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七)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1)先談談台灣的反共洗腦教育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重讀孫大砲的話有感(之七) ─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1)先談談台灣的反共洗腦教育
2021-07-28 07:00:00
A+
A
A-

除了少數知識份子或具有社會主義情懷的「革命份子」外,台灣民眾被早年戒嚴時期的國民黨,與執政之後的民進黨充分「洗腦」,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充滿偏見。無產無靠的年輕人,無知地視共產主義如洪水猛獸,一般勞工大眾明明深受惡質資本主義危害,卻渾然不知求助於社會主義。台灣看似資訊、言論充分自由,卻不自覺陷入「低智商社會」情境。(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孫文在民生主義第一講開宗明義就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但民生主義又不完全等同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在馬克思過世後,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形成世界一股重要思潮,但各國在理論與實踐上也相當分歧。孫文在民生主義中對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異同做了相當詳細的比較與分析。但在進入孫文民生主義的重讀心得之前,本文想先從台灣的反共洗腦教育的歷程說起。

 

除了少數知識份子或具有社會主義情懷的「革命份子」,多數台灣民眾被早年戒嚴時期的國民黨與執政之後的民進黨充分「洗腦」,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充滿偏見,連多數無產無靠的年輕人,也無知的視共產主義如洪水猛獸。台灣自解除戒嚴後,看似資訊、言論充分自由,但資訊與知識以片面化與片斷化的方式傳播,易於造成群盲,陷入日裔美籍作家大前研一所形容的「低智商社會」現象。

 

二戰結束之後,國、共內戰尚持續打了四年,台灣島內也發生二二八事件,人民實際上比世界其他已息戰的國家還苦了四年。此後的冷戰階段,美、蘇二大集團壁壘分明,情報戰、核對抗繼續延續,蔣介石從擁有億萬人口的大陸退據到只有四百多萬人口的台灣,為了反攻大陸,在財政還得依靠美援,經濟需要美、日市場(戰後日本即遭美國麥克阿瑟將軍托管)情況下,自然選擇持續依附於美國,成為美國反(中)共第一線。

 

蔣氏父子依附美國 心有未甘

 

蔣氏父子二人治理台灣四十年期間,一方面依附美國,一方面又對美國充滿疑忌與不滿。在既想反攻大陸,又得依附美國之下,蔣介石反共得比誰都厲害,明明二戰期間各主要交戰國都已逐漸進入昇平時代,中國政府除了時不時單打雙不打,大陸多數人民早也都步入了正常的生活軌道(文化大革命那十年算是中共內部問題,不是對外交戰問題),台灣還在堅持反共到底,軍事控制與反共思想教育持續到民國七十六年戒嚴結束。

 

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的認知,不但是被斷章取義的,而且是百分之百負面的。這期間,誰最高興蔣氏父子的反共到底?自然是美國政府!台灣既能幫美國站在反共第一線,又能購買美國眾多過時的武器,還能成為美國企業外包重鎮,供應美國物美價廉(充分利用台灣廉價勞工及水電等資源)的生活用品,台灣成了美國自備武器的反共門衛與會下蛋的金雞母。

 

戒嚴解除後,台灣在國民黨繼續執政的一段時期,兩岸各種解密、平反文章與著作紛紛出籠,一幅自由蓬勃的和解景象。然而,隨著李登輝後期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論,及進入陳水扁治理時期的「一邊一國」,與對岸有關的論述,又進入反共的概念。但李登輝後期與陳水扁執政時期,美國總統柯林頓與後續的小布希,都尚與中國政府維持良善關係,李登輝執政後期與陳水扁都還被美國視為「麻煩製造者」,加上台商前往大陸仍絡繹於途,兩岸民間經濟、文化學術等交流尚持續不斷,也因此,兩岸的和解氣氛仍強過反共氛圍。

 

蔡政府依附美國 肆無忌憚反共

 

沒想到的是,馬英九執政不力,被蔡英文趁勢拿下政權之後,蔡政府完全附隨於美國川普政府打擊中共政府的旗幟,且刻意操弄反中國共產黨政府導向反中國(文化、社會、人民等)。連美國川普政府都知道,反中共不等同於反中國與中國人民,而加以區分,蔡政府卻肆無忌憚的操弄人民反中情緒。不僅如此,甚而站在劣質資本主義的立場,對於馬克思共產主義的產生與對世界的影響的知識內涵,刻意加以漠視乃至故意造成民眾的敵視。

 

略述台灣這一小段簡史,目的在於闡明,馬克思共產主義曾經是全球重要的政治經濟思想之一,至今西方仍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深刻的思辨與學理探討。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制度,尚有多個主要東、西方國家在施行;西方一些工業先進資本主義國家會在一、二次世界大戰後進行大幅度的勞工與社會制度改良,如德、美、法、英等,也與馬克思共產主義的興起和發展的制衡力量有關。

 

但台灣多數民眾卻被政府(過去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政府,及民進黨執政時期的政府)結合企業財團(背後則有美國龐大的保守勢力的支持)牽著鼻子走,認為只有美式資本主義才是好的。然而資本主義卻有歐洲與美式不同的制度內容,且有不少資本主義國家在採行社會主義的內涵,台灣多數上了大學的民眾卻仍因一味恐共,而對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毫不認識。至今仍除了少數學術界、知識份子對馬克思主義有一些認知外,台灣一般勞工大眾明明深受惡質資本主義危害,面對的是高房價、相對高物價與低薪資,卻渾然不知借助社會主義求取解脫。

 

全球化令馬克思預言延後

 

當蘇聯解體、中國大陸改採市場經濟社會主義之後,許多人認為共產主義失敗了。又認為,馬克思的諸多預言,並未在英、美、西歐或北歐等國家出現,所以馬克思的推論是失敗的。然而,早年歐美工業先進國家,在工業革命開始之初,即結合資本、帝權與機器(技術),壓榨其本國百姓,所以才會有英國狄更斯的「孤雛淚」、法國雨果的「悲慘世界」等悲苦童工、女工、受欺壓勞工等寫實場景的出現。

 

顯然,那個年代,只要看到底層人民遭受到政治環境、資本家聯手壓榨的悲苦生活,稍有點人文精神與良心的作家,必然會興起同情之心,以故事記錄當時代的人民苦難。隨著資本主義後來發展成殖民帝國主義,他們把壓榨本國人民的惡行,轉移到壓榨亞、非等第三世界受殖民的人民,其本國人民透過重商主義的發展,反而成為「出入」殖民地的冒險家,其勞工生活也獲得大幅改善。但殖民地多數百姓卻成了實質受壓榨的農、工奴隸。

 

川普的崛起有如一場階級抗爭

 

後冷戰時期,美、英等國倡議全球化與自由化,建立起全球隱性經濟殖民體系,這些先進國家人民享有高所得、低物價生活水準,等於靠的是新興經濟體龐大而廉價的勞工、土地與水電成本,並造成其嚴重環境污染所提供;其本國勞工自能享有的更高的生活水準與福利。惡質資本主義所可能造成的各國內部鬥爭,事實上是因全球化而延後了,未來是否可能兌現馬克思預言,尚未得知。事實上,川普的崛起,與白人中低階級勞工的憤慨和苦悶有關,等於也是一場馬克思預言的小小兌現。

 

二次大戰結束不久,世界分裂為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在共產主義制衡下,西方資本主義氣焰不敢過於囂張;並積極從事內部經濟、社會、勞工制度改革。蘇聯解體後,中國尚未崛起時,仍抱有強烈重商主義的美國資本家,陸續搞出金融風暴、金融海嘯,四處製造經濟泡沫。

 

當泡沫破滅後,美國再以廣印美元貨幣的方式,以救市之名,實際上卻收割了各國的經濟果實。與美國經貿往來密切的各國人民,遭受通膨之苦,貧富差距更形擴大;那些低聲下氣甘心依附美國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商人買辦大賺其錢,而底層百姓的生活卻日益艱辛。數年前甚至引起美國人民自己也發起了占領華爾街運動!

 

廣印美元貨幣製造全球泡沬是自由市場經濟?

 

現今,美國為拯救其國內疫情所造成的失業率與重挫的經濟,仍是以廣印美元的手法,幾乎造成全球性通膨,如此以鄰為壑的居心和手段,再次製造潛在的泡沫危機。如此肆無忌憚操控國際金融經濟,還美其名為自由經濟;而依附於美國經濟殖民體系的各國人民,包括台灣,竟也還有眾多人民相信這叫做自由市場經濟!

 

如今中國在科技、經濟與軍事力逐漸崛起,美國前總統川普率爾發起貿易戰,由於其好大喜功與誇張的傲慢行徑,完全暴露了美國長期不准有人和他平起平坐的心態。美國利用一套經濟、金融與科技系統(背後則有政治、軍事與軍工體系結合的支撐),掌握全球金融與科技控制權,不准他國,尤其是後進與第三世界國家脫離他的控制。眼看中國的經濟、科技系統要獨立出美國掌控的系統,美國即開始全力展開美中貿易戰,輔以民主、人權的口號打壓中國政府威信,深怕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建立起中國「獨立自主」的勢力範圍。

 

民進黨政府操弄年輕人 台灣何來思想自由?

 

自二戰之後,台灣政府長期依附於美國,人民的思想遭到美國與台灣政府長期的洗腦而不自知。所謂的民主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完全是空談。解嚴之前,國民黨為動員戡亂之需要而長期控制思想,但解嚴後,國民黨執政時期尚不敢箝制言論與思想自由。然而自民進黨上台執政,竟然不斷地對不利於其執政的媒體進行打壓;更自蔡政府上台以來,尤明目張膽壓制反對聲音,利用網軍霸凌恫嚇不同竟見,製造恐共反中思想,讓年輕人只會順著惡質資本主義的思路思考。

 

可以說,國民黨戒嚴時期是控制人民思想,但民進黨執政後,利用現代網路工具與許多遭攏絡或收買的媒體,製造各種附隨美國的聲音,操弄年輕人從眾心理,讓人民,尤其是年輕人根本不會、不敢、也不能思想!

 

大前研一形容日本已邁入低智商社會的現象,在台灣應更為嚴重(依文化部2018年統計,台灣人每年讀書4本;且台灣人每年有近五成幾乎很少讀;而估計日本人每人平均一年約讀45本書)。只是,台灣至今沒有學者專致研究低智商社會現象。台灣政府領導人如此依附美國政府而強烈反共產主義、反社會主義及反馬克思主義思想,妨礙年輕一代具有更全面、宏觀的國際政治經濟理論與實務視野,任令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長期淪為劣質資本主義下的低薪生產工具人,這才是真正對不起台灣及台灣下一代的罪人!

除了少數知識份子或具有社會主義情懷的「革命份子」外,台灣民眾被早年戒嚴時期的國民黨,與執政之後的民進黨充分「洗腦」,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充滿偏見。無產無靠的年輕人,無知地視共產主義如洪水猛獸,一般勞工大眾明明深受惡質資本主義危害,卻渾然不知求助於社會主義。台灣看似資訊、言論充分自由,卻不自覺陷入「低智商社會」情境。(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資深媒體人,「中報雜誌」總編輯)

 

孫文在民生主義第一講開宗明義就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但民生主義又不完全等同於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在馬克思過世後,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形成世界一股重要思潮,但各國在理論與實踐上也相當分歧。孫文在民生主義中對民生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異同做了相當詳細的比較與分析。但在進入孫文民生主義的重讀心得之前,本文想先從台灣的反共洗腦教育的歷程說起。

 

除了少數知識份子或具有社會主義情懷的「革命份子」,多數台灣民眾被早年戒嚴時期的國民黨與執政之後的民進黨充分「洗腦」,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充滿偏見,連多數無產無靠的年輕人,也無知的視共產主義如洪水猛獸。台灣自解除戒嚴後,看似資訊、言論充分自由,但資訊與知識以片面化與片斷化的方式傳播,易於造成群盲,陷入日裔美籍作家大前研一所形容的「低智商社會」現象。

 

二戰結束之後,國、共內戰尚持續打了四年,台灣島內也發生二二八事件,人民實際上比世界其他已息戰的國家還苦了四年。此後的冷戰階段,美、蘇二大集團壁壘分明,情報戰、核對抗繼續延續,蔣介石從擁有億萬人口的大陸退據到只有四百多萬人口的台灣,為了反攻大陸,在財政還得依靠美援,經濟需要美、日市場(戰後日本即遭美國麥克阿瑟將軍托管)情況下,自然選擇持續依附於美國,成為美國反(中)共第一線。

 

蔣氏父子依附美國 心有未甘

 

蔣氏父子二人治理台灣四十年期間,一方面依附美國,一方面又對美國充滿疑忌與不滿。在既想反攻大陸,又得依附美國之下,蔣介石反共得比誰都厲害,明明二戰期間各主要交戰國都已逐漸進入昇平時代,中國政府除了時不時單打雙不打,大陸多數人民早也都步入了正常的生活軌道(文化大革命那十年算是中共內部問題,不是對外交戰問題),台灣還在堅持反共到底,軍事控制與反共思想教育持續到民國七十六年戒嚴結束。

 

台灣絕大多數民眾對共產黨與共產主義的認知,不但是被斷章取義的,而且是百分之百負面的。這期間,誰最高興蔣氏父子的反共到底?自然是美國政府!台灣既能幫美國站在反共第一線,又能購買美國眾多過時的武器,還能成為美國企業外包重鎮,供應美國物美價廉(充分利用台灣廉價勞工及水電等資源)的生活用品,台灣成了美國自備武器的反共門衛與會下蛋的金雞母。

 

戒嚴解除後,台灣在國民黨繼續執政的一段時期,兩岸各種解密、平反文章與著作紛紛出籠,一幅自由蓬勃的和解景象。然而,隨著李登輝後期的「特殊國與國關係」論,及進入陳水扁治理時期的「一邊一國」,與對岸有關的論述,又進入反共的概念。但李登輝後期與陳水扁執政時期,美國總統柯林頓與後續的小布希,都尚與中國政府維持良善關係,李登輝執政後期與陳水扁都還被美國視為「麻煩製造者」,加上台商前往大陸仍絡繹於途,兩岸民間經濟、文化學術等交流尚持續不斷,也因此,兩岸的和解氣氛仍強過反共氛圍。

 

蔡政府依附美國 肆無忌憚反共

 

沒想到的是,馬英九執政不力,被蔡英文趁勢拿下政權之後,蔡政府完全附隨於美國川普政府打擊中共政府的旗幟,且刻意操弄反中國共產黨政府導向反中國(文化、社會、人民等)。連美國川普政府都知道,反中共不等同於反中國與中國人民,而加以區分,蔡政府卻肆無忌憚的操弄人民反中情緒。不僅如此,甚而站在劣質資本主義的立場,對於馬克思共產主義的產生與對世界的影響的知識內涵,刻意加以漠視乃至故意造成民眾的敵視。

 

略述台灣這一小段簡史,目的在於闡明,馬克思共產主義曾經是全球重要的政治經濟思想之一,至今西方仍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深刻的思辨與學理探討。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制度,尚有多個主要東、西方國家在施行;西方一些工業先進資本主義國家會在一、二次世界大戰後進行大幅度的勞工與社會制度改良,如德、美、法、英等,也與馬克思共產主義的興起和發展的制衡力量有關。

 

但台灣多數民眾卻被政府(過去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政府,及民進黨執政時期的政府)結合企業財團(背後則有美國龐大的保守勢力的支持)牽著鼻子走,認為只有美式資本主義才是好的。然而資本主義卻有歐洲與美式不同的制度內容,且有不少資本主義國家在採行社會主義的內涵,台灣多數上了大學的民眾卻仍因一味恐共,而對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毫不認識。至今仍除了少數學術界、知識份子對馬克思主義有一些認知外,台灣一般勞工大眾明明深受惡質資本主義危害,面對的是高房價、相對高物價與低薪資,卻渾然不知借助社會主義求取解脫。

 

全球化令馬克思預言延後

 

當蘇聯解體、中國大陸改採市場經濟社會主義之後,許多人認為共產主義失敗了。又認為,馬克思的諸多預言,並未在英、美、西歐或北歐等國家出現,所以馬克思的推論是失敗的。然而,早年歐美工業先進國家,在工業革命開始之初,即結合資本、帝權與機器(技術),壓榨其本國百姓,所以才會有英國狄更斯的「孤雛淚」、法國雨果的「悲慘世界」等悲苦童工、女工、受欺壓勞工等寫實場景的出現。

 

顯然,那個年代,只要看到底層人民遭受到政治環境、資本家聯手壓榨的悲苦生活,稍有點人文精神與良心的作家,必然會興起同情之心,以故事記錄當時代的人民苦難。隨著資本主義後來發展成殖民帝國主義,他們把壓榨本國人民的惡行,轉移到壓榨亞、非等第三世界受殖民的人民,其本國人民透過重商主義的發展,反而成為「出入」殖民地的冒險家,其勞工生活也獲得大幅改善。但殖民地多數百姓卻成了實質受壓榨的農、工奴隸。

 

川普的崛起有如一場階級抗爭

 

後冷戰時期,美、英等國倡議全球化與自由化,建立起全球隱性經濟殖民體系,這些先進國家人民享有高所得、低物價生活水準,等於靠的是新興經濟體龐大而廉價的勞工、土地與水電成本,並造成其嚴重環境污染所提供;其本國勞工自能享有的更高的生活水準與福利。惡質資本主義所可能造成的各國內部鬥爭,事實上是因全球化而延後了,未來是否可能兌現馬克思預言,尚未得知。事實上,川普的崛起,與白人中低階級勞工的憤慨和苦悶有關,等於也是一場馬克思預言的小小兌現。

 

二次大戰結束不久,世界分裂為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在共產主義制衡下,西方資本主義氣焰不敢過於囂張;並積極從事內部經濟、社會、勞工制度改革。蘇聯解體後,中國尚未崛起時,仍抱有強烈重商主義的美國資本家,陸續搞出金融風暴、金融海嘯,四處製造經濟泡沫。

 

當泡沫破滅後,美國再以廣印美元貨幣的方式,以救市之名,實際上卻收割了各國的經濟果實。與美國經貿往來密切的各國人民,遭受通膨之苦,貧富差距更形擴大;那些低聲下氣甘心依附美國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商人買辦大賺其錢,而底層百姓的生活卻日益艱辛。數年前甚至引起美國人民自己也發起了占領華爾街運動!

 

廣印美元貨幣製造全球泡沬是自由市場經濟?

 

現今,美國為拯救其國內疫情所造成的失業率與重挫的經濟,仍是以廣印美元的手法,幾乎造成全球性通膨,如此以鄰為壑的居心和手段,再次製造潛在的泡沫危機。如此肆無忌憚操控國際金融經濟,還美其名為自由經濟;而依附於美國經濟殖民體系的各國人民,包括台灣,竟也還有眾多人民相信這叫做自由市場經濟!

 

如今中國在科技、經濟與軍事力逐漸崛起,美國前總統川普率爾發起貿易戰,由於其好大喜功與誇張的傲慢行徑,完全暴露了美國長期不准有人和他平起平坐的心態。美國利用一套經濟、金融與科技系統(背後則有政治、軍事與軍工體系結合的支撐),掌握全球金融與科技控制權,不准他國,尤其是後進與第三世界國家脫離他的控制。眼看中國的經濟、科技系統要獨立出美國掌控的系統,美國即開始全力展開美中貿易戰,輔以民主、人權的口號打壓中國政府威信,深怕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建立起中國「獨立自主」的勢力範圍。

 

民進黨政府操弄年輕人 台灣何來思想自由?

 

自二戰之後,台灣政府長期依附於美國,人民的思想遭到美國與台灣政府長期的洗腦而不自知。所謂的民主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完全是空談。解嚴之前,國民黨為動員戡亂之需要而長期控制思想,但解嚴後,國民黨執政時期尚不敢箝制言論與思想自由。然而自民進黨上台執政,竟然不斷地對不利於其執政的媒體進行打壓;更自蔡政府上台以來,尤明目張膽壓制反對聲音,利用網軍霸凌恫嚇不同竟見,製造恐共反中思想,讓年輕人只會順著惡質資本主義的思路思考。

 

可以說,國民黨戒嚴時期是控制人民思想,但民進黨執政後,利用現代網路工具與許多遭攏絡或收買的媒體,製造各種附隨美國的聲音,操弄年輕人從眾心理,讓人民,尤其是年輕人根本不會、不敢、也不能思想!

 

大前研一形容日本已邁入低智商社會的現象,在台灣應更為嚴重(依文化部2018年統計,台灣人每年讀書4本;且台灣人每年有近五成幾乎很少讀;而估計日本人每人平均一年約讀45本書)。只是,台灣至今沒有學者專致研究低智商社會現象。台灣政府領導人如此依附美國政府而強烈反共產主義、反社會主義及反馬克思主義思想,妨礙年輕一代具有更全面、宏觀的國際政治經濟理論與實務視野,任令愈來愈多台灣年輕人長期淪為劣質資本主義下的低薪生產工具人,這才是真正對不起台灣及台灣下一代的罪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