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近時我在延安的所見所思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近時我在延安的所見所思
2021-06-30 07:00:00
A+
A
A-

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曾在延安居住生活過,他倆居住過的窯洞,自是延安行必須要參觀的項目,順理成章地敘述著 : 毛澤東領導成立了新中國,而在新時代裡,習近平正領導中國成為世界強國。在此行舉辦的「新時代斯諾」國際論壇中,以希望和鼓勵更多外國記者成為今日之斯諾為主題,但這似乎是個難以實現的任務。  圖為已舊貌換新顏的延安(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延安的神聖地位無可比擬。

 

中國共產黨以無神論者自居,但這沒有影響它把延安奉為革命聖地。共產黨人和普通百姓到延安遊覽參觀,都猶如朝聖一般,很多人還裝扮成當年的紅軍,拍照留念。

 

1935年紅軍到達陝北後,毛澤東及黨的其他領導人在這裡建立了革命根據地,之後在這裡生活戰鬥了13年之久,把紅軍打造成了無堅不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並最終解放全中國,於1949年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近年來,延安又有了新含義。國家主席習近平年輕時曾在延安的貧困農村工作生活過7年,而他生活過的地方已成為新的聖地。中國宣傳機器高調宣傳他的這段知青經歷,指出這段經歷對錘鍊習近平的性格和品質起了決定性作用,使他成為毛澤東之後中國最強大的領袖。

 

本月,我參加了政府組織的國際媒體團,參訪了延安的幾個重要聖地,並出席了一個討論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及其妻子海倫·斯諾遺產的研討會。1936年,作為第一個進入紅色根據地的美國記者,斯諾對毛澤東及黨的其他領導人進行了多次深入採訪。依據採訪和對話素材,斯諾撰寫了《西行漫記》(亦譯《紅星照耀中國》),第一次向西方介紹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

 

今天的延安,人口200多萬。長期以來,一提到延安,人們想到的都是窯洞和黃土高原,腦海裡呈現的也是貧瘠之地的畫面。然而,當你開車穿行在延安大街小巷時,極目所望,周邊山巒起伏,滿眼都是綠色。當地陪同官員總是不失時機地對習近平大加讚揚,但他們也承認,早在1998年,延安已開始實施「退耕還林」,對搬離山區窯洞的農民給予補償。如今,延安已舊貌換新顏,城裡高樓林立,但作為旅遊景點,一些窯洞被保留了下來。

 

毛澤東居住過的窯洞,是延安行必須要參觀的項目。延安有445個共產黨早期活動場所及30個類似主題的博物館。在延安的13年裡,毛澤東住過不同的窯洞,但最著名的就是棗園和楊家嶺。在楊家嶺,他的住所包括兩個窯洞,裡邊有一張木製寫字檯,兩把躺椅,一張床及牆上掛着的一張家庭照,照片中是他第四任妻子江青和其中一個孩子。

 

在窯洞院落裡,有個小石桌,是毛澤東1946年接受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採訪的地方。採訪中,毛澤東提出了「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著名論斷。

 

參觀這些景點時,導遊一直強調毛澤東及其他領導人生活是如何簡樸,是如何不知疲倦地為黨和人民辛勤工作,但對黨所犯錯誤及政治的殘酷性隻字不提。其犯錯或政治殘酷性的例證是,對年輕革命者劉志丹及習近平之父習仲勛的迫害,在血腥的權力鬥爭中,他們險遭活埋。

 

去延安,如果不去梁家河朝聖,就等於沒去過延安。梁家河距延安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1969年,15歲的習近平作為知青,從北京來到這裡。今天,村子周圍的山嶺已是滿眼翠綠,電動汽車在柏油馬路上馳騁,把遊客運送村裡。在這裡,習近平居住過的窯洞,已被妥善保護並對遊客開放。

 

展覽室裡,展品描繪了他那7年的艱苦生活:沒電,沒自來水,食不果腹。不誇張地說,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立20年了,但習近平那時的生活狀況與其父親30多年前在延安時的生活幾乎沒什麼兩樣。1988年,習近平已升任廈門市主要領導,在他推動和幫助下,梁家河終於通了電。又過了20來年,村民才終於喝上了自來水。

 

那7年裡,習近平多數時間都是與其他五、六個人共住一個窯洞,共睡一個大炕。村官和導遊給遊客講述習近平的故事時,稱他雖然年輕,但已表現出超強的領導力,能與村民打成一片,教他們識字,為村民打井等。

 

在習近平住過的一個窯洞裡,展示着一份1974年手寫的習近平入黨批准書。也就是那一年,20歲的習近平被任命為村黨支部書記。據報導,習近平先後遞交10多份入黨申請書,但一直沒被批准入黨,這可能與他父親在文化大革命中再次遭到迫害有關。

 

回憶自己在梁家河的歲月時,習近平說他15歲來到這片黃土地時,也感到困惑,但在22歲離開時,他已有堅定的人生目標。2015年,身為國家主席的習近平重返梁家河,說他從梁家河的歲月和生活中學到了很多,梁家河是有大學問的地方。

 

確實如此。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曾在延安居住生活過,這一事實也使共產黨的敘事更為順理成章,即習近平是毛澤東之後又一偉大領袖,且他們都與廣大人民群眾保持密切聯繫。毛澤東領導成立了新中國,而在新時代裡,習近平正領導中國成為世界強國。

 

對中國人民來說,這是容易接受的,但中國當局希望外界也能接受並理解這種敘事。這也是舉辦「新時代斯諾」國際論壇的初衷。出席研討會的,既有斯諾夫婦的家人,也有曾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去過延安及其他革命根據地並在那裡工作過的「外國友人」,包括來自美國、新西蘭及其他國家的醫生,還有官方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及在官辦英文媒體《中國日報》和《上海日報》等工作的外籍人士。

 

顯然,在中國共產黨迎來建黨百年之際,中國認為紀念斯諾具有無限的宣傳價值。目前,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係急轉直下,論壇主題就是希望和鼓勵更多外國記者成為今日之斯諾,但這似乎是個難以實現的任務。

 

一位論壇主持人的話可謂一針見血。他援引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0月發佈的報告稱,在許多發達國家,對中國持負面觀點的比例已升至歷史高位。他表示,在當今環境之下,斯諾的作品在西方是不可能被發表的。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從革命聖地延安看中國的未來》,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曾在延安居住生活過,他倆居住過的窯洞,自是延安行必須要參觀的項目,順理成章地敘述著 : 毛澤東領導成立了新中國,而在新時代裡,習近平正領導中國成為世界強國。在此行舉辦的「新時代斯諾」國際論壇中,以希望和鼓勵更多外國記者成為今日之斯諾為主題,但這似乎是個難以實現的任務。  圖為已舊貌換新顏的延安(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延安的神聖地位無可比擬。

 

中國共產黨以無神論者自居,但這沒有影響它把延安奉為革命聖地。共產黨人和普通百姓到延安遊覽參觀,都猶如朝聖一般,很多人還裝扮成當年的紅軍,拍照留念。

 

1935年紅軍到達陝北後,毛澤東及黨的其他領導人在這裡建立了革命根據地,之後在這裡生活戰鬥了13年之久,把紅軍打造成了無堅不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並最終解放全中國,於1949年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近年來,延安又有了新含義。國家主席習近平年輕時曾在延安的貧困農村工作生活過7年,而他生活過的地方已成為新的聖地。中國宣傳機器高調宣傳他的這段知青經歷,指出這段經歷對錘鍊習近平的性格和品質起了決定性作用,使他成為毛澤東之後中國最強大的領袖。

 

本月,我參加了政府組織的國際媒體團,參訪了延安的幾個重要聖地,並出席了一個討論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及其妻子海倫·斯諾遺產的研討會。1936年,作為第一個進入紅色根據地的美國記者,斯諾對毛澤東及黨的其他領導人進行了多次深入採訪。依據採訪和對話素材,斯諾撰寫了《西行漫記》(亦譯《紅星照耀中國》),第一次向西方介紹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

 

今天的延安,人口200多萬。長期以來,一提到延安,人們想到的都是窯洞和黃土高原,腦海裡呈現的也是貧瘠之地的畫面。然而,當你開車穿行在延安大街小巷時,極目所望,周邊山巒起伏,滿眼都是綠色。當地陪同官員總是不失時機地對習近平大加讚揚,但他們也承認,早在1998年,延安已開始實施「退耕還林」,對搬離山區窯洞的農民給予補償。如今,延安已舊貌換新顏,城裡高樓林立,但作為旅遊景點,一些窯洞被保留了下來。

 

毛澤東居住過的窯洞,是延安行必須要參觀的項目。延安有445個共產黨早期活動場所及30個類似主題的博物館。在延安的13年裡,毛澤東住過不同的窯洞,但最著名的就是棗園和楊家嶺。在楊家嶺,他的住所包括兩個窯洞,裡邊有一張木製寫字檯,兩把躺椅,一張床及牆上掛着的一張家庭照,照片中是他第四任妻子江青和其中一個孩子。

 

在窯洞院落裡,有個小石桌,是毛澤東1946年接受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採訪的地方。採訪中,毛澤東提出了「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著名論斷。

 

參觀這些景點時,導遊一直強調毛澤東及其他領導人生活是如何簡樸,是如何不知疲倦地為黨和人民辛勤工作,但對黨所犯錯誤及政治的殘酷性隻字不提。其犯錯或政治殘酷性的例證是,對年輕革命者劉志丹及習近平之父習仲勛的迫害,在血腥的權力鬥爭中,他們險遭活埋。

 

去延安,如果不去梁家河朝聖,就等於沒去過延安。梁家河距延安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1969年,15歲的習近平作為知青,從北京來到這裡。今天,村子周圍的山嶺已是滿眼翠綠,電動汽車在柏油馬路上馳騁,把遊客運送村裡。在這裡,習近平居住過的窯洞,已被妥善保護並對遊客開放。

 

展覽室裡,展品描繪了他那7年的艱苦生活:沒電,沒自來水,食不果腹。不誇張地說,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立20年了,但習近平那時的生活狀況與其父親30多年前在延安時的生活幾乎沒什麼兩樣。1988年,習近平已升任廈門市主要領導,在他推動和幫助下,梁家河終於通了電。又過了20來年,村民才終於喝上了自來水。

 

那7年裡,習近平多數時間都是與其他五、六個人共住一個窯洞,共睡一個大炕。村官和導遊給遊客講述習近平的故事時,稱他雖然年輕,但已表現出超強的領導力,能與村民打成一片,教他們識字,為村民打井等。

 

在習近平住過的一個窯洞裡,展示着一份1974年手寫的習近平入黨批准書。也就是那一年,20歲的習近平被任命為村黨支部書記。據報導,習近平先後遞交10多份入黨申請書,但一直沒被批准入黨,這可能與他父親在文化大革命中再次遭到迫害有關。

 

回憶自己在梁家河的歲月時,習近平說他15歲來到這片黃土地時,也感到困惑,但在22歲離開時,他已有堅定的人生目標。2015年,身為國家主席的習近平重返梁家河,說他從梁家河的歲月和生活中學到了很多,梁家河是有大學問的地方。

 

確實如此。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曾在延安居住生活過,這一事實也使共產黨的敘事更為順理成章,即習近平是毛澤東之後又一偉大領袖,且他們都與廣大人民群眾保持密切聯繫。毛澤東領導成立了新中國,而在新時代裡,習近平正領導中國成為世界強國。

 

對中國人民來說,這是容易接受的,但中國當局希望外界也能接受並理解這種敘事。這也是舉辦「新時代斯諾」國際論壇的初衷。出席研討會的,既有斯諾夫婦的家人,也有曾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去過延安及其他革命根據地並在那裡工作過的「外國友人」,包括來自美國、新西蘭及其他國家的醫生,還有官方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及在官辦英文媒體《中國日報》和《上海日報》等工作的外籍人士。

 

顯然,在中國共產黨迎來建黨百年之際,中國認為紀念斯諾具有無限的宣傳價值。目前,中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係急轉直下,論壇主題就是希望和鼓勵更多外國記者成為今日之斯諾,但這似乎是個難以實現的任務。

 

一位論壇主持人的話可謂一針見血。他援引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0月發佈的報告稱,在許多發達國家,對中國持負面觀點的比例已升至歷史高位。他表示,在當今環境之下,斯諾的作品在西方是不可能被發表的。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從革命聖地延安看中國的未來》,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