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靜霞生活札記》阿信的故事(1)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廖靜霞生活札記》阿信的故事(1)
2021-07-16 07:00:00
A+
A
A-

 

作者/廖靜霞   

 

女兒阿信的大學聯考成績單寄來了,分數雖不高,但擠個師範院校應該是有希望的,親友們也都說,跟媽媽一樣,當個老師很好啊,生活很安定!

但是阿信不以為然。

她説:讀了師範院校,我可以想像,我未來三、四十年的歲月是怎麼過的。不就在一個學校旁邊弄個房子,每天上課下課,教著同樣的書本,看著不同的臉孔,一年又一年!我說:妳在説我嗎?

那不然跟哥哥一樣讀英文,可以去讀中山大學外文系。

阿信卻說:為什麼你們這些大人都這樣?我同學說的,人家好不容易從五福一路(高雄市立五福國中),讀到五福二路(高雄女中),還要人家讀五福四路(中山大學在五福四路盡頭),一輩子只讀一條路!

當下我意識到了,女兒已非池中物,她的目標可遠大的呢!

那妳想讀什麼呢?

阿信説:媽媽,換我問妳。如果我讀私立大學,對妳的經濟會有壓力嗎?

我説:沒有壓力!因為我們公教人員有教育補助費,私立大學補助多,公立大學補助少,所以差額不大。

好,那我想填輔仁大學大傳系,輔修法文。

哇!我終於懂了。她玩真的,她真的玩真的!

 

想當年,為了遲緩的阿甘,想讓他早早開開眼界,增多一些文化刺激,寒暑假我總是帶著孩子,與同事組團出國旅遊,從韓國、日本、北海道、東南亞、澳洲、紐西蘭⋯⋯,多次下來,國外文化的多元繽紛,總是讓孩子玩得樂不思蜀。

但後來兄妺陸續上了國中後,因課業繁重,出國的次數就少了。

直到阿信考上高中,有天告訴我,她覺得她的英文沒有哥哥好,暑假她想參加EF海外遊學營,到美國好好學英文。

我想她是玩興又發了,找了個好藉口。但我也是答應了。

我説:好啊!錢我幫妳出,其他的妳自己處理。包括找伴,辦護照,還有其他出國需要做的事⋯⋯。

 

他哥哥知道妹妹要自己去美國,有點擔心。還特別叮嚀她:

不要貪玩!東西要顧好,人不要丟了!

妹妹也不示弱:丟了又怎樣?姑娘我早在八歳時就丟過了!

顯然妹妹已經知道,丟了該怎麼辦了!

 

等阿信一切都辦妥定了。我才拿了錢去EF辦公室繳費,辦公室的小姐驚訝的望著我:喔,妳是阿信的媽媽?

我説:是啊,怎麼了?

她説:別人的媽媽不曉得已經來了多少趟了,問遍了所有的事。妳是第一次出現欸!

原來我是個讓人家驚訝的媽媽啊!

 

阿信到美國快快樂樂,玩了一個多月回家了。覺得這趟行程很滿意,又學又玩,又見到了表哥。表哥帶她和同學,去玩雲霄飛車樂園。樂園裏有幾十種不同的雲霄飛車,他們瘋狂的坐了十幾趟。國外的新奇與刺激,讓她津津樂道⋯⋯。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來,就問她:妳去美國學英文,英文有比較進步了嗎?

阿信說:有沒有進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的英文單字背得太少了,常常要用的時候說不出來。

我說:哦,花了十萬元學到了這件事,也是很值得啦!

後來她哥哥再指導她如何背單字,她就比較服氣了。

 

有一天阿信拿出照片,特別要我們看一個美麗的法國女孩。說她長得很漂亮,是她在美國的室友。

她說:她們當時一起在美國學英文,彼此很聊得來,玩得很開心,也交成了好朋友。臨別時,女孩一直邀請她,一定要到法國找她玩喔,她也答應了。

事隔多年了,原來她沒有忘記這件事,她要去履這個約了!

所以她要學法文。而法文系只有輔仁大學才有。

但是她也知道,語言只是個工具,必須要修個專業科目。

所以才會想出一個主修大傳,輔修法文的雙修絶技。

 

當我自己的妹妹知道阿信要去讀私立輔大,而我也沒阻止時…,

妹妹質問我:妳口才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不能説服她呢?女孩子讀個師範院校,當個老師,不是最好的選擇了嗎?有公立大學不讀,要去選私立的,是什麼道理啊?

我說:我沒有說服她,是我被她説服了!

 

果然,大一暑假,她又故計重施,參加了EF的英語遊學團,加簽法國簽證。因為台灣EF沒有法國遊學團。

在英國EF學營裡,熟悉了兩周後。她利用一個周末,從英國搭了歐洲之星到了巴黎。興奮的在巴黎公共電話亭,拿起電話。用了不知背了多久的一句法語:請問,某某小姐在家嗎?

話機那頭傳來了一個老男人的聲音:喔,我是她爸爸,她不在吔⋯⋯。除了那句,我是她爸爸,她不在吔!其他長長的法文,她完全聽不懂,也接不下話⋯。

她實在無計可施,失望的放下了話筒,無助的在巴黎街頭閒晃了半天,只好又搭了火車回到了英國。

她終於知道了,她的法文很爛,很不足⋯⋯。

 

大二了,不死心的她,繼續努力著修著她的法文課。

有天中午,她忽然來電話,告訴我一個消息。她說今年輔仁大學與法國波爾多高等商業學校,結交姊妹校,雙方要交換學生。

交換生的公文先送到法文系,但法文系學生沒興趣,因為那是個高等商業學校,是讀商的。

公文再傳到商業科糸。學生說,啊我們又不會法文,怎麼去?

我馬上告訴女兒:妳的機會來了!妳去追公文,看它最後到了那裡?然後毛遂自薦,說妳有興趣⋯⋯。

果然幾經波折,打聽,交涉,爭取,女兒奮戰不懈。最後,在其他學生興趣不大的情況下,13個名額,只有六個申請。

女兒最後又說服了一位讀法文系的高中同學。一共湊到七個名額。

就在大三那一年,阿信帶了一個大同電鍋,跟著其他六個輔大生,遠渡重洋,一起來到了法國波爾多髙等商業學校,成了兩校第一屆交換生。

 

到了波爾多,開始密集上課。但因為法文程度差,又是高等商業課程,從没學過。每天從第一堂撐到第七堂下課,一個字也聽不懂。

兩個月後,有人實在撐不下去了,就想回台灣了。我問女兒要不要回來?她說,不要!我想我撐得下來。

我說:好,那我教妳。反正我們又不在乎它的分數,也不要它的文憑,妳就把它當遊學處理。上課聽不懂,就多問同學。放假就約法國同學吃飯,説妳煮中國菜請客。人家吃妳的菜,一定會跟妳多講話多互動,妳就可以學得更多更快。

寒暑假也不用回台灣。妳就到什麼葡萄園,摘摘葡萄,踩踩葡萄汁,做做葡萄酒吧!或是到什麼可以打工,旅遊的地方去消磨,反正就是把自己泡在法文的土地上就對了。

果然女兒做到了,大同電鍋發揮了最大的功能,從煮水,煑湯到煎烤炒炸,鞠躬盡瘁,幫她度過了一個艱困又有趣的交換生生涯。

我説:妳都煮了什麼啊?

她説:啊就鷄蛋炒蕃茄,蕃茄炒鷄蛋啊!反正說是中國菜,他們就都來了!

 

慢慢她也抓到了竅門。因為沒有基礎,商業專科實在很難入門,每次考試遇到困難,考卷不會答,她就會在卷尾加註:我是來自台灣的交換生,謝謝老師協助!老師看到了,也就手下留情了。

一年的交換生課程即將結束,學校問她要不要保留學籍,將來可以再回來唸研究所課程。女兒當然答應了。

法國的高等專業學校是五年制,等於三年大學,兩年研究所課程,女兒去時是讀三年級,日後再回去,就是讀後面兩年的碩士課程。

法國課程結束,女兒回到輔大,完成大四課程,拿了輔大廣告系的畢業證書(輔大大傳系後來分割為新聞系和廣告系)。

 

過完暑假,女兒又回到了波爾多,攻讀商業行銷碩士課程。

讀完一年行銷學程,阿信提前申請,到一家大型糖果公司實習。緩和一下課程學習的壓力,變化一下不同人群的互動。而且享有實習的薪資。每月有台幣兩萬多元,足以生活自足!

後來她告訴我,她晚上在一家越南餐廳打工。

我聽了有些不安。我問她,妳為什麼還要到餐廳打工?是生活費不夠嗎?錢不夠,媽媽幫妳寄!

阿信說:不是錢不夠!是想要多接近不同的人群,多使用語言。因為在實習的公司,大都坐在電腦前面比較多,和別人說話的機會少,所以才會到餐廳端盤子,點菜,接待客人,這樣説,聽法文的機會就多了。

而且老闆娘對我很好,會讓我到廚房幫忙,也教我做一些簡單的越南菜,而且提供晚餐。在這裡,不但可以賺薪資,還能賺小費。

有時下班晩了,老闆還會陪我走回家。

我聽了,就比較放心了,只叫她多注意安全。

 

隔年暑假,我和她爸,她哥三人,一起到波爾多找她。

波爾多是法國著名的酒鄉。她帶我們在市區逛了幾天。

然後我們租了一部車,一家四口,來了一趟浪漫的普羅旺斯之旅。

我們一路從波爾多往南,經過很多美麗的城鎮,直到卡維農、亞耳,到達最南的馬賽港。並越過邊境到西班牙北邊城鎮,小小繞了一圈,整整跑了十二天。

在整個行程中,爸爸或哥哥開車,阿信坐前座,看路,看地圖,問路,找民宿,吃餐廳⋯⋯,我發現,阿信的法文,完全可以應付。而且有一個民宿女主人,還特別強調,阿信的法文發音很標準!

 

拿到碩士學位前,女兒一直在計劃,如何留在法國找工作。

老媽忽然有危機感,這不意味著,女兒將來可能嫁給法國人!法文這麼難學,法國人我們又完全不懂,將來怎麼溝通?所以我很想説服她回台就業。

但是又擔心自己的私心,會不會阻斷了,她在國外發展的大好機會呀!

就在我遲疑不决的時刻,她的電話來了。

 

她説:媽媽,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訴妳了!其實我已經考上了一個工作,是法國在台協會經貿組組長的助理。在台北上班,負責台法雙方,在經濟貿易的往來與合作。薪水是台幣五萬元,不必課稅。

但是我又很想留在法國工作,所以也投了幾張履歷。現在還沒有消息,還在等待中。但是今天法國在台協會來電通知,要我趕快作決定。給我三天考慮,否則就找其他人了。

這消息來得可正是時侯,我趕緊找她爸爸幫忙遊說。

只聽到她爸爸說:女兒啊!一鳥在手,勝過萬鳥在林啊!抓在手上的才可靠,還在天空飛的,誰也沒把握啊⋯⋯。

我接著安慰她説:在台協會經貿組,這可是個有制高點的工作啊!將來妳在這個位子上,可以認識很多人,累積一些台法經貿的人脈,進而尋找、確定妳的下一個目標啊!而且在這裏工作,法文不會忘掉,回法國的機會一定很多啊!

我隱約感覺,她在法國是不是有男朋友啊?

 

不久,她真的回到台北了,在敦化南路附近租了個小套房,然後坐三站公車,到敦北的法國在台協會上班。她跟上司老闆爭取到一個條件,就是每年至少一次,讓她可以到法國出差。

女兒的工作很快就上手了。法國上司對她的表現也表示滿意。她的法文說寫都有明顯的進步!

知道阿信回到台北工作,北部的親友們,開始陸續、熱心的為她介紹了幾個,他們認為配稱的男朋友。

這樣的發展,讓老媽的心一時整個放鬆了下來,安心的在高雄過著快樂的退休生活,等待著女兒的好消息⋯⋯。

 

有一天有人請吃喜酒。坐我旁邊的是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她善於占卜,問我女兒有好消息嗎?我説,還不知道欵!

她説:妳把生辰八字給我,明天幫妳卜一卦。

隔天一早,她電話來了:小妮子現在有男朋友哦!

我說:是外國人嗎?

她説:是不是外國人,我不知道。但是這段姻緣是發生在台灣的。

瞬時我心裏一片欣慰,至少不會遠嫁法國!

 

隔天我打電話給女兒:聽說妳現在有男朋友了。

女兒説:對不起,媽媽,他還是個法國人!

我説:妳不是已經回台灣了嗎?怎麼還是個法國人?

她説:是辦公室的法國同事。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呀!

女兒給我解釋了。

她説:一年前,經貿組來了一個法國實習生,23歲,剛從學校畢業。組長把他放在我手下。交待説,他第一次來臺灣,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妳多關照他吧!

所以每天中午,同事一起外出用餐時,女兒也不忘邀他一起,幫他介紹食物,幫他點餐,幫他這個,幫他那個⋯⋯。

從此,他離不開她了,每天都要找機會,到她的辦公室喝咖啡,聊天,問這個,問那個⋯⋯。

慢慢女兒也發現,這個男孩子其實很聰明,做事也很積極,想做的事都會很快的完成,是個不錯的孩子,只是年齢有些差距,他實在太小了!所以對他的熱情,女兒有些猶豫!

 

端午節前,女兒來電:端午節放假,我想帶他回家,可以嗎?爸爸會答應嗎?

我説:可以啊!帶回來看看,爸爸沒問題的。

第一次看到這個法國大男孩。高高的個子,俊美的面孔,整潔的儀容,一看就是個規矩有為的青年。一談一問之間,原來他的父母也都是中學老師。難怪大家氣習很相投!

幾天後,女兒偷偷的問我:媽媽,如果我嫁個外國人,你們會覺得很丟臉嗎?

我説:怎麼會!他既不是強盜,也不是流氓,有什麼好丟臉的!

可是他比我小五歲欸!

我説:小才好,小才能幫妳做事。不然妳要嫁個老叩叩的,天天服侍人家!

我想,這一談,女兒心裏的障礙大概也消了一大半了。

 

可惜一年實習時間很快就要到了。男孩用情很深,不想離開台灣,所以開始積極的在台灣找工作,從台灣高鐵,捷運,航空公司,甚至找到香港直升機公司⋯⋯。

我很好奇,怎麼會去找直升機公司呢?女兒説,他是巴黎高等飛行學校畢業的。他會開小飛機,也會開直升機,而且是有執照的。

原來這個大男孩,媽媽是法國特殊教育老師,外派法國屬地,大溪地任教,她帶著兩個讀中學的兒子赴任,哥哥對小島生活適應很快。弟弟因為沒有交到好朋友,有些悶悶不樂。

他總是坐在陽台上,看著小島與小島之間,每天很多小飛機飛來飛去,又起又落⋯⋯。

他終於告訴媽媽,他可不可以學開飛機⋯⋯。

媽媽心疼孩子的落寞不樂,也就答應了。

所以他在高中就已經會開小飛機了!

高中畢業,他離開大溪地,獨自回到巴黎。就讀巴黎高等飛行專科學校。後來也就陸續考取了,小飛機和直升機的駕駛執照。

大男孩在飛行學校,讀了五年畢業,然後申請到臺灣的法國在台協會實習。被經貿組長放到女兒手下照顧,是因為經貿組有個航空小組,是女兒負責的。

 

雖然經過很大的努力,可惜大男孩不會中文,又剛從學校畢業,完全沒有工作資歷,台灣的公司企業很難任用他。

大男孩只好告別了情人姊姊,失望地回到了巴黎!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作者/廖靜霞   

 

女兒阿信的大學聯考成績單寄來了,分數雖不高,但擠個師範院校應該是有希望的,親友們也都說,跟媽媽一樣,當個老師很好啊,生活很安定!

但是阿信不以為然。

她説:讀了師範院校,我可以想像,我未來三、四十年的歲月是怎麼過的。不就在一個學校旁邊弄個房子,每天上課下課,教著同樣的書本,看著不同的臉孔,一年又一年!我說:妳在説我嗎?

那不然跟哥哥一樣讀英文,可以去讀中山大學外文系。

阿信卻說:為什麼你們這些大人都這樣?我同學說的,人家好不容易從五福一路(高雄市立五福國中),讀到五福二路(高雄女中),還要人家讀五福四路(中山大學在五福四路盡頭),一輩子只讀一條路!

當下我意識到了,女兒已非池中物,她的目標可遠大的呢!

那妳想讀什麼呢?

阿信説:媽媽,換我問妳。如果我讀私立大學,對妳的經濟會有壓力嗎?

我説:沒有壓力!因為我們公教人員有教育補助費,私立大學補助多,公立大學補助少,所以差額不大。

好,那我想填輔仁大學大傳系,輔修法文。

哇!我終於懂了。她玩真的,她真的玩真的!

 

想當年,為了遲緩的阿甘,想讓他早早開開眼界,增多一些文化刺激,寒暑假我總是帶著孩子,與同事組團出國旅遊,從韓國、日本、北海道、東南亞、澳洲、紐西蘭⋯⋯,多次下來,國外文化的多元繽紛,總是讓孩子玩得樂不思蜀。

但後來兄妺陸續上了國中後,因課業繁重,出國的次數就少了。

直到阿信考上高中,有天告訴我,她覺得她的英文沒有哥哥好,暑假她想參加EF海外遊學營,到美國好好學英文。

我想她是玩興又發了,找了個好藉口。但我也是答應了。

我説:好啊!錢我幫妳出,其他的妳自己處理。包括找伴,辦護照,還有其他出國需要做的事⋯⋯。

 

他哥哥知道妹妹要自己去美國,有點擔心。還特別叮嚀她:

不要貪玩!東西要顧好,人不要丟了!

妹妹也不示弱:丟了又怎樣?姑娘我早在八歳時就丟過了!

顯然妹妹已經知道,丟了該怎麼辦了!

 

等阿信一切都辦妥定了。我才拿了錢去EF辦公室繳費,辦公室的小姐驚訝的望著我:喔,妳是阿信的媽媽?

我説:是啊,怎麼了?

她説:別人的媽媽不曉得已經來了多少趟了,問遍了所有的事。妳是第一次出現欸!

原來我是個讓人家驚訝的媽媽啊!

 

阿信到美國快快樂樂,玩了一個多月回家了。覺得這趟行程很滿意,又學又玩,又見到了表哥。表哥帶她和同學,去玩雲霄飛車樂園。樂園裏有幾十種不同的雲霄飛車,他們瘋狂的坐了十幾趟。國外的新奇與刺激,讓她津津樂道⋯⋯。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來,就問她:妳去美國學英文,英文有比較進步了嗎?

阿信說:有沒有進步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我的英文單字背得太少了,常常要用的時候說不出來。

我說:哦,花了十萬元學到了這件事,也是很值得啦!

後來她哥哥再指導她如何背單字,她就比較服氣了。

 

有一天阿信拿出照片,特別要我們看一個美麗的法國女孩。說她長得很漂亮,是她在美國的室友。

她說:她們當時一起在美國學英文,彼此很聊得來,玩得很開心,也交成了好朋友。臨別時,女孩一直邀請她,一定要到法國找她玩喔,她也答應了。

事隔多年了,原來她沒有忘記這件事,她要去履這個約了!

所以她要學法文。而法文系只有輔仁大學才有。

但是她也知道,語言只是個工具,必須要修個專業科目。

所以才會想出一個主修大傳,輔修法文的雙修絶技。

 

當我自己的妹妹知道阿信要去讀私立輔大,而我也沒阻止時…,

妹妹質問我:妳口才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不能説服她呢?女孩子讀個師範院校,當個老師,不是最好的選擇了嗎?有公立大學不讀,要去選私立的,是什麼道理啊?

我說:我沒有說服她,是我被她説服了!

 

果然,大一暑假,她又故計重施,參加了EF的英語遊學團,加簽法國簽證。因為台灣EF沒有法國遊學團。

在英國EF學營裡,熟悉了兩周後。她利用一個周末,從英國搭了歐洲之星到了巴黎。興奮的在巴黎公共電話亭,拿起電話。用了不知背了多久的一句法語:請問,某某小姐在家嗎?

話機那頭傳來了一個老男人的聲音:喔,我是她爸爸,她不在吔⋯⋯。除了那句,我是她爸爸,她不在吔!其他長長的法文,她完全聽不懂,也接不下話⋯。

她實在無計可施,失望的放下了話筒,無助的在巴黎街頭閒晃了半天,只好又搭了火車回到了英國。

她終於知道了,她的法文很爛,很不足⋯⋯。

 

大二了,不死心的她,繼續努力著修著她的法文課。

有天中午,她忽然來電話,告訴我一個消息。她說今年輔仁大學與法國波爾多高等商業學校,結交姊妹校,雙方要交換學生。

交換生的公文先送到法文系,但法文系學生沒興趣,因為那是個高等商業學校,是讀商的。

公文再傳到商業科糸。學生說,啊我們又不會法文,怎麼去?

我馬上告訴女兒:妳的機會來了!妳去追公文,看它最後到了那裡?然後毛遂自薦,說妳有興趣⋯⋯。

果然幾經波折,打聽,交涉,爭取,女兒奮戰不懈。最後,在其他學生興趣不大的情況下,13個名額,只有六個申請。

女兒最後又說服了一位讀法文系的高中同學。一共湊到七個名額。

就在大三那一年,阿信帶了一個大同電鍋,跟著其他六個輔大生,遠渡重洋,一起來到了法國波爾多髙等商業學校,成了兩校第一屆交換生。

 

到了波爾多,開始密集上課。但因為法文程度差,又是高等商業課程,從没學過。每天從第一堂撐到第七堂下課,一個字也聽不懂。

兩個月後,有人實在撐不下去了,就想回台灣了。我問女兒要不要回來?她說,不要!我想我撐得下來。

我說:好,那我教妳。反正我們又不在乎它的分數,也不要它的文憑,妳就把它當遊學處理。上課聽不懂,就多問同學。放假就約法國同學吃飯,説妳煮中國菜請客。人家吃妳的菜,一定會跟妳多講話多互動,妳就可以學得更多更快。

寒暑假也不用回台灣。妳就到什麼葡萄園,摘摘葡萄,踩踩葡萄汁,做做葡萄酒吧!或是到什麼可以打工,旅遊的地方去消磨,反正就是把自己泡在法文的土地上就對了。

果然女兒做到了,大同電鍋發揮了最大的功能,從煮水,煑湯到煎烤炒炸,鞠躬盡瘁,幫她度過了一個艱困又有趣的交換生生涯。

我説:妳都煮了什麼啊?

她説:啊就鷄蛋炒蕃茄,蕃茄炒鷄蛋啊!反正說是中國菜,他們就都來了!

 

慢慢她也抓到了竅門。因為沒有基礎,商業專科實在很難入門,每次考試遇到困難,考卷不會答,她就會在卷尾加註:我是來自台灣的交換生,謝謝老師協助!老師看到了,也就手下留情了。

一年的交換生課程即將結束,學校問她要不要保留學籍,將來可以再回來唸研究所課程。女兒當然答應了。

法國的高等專業學校是五年制,等於三年大學,兩年研究所課程,女兒去時是讀三年級,日後再回去,就是讀後面兩年的碩士課程。

法國課程結束,女兒回到輔大,完成大四課程,拿了輔大廣告系的畢業證書(輔大大傳系後來分割為新聞系和廣告系)。

 

過完暑假,女兒又回到了波爾多,攻讀商業行銷碩士課程。

讀完一年行銷學程,阿信提前申請,到一家大型糖果公司實習。緩和一下課程學習的壓力,變化一下不同人群的互動。而且享有實習的薪資。每月有台幣兩萬多元,足以生活自足!

後來她告訴我,她晚上在一家越南餐廳打工。

我聽了有些不安。我問她,妳為什麼還要到餐廳打工?是生活費不夠嗎?錢不夠,媽媽幫妳寄!

阿信說:不是錢不夠!是想要多接近不同的人群,多使用語言。因為在實習的公司,大都坐在電腦前面比較多,和別人說話的機會少,所以才會到餐廳端盤子,點菜,接待客人,這樣説,聽法文的機會就多了。

而且老闆娘對我很好,會讓我到廚房幫忙,也教我做一些簡單的越南菜,而且提供晚餐。在這裡,不但可以賺薪資,還能賺小費。

有時下班晩了,老闆還會陪我走回家。

我聽了,就比較放心了,只叫她多注意安全。

 

隔年暑假,我和她爸,她哥三人,一起到波爾多找她。

波爾多是法國著名的酒鄉。她帶我們在市區逛了幾天。

然後我們租了一部車,一家四口,來了一趟浪漫的普羅旺斯之旅。

我們一路從波爾多往南,經過很多美麗的城鎮,直到卡維農、亞耳,到達最南的馬賽港。並越過邊境到西班牙北邊城鎮,小小繞了一圈,整整跑了十二天。

在整個行程中,爸爸或哥哥開車,阿信坐前座,看路,看地圖,問路,找民宿,吃餐廳⋯⋯,我發現,阿信的法文,完全可以應付。而且有一個民宿女主人,還特別強調,阿信的法文發音很標準!

 

拿到碩士學位前,女兒一直在計劃,如何留在法國找工作。

老媽忽然有危機感,這不意味著,女兒將來可能嫁給法國人!法文這麼難學,法國人我們又完全不懂,將來怎麼溝通?所以我很想説服她回台就業。

但是又擔心自己的私心,會不會阻斷了,她在國外發展的大好機會呀!

就在我遲疑不决的時刻,她的電話來了。

 

她説:媽媽,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訴妳了!其實我已經考上了一個工作,是法國在台協會經貿組組長的助理。在台北上班,負責台法雙方,在經濟貿易的往來與合作。薪水是台幣五萬元,不必課稅。

但是我又很想留在法國工作,所以也投了幾張履歷。現在還沒有消息,還在等待中。但是今天法國在台協會來電通知,要我趕快作決定。給我三天考慮,否則就找其他人了。

這消息來得可正是時侯,我趕緊找她爸爸幫忙遊說。

只聽到她爸爸說:女兒啊!一鳥在手,勝過萬鳥在林啊!抓在手上的才可靠,還在天空飛的,誰也沒把握啊⋯⋯。

我接著安慰她説:在台協會經貿組,這可是個有制高點的工作啊!將來妳在這個位子上,可以認識很多人,累積一些台法經貿的人脈,進而尋找、確定妳的下一個目標啊!而且在這裏工作,法文不會忘掉,回法國的機會一定很多啊!

我隱約感覺,她在法國是不是有男朋友啊?

 

不久,她真的回到台北了,在敦化南路附近租了個小套房,然後坐三站公車,到敦北的法國在台協會上班。她跟上司老闆爭取到一個條件,就是每年至少一次,讓她可以到法國出差。

女兒的工作很快就上手了。法國上司對她的表現也表示滿意。她的法文說寫都有明顯的進步!

知道阿信回到台北工作,北部的親友們,開始陸續、熱心的為她介紹了幾個,他們認為配稱的男朋友。

這樣的發展,讓老媽的心一時整個放鬆了下來,安心的在高雄過著快樂的退休生活,等待著女兒的好消息⋯⋯。

 

有一天有人請吃喜酒。坐我旁邊的是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她善於占卜,問我女兒有好消息嗎?我説,還不知道欵!

她説:妳把生辰八字給我,明天幫妳卜一卦。

隔天一早,她電話來了:小妮子現在有男朋友哦!

我說:是外國人嗎?

她説:是不是外國人,我不知道。但是這段姻緣是發生在台灣的。

瞬時我心裏一片欣慰,至少不會遠嫁法國!

 

隔天我打電話給女兒:聽說妳現在有男朋友了。

女兒説:對不起,媽媽,他還是個法國人!

我説:妳不是已經回台灣了嗎?怎麼還是個法國人?

她説:是辦公室的法國同事。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呀!

女兒給我解釋了。

她説:一年前,經貿組來了一個法國實習生,23歲,剛從學校畢業。組長把他放在我手下。交待説,他第一次來臺灣,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妳多關照他吧!

所以每天中午,同事一起外出用餐時,女兒也不忘邀他一起,幫他介紹食物,幫他點餐,幫他這個,幫他那個⋯⋯。

從此,他離不開她了,每天都要找機會,到她的辦公室喝咖啡,聊天,問這個,問那個⋯⋯。

慢慢女兒也發現,這個男孩子其實很聰明,做事也很積極,想做的事都會很快的完成,是個不錯的孩子,只是年齢有些差距,他實在太小了!所以對他的熱情,女兒有些猶豫!

 

端午節前,女兒來電:端午節放假,我想帶他回家,可以嗎?爸爸會答應嗎?

我説:可以啊!帶回來看看,爸爸沒問題的。

第一次看到這個法國大男孩。高高的個子,俊美的面孔,整潔的儀容,一看就是個規矩有為的青年。一談一問之間,原來他的父母也都是中學老師。難怪大家氣習很相投!

幾天後,女兒偷偷的問我:媽媽,如果我嫁個外國人,你們會覺得很丟臉嗎?

我説:怎麼會!他既不是強盜,也不是流氓,有什麼好丟臉的!

可是他比我小五歲欸!

我説:小才好,小才能幫妳做事。不然妳要嫁個老叩叩的,天天服侍人家!

我想,這一談,女兒心裏的障礙大概也消了一大半了。

 

可惜一年實習時間很快就要到了。男孩用情很深,不想離開台灣,所以開始積極的在台灣找工作,從台灣高鐵,捷運,航空公司,甚至找到香港直升機公司⋯⋯。

我很好奇,怎麼會去找直升機公司呢?女兒説,他是巴黎高等飛行學校畢業的。他會開小飛機,也會開直升機,而且是有執照的。

原來這個大男孩,媽媽是法國特殊教育老師,外派法國屬地,大溪地任教,她帶著兩個讀中學的兒子赴任,哥哥對小島生活適應很快。弟弟因為沒有交到好朋友,有些悶悶不樂。

他總是坐在陽台上,看著小島與小島之間,每天很多小飛機飛來飛去,又起又落⋯⋯。

他終於告訴媽媽,他可不可以學開飛機⋯⋯。

媽媽心疼孩子的落寞不樂,也就答應了。

所以他在高中就已經會開小飛機了!

高中畢業,他離開大溪地,獨自回到巴黎。就讀巴黎高等飛行專科學校。後來也就陸續考取了,小飛機和直升機的駕駛執照。

大男孩在飛行學校,讀了五年畢業,然後申請到臺灣的法國在台協會實習。被經貿組長放到女兒手下照顧,是因為經貿組有個航空小組,是女兒負責的。

 

雖然經過很大的努力,可惜大男孩不會中文,又剛從學校畢業,完全沒有工作資歷,台灣的公司企業很難任用他。

大男孩只好告別了情人姊姊,失望地回到了巴黎!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