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靜霞生活札記》阿信的故事(2)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廖靜霞生活札記》阿信的故事(2)
2021-07-22 11:01:00
A+
A
A-

作者/廖靜霞   

 

過了三個月,卻傳來了好消息,大男孩考取了法國航空的機師資格,需要接受公司培訓28個月,但可以享有培訓機師的待遇。

表示至少他已有一份穩定而不錯的薪水。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將來就是法國航空公司的正式機師了。

工作有著落了,大男孩一直催促著女兒到巴黎就業,他認為女兒會法語,有法國學歷,在巴黎找工作不難。但女兒考慮的比較多。

她說:畢竟我跟他才認識一年,彼此了解不是很深,不能就這樣去投靠他。而且現在就去法國,我要用什麼身分去長期居留啊?

 

不久女兒説:我有個計劃,我準備再申請一個好的學校,讀個管理碩士學位(MBA)。

到了法國,如果兩人感情發展順利,我們就繼續下去。如果不行,我等於多拿個管理學位回來,也不吃虧。

最後她申請了著名的巴黎中央理工大學。心想既然男朋友搞飛行,就選個航空管理學程吧!沒想到組長還送她六千歐元當獎學金,幫她付學費。

阿信於是辭了法國在台協會的工作,飛巴黎去了!

 

在巴黎完成八個月的課堂課程後,必須找地方實習四個月。她選擇到美國紐澤西的達梭公司實習半年。

達梭是個法國公司,母公司在法國,專門製造幻象戰機,是法國重要的國防工業。

而在美國紐澤西的達梭,則是賣噴射小客機的。副總裁達梭先生到過台灣多次,在法國在台協會,跟女兒見過幾次面,彼此認識。

 

說起達梭先生,也是一段淵源。

女兒在經貿組工作。這個部門,常有法國商人來來去去,探詢資訊的,打聽消息的,聯絡買賣的,要求協助的⋯⋯。

有一天,來了一個法國人,到經貿組詢問,台灣前三十名最有錢的人是誰?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誰知道誰最有錢啊!

女兒忽然覺得有趣,就說:我幫你查查看,你明天再來。

女兒靈機一動,找上財政部網站,搜尋全台繳稅最多的,前三十名納稅人名單給他。

從此這個商人,每次來臺灣,就會找女兒喝咖啡。

 

女兒跟我談及此事,我說:你小心哦,他可能要挖角哦!

第四次,他再來經貿組喝咖啡時,女兒告訴他:我下個月將辭職,離開台北,到巴黎唸書。你下次再來,可能見不到我了。

法國人說:妳要去唸什麼學校啊?

女兒說:我已經申請到了,巴黎中央理工大學,航空管理碩士學程。

法國人說:太好了!我也是那個學校畢業的,你將要成為我的學妹。恭喜妳!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妳儘管説。

女兒説:現在是沒有。但將來要找實習的地方,可能就要請你幫忙了!

法國商人答應了。他說:那保持聯絡了。

 

實習課程快到了,女兒寫信給那個法國人需要他幫忙。

法國人説:妳想在法國實習,還是美國?因為我現在人在美國,如果妳願意來美國,我就可以直接安排。如果妳想在巴黎實習,那我就要再請朋友幫忙了。

女兒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我就勸女兒,選擇去美國吧。再把英文複習複習。讓妳的英文,法文都可以流利使用!

於是女兒到了紐約,法國人來接機。

隔天到辦公室報到!法國人才告訴女兒,他是這家達梭公司的副總裁。

此後,我們和女兒之間,就稱他為達梭先生。

 

那個時代,因為大陸經貿崛起,私人噴射客機商機很大,但是他們公司沒有會說中文的人。

所以實習結束,達梭先生積極留她下來,希望女兒能和他們一起開發大陸市場!

正在飛行學校受訓的大男孩緊張了!他立刻飛到了紐約,見了達梭先生(在台北時他們原本就認識的)。

他説,阿信到美國實習,是為了回法國找工作的,不是要留在美國工作。你既然是副總裁,是不是可以介紹她到法國的達梭公司工作呢?

 

阿信如願的回到了巴黎。投了履歷,也親自到了達梭的法國母公司走了一趟,他們給的回覆是,我們是國防工業,是有很多機密的,我們不可能僱用外國人,除非妳取得了法國國籍!

就在失望的同時,他們忽然看到了法國航空,徵聘儲備幹部的廣告。女兒眼睛一亮,即刻動作。

很幸運的初審過關,因為她提出來的學歷、經歷都算是很優的。但接著要考性向,英文、法文、哲學、邏輯思考⋯⋯,最後還要面試。

看來這的確是難關重重,真不知如何下手!

這時大男孩下手了,他召來他的兄弟,法航的學長們,組成了一個輔導小組。有人去找考古題,有人去打聽性向是那種屬性的,有人教哲學,有人教邏輯⋯⋯,大家開會討論,擬定計劃,分工合作,展開就業大作戰⋯⋯。

幸運的,阿信的考試科目都過關了!

最後面試,也在各種刁難,諷刺,難堪中通過了。

阿信説,當場她幾乎要生氣,發飆,憑什麼要這樣諷刺我,刁難我?我不幹可以吧!心裏實在不爽到極點!

主考官打來電話通知錄取,並且向阿信道歉。

她説:那天在面談中,那些對妳不禮貌的言詞,或是刁難的情境,其實也是考試的一部分,它是用來測試妳的抗壓性的。希望妳諒解。

聽說那次法航招人,大概有兩千人提履歷,最後只錄取兩名!

 

有了法航的工作,就可以申請工作証,在歐盟地區就可以正式長期居留了。女兒的法國夢算是自己落實了。

進了法航,要先學習控位的技術和技巧,讓飛機班班都能承載最多客人,不要浪費機位,一個機位都是一張票的錢,所以常常會超賣機位。

因為他們經過精算,有時超賣了要賠錢,也比空位太多來得划算。

就在她認真學習航務的同時,其實已經有人在注意她了!

有一天她剛走進電梯,門正要關,她看見一位老老的法國男子,正一拐一拐的走向電梯。女兒即時按著開門鍵,等他一下。

這個老老的男人,進了電梯後,上下看了看她。説:妳就是那個會説中文的台灣女孩嗎?

女兒一下愣住了,點了點頭。他接著説,我們有一個航權談判小組。現在和中國的合作很多,很需要找一個會說中文的人來幫忙,而且必須是對中國有了解的。妳那天有空,我會找妳來辦公室談談!

女兒跟我們談起這個事,我們也覺得,這是一個有意義,有挑戰的工作。

但是還沒來得及和老男人的談談,辦公室裏卻先宣布了一件大事。

 

法航和荷航、美國三角航空、義大利航空,四家公司要策略聯盟,成立聯合辦公室,大家一起做生意。辦公室設在阿姆斯特丹,全部員工使用英文上班。

因為外派待遇好,女兒英文沒問題,所以也參與了甄選,而且獲得錄取。

而大男孩經過28個月的受訓,這時已經是法航的正式機師了,他決定要跟阿信去阿姆斯特丹。

為了大男孩的機師工作,他們租了靠近機場的房子。只要到阿姆機場,下機場地下室,再轉一站火車就可以到家了。

機師先生每次要從阿姆機場,坐飛機到巴黎機場,然後上班,開自己的航班。下班再從巴黎機場坐飛機回阿姆。

還好機師的工作,不必每天上工。一個月大概上個十來天。但也常碰到罷工,氣候不良,火山灰⋯⋯等糟糕的情況。但大男孩不怨不悔,過著空中飛人的上班模式,守著情人,守著家!

 

在阿姆整整住了六年。同時他們也在這段時間,辦了婚禮,生了孩子。

結婚前,我曾經問過女兒:妳覺得他可靠嗎?

女兒説,咦,怎麼問別人可不可靠呢?要問自己可不可靠!自己的未來,不是要去倚靠別人的!

喔,這個答案,讓我有點驚訝,卻讓我很放心!

 

經過了六年的奮鬥,外派阿姆的的任期快到了,公司有意調她回國。

我也對著女兒說,妳為什麼不考慮調回巴黎呢?歐黑(女婿的名字,音譯)這六年上班,這樣飛也太辛苦了。妳調回巴黎,兩個人在同一個地方上班,不是很安定嗎?

沒想到女兒説:我們為什麼要安定?我們還這麼年輕,為什麼要安定?我們就是不要安定!更何況我們有跨國的能力和機會。我們就是想要帶著孩子,世界走透透!

哇!我再次被震撼了。厲害了,阿信,就是不要安定!

最後結果是,她竟然接受了公司外派令,到中國上海擔任法荷航代表,與上海東方航空作策略聯盟,開發中法新航線。

 

原來這個事已經談了許久,起先因為考慮到上海的空污嚴重,先生不會中文等等適應問題,所以一直沒有做決定。最後兩人取得了共識,接受這個挑戰。

女婿在法航辦了個留職停薪,帶著孩子,快樂的跟著老婆,一起搬到了上海。

公司給他們租了一個大房子,配一部車,一個司機,一個阿姨。孩子可以上雙語學校,加上全家的醫療保險!就住在上海最熱鬧的南京西路附近。

女婿說,爽得不得了。尤其有司機有阿姨,也是他過去沒有享受過的。而我則是距離近了,來去看孫子更方便了!

過去,我曾經希望女婿學中文,因為年輕人學起來很快,又有老婆可以教。但他不置可否。我也不好意思多講,反正至少有女兒可以翻譯,再不行,也還可以用爛英文湊合著。

但是時空不同了,來到上海,為了生活,求職,他第一件事就是找老師學中文。我心中暗喜,沒想到事情這麼輕易就解決了!

女婿邊學中文,邊適應環境,而且積極準備機長考試。

 

半年後他考取了東方航空的正機師資格,成了真正的機長。而他們第二個兒子也出生了。

因為多了一個孩子,房屋津貼也加了一個人份,座車也換成七人座,因為兩個孩子要有兩個安全座椅。五人座,一家人不夠用。所以人家說,外商比較人性化!

女兒住在上海的日子,我常常去。因為她工作忙,有時孩子有狀況,阿姨有狀況,常常需要支援。

一年有時跑好幾趟,還好兩地近,交通方便。當然我也是趁機會工作兼旅遊,到處趴趴走。

母女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常常聊很多事。聊她工作的事,大陸內部的事,大陸人的文化,工作倫理⋯⋯。

原來,她這幾年來上海,幫東方航空賺了很多錢。因為有很多knowHow,大陸沒有,所以他們一直很積極的要和歐美的國家合作。

曾經有人跟她談,可不可以留下來。要設備我們買,要機器我們買⋯⋯但女兒説,這不是硬體的問題,是軟體的使用,和判讀軟體人才的培養問題。

他們説,軟體我們也可以買。但是女兒說,軟體不是買的問題,很多大數據是要自己去搜集、建立、累積的,不是使用別人的就可以!

主要是,大陸的制度、工作倫理,和歐美世界有很多不同,常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令人不安心。

 

所以任期結束,她選擇囘法國,因為孩子要上小學了!希望孩子有一個良好的教育環境和清新的空氣品質。

前年他們全家終於回到巴黎暫時定居了,大的讀小一,小的讀幼稚園。孩子在家和爸爸説法文,和媽媽説中文,並從美國波士頓請來了一個說英文的小褓母,讓孩子自然的使用三種語言。女婿也重新回到法國當機師,中文也可以溝通了。

而女兒的心,仍然繞著地球跑。她的新職稱是,法國航空全球銷售經理,需要常常出差,全球跑透透!。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作者/廖靜霞   

 

過了三個月,卻傳來了好消息,大男孩考取了法國航空的機師資格,需要接受公司培訓28個月,但可以享有培訓機師的待遇。

表示至少他已有一份穩定而不錯的薪水。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將來就是法國航空公司的正式機師了。

工作有著落了,大男孩一直催促著女兒到巴黎就業,他認為女兒會法語,有法國學歷,在巴黎找工作不難。但女兒考慮的比較多。

她說:畢竟我跟他才認識一年,彼此了解不是很深,不能就這樣去投靠他。而且現在就去法國,我要用什麼身分去長期居留啊?

 

不久女兒説:我有個計劃,我準備再申請一個好的學校,讀個管理碩士學位(MBA)。

到了法國,如果兩人感情發展順利,我們就繼續下去。如果不行,我等於多拿個管理學位回來,也不吃虧。

最後她申請了著名的巴黎中央理工大學。心想既然男朋友搞飛行,就選個航空管理學程吧!沒想到組長還送她六千歐元當獎學金,幫她付學費。

阿信於是辭了法國在台協會的工作,飛巴黎去了!

 

在巴黎完成八個月的課堂課程後,必須找地方實習四個月。她選擇到美國紐澤西的達梭公司實習半年。

達梭是個法國公司,母公司在法國,專門製造幻象戰機,是法國重要的國防工業。

而在美國紐澤西的達梭,則是賣噴射小客機的。副總裁達梭先生到過台灣多次,在法國在台協會,跟女兒見過幾次面,彼此認識。

 

說起達梭先生,也是一段淵源。

女兒在經貿組工作。這個部門,常有法國商人來來去去,探詢資訊的,打聽消息的,聯絡買賣的,要求協助的⋯⋯。

有一天,來了一個法國人,到經貿組詢問,台灣前三十名最有錢的人是誰?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誰知道誰最有錢啊!

女兒忽然覺得有趣,就說:我幫你查查看,你明天再來。

女兒靈機一動,找上財政部網站,搜尋全台繳稅最多的,前三十名納稅人名單給他。

從此這個商人,每次來臺灣,就會找女兒喝咖啡。

 

女兒跟我談及此事,我說:你小心哦,他可能要挖角哦!

第四次,他再來經貿組喝咖啡時,女兒告訴他:我下個月將辭職,離開台北,到巴黎唸書。你下次再來,可能見不到我了。

法國人說:妳要去唸什麼學校啊?

女兒說:我已經申請到了,巴黎中央理工大學,航空管理碩士學程。

法國人說:太好了!我也是那個學校畢業的,你將要成為我的學妹。恭喜妳!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妳儘管説。

女兒説:現在是沒有。但將來要找實習的地方,可能就要請你幫忙了!

法國商人答應了。他說:那保持聯絡了。

 

實習課程快到了,女兒寫信給那個法國人需要他幫忙。

法國人説:妳想在法國實習,還是美國?因為我現在人在美國,如果妳願意來美國,我就可以直接安排。如果妳想在巴黎實習,那我就要再請朋友幫忙了。

女兒告訴我們這個消息。我就勸女兒,選擇去美國吧。再把英文複習複習。讓妳的英文,法文都可以流利使用!

於是女兒到了紐約,法國人來接機。

隔天到辦公室報到!法國人才告訴女兒,他是這家達梭公司的副總裁。

此後,我們和女兒之間,就稱他為達梭先生。

 

那個時代,因為大陸經貿崛起,私人噴射客機商機很大,但是他們公司沒有會說中文的人。

所以實習結束,達梭先生積極留她下來,希望女兒能和他們一起開發大陸市場!

正在飛行學校受訓的大男孩緊張了!他立刻飛到了紐約,見了達梭先生(在台北時他們原本就認識的)。

他説,阿信到美國實習,是為了回法國找工作的,不是要留在美國工作。你既然是副總裁,是不是可以介紹她到法國的達梭公司工作呢?

 

阿信如願的回到了巴黎。投了履歷,也親自到了達梭的法國母公司走了一趟,他們給的回覆是,我們是國防工業,是有很多機密的,我們不可能僱用外國人,除非妳取得了法國國籍!

就在失望的同時,他們忽然看到了法國航空,徵聘儲備幹部的廣告。女兒眼睛一亮,即刻動作。

很幸運的初審過關,因為她提出來的學歷、經歷都算是很優的。但接著要考性向,英文、法文、哲學、邏輯思考⋯⋯,最後還要面試。

看來這的確是難關重重,真不知如何下手!

這時大男孩下手了,他召來他的兄弟,法航的學長們,組成了一個輔導小組。有人去找考古題,有人去打聽性向是那種屬性的,有人教哲學,有人教邏輯⋯⋯,大家開會討論,擬定計劃,分工合作,展開就業大作戰⋯⋯。

幸運的,阿信的考試科目都過關了!

最後面試,也在各種刁難,諷刺,難堪中通過了。

阿信説,當場她幾乎要生氣,發飆,憑什麼要這樣諷刺我,刁難我?我不幹可以吧!心裏實在不爽到極點!

主考官打來電話通知錄取,並且向阿信道歉。

她説:那天在面談中,那些對妳不禮貌的言詞,或是刁難的情境,其實也是考試的一部分,它是用來測試妳的抗壓性的。希望妳諒解。

聽說那次法航招人,大概有兩千人提履歷,最後只錄取兩名!

 

有了法航的工作,就可以申請工作証,在歐盟地區就可以正式長期居留了。女兒的法國夢算是自己落實了。

進了法航,要先學習控位的技術和技巧,讓飛機班班都能承載最多客人,不要浪費機位,一個機位都是一張票的錢,所以常常會超賣機位。

因為他們經過精算,有時超賣了要賠錢,也比空位太多來得划算。

就在她認真學習航務的同時,其實已經有人在注意她了!

有一天她剛走進電梯,門正要關,她看見一位老老的法國男子,正一拐一拐的走向電梯。女兒即時按著開門鍵,等他一下。

這個老老的男人,進了電梯後,上下看了看她。説:妳就是那個會説中文的台灣女孩嗎?

女兒一下愣住了,點了點頭。他接著説,我們有一個航權談判小組。現在和中國的合作很多,很需要找一個會說中文的人來幫忙,而且必須是對中國有了解的。妳那天有空,我會找妳來辦公室談談!

女兒跟我們談起這個事,我們也覺得,這是一個有意義,有挑戰的工作。

但是還沒來得及和老男人的談談,辦公室裏卻先宣布了一件大事。

 

法航和荷航、美國三角航空、義大利航空,四家公司要策略聯盟,成立聯合辦公室,大家一起做生意。辦公室設在阿姆斯特丹,全部員工使用英文上班。

因為外派待遇好,女兒英文沒問題,所以也參與了甄選,而且獲得錄取。

而大男孩經過28個月的受訓,這時已經是法航的正式機師了,他決定要跟阿信去阿姆斯特丹。

為了大男孩的機師工作,他們租了靠近機場的房子。只要到阿姆機場,下機場地下室,再轉一站火車就可以到家了。

機師先生每次要從阿姆機場,坐飛機到巴黎機場,然後上班,開自己的航班。下班再從巴黎機場坐飛機回阿姆。

還好機師的工作,不必每天上工。一個月大概上個十來天。但也常碰到罷工,氣候不良,火山灰⋯⋯等糟糕的情況。但大男孩不怨不悔,過著空中飛人的上班模式,守著情人,守著家!

 

在阿姆整整住了六年。同時他們也在這段時間,辦了婚禮,生了孩子。

結婚前,我曾經問過女兒:妳覺得他可靠嗎?

女兒説,咦,怎麼問別人可不可靠呢?要問自己可不可靠!自己的未來,不是要去倚靠別人的!

喔,這個答案,讓我有點驚訝,卻讓我很放心!

 

經過了六年的奮鬥,外派阿姆的的任期快到了,公司有意調她回國。

我也對著女兒說,妳為什麼不考慮調回巴黎呢?歐黑(女婿的名字,音譯)這六年上班,這樣飛也太辛苦了。妳調回巴黎,兩個人在同一個地方上班,不是很安定嗎?

沒想到女兒説:我們為什麼要安定?我們還這麼年輕,為什麼要安定?我們就是不要安定!更何況我們有跨國的能力和機會。我們就是想要帶著孩子,世界走透透!

哇!我再次被震撼了。厲害了,阿信,就是不要安定!

最後結果是,她竟然接受了公司外派令,到中國上海擔任法荷航代表,與上海東方航空作策略聯盟,開發中法新航線。

 

原來這個事已經談了許久,起先因為考慮到上海的空污嚴重,先生不會中文等等適應問題,所以一直沒有做決定。最後兩人取得了共識,接受這個挑戰。

女婿在法航辦了個留職停薪,帶著孩子,快樂的跟著老婆,一起搬到了上海。

公司給他們租了一個大房子,配一部車,一個司機,一個阿姨。孩子可以上雙語學校,加上全家的醫療保險!就住在上海最熱鬧的南京西路附近。

女婿說,爽得不得了。尤其有司機有阿姨,也是他過去沒有享受過的。而我則是距離近了,來去看孫子更方便了!

過去,我曾經希望女婿學中文,因為年輕人學起來很快,又有老婆可以教。但他不置可否。我也不好意思多講,反正至少有女兒可以翻譯,再不行,也還可以用爛英文湊合著。

但是時空不同了,來到上海,為了生活,求職,他第一件事就是找老師學中文。我心中暗喜,沒想到事情這麼輕易就解決了!

女婿邊學中文,邊適應環境,而且積極準備機長考試。

 

半年後他考取了東方航空的正機師資格,成了真正的機長。而他們第二個兒子也出生了。

因為多了一個孩子,房屋津貼也加了一個人份,座車也換成七人座,因為兩個孩子要有兩個安全座椅。五人座,一家人不夠用。所以人家說,外商比較人性化!

女兒住在上海的日子,我常常去。因為她工作忙,有時孩子有狀況,阿姨有狀況,常常需要支援。

一年有時跑好幾趟,還好兩地近,交通方便。當然我也是趁機會工作兼旅遊,到處趴趴走。

母女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常常聊很多事。聊她工作的事,大陸內部的事,大陸人的文化,工作倫理⋯⋯。

原來,她這幾年來上海,幫東方航空賺了很多錢。因為有很多knowHow,大陸沒有,所以他們一直很積極的要和歐美的國家合作。

曾經有人跟她談,可不可以留下來。要設備我們買,要機器我們買⋯⋯但女兒説,這不是硬體的問題,是軟體的使用,和判讀軟體人才的培養問題。

他們説,軟體我們也可以買。但是女兒說,軟體不是買的問題,很多大數據是要自己去搜集、建立、累積的,不是使用別人的就可以!

主要是,大陸的制度、工作倫理,和歐美世界有很多不同,常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令人不安心。

 

所以任期結束,她選擇囘法國,因為孩子要上小學了!希望孩子有一個良好的教育環境和清新的空氣品質。

前年他們全家終於回到巴黎暫時定居了,大的讀小一,小的讀幼稚園。孩子在家和爸爸説法文,和媽媽説中文,並從美國波士頓請來了一個說英文的小褓母,讓孩子自然的使用三種語言。女婿也重新回到法國當機師,中文也可以溝通了。

而女兒的心,仍然繞著地球跑。她的新職稱是,法國航空全球銷售經理,需要常常出差,全球跑透透!。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