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 行政院應立即裁撤各聯合服務中心!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 行政院應立即裁撤各聯合服務中心!
2021-07-21 07:00:00
A+
A
A-

小民苦哈哈  高官包Villa   

以一個小小台灣的一日生活圈範圍,有必要設置這麼多個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嗎?如果民進黨政府真能虛心檢討、裁撤這些黑機關,那麼陳政聞事件倒是個莫大的功德。(圖/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大樓,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全國還在三級防疫的緊張時刻,傳出一群人於7月13日包下屏東的渡假 Villa,還在餐廳吃火鍋飲酒,明顯違規。其中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陳政聞赫然在列,雖然行政院迅速止血,已於18日准辭,但在疫情導致執政團隊施政滿意度創新低的此刻,無異雪上加霜;在全民苦於疫情造成的嚴重生計困難下,更是作了負面的示範。

 

這個事件中,我們只看到一位前立委提出質疑,內容包括:

 

第一,7月13日是正常上班時間,為什麼行政院南辦執行長可以度假3天2夜?

第二,全國各級官員都投入防疫任務,忙得不可開交,為什麼陳政聞可以閒到去做家庭旅行?

第三,行政院早在幾天前就接獲檢舉,為什麼不立即處理,而是等到媒體報導後才進行調查?

第四,是哪一位政院高層指示,「立刻離開現場,如果名字見報就下台」?

第五,以行政院南辦執行長的待遇,為什麼可以支付豪華Villa每晚高達2.9萬元,3天2夜近6萬元的費用?

第六,如此高昂的房價,是建商大亨買單?還是陳政聞自己付費?

第七,倘若是接受商界人士的招待,行政院南辦執行長身為國家公務員,是否涉嫌嚴重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第八,此次豪華度假團的成員究竟是哪些人?是否有相關人士透過屏東縣議員向縣政府說情,希望縣政府公布的名單可以「調整一下」?

 

 

位在台中市黎明路的黎明新村,是原台灣省政府在台中市興建的大型官方社區,也是省府除了中興新村,及目前已拆除的台中火車站附近干城社區之外的第三個大型省府新市鎮,作為當時省府員工住宅及辦公區。範圍東至黎明路二段、南至公益路二段、西至龍富路五段、北靠近市政南一路,鄰近七期重劃區。交通方便,生活機能優,精省後成為行政院中部聯合服務中心所在地,員額不減反增,公務員由省級升為中央級,職等薪資跟著調升,現在才看清楚,原來精省是一場騙局。(圖/陳婉真攝)

 

這些都是重點,行政院有必要向全國人民清楚交代。但更重要的一些問題卻沒人提起,包括:

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是什麼東西?

全台灣有幾個類似的服務中心?

設立的法源依據是什麼?

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它每年花費多少民脂民膏?

以一個小小台灣的一日生活圈範圍,有必要設置這麼多個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嗎?

 

在疫情導致全民受苦的此時,如果可以裁撤掉這些無用的黑機關,把有限的經費預算拿來救命,人民必然更加有感。

 

我們看〈行政院組織法〉,目前行政院共有14部8會,編制員額為604~606人,這裡面並沒有所謂聯合服務中心的名目。

 

再查看聯合服務中心的沿革說:「精省後,行政院陸續成立了各部會中部辦公室、區域聯合服務中心。由於其設置是為了提供與行政院交流的窗口,因此行政院所在的北部區域並未設置服務中心。」

 

北部當然不必成立啊,行政院本來就在北部。

 

李登輝主政的年代,為了解決一個小小台灣卻有4級制政府,各機關叠床架屋情況嚴重,所以「精省」,也就是組織精簡的意思。但精簡掉一個台灣省政府,讓行政院接收了省有財產,成立了中部聯合服務中心也就算了,想不到這幾十年間,它又悄悄成立了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東部聯合服務中心、雲嘉南聯合服務中心及金馬聯合服務中心,總共除了台北的院本部之外,全台含金馬共有5個聯合服務中心。如果要全國一致公平的話,未來要不要成立桃竹苗聯合服務中心?澎湖聯合服務中心?蘭嶼綠島服務中心?

 

根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的規定:「關於國家各機關之組織者,應以法律定之。」但是,所有這些聯合服務中心卻都是任務編組性質,而執行長、副執行長等的任命,根本不需要公務員任用資格,嚴格說這些機關都是黑機關,這些人都是酬庸性質,不是酬庸他們過往的忠誠,就是作為下一階段參選或是派任新職的準備。已經明顯違反中央法規標準法的規定。

 

尤其所謂任務編組是一種矩陣式組織(matrix organization)型態,也就是組織在原本的組織架構外,為某種特別任務,另外成立專案小組負責,是一種臨時性的組織,任務結束就歸建。然而,行政院在制訂處務規程時,卻自己發明所謂「常設性任務編組」,身為全國最高行政主管竟然如此玩弄文字遊戲,更是不可原諒。

隨便翻閱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歷任執行長名單,有老立委落選後派任的,也有諸如陳菊、陳其邁的愛將等;其他各服務中心的情況也都大同小異,例如中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蔡培慧是民進黨有意培植的下屆南投縣長熱門人選。和馬英九任內相較之下,馬的人事安排著重在酬庸,鮮少有對新人的栽培,也難怪國民黨失去政權後兵敗如山倒,很難挽回頹勢。

 

國民黨執政時期,黨外人士或是早期的民進黨還會指責中華民國體制是把一個960萬平方公里大國的行政體系及員額編制,硬塞到面積只有3.6萬平方公里的台灣。的確如此,光以行政院的組織改造,從1990年代起就不斷聲稱要減肥,30幾年下來卻是越減越肥在野的民進黨取得政權後嚐到執政的甜頭,從此不但不再要求改革,反而利用國家的民脂民膏,大肆安插自己的人馬作為酬庸或是培植新人的好處所,從此上下交征利,再也沒有人提出員額精減、人事減肥的意見了。

 

倒是立法院預算中心在2013年曾有一份《行政院組織改造問題檢討與改進方向》的專題研究,其中有一些相當中肯的檢討與建議改進方向,內容包括:

 

一、政府組織再造推動進度緩慢,未法制化機關依然存在。

二、二級機關數量仍眾,未與國際接軌。

三、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及全國公共部門人力仍持續增加,人事費龐鉅問題未解,恐排擠重要政事需求。

四、高階文官擴編,部分編制外高階人員之設置及任用資格備受質疑。

五、地方政府升格改制為直轄市後,機關數及高階人力均同步膨脹,遞延效果將使地方財政惡化,問題更難以解決。

六、未具任用資格之現職員工藉組織改造轉任公務人員,不符公平正義原則。

七、中央部會分地辦公處所頗多,每年耗費鉅額公帑租賃辦公廳舍;惟國有閒置房舍卻散佈全國各地,政府整體資源配置及運用之妥適性顯有待深入檢討。

八、尚有部分機關未完成組織法立法程序,預算案卻未表達預算及人員移撥情形。

 

南投中興新村的省府更大規模社區,地處偏遠,位在車龍埔斷層帶上,九二一大地震時有幾棟建築物倒塌,行政院就不要它了,任其荒蕪,成為全台灣最大的蚊子館。(陳婉真攝)

 

立法院也提出了若干建議改進方向:

 

一、行政院應積極協調消弭部會間本位主義,確立合理組織架構。

二、賡續檢討各部會核心職能,建構精簡、效率之政府組織。

三、允應衡酌人口結構變化及合理財政負荷,規劃長遠之全國公部門人力政策及員額管控機制。

四、落實需求原則配置各部會之簡任員額,倘確有員額增置需求,宜提出具體數據或客觀事證。

五、管控各直轄市高階員額不斷膨脹,俾免逐年攀升之人事費支出拖垮地方財政。

六、不應藉保障員工權益之名,將黑官漂白,以免破壞文官體制,並滋生後遺症。

七、控管「無殼部會」之租金預算,促其積極規劃合署辦公,並妥適管理所經管國有房舍資源,俾逐年節省租金支出進而減少閒置辦公房舍。

八、政府組織改造宜如期完成,預算案之籌編亦應表達組改前後資源配置調整情況,俾落實無縫接軌。

 

可惜的是,立法院預算中心很多精闢的研究結論,最後都被束之高閣。這次碰到陳政聞的事件,正好可以趁此機會重新檢討。疫情期間有人建議行政院應全面發放紓困現金,幫助全民度過難關,行政院長蘇貞昌的答案是國家的錢有限,那麼,對於行政權的無限制擴張所浪費的國家的錢究竟有多少?蘇院長是不是應該讓我們知道?

 

政府號稱e化,實際上也的確很多業務都可以透過線上完成,行政院還有必要設置那麼多個聯合服務中心黑機關嗎?如果民進黨政府真能虛心檢討、裁撤這些黑機關,那麼這次事件對台灣而言倒是莫大功德。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小民苦哈哈  高官包Villa   

以一個小小台灣的一日生活圈範圍,有必要設置這麼多個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嗎?如果民進黨政府真能虛心檢討、裁撤這些黑機關,那麼陳政聞事件倒是個莫大的功德。(圖/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大樓,取自網路)

 

作者/陳婉真

 

全國還在三級防疫的緊張時刻,傳出一群人於7月13日包下屏東的渡假 Villa,還在餐廳吃火鍋飲酒,明顯違規。其中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陳政聞赫然在列,雖然行政院迅速止血,已於18日准辭,但在疫情導致執政團隊施政滿意度創新低的此刻,無異雪上加霜;在全民苦於疫情造成的嚴重生計困難下,更是作了負面的示範。

 

這個事件中,我們只看到一位前立委提出質疑,內容包括:

 

第一,7月13日是正常上班時間,為什麼行政院南辦執行長可以度假3天2夜?

第二,全國各級官員都投入防疫任務,忙得不可開交,為什麼陳政聞可以閒到去做家庭旅行?

第三,行政院早在幾天前就接獲檢舉,為什麼不立即處理,而是等到媒體報導後才進行調查?

第四,是哪一位政院高層指示,「立刻離開現場,如果名字見報就下台」?

第五,以行政院南辦執行長的待遇,為什麼可以支付豪華Villa每晚高達2.9萬元,3天2夜近6萬元的費用?

第六,如此高昂的房價,是建商大亨買單?還是陳政聞自己付費?

第七,倘若是接受商界人士的招待,行政院南辦執行長身為國家公務員,是否涉嫌嚴重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第八,此次豪華度假團的成員究竟是哪些人?是否有相關人士透過屏東縣議員向縣政府說情,希望縣政府公布的名單可以「調整一下」?

 

 

位在台中市黎明路的黎明新村,是原台灣省政府在台中市興建的大型官方社區,也是省府除了中興新村,及目前已拆除的台中火車站附近干城社區之外的第三個大型省府新市鎮,作為當時省府員工住宅及辦公區。範圍東至黎明路二段、南至公益路二段、西至龍富路五段、北靠近市政南一路,鄰近七期重劃區。交通方便,生活機能優,精省後成為行政院中部聯合服務中心所在地,員額不減反增,公務員由省級升為中央級,職等薪資跟著調升,現在才看清楚,原來精省是一場騙局。(圖/陳婉真攝)

 

這些都是重點,行政院有必要向全國人民清楚交代。但更重要的一些問題卻沒人提起,包括:

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是什麼東西?

全台灣有幾個類似的服務中心?

設立的法源依據是什麼?

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它每年花費多少民脂民膏?

以一個小小台灣的一日生活圈範圍,有必要設置這麼多個行政院的派出機關嗎?

 

在疫情導致全民受苦的此時,如果可以裁撤掉這些無用的黑機關,把有限的經費預算拿來救命,人民必然更加有感。

 

我們看〈行政院組織法〉,目前行政院共有14部8會,編制員額為604~606人,這裡面並沒有所謂聯合服務中心的名目。

 

再查看聯合服務中心的沿革說:「精省後,行政院陸續成立了各部會中部辦公室、區域聯合服務中心。由於其設置是為了提供與行政院交流的窗口,因此行政院所在的北部區域並未設置服務中心。」

 

北部當然不必成立啊,行政院本來就在北部。

 

李登輝主政的年代,為了解決一個小小台灣卻有4級制政府,各機關叠床架屋情況嚴重,所以「精省」,也就是組織精簡的意思。但精簡掉一個台灣省政府,讓行政院接收了省有財產,成立了中部聯合服務中心也就算了,想不到這幾十年間,它又悄悄成立了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東部聯合服務中心、雲嘉南聯合服務中心及金馬聯合服務中心,總共除了台北的院本部之外,全台含金馬共有5個聯合服務中心。如果要全國一致公平的話,未來要不要成立桃竹苗聯合服務中心?澎湖聯合服務中心?蘭嶼綠島服務中心?

 

根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的規定:「關於國家各機關之組織者,應以法律定之。」但是,所有這些聯合服務中心卻都是任務編組性質,而執行長、副執行長等的任命,根本不需要公務員任用資格,嚴格說這些機關都是黑機關,這些人都是酬庸性質,不是酬庸他們過往的忠誠,就是作為下一階段參選或是派任新職的準備。已經明顯違反中央法規標準法的規定。

 

尤其所謂任務編組是一種矩陣式組織(matrix organization)型態,也就是組織在原本的組織架構外,為某種特別任務,另外成立專案小組負責,是一種臨時性的組織,任務結束就歸建。然而,行政院在制訂處務規程時,卻自己發明所謂「常設性任務編組」,身為全國最高行政主管竟然如此玩弄文字遊戲,更是不可原諒。

隨便翻閱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歷任執行長名單,有老立委落選後派任的,也有諸如陳菊、陳其邁的愛將等;其他各服務中心的情況也都大同小異,例如中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蔡培慧是民進黨有意培植的下屆南投縣長熱門人選。和馬英九任內相較之下,馬的人事安排著重在酬庸,鮮少有對新人的栽培,也難怪國民黨失去政權後兵敗如山倒,很難挽回頹勢。

 

國民黨執政時期,黨外人士或是早期的民進黨還會指責中華民國體制是把一個960萬平方公里大國的行政體系及員額編制,硬塞到面積只有3.6萬平方公里的台灣。的確如此,光以行政院的組織改造,從1990年代起就不斷聲稱要減肥,30幾年下來卻是越減越肥在野的民進黨取得政權後嚐到執政的甜頭,從此不但不再要求改革,反而利用國家的民脂民膏,大肆安插自己的人馬作為酬庸或是培植新人的好處所,從此上下交征利,再也沒有人提出員額精減、人事減肥的意見了。

 

倒是立法院預算中心在2013年曾有一份《行政院組織改造問題檢討與改進方向》的專題研究,其中有一些相當中肯的檢討與建議改進方向,內容包括:

 

一、政府組織再造推動進度緩慢,未法制化機關依然存在。

二、二級機關數量仍眾,未與國際接軌。

三、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及全國公共部門人力仍持續增加,人事費龐鉅問題未解,恐排擠重要政事需求。

四、高階文官擴編,部分編制外高階人員之設置及任用資格備受質疑。

五、地方政府升格改制為直轄市後,機關數及高階人力均同步膨脹,遞延效果將使地方財政惡化,問題更難以解決。

六、未具任用資格之現職員工藉組織改造轉任公務人員,不符公平正義原則。

七、中央部會分地辦公處所頗多,每年耗費鉅額公帑租賃辦公廳舍;惟國有閒置房舍卻散佈全國各地,政府整體資源配置及運用之妥適性顯有待深入檢討。

八、尚有部分機關未完成組織法立法程序,預算案卻未表達預算及人員移撥情形。

 

南投中興新村的省府更大規模社區,地處偏遠,位在車龍埔斷層帶上,九二一大地震時有幾棟建築物倒塌,行政院就不要它了,任其荒蕪,成為全台灣最大的蚊子館。(陳婉真攝)

 

立法院也提出了若干建議改進方向:

 

一、行政院應積極協調消弭部會間本位主義,確立合理組織架構。

二、賡續檢討各部會核心職能,建構精簡、效率之政府組織。

三、允應衡酌人口結構變化及合理財政負荷,規劃長遠之全國公部門人力政策及員額管控機制。

四、落實需求原則配置各部會之簡任員額,倘確有員額增置需求,宜提出具體數據或客觀事證。

五、管控各直轄市高階員額不斷膨脹,俾免逐年攀升之人事費支出拖垮地方財政。

六、不應藉保障員工權益之名,將黑官漂白,以免破壞文官體制,並滋生後遺症。

七、控管「無殼部會」之租金預算,促其積極規劃合署辦公,並妥適管理所經管國有房舍資源,俾逐年節省租金支出進而減少閒置辦公房舍。

八、政府組織改造宜如期完成,預算案之籌編亦應表達組改前後資源配置調整情況,俾落實無縫接軌。

 

可惜的是,立法院預算中心很多精闢的研究結論,最後都被束之高閣。這次碰到陳政聞的事件,正好可以趁此機會重新檢討。疫情期間有人建議行政院應全面發放紓困現金,幫助全民度過難關,行政院長蘇貞昌的答案是國家的錢有限,那麼,對於行政權的無限制擴張所浪費的國家的錢究竟有多少?蘇院長是不是應該讓我們知道?

 

政府號稱e化,實際上也的確很多業務都可以透過線上完成,行政院還有必要設置那麼多個聯合服務中心黑機關嗎?如果民進黨政府真能虛心檢討、裁撤這些黑機關,那麼這次事件對台灣而言倒是莫大功德。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