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恩典中墜落》護教家拉維・撒迦利亞頂級大醜聞的啟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從恩典中墜落》護教家拉維・撒迦利亞頂級大醜聞的啟示
2021-06-30 13:32:00
A+
A
A-

蜚聲國際的國際護教學大師拉維・撒迦利亞 (圖/取自網路) 去年過世,身後不久即被發現過去十幾年,做了數不清的道德敗壞的事。由此證明,任何人即使已經到達宣教成就頂峰的大師級位,也不能保證不會遠離頂級惡質。撒迦利亞越發證實的是,有人會用更卑劣的傷害他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多麽完美。這是他留給後人的惡質示範,而這樣的事在世界各地的教會都可能發生,深值警惕。

 

作者/王凡 (資深媒體人)

   

過去一年,基督教全球各宣教機構、傳媒或教會,大概都經歷了一個極度尷尬羞恥的難堪時刻,因為一位超級巨星級的牧者生前令人想像不到的敗德 !

 

去年五月,因癌症過世的蜚聲國際的國際護教學大師拉維・撒迦利亞(Ravi Zacharias),在全球有一千兩百萬人網路觀看、極盡哀榮的追思禮拜之後,被發現過去十幾年,做了數不清的道德敗壞的事,包括猥褻、性侵多名女按摩師,並涉嫌將部分「人道救援」的善款,用於包養散在幾個國家為他做性服務的女人。在美國和亞洲,他利用四支手機,與兩百多個按摩治療師有著聯繫。他的電腦檔案中,收藏著幾百張年輕女子的照片,包括裸照。直到七十四歲去世前幾個月,這個號稱世界最偉大的基督教護教學大師,還在索取、收集這樣的照片。

 

全球的宣教組織、傳媒過去爭相播出撒迦利亞的宣教影片、販售撒迦利亞的暢銷書。他的名字是高收視率、高銷售率的保證。數十年來,撒迦利亞代表基督教的時代之聲,正如時任美國副總統的彭斯(Mike Pence)在他的追思禮拜中對他的形容:「我們這時代一個信仰堅定,正確掌握真理話語的人」、「上帝所賜予我們的這個世紀最偉大的護教家」,彭斯並將他同比於葛理翰(Billy Graham)牧師和魯益師(C.S. Lewis)。

 

當時的白宮發言人凱萊・麥肯阿尼(Kayleigh McEnany)在一個電視訪談節目中談撒迦利亞之死時,落淚感謝這個人「在我獻給基督的心中,置入了哲學與學術的基礎理論。」

 

全世界看過撒迦利亞口若懸河的宣教視頻,讀過他充滿智慧哲理的護教書籍的人必然承認,這個滿頭銀髮、風度翩翩的印度裔美國人,真是個不世出的基督教傳道人才。全球無以數計的粉絲,過去每周定時守在電視機前,專心觀看他的講道,恭聆他的教導。在華人世界裡,許多傳道人、基督徒都視他為神學與心靈的導師。

 

如果你不曾對他有過仰慕、欽服、信任、喜愛,因而追隨他冥思、內省、自我深崛、全心奉獻,那挫折感與遭背叛感的痛苦或許還不會那樣深。

 

成功背後,醜惡的真相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是鍥而不捨揭發、報導撒迦利亞醜聞的第一家基督教刊物,這家雜誌於二〇二〇年九月號刊出報導後,其他美國傳媒開始跟進,撒迦利亞親創的「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 簡稱RZIM),這個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基督教護教機構的董事會,大夢乍醒,也開始雇用專業公司,對撒迦利亞生前的作為進行詳細調查。

 

四個月後,調查證實,撒迦利亞竟在兩家水療按摩館中掌有股權,他性侵了館中的三名按摩師,並將不配合他的按摩師開除。調查並且發現,在美國另外還有五名受害者,而在泰國、印度和馬來西亞也有他的性侵證據。調查報告還證明了一位加拿大女性蘿莉・安妮・湯普森(Lori Anne Thompson)四年前所做的指控,說自己受到撒迦利亞擺佈,向他發送色情短信和裸照事件的真實性。RZIM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相信,一切的指控都是真實的。而他們也相信,其他還沒有被揭發的部分,應該還會有後續的發展。

 

RZIM董事會發出聲明,承認他們做得嚴重不足,「允許因為自己對拉維的誤信,導致對他的監督和問責不力,遠沒有達到明智和愛護的程度」,對此表示遺憾。

 

聲明中說:「我們錯了,我們懷著深切的悲痛認識到,由於我們不相信湯普森夫婦,並私下和公開宣揚錯誤的說法,使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到誹謗,他們的痛苦被大大延長和加劇。這讓我們很心痛,也很慚愧。」

 

蘿莉・安妮是在撒迦利亞要求下傳裸照給他,後來覺得不妥,就在email中表明她必須將這種事告知她的丈夫。撒迦利亞回信說:「妳曾承諾妳不會這樣做,如果你背叛了我,我別無選擇,只能向這個世界說再見。」這種自殺威脅促成湯普森夫妻向撒迦利亞發出律師函,要求道歉與賠償。撒迦利亞則先發制人,透過董事會,對這對夫妻採取法律控訴,並公開指稱這名婦人主動傳裸照給他,然後夫妻二人對他進行財務勒索。RZIM到去年十二月還在大力為撒迦利亞辯護,將之塑造為被害人,並對湯普森夫婦百般抹黑誹謗,嚴重傷害這對夫妻的名聲,直到其他女性控訴撒迦利亞性侵的證據一個一個冒出來。

 

據調查人員透露,撒迦利亞從本應專用於「人道救援」的資金中,支付數萬美元給四名按摩師,為她們長期提供住房、教育費用,並且每月資助。撒迦利亞也以二十五萬美元與湯普森夫妻簽訂守密協定,達成和解。

 

一名婦女告訴調查人員,在撒迦利亞安排傳道機構為她提供經濟資助後,就要求與她發生性關係以為回報。她說這分明就是性侵。

 

報告稱,這名婦女說撒迦利亞「讓她和他一起祈禱,感謝神賜予他們兩人的機會」,他對其他受害者的說法都一致,他告訴這位婦女,因為他過著服事神的生活,所以神將她作為給他的獎賞。撒迦利亞警告這位也是基督徒的女士,如果她說出對他不利的話,傷害了他的名聲,那麼,她必須為幾百萬靈魂的失喪負責。

 

有些按摩女在收取了他的豐厚小費或者波斯地毯,或著裡面還放著五百元現金的LV包的禮物後,選擇噤聲。一位按摩女在受到撒迦利亞輕薄後,不敢挺身揭發,因她認為沒人會相信像她這樣的女人說的話,何況對方又是一個知名的基督教領袖。

 

撒迦利亞也曾威脅一對同時受他性侵的母女,如果她們透露被他性侵的事,他會讓她們一生都淒慘度日。

 

拉維・撒迦利亞不僅無恥、下流、可鄙,他是魔鬼製造出來的魔鬼。從歷史上有文字的紀錄資料來看,過去幾十年基督教外傳事工領導者陷入性犯罪的事件儘管罄竹難書,但沒有一人像撒迦利亞那樣,達到如此人神共憤的地步。

 

RZIM的結構型沉淪

綜上所述,有幾個重點值得提出來質疑與檢討:

 

一、面對控訴,RZIM初期為什麼表現得如此拙劣惡質?

在一封指責 RZIM 的美國董事會在撒迦利亞性侵醜聞中,全機構都是共謀行為的長信裡,RZIM發言人露絲·馬爾霍特拉(Ruth Malhotra)指稱,領導層對指控的策略性反應,是「拖延、否認、藐視、中傷」。她說,當2017年撒迦利亞否認向蘿莉・安妮・湯普森索取過色情照片時,她曾提出質疑。一位上級領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要她表態:「妳站在哪一邊? 」

 

RZIM的權力來自創辦人撒迦利亞,在各種關聯上,在職位、權柄、薪資等關係基礎上,上層之間都是利益共同體。他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鞏固個人既有名位與得利,一切策略作為只是在共謀掩蓋撒迦利亞罪行,保護他數十年來塑造的完美無瑕的外在人格形象不受挑戰與毀損。

 

RZIM的機構文化是什麼?

《今日基督教》在報導中說: 「當他五月去世時,人們稱讚他的忠實見證、對真理的承諾,以及正直誠信。現在很清楚,在台下,這個長期以來被全世界基督徒所敬仰的男人性侵了無數婦女,並操縱身邊的人,使他們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

  

這是「庇護主義」(clientelism,或稱「侍從主義」)共犯結構下的犯罪行為。被他操縱的人,無非為維持既得好處,那順從式的忠誠使他們一廂情願接受這個人的一切說詞,或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在私慾吞噬良知下,這些人對於受害的揭發者使用抹黑、誹謗與迫害的手段,進行更嚴重的二次傷害。如蘿莉・安妮・湯普森對華盛頓郵報記者所言,他們曾以為神已經遺棄了他們。

 

《今日基督教》在報導中說,RZIM在印度、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團隊成員指稱,當他們表示對一些指控的關注時,他們的意見不被理會。領導層強調撒迦利亞的好名聲,他被認為是無可指責、無可置疑的。

 

撒迦利亞雖然因為其護教事業而獲頒幾個榮譽博士學位,但榮譽博士不是透過學術研究而獲得,不具有實質性學術地位,所以一般都不能在頭銜上自稱為博士,而多年來撒迦利亞在外一直宣稱自己是博士,連官方網站上也稱他為博士,直至近兩年網站才因外在質疑而刪除這個稱謂。RZIM在詐欺上與撒迦利亞為實質共犯。

 

鄉愿、欺誑、脅迫、中傷,這些懦夫的行為,共構了RZIM的機構文化;監督、問責與內省機制功能的脆弱,使無辜受傷害的女性不斷增加,直到撒迦利亞離世。而這個機構過去在全球所做的一切偉大、有意義的事工,也就此煙消雲散。

 

三、RZIM財務管理何以如此鬆散?

 

上文指出,撒迦利亞從本應該專用於「人道救援」的資金中,支付數萬美元給四名按摩師,為她們長期提供住房、教育費用,並且每月資助。RZIM董事會對付湯普森夫妻所採取的法律行動,以及用二十五萬美元與湯普森夫妻簽訂守密協定,達成和解,所有的費用是否來自信眾的捐款?RZIM很難向他們的忠誠捐獻者解釋,何以那幾個按摩治療師的名字,長期出現在傳道會的薪資表上。

 

這個深受全球基督徒敬重信任的國際傳道會,每年收到的奉獻有三千五百萬到四千萬美元之多,它的財務狀況,顯然是個黑洞。那麼,由此推衍,全世界所有的宣教組織的財務情況是否也值得關切?事發之後,RZIM宣布,他們聘請了一家管理諮詢公司來評估「結構、文化、政策、程序、財務和做法」,並提出改革建議。

 

這些創會初始就該建立的機制,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做?

 

四、撒迦利亞傷害了所有宣教機構的形象,也證明了人心的詭詐

《今日基督教》在二〇二一年二月十五日的後續報導中指出,他們得到一份撒迦利亞的談話錄音,在錄音中他告訴他的支持者:「你們這些在公開場合見過我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私下裡是什麼樣子的。但神知道的。神知道的。今天我鼓勵你們做出這個承諾,並說,我在私下裡做人也要配得神的讚譽......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撒迦利亞怎會說出如此動人的話?這個狡詐而病態的靈魂,內在究竟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此人證明了,任何人即使已經到達宣教成就頂峰的大師級位,也不能保證不會做出頂級惡質的壞事。聖經早已指出,人心的詭詐,誰能參透?人心還能信任嗎?撒迦利亞的醜聞為他的國際宣教事工帶來巨大的危機,包括徹底崩解,所有從事國際宣教事業的組織都該引以為戒。然而,直得提醒的是,領導者無可挑戰的形象與巨大的權、錢優勢,是否會成為組織健全發展的阻礙?

 

一個可悲的事實是,撒迦利亞並非證實了所有的基督徒都是不完美的-這點其實所有的基督徒自己都明白-而是,有人會用更卑劣的傷害他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多麽完美,這是他留給後人的惡質示範,而這樣的事在世界各地的教會都可能發生。

 

五、 積極認錯為時未晚

《今日基督教》報導中指出,「許多將撒迦利亞視為導師、榜樣和屬靈父親的人,一直在努力應對新的信息、他們的被背叛感和對自己責任的質疑。」

 

  「我相信,對於我們都視而不見的、在不知不覺中促成的、沒有開口反對的,以及我們允許繼續下去的事情,我們每個人都負有一定的責任。」這是身為RZIM講員之一的山姆·阿爾貝利(Sam Allberry)的反省。

 

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宣布將改名,並停止國際護教事工,散在各國的分支機構紛紛宣布脫離母體並改名,這是基督教護教事業的一大挫敗。但RZIM在一項公開聲明中,承認可能還有更多的受害者,他們要求受害者站出來,他們決定一一面對,這至少是一種進步。

 

對於基督徒來說,護教的意義,是為基督信仰辯護,通過理性的論辯,來說明基督的真理,以及這個真理為什麼應該被信仰、被追尋。這是宣教大事,護教事工必須有人繼續來做。但是,由誰來做?

 

(本文經校園雜誌授權刊載)

 

作者簡介

王凡,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中廣記者、節目製作人、主持人,以及駐溫哥華特派記者,擅長探討西方文化現象。

  •  

蜚聲國際的國際護教學大師拉維・撒迦利亞 (圖/取自網路) 去年過世,身後不久即被發現過去十幾年,做了數不清的道德敗壞的事。由此證明,任何人即使已經到達宣教成就頂峰的大師級位,也不能保證不會遠離頂級惡質。撒迦利亞越發證實的是,有人會用更卑劣的傷害他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多麽完美。這是他留給後人的惡質示範,而這樣的事在世界各地的教會都可能發生,深值警惕。

 

作者/王凡 (資深媒體人)

   

過去一年,基督教全球各宣教機構、傳媒或教會,大概都經歷了一個極度尷尬羞恥的難堪時刻,因為一位超級巨星級的牧者生前令人想像不到的敗德 !

 

去年五月,因癌症過世的蜚聲國際的國際護教學大師拉維・撒迦利亞(Ravi Zacharias),在全球有一千兩百萬人網路觀看、極盡哀榮的追思禮拜之後,被發現過去十幾年,做了數不清的道德敗壞的事,包括猥褻、性侵多名女按摩師,並涉嫌將部分「人道救援」的善款,用於包養散在幾個國家為他做性服務的女人。在美國和亞洲,他利用四支手機,與兩百多個按摩治療師有著聯繫。他的電腦檔案中,收藏著幾百張年輕女子的照片,包括裸照。直到七十四歲去世前幾個月,這個號稱世界最偉大的基督教護教學大師,還在索取、收集這樣的照片。

 

全球的宣教組織、傳媒過去爭相播出撒迦利亞的宣教影片、販售撒迦利亞的暢銷書。他的名字是高收視率、高銷售率的保證。數十年來,撒迦利亞代表基督教的時代之聲,正如時任美國副總統的彭斯(Mike Pence)在他的追思禮拜中對他的形容:「我們這時代一個信仰堅定,正確掌握真理話語的人」、「上帝所賜予我們的這個世紀最偉大的護教家」,彭斯並將他同比於葛理翰(Billy Graham)牧師和魯益師(C.S. Lewis)。

 

當時的白宮發言人凱萊・麥肯阿尼(Kayleigh McEnany)在一個電視訪談節目中談撒迦利亞之死時,落淚感謝這個人「在我獻給基督的心中,置入了哲學與學術的基礎理論。」

 

全世界看過撒迦利亞口若懸河的宣教視頻,讀過他充滿智慧哲理的護教書籍的人必然承認,這個滿頭銀髮、風度翩翩的印度裔美國人,真是個不世出的基督教傳道人才。全球無以數計的粉絲,過去每周定時守在電視機前,專心觀看他的講道,恭聆他的教導。在華人世界裡,許多傳道人、基督徒都視他為神學與心靈的導師。

 

如果你不曾對他有過仰慕、欽服、信任、喜愛,因而追隨他冥思、內省、自我深崛、全心奉獻,那挫折感與遭背叛感的痛苦或許還不會那樣深。

 

成功背後,醜惡的真相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是鍥而不捨揭發、報導撒迦利亞醜聞的第一家基督教刊物,這家雜誌於二〇二〇年九月號刊出報導後,其他美國傳媒開始跟進,撒迦利亞親創的「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 簡稱RZIM),這個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基督教護教機構的董事會,大夢乍醒,也開始雇用專業公司,對撒迦利亞生前的作為進行詳細調查。

 

四個月後,調查證實,撒迦利亞竟在兩家水療按摩館中掌有股權,他性侵了館中的三名按摩師,並將不配合他的按摩師開除。調查並且發現,在美國另外還有五名受害者,而在泰國、印度和馬來西亞也有他的性侵證據。調查報告還證明了一位加拿大女性蘿莉・安妮・湯普森(Lori Anne Thompson)四年前所做的指控,說自己受到撒迦利亞擺佈,向他發送色情短信和裸照事件的真實性。RZIM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們相信,一切的指控都是真實的。而他們也相信,其他還沒有被揭發的部分,應該還會有後續的發展。

 

RZIM董事會發出聲明,承認他們做得嚴重不足,「允許因為自己對拉維的誤信,導致對他的監督和問責不力,遠沒有達到明智和愛護的程度」,對此表示遺憾。

 

聲明中說:「我們錯了,我們懷著深切的悲痛認識到,由於我們不相信湯普森夫婦,並私下和公開宣揚錯誤的說法,使他們多年來一直受到誹謗,他們的痛苦被大大延長和加劇。這讓我們很心痛,也很慚愧。」

 

蘿莉・安妮是在撒迦利亞要求下傳裸照給他,後來覺得不妥,就在email中表明她必須將這種事告知她的丈夫。撒迦利亞回信說:「妳曾承諾妳不會這樣做,如果你背叛了我,我別無選擇,只能向這個世界說再見。」這種自殺威脅促成湯普森夫妻向撒迦利亞發出律師函,要求道歉與賠償。撒迦利亞則先發制人,透過董事會,對這對夫妻採取法律控訴,並公開指稱這名婦人主動傳裸照給他,然後夫妻二人對他進行財務勒索。RZIM到去年十二月還在大力為撒迦利亞辯護,將之塑造為被害人,並對湯普森夫婦百般抹黑誹謗,嚴重傷害這對夫妻的名聲,直到其他女性控訴撒迦利亞性侵的證據一個一個冒出來。

 

據調查人員透露,撒迦利亞從本應專用於「人道救援」的資金中,支付數萬美元給四名按摩師,為她們長期提供住房、教育費用,並且每月資助。撒迦利亞也以二十五萬美元與湯普森夫妻簽訂守密協定,達成和解。

 

一名婦女告訴調查人員,在撒迦利亞安排傳道機構為她提供經濟資助後,就要求與她發生性關係以為回報。她說這分明就是性侵。

 

報告稱,這名婦女說撒迦利亞「讓她和他一起祈禱,感謝神賜予他們兩人的機會」,他對其他受害者的說法都一致,他告訴這位婦女,因為他過著服事神的生活,所以神將她作為給他的獎賞。撒迦利亞警告這位也是基督徒的女士,如果她說出對他不利的話,傷害了他的名聲,那麼,她必須為幾百萬靈魂的失喪負責。

 

有些按摩女在收取了他的豐厚小費或者波斯地毯,或著裡面還放著五百元現金的LV包的禮物後,選擇噤聲。一位按摩女在受到撒迦利亞輕薄後,不敢挺身揭發,因她認為沒人會相信像她這樣的女人說的話,何況對方又是一個知名的基督教領袖。

 

撒迦利亞也曾威脅一對同時受他性侵的母女,如果她們透露被他性侵的事,他會讓她們一生都淒慘度日。

 

拉維・撒迦利亞不僅無恥、下流、可鄙,他是魔鬼製造出來的魔鬼。從歷史上有文字的紀錄資料來看,過去幾十年基督教外傳事工領導者陷入性犯罪的事件儘管罄竹難書,但沒有一人像撒迦利亞那樣,達到如此人神共憤的地步。

 

RZIM的結構型沉淪

綜上所述,有幾個重點值得提出來質疑與檢討:

 

一、面對控訴,RZIM初期為什麼表現得如此拙劣惡質?

在一封指責 RZIM 的美國董事會在撒迦利亞性侵醜聞中,全機構都是共謀行為的長信裡,RZIM發言人露絲·馬爾霍特拉(Ruth Malhotra)指稱,領導層對指控的策略性反應,是「拖延、否認、藐視、中傷」。她說,當2017年撒迦利亞否認向蘿莉・安妮・湯普森索取過色情照片時,她曾提出質疑。一位上級領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要她表態:「妳站在哪一邊? 」

 

RZIM的權力來自創辦人撒迦利亞,在各種關聯上,在職位、權柄、薪資等關係基礎上,上層之間都是利益共同體。他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鞏固個人既有名位與得利,一切策略作為只是在共謀掩蓋撒迦利亞罪行,保護他數十年來塑造的完美無瑕的外在人格形象不受挑戰與毀損。

 

RZIM的機構文化是什麼?

《今日基督教》在報導中說: 「當他五月去世時,人們稱讚他的忠實見證、對真理的承諾,以及正直誠信。現在很清楚,在台下,這個長期以來被全世界基督徒所敬仰的男人性侵了無數婦女,並操縱身邊的人,使他們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

  

這是「庇護主義」(clientelism,或稱「侍從主義」)共犯結構下的犯罪行為。被他操縱的人,無非為維持既得好處,那順從式的忠誠使他們一廂情願接受這個人的一切說詞,或對他的惡行視而不見。在私慾吞噬良知下,這些人對於受害的揭發者使用抹黑、誹謗與迫害的手段,進行更嚴重的二次傷害。如蘿莉・安妮・湯普森對華盛頓郵報記者所言,他們曾以為神已經遺棄了他們。

 

《今日基督教》在報導中說,RZIM在印度、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團隊成員指稱,當他們表示對一些指控的關注時,他們的意見不被理會。領導層強調撒迦利亞的好名聲,他被認為是無可指責、無可置疑的。

 

撒迦利亞雖然因為其護教事業而獲頒幾個榮譽博士學位,但榮譽博士不是透過學術研究而獲得,不具有實質性學術地位,所以一般都不能在頭銜上自稱為博士,而多年來撒迦利亞在外一直宣稱自己是博士,連官方網站上也稱他為博士,直至近兩年網站才因外在質疑而刪除這個稱謂。RZIM在詐欺上與撒迦利亞為實質共犯。

 

鄉愿、欺誑、脅迫、中傷,這些懦夫的行為,共構了RZIM的機構文化;監督、問責與內省機制功能的脆弱,使無辜受傷害的女性不斷增加,直到撒迦利亞離世。而這個機構過去在全球所做的一切偉大、有意義的事工,也就此煙消雲散。

 

三、RZIM財務管理何以如此鬆散?

 

上文指出,撒迦利亞從本應該專用於「人道救援」的資金中,支付數萬美元給四名按摩師,為她們長期提供住房、教育費用,並且每月資助。RZIM董事會對付湯普森夫妻所採取的法律行動,以及用二十五萬美元與湯普森夫妻簽訂守密協定,達成和解,所有的費用是否來自信眾的捐款?RZIM很難向他們的忠誠捐獻者解釋,何以那幾個按摩治療師的名字,長期出現在傳道會的薪資表上。

 

這個深受全球基督徒敬重信任的國際傳道會,每年收到的奉獻有三千五百萬到四千萬美元之多,它的財務狀況,顯然是個黑洞。那麼,由此推衍,全世界所有的宣教組織的財務情況是否也值得關切?事發之後,RZIM宣布,他們聘請了一家管理諮詢公司來評估「結構、文化、政策、程序、財務和做法」,並提出改革建議。

 

這些創會初始就該建立的機制,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做?

 

四、撒迦利亞傷害了所有宣教機構的形象,也證明了人心的詭詐

《今日基督教》在二〇二一年二月十五日的後續報導中指出,他們得到一份撒迦利亞的談話錄音,在錄音中他告訴他的支持者:「你們這些在公開場合見過我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私下裡是什麼樣子的。但神知道的。神知道的。今天我鼓勵你們做出這個承諾,並說,我在私下裡做人也要配得神的讚譽......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撒迦利亞怎會說出如此動人的話?這個狡詐而病態的靈魂,內在究竟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此人證明了,任何人即使已經到達宣教成就頂峰的大師級位,也不能保證不會做出頂級惡質的壞事。聖經早已指出,人心的詭詐,誰能參透?人心還能信任嗎?撒迦利亞的醜聞為他的國際宣教事工帶來巨大的危機,包括徹底崩解,所有從事國際宣教事業的組織都該引以為戒。然而,直得提醒的是,領導者無可挑戰的形象與巨大的權、錢優勢,是否會成為組織健全發展的阻礙?

 

一個可悲的事實是,撒迦利亞並非證實了所有的基督徒都是不完美的-這點其實所有的基督徒自己都明白-而是,有人會用更卑劣的傷害他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多麽完美,這是他留給後人的惡質示範,而這樣的事在世界各地的教會都可能發生。

 

五、 積極認錯為時未晚

《今日基督教》報導中指出,「許多將撒迦利亞視為導師、榜樣和屬靈父親的人,一直在努力應對新的信息、他們的被背叛感和對自己責任的質疑。」

 

  「我相信,對於我們都視而不見的、在不知不覺中促成的、沒有開口反對的,以及我們允許繼續下去的事情,我們每個人都負有一定的責任。」這是身為RZIM講員之一的山姆·阿爾貝利(Sam Allberry)的反省。

 

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宣布將改名,並停止國際護教事工,散在各國的分支機構紛紛宣布脫離母體並改名,這是基督教護教事業的一大挫敗。但RZIM在一項公開聲明中,承認可能還有更多的受害者,他們要求受害者站出來,他們決定一一面對,這至少是一種進步。

 

對於基督徒來說,護教的意義,是為基督信仰辯護,通過理性的論辯,來說明基督的真理,以及這個真理為什麼應該被信仰、被追尋。這是宣教大事,護教事工必須有人繼續來做。但是,由誰來做?

 

(本文經校園雜誌授權刊載)

 

作者簡介

王凡,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北京大學哲學博士。曾任中廣記者、節目製作人、主持人,以及駐溫哥華特派記者,擅長探討西方文化現象。

  •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