她為農村婦女做了那麼多職業培訓工作的同時,就沒有設法改善「人妖」的生活環境?也許客觀環境存在著不為外人所知的困擾,也或許又是傳統的束縛難以打破這類老梗吧?

 

泰國現任國王登基大典的盛況。

 

前任國王仙逝後,由其獨子瑪哈‧哇集拉隆功 (Maha Vajiralongkorn) 於2019年5月5日登基繼承王位。在登基前他的怪異舉止引起世人的注意,父王仙逝後理應居家準備梳理朝政,但他卻前往德國遊山玩水。他擁有波音737私家飛機,隨時可以漫遊世界。他配戴的鑽石重達546.67克拉,粗略估計,他擁有財產達300億美元,而且在曼谷中心區及舉國各地,有數以萬畝計的肥沃土地均在他名下。

 

新冠病毒的肆虐,泰國也不能倖免。人妖表演場所關閉了一年多,旅遊景點的酒吧沙龍早已人去樓空,成千上萬的少女及中性表演者難逃「失業」的厄運。

 

這些社會問題是否會牽動新登基國王的惻隱之心?無人能答覆。但疫情過後,相信「人妖」的表演將依然故我,酒吧沙龍的熱鬧也會重整旗鼓,泰式按摩的姑娘們仍會為了賺取微薄的收入而日夜不停地勞作。這些都是泰國在國際旅遊發展上的基本要求,因為它關係到進帳報表上的統計數字。

 

(2021年6月25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帕塔亞的廟宇。

 

作者/ 劉敦仁

 

2000年,筆者奉命代表加拿大聯邦政府前往北京,擔任加拿大旅遊委員會駐華首席代表,負責和中方談判雙方旅遊合作協議,主要是授權加拿大擁有「旅遊目的地」的資格,從而允許中國公民赴加拿大旅遊。

 

在繁重的交涉談判工作之餘,還要避免空氣嚴重污染的侵擾,所以每逢冬季,就儘量設法到外地逗留一周左右,一方面是透透新鮮空氣,也藉機在陽光下吸收維生素D。最好的選擇就是泰國。從北京飛往曼谷的時間不到六小時,介於長途和短途旅程之間。

 

所以生活在北京的那幾年裡,筆者夫婦幾乎每年至少會安排一次泰國之旅,有時兩次,在溫煦的陽光和清新空氣中將繁雜事務暫時拋諸腦後,肆意享受泰國人溫文儒雅的待客之情。

 

說起泰國人的溫文儒雅,幾乎受到所有遊客的一致讚頌。脾氣再暴躁的人,在當地人禮貌的笑容面前,彷彿自動收斂。十多次的泰國行,我夫婦就從未遇到過當地人發怒、焦躁的神情。他們的雙手一合,略為彎腰表示誠摯時,雖然語言上無法聽懂,但是那細聲低語,就會即時令整個氣氛變得舒適而歡愉。所以每當離開泰國之際,總自覺有著「脫胎換骨」的長進。

 

這些彬彬有禮的神態,從一下機通過邊防檢查後,就隨處可見。即刻令外來客深刻感受的就是機場出租車服務站。曼谷國際機場將這個服務台設置在,旅客取行李後步出入境管理出口處的旁邊。服務台一般有兩位女士值班,對剛抵達的旅客提供非常熱情的服務。

 

這個服務站是經過曼谷國際機場嚴格審查後批准的,所以國際旅客可以放心地使用他們提供的服務內容,包括收費價格及服務品質都令旅客高枕無憂。

 

我們前往泰國旅遊,第一次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訂了一輛車從機場前往帕塔亞 (Pattaya),途中司機還能用簡單的英語和我們交流,誠摯有禮。我們抵達酒店後,向他詢問如何安排從帕塔亞回機場時,他會細心地告訴我們如何打電話預約,司機會準時在酒店接送到機場。

 

有了實際的體驗,以後每到曼谷機場,就必前往該櫃檯預定車輛,無論是到帕塔亞,或是去華欣島 (Hua Hin),都能獲得滿意的服務。

 

帕塔亞海濱的宣傳標誌。

 

泰國幾乎一年四季都是炎熱異常,筆者1968年第一次到訪泰國。當時筆者還是孤身一人, 且是初次遠行缺乏經驗,不知道泰國的天氣狀況,所以一件入夏的衣服都沒有帶。入住酒店後,不得不趕緊先到鄰近的服裝店訂做了兩件泰絲短袖襯衫,才得以享受到泰國的「暖冬」。

 

那時候的泰國社會經濟條件一般,旅遊的設施也只能說是「差強人意」。除了曼谷有較好的酒店設施外,北邊的避暑勝地清邁僅在火車站旁,有一家勉強擠入國際等級的「鐵路大飯店」,以今天的星級來衡量,也只不過是「三星級」的酒店,不過筆者時對其簡潔舒適的環境倒是感到滿意。

 

當時的交通設施和歐美國家相較,相當落後。境內的飛機航班捉襟見肘,而且空難事故時有發生,導致旅客對泰國國內航班都深具戒心。筆者也是為避免無妄之災而選擇了搭乘泰國「特別快車」前往清邁,然而所謂的「特別快車」,居然駛行了整整15個小時。事隔近五十年,當今的泰國火車速度幾乎和以前相差無幾。快車11小時,慢車14小時,關鍵是缺乏資金發展高鐵設施。

 

但是在60年代,從旅途中已可一窺泰國旅遊發展的雛形。曼谷地區酒店設施先進,餐飲業普及,旅遊產品以泰絲服飾為主流招攬遊客,仿造的紅藍寶石也受到不少遊客的青睞。其次就是旅遊酒店裡推廣泰國式按摩服務。

 

所以在整個東南亞處於百廢待舉的境況下,泰國的旅遊發展比其他國家先行了一步。泰國人民的溫文有禮,是很好的條件,並且與前任王后詩麗吉 (Sirikit) 的極力推動教育農村婦女和普及英語,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泰國前國王蒲密蓬 ‧阿杜德 (Phumibol Aduyadej 1927-2016) 1946年6月9日登基,在位70年又126天,是世界上有史以來執政最長的國王。他在位期間,始終將民生疾苦放在首位,王后詩麗吉窮其一生,致力於培養青年學習外語,增進就業機會,同時設立各個村莊婦女的職業培訓,創造手工業,發展旅遊產品。

 

溫婉嫻雅的前王后詩麗吉。

 

筆者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應洛杉磯一個宗教組織邀請出席歡迎詩麗吉王后的酒會,該教會組織和泰國王室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免費為王后的英語培訓項目提供老師及設施,所以雙方建立了非常緊密而友好的關係。在酒會中,筆者和這位謙遜卓越,溫婉嫻雅的王后寒暄片刻,對其不遺餘力為農村婦女開拓新天地,從而增進了泰國旅遊發展的諸多貢獻,表達了崇高的敬意。

 

當我們在不同時段裡前往泰國旅遊時,特別喜愛在恬靜而舒適的小島上度假。事實上除了繁華雜亂的首都曼谷外,幾乎所有的城市不論大小,都擁有不同程度的安詳與優雅。

 

帕塔亞,就是從一個小漁村逐漸發展而成的旅遊重鎮。它距離曼谷不遠,從機場雇車直接到曼谷,車費為三十美元上下。數十年來,當地政府為開展旅遊,沿著海濱拓展了交通設施和建築規劃,成為當地第一條「步行街」,方便遊客採購或享受美食。

 

  帕塔亞步行街的夜景。

 

由於旅客人數與日俱增,政府在後面的街道拓展了第二條「步行街」,但是環境較為雜亂,其商鋪的內容也無法和第一條「步行街」相比;再則在餐飲業的表面蓬勃發展下,夾帶著櫛次鱗比的按摩行業,無意間就被冠上了「色情」的標誌。

 

在兩條步行街之間,穿插著幾條狹窄街道,一到華燈初上,刺耳的靡靡之音就不絕於耳,是清一色的「Gogobar」啤酒館及沙龍。因為氣溫高又潮濕,所以這些酒吧或沙龍,幾乎都是敞開營業,裡面的燈光半暗不明,穿著性感的少女佇立在門口,和過往的外籍遊客搭訕,有些甚至打情罵俏地眉來眼去。

 

泰國旅遊的另一個開發重點是,吸引外來顧客購買房地產,但是在簽訂合約前必須熟悉當地法律對外籍人士的約束。泰國房地產的土地所有權歸屬分為兩種,和北美洲的墨西哥大致相似。如購買的房地產土地產權是開發商所有就萬事大吉,如是政府所有,買主的所有權就只限於房屋,一旦政府要改變土地的使用權,業主得不到任何保障。

 

在購買「國有」土地權房地產時,經紀人不會將實情直接了當地告訴買者。萬一有人提出疑問,經紀人會建議邀請當地公民合夥購買,極可能就是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作為合夥人來簽訂合同,而所有的費用就必須轉入到經紀公司的帳號中。不知就裡的買家,往往因此墮入難以挽回的陷阱。

 

風景的優美,氣候的適宜,物價的低廉,加上經紀人的三寸不爛之舌,遊客很容易在旅途中因一時衝動而買下「海景」單元,結果在還沒有享受之前,先為自己製造了無法脫卸的財務束縛。

 

儘管泰國的地產開發問題有諸多的貓膩,聞風而至的「投資者」仍然是絡繹不絕。尤其是來自中國的買主,因為在中國,土地所有權均歸國有,所以在泰國購置房產時土地所有權,不會成為下決心的阻力。由於政府的鼓勵,開發商的配合,帕塔亞的商務住宅區已大行其道,形成當地一片繁榮景象。

 

另一個因開發旅遊而逐步形成的行業,就是帶有「色情」意味的「繁榮」。曼谷和帕塔亞酒吧沙龍充斥在市區旅客過往的區域。擁有啤酒肚的洋人,撘著當地少女肩膀,漫步在市區裡,摩肩接踵,是過往行人目不暇接的景象。

 

西方報刊不時對這些帶有「趣味性」的現象,予以大幅報導,卻引起泰國有關部門的不滿,甚至以絕對沒有「色情」行業的存在,作為對西方記者污衊泰國的反駁。泰國治安方面進一步分析認為,外國遊客願意結交當地少女,是兩廂情願的正當交往。旅遊部門並表示,經連同治安機構到那些酒吧沙龍進行調查,得出的結果與他們對西方記者的答覆是一致的。

 

南亞的《閹人》。

 

帕塔亞酒吧街上吧女與外國遊客的「打情罵俏」、「眉來眼去」,與五十年代台北中山北路美軍顧問團附近的畫面如出一轍,誰也無法證實這就是「色情交易」。泰國治安部門人員的一句「正常交往」,就將這些敏感話題化為無憑無據的「謊言」。

 

國際旅遊者最為亢奮和好奇的就是觀賞「人妖」的表演,這是泰國非常特殊的「國家特產」。就是男人的「女性化」,英文中用 「Lady Boy」來表達,泰語稱為 「katoey」,是男孩子想當女孩。

 

其實這是泰國傳統中一個悲劇性的發展。泰國是崇信佛教的國家,傳統上是母系的社會,但性開放的程度,令許多初臨斯境的旅客感到震驚不解。泰國的「人妖」來源傳說各異,其中最廣為流傳的是受到印度「閹人」的影響。

 

  普吉島上的大佛像。

 

印度的「閹人」從印度文中「Hijra」演變而來,英文翻譯成為「Eunoch」,有些歷史學界人士將其與中國歷史上俗稱的「宦官」或是「太監」相提並論。筆者認為這樣的比較,極為牽強,而且太監的地位與印度的「閹人」有天地之別。

 

印度的「閹人」主要是自然的陰陽人,也就是現代語中的「中性人」,他們具有男女雙重性特徵,但往往需要接受手術,將男性生殖器官摘除,凸顯女性的特徵。在印度的婚喪喜慶中,可以看到穿著「紗麗」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性表演者。但走近仔細觀察,仍然可以琢磨出男性的徵狀。

 

據歷史記載,十六世紀印度在伊斯蘭政權的統治下,為了避免宮廷中女性的出軌行為,於是大量雇用「陰陽人」侍奉女性,統治者在外可因此高枕無憂。

 

經過歷史的演變,當今在南亞地區,「陰陽人」又轉化成「娼妓」的代稱。所以泰國的人妖是否受到印度「閹人」的影響,只能姑妄聽之。

 

  普吉島的海濱夕陽餘暉。

 

傳統上泰國農村貧窮,一些男孩以服用雌性激素改變生理特徵,由此得以進入特殊的行業,謀得生計。

 

記得1990年那段時間,筆者前往中國海南島參觀訪問,途中當地陪同提到,在海南也有「人妖」的表演,還問筆者有無興趣觀賞。

 

經過瞭解,在海南登台的「人妖」幾乎都是特地從泰國「進口」的產物,只是其中包含著不為人知的辛酸,這些到海南謀生的「人妖」都已「人老珠黃」,是在泰國沒有什麼市場的「剩餘物資」。筆者婉拒了對方的好意邀請,因為在泰國十數次的旅遊造訪,從未涉足「人妖」表演劇場,實在是不忍觀賞用「人」來作馬戲團式的表演。

 

  普吉島遊客青睞的漁夫村夜景。

 

迄今為止,泰國的人妖表演主要集中在曼谷和帕塔亞。為了尋找較為清靜而且不受「人妖」表演及大街上泛濫成災的酒吧沙龍干擾,我們將目光轉向較富盛名的「普吉島」、「華欣島」及「蘇梅島」。

 

從曼谷機場到普吉島距離為697公里,有飛機直達,抵達後從機場到酒店約為半小時到一小時的車程。

 

普吉島的發展較之帕塔亞更為發達,它是泰國最大的島嶼,除了海濱、房地產之外,酒吧沙龍的設施沒有帕塔亞那麼囂張,旅遊休閒措施頗為多樣化,特別是親子遊樂設施也一應俱全。

 

泰國的美麗島嶼很多,適合國際旅客作為休閒活動的不在少數,而且旅遊的設施及交通安排都極為先進,筆者和妻子最欣賞的就是「蘇梅島」 (Koh Samui) 及「華欣島」 (Hua Hin)。與其他島嶼一樣,其前身都是小漁村,當地人生活簡單。經過政府的開發,這兩座小島如今都已成為最受青睞的國際旅遊勝地。

 

「蘇梅島」距離曼谷787公里,飛行時間一小時另五分鐘。「蘇梅島」的特色是白色沙灘,景色宜人,氣候舒適,其中以長達五公里的查文海灘 (Chaweng Beach) 最為著名。由於在2016年曾遭遇到一天四次的爆炸,導致一人死亡,二十餘人受傷,一度旅客裹足不前,後來政府部門在各重要據點安裝了監視器,才逐漸恢復。

 

  蘇梅島的著名白沙海灘。

 

「華欣島」與曼谷的距離為199公里,車程為三小時,該島嶼因為曾受到王室的垂青,無形中提高了它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1921年泰國王蒞臨後,對當地風光極為喜愛而修建了夏宮,並將附近海灘取名為「華欣」,故而得名。

 

這些島嶼的景色、人情、佳餚以及怡人的海灘,吸引了不少遊人,儘管仍無法避免受人詬病的按摩、沙龍酒吧,及人妖表演的干擾,但與曼谷和帕塔亞的猖狂相比,這幾個小島上尚能保持著難得的寧靜和舒適。

 

每次到訪泰國,基於對其周遭環境及社會現象的感受,經常會不由自主地回憶起在洛杉磯和前王后詩麗吉的會晤,總會在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問號:為什麼在她為農村婦女做了那麼多職業培訓工作的同時,就沒有設法改善「人妖」的生活環境?也許客觀環境存在著不為外人所知的困擾,也或許又是傳統的束縛難以打破這類老梗吧?

 

泰國現任國王登基大典的盛況。

 

前任國王仙逝後,由其獨子瑪哈‧哇集拉隆功 (Maha Vajiralongkorn) 於2019年5月5日登基繼承王位。在登基前他的怪異舉止引起世人的注意,父王仙逝後理應居家準備梳理朝政,但他卻前往德國遊山玩水。他擁有波音737私家飛機,隨時可以漫遊世界。他配戴的鑽石重達546.67克拉,粗略估計,他擁有財產達300億美元,而且在曼谷中心區及舉國各地,有數以萬畝計的肥沃土地均在他名下。

 

新冠病毒的肆虐,泰國也不能倖免。人妖表演場所關閉了一年多,旅遊景點的酒吧沙龍早已人去樓空,成千上萬的少女及中性表演者難逃「失業」的厄運。

 

這些社會問題是否會牽動新登基國王的惻隱之心?無人能答覆。但疫情過後,相信「人妖」的表演將依然故我,酒吧沙龍的熱鬧也會重整旗鼓,泰式按摩的姑娘們仍會為了賺取微薄的收入而日夜不停地勞作。這些都是泰國在國際旅遊發展上的基本要求,因為它關係到進帳報表上的統計數字。

 

(2021年6月25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