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萬欽瞭望國際》預判拜登和習近平高峰會談如何進行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戴萬欽瞭望國際》預判拜登和習近平高峰會談如何進行 ?
2021-06-25 07:00:00
A+
A
A-

在美俄元首高峰會議結束之後,即傳出美中元首高峰會議可望於10月間舉行。本文為你預判兩項高峰會議之異同,以及拜習會之可能方向。作者指出,拜習會將象徵G-2時代已經到臨。(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拜登和習近平兩位領導人,有可能10月間會在義大利進行高峰會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在6月16日的日內瓦的美俄元首高峰會議,甫告落幕之際,作如上的初步宣布。

 

固然國際觀察家都已預料,接下來應該是美國和中共商談高峰會議的時機了,倒是沒料到蘇利文會如此快速作初步宣布。蘇利文補充説明,G-20在義大利的高峰會議,將提供好時機。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G-7高峰會議之前,曾經和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通過電話。現在可以猜測兩人通話最重要的內容,應該是討論兩位領導對高峰會議的意願問題。

 

倫敦金融時報透露,美中正在討論布林肯和王毅下周在義大利G-20會議上趁便晤談的可能性。拜登政府也在考慮這個夏天,派副國務卿雪蔓訪問中共。

 

同樣是拜登總統的雙邊高峰會議,拜登政府對美俄日內瓦高峰會議的期待,會和拜登與習近平未來的高峰會議,有若干顯著的不同。

 

拜登政府對日內瓦的美俄高峰會議,有改善長期關係的期待,希望雙方關係的現狀,能夠出現有大不同的戰略穩定前景。

 

可以更具體地説,拜登政府期待和俄羅斯總統普丁開啟新的合作前景與道路,希望雙方能夠打下更大的戰略合作基礎。

 

甚至還可以説,拜登政府和民間外交策士,內心隱隱期盼日內瓦高峰會議,能夠為世界地緣政治面貌的大轉變,打下發展基礎。

 

而拜登政府對於未來與習近平首次高峰會議的期待,則應該會是審慎務實的,不會期待和中共的戰略競爭就此完全打住。

 

固然季辛吉等人一再建議拜登政府,要考慮和中共分享在世界秩序問題上的主導地位,拜登政府一時仍然很可能不會接納。但是,習近平應該會把握機會,在拜習會上當面表達中共的具體期待。習近平先前在中共的內部會議中,提出過如此期待。

 

日內瓦高峰會模式再運用?》

 

拜登政府進行日內瓦高峰會議的一些原則和模式,是否可能在拜習高峰會上繼續加以運用?

 

日內瓦高峰會議,是由拜登政府主動提出,之後設法說服俄羅斯普丁政府接受。美國務卿布林肯藉著冰島北極理事會外長會議之便,先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進行模擬高峰會議,逐項過濾檢視高峰會議所將討論的問題,才獲得普丁政府經審慎評估後,同意舉辦。

 

中共在經貿及科技互動上,顧忌美國進一步限縮的程度,超過俄羅斯普丁的顧忌。習近平應該會比普丁更有意願,早一點在合適的時間與合適的地點,和拜登當面溝通。

 

所以,中共未必會要求美方必須先和中共代表,就高峰會將討論的議題逐項過濾清楚無虞後,才同意召開拜習會。

 

拜登就任總統至今,習近平和拜登只通過一次電話。在美國4月22日主辦的世界領袖氣候高峰會議中,拜登和習近平都是以視訊方式出席致詞的。

 

拜登在就職後,刻意不急於和習近平會面,而優先加強鞏固和美國重要盟邦的關係。拜登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是日本首相菅義偉。後來,他又在白宮接待了韓國總統文在寅。兩位國賓都是美國在加強戰略能力上,亟須迅速提升合作的對象。

 

而美國和中共的安克拉治會議,是應中共的主動要求才同意舉行。拜登政府將會議性質定位為工作會議,簡化東道主的禮賓事宜,而且不舉行會餐。

 

拜登和普丁在日內瓦的高峰會議,未舉辦餐會。因此,未來的拜習首次高峰會議,也可能不舉辦通常有助於增進私人情誼的餐會。

 

另外,美俄在協商舉辦日內瓦高峰會議時,便約定不繼續2018年川普和普丁在芬蘭赫爾辛基高峰會議的作法,而不舉行兩國元首會談閉幕後的聯合記者會。在未來的拜習首次高峰會議中,美中的歧見肯定不會少於美俄,所以如果雙方也決定不舉辦聯合記者會,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拜登政府規劃日內瓦高峰會的目的之一,是想嘗試拉攏普丁,以避免俄羅斯深化和中共聯手對抗美國。即使如此,拜登仍然充份做好準備,當面向普丁,宣讀美國所非常在意的「紅線」事項。

 

可以預見,拜登在未來的拜習高峰會上,會更加認真舉列美國所在意的「紅線」事項

 

拜登和普丁在日內瓦的3小時會議,分為兩個段落。第一段是2小時,說是由拜登和普丁兩位元首單獨談話,事實上係由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場陪同。這樣的會議安排方式,拜習會也可能會比照。但是,陪同人士可能考慮各加一人,即,習近平由楊潔篪和王毅陪同,拜登則由布林肯和蘇利文陪同。

 

拜習會的可能性正在評估中,將由蘇利文公開透露,而非由布林肯出面。

 

拜習會就是談判》

 

美國和中共就習拜會可能性的會前磋商,就是談判。而未來的高峰會議,更是談判。

 

美中兩國毫無疑問都會期待,拜習會議起碼要有一些象徵性的成果,兩國都會想爭取到自己所看重的實質性利益。所以,雙方利益的評估、拿捏和交換,將會是觀察拜習會的重點。

 

可以預料兩國在有重大利益衝突的問題上,都不會輕易妥協。但是,對於較小的利益衝突,則應該有讓步或是妥協的空間。

 

可以研判,兩國在高峰會議中所能創造出的共同新利益,可能主要在氣候變遷與環境保護問題上面。

 

中共的核心利益與拜習會》

 

可以想見中共會希望藉拜習會,緩和與美國的戰略競爭,會希望美國放鬆在既有科技及經貿交流上,對中共的限制與制裁。

 

中共必然會向美國重申它的各種核心利益,並且要求拜登政府加以尊重。

 

中共最近在推動海南成為自由貿易港,它將頒布新的開放法律。中共現在應該不會在南海人工島礁的主權地位問題上讓步。

 

中共可能會直到看見拜習會的實際狀況之後,才會同意中共中央軍委會副主席許其亮,可以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通電話,或是會面。

 

奧斯汀6月15日曾經和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一起出席東協國防部長擴大視訊會議。

 

拜習會和台灣的利害》

 

台灣問題是拜習會絕對會加以觸及,甚至爭辯的。美國國會正在推動的2021年的戰略競爭法案、台灣外交檢討法案和台灣保證法,都是中共高度關切的。美國參議院最近還先通過方便美國公務員到台灣兩年駐點學習和實習的法案。

 

習近平必然會向拜登要求尊重「一個中國」的原則和既有的承諾,而拜登必然會要求中共遵從以和平的手段處理兩岸之間的問題。美國的軍艦,很可能會在高峰會前,特意再繞經台灣附近的海域。

 

拜登政府在拜習會之前,應該會以兩種以上的管道,向台灣說明美國對高峰會的大致立場。而且拜登政府在高峰會後,很可能會再派高階人士向台灣簡報高峰會的經過和決議。

 

台灣內部現在對美國的態度是多元的。台灣已經愈來愈不被美國看成只是它的「負擔」

 

香港《蘋果日報》熄燈步入歴史了。拜登必然也會在香港人民的福祉問題上,向習近平提出呼籲。

 

結語》

 

拜習會,將值上海公報簽署50年。中共的綜合力量幾乎已經追上美國。美國要靠善結盟友,才能制衡住中共了。

 

拜習會,也將象徵,G-2時代已經到臨了。

 

民主黨籍的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一直建議拜登政府,要杯葛中共明年將主辦的冬季奧運會。拜習會是否能夠促成拜登決定不予杯葛,將有待觀察。

 

習近平是大權在握,一言九鼎的,而且正在絕頂高峰上領導中共慶祝建黨百年。

 

和川普相比,拜登柔和而有靭性。他在對中共政策上,仍然需要高度的技巧應對媒體、黨內大老及共和黨的嚴格檢視。

 

拜登和習近平特別會面溝通,總是比兩國在軍事對峙上變得更加嚴峻且動刀動槍,來得好些。

 

美國和中共一向都有「説一套,做另一套」的本事。但是,兩者能夠避開兵戎相見,對亞太地區的國家,應該多是好事。台灣應該會樂見拜登和習近平兩人「鬥而不破」。

 

台灣不必過度擔心拜習會順利展開,將殃及台灣。以目前世界權力鬥爭的格局或結構來看,台灣應該不必過度擔憂拜登政府此刻會為了緩和與中共的戰略競爭,而犧牲台灣的根本利益。美國兩大黨,現在幾乎和台灣大多數人民一樣,重視台灣在自由和民主體制上的穩健發展

 

所以,祝福「拜習會」在合適的時間,順利舉行。

 

在美俄元首高峰會議結束之後,即傳出美中元首高峰會議可望於10月間舉行。本文為你預判兩項高峰會議之異同,以及拜習會之可能方向。作者指出,拜習會將象徵G-2時代已經到臨。(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拜登和習近平兩位領導人,有可能10月間會在義大利進行高峰會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在6月16日的日內瓦的美俄元首高峰會議,甫告落幕之際,作如上的初步宣布。

 

固然國際觀察家都已預料,接下來應該是美國和中共商談高峰會議的時機了,倒是沒料到蘇利文會如此快速作初步宣布。蘇利文補充説明,G-20在義大利的高峰會議,將提供好時機。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G-7高峰會議之前,曾經和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通過電話。現在可以猜測兩人通話最重要的內容,應該是討論兩位領導對高峰會議的意願問題。

 

倫敦金融時報透露,美中正在討論布林肯和王毅下周在義大利G-20會議上趁便晤談的可能性。拜登政府也在考慮這個夏天,派副國務卿雪蔓訪問中共。

 

同樣是拜登總統的雙邊高峰會議,拜登政府對美俄日內瓦高峰會議的期待,會和拜登與習近平未來的高峰會議,有若干顯著的不同。

 

拜登政府對日內瓦的美俄高峰會議,有改善長期關係的期待,希望雙方關係的現狀,能夠出現有大不同的戰略穩定前景。

 

可以更具體地説,拜登政府期待和俄羅斯總統普丁開啟新的合作前景與道路,希望雙方能夠打下更大的戰略合作基礎。

 

甚至還可以説,拜登政府和民間外交策士,內心隱隱期盼日內瓦高峰會議,能夠為世界地緣政治面貌的大轉變,打下發展基礎。

 

而拜登政府對於未來與習近平首次高峰會議的期待,則應該會是審慎務實的,不會期待和中共的戰略競爭就此完全打住。

 

固然季辛吉等人一再建議拜登政府,要考慮和中共分享在世界秩序問題上的主導地位,拜登政府一時仍然很可能不會接納。但是,習近平應該會把握機會,在拜習會上當面表達中共的具體期待。習近平先前在中共的內部會議中,提出過如此期待。

 

日內瓦高峰會模式再運用?》

 

拜登政府進行日內瓦高峰會議的一些原則和模式,是否可能在拜習高峰會上繼續加以運用?

 

日內瓦高峰會議,是由拜登政府主動提出,之後設法說服俄羅斯普丁政府接受。美國務卿布林肯藉著冰島北極理事會外長會議之便,先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進行模擬高峰會議,逐項過濾檢視高峰會議所將討論的問題,才獲得普丁政府經審慎評估後,同意舉辦。

 

中共在經貿及科技互動上,顧忌美國進一步限縮的程度,超過俄羅斯普丁的顧忌。習近平應該會比普丁更有意願,早一點在合適的時間與合適的地點,和拜登當面溝通。

 

所以,中共未必會要求美方必須先和中共代表,就高峰會將討論的議題逐項過濾清楚無虞後,才同意召開拜習會。

 

拜登就任總統至今,習近平和拜登只通過一次電話。在美國4月22日主辦的世界領袖氣候高峰會議中,拜登和習近平都是以視訊方式出席致詞的。

 

拜登在就職後,刻意不急於和習近平會面,而優先加強鞏固和美國重要盟邦的關係。拜登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是日本首相菅義偉。後來,他又在白宮接待了韓國總統文在寅。兩位國賓都是美國在加強戰略能力上,亟須迅速提升合作的對象。

 

而美國和中共的安克拉治會議,是應中共的主動要求才同意舉行。拜登政府將會議性質定位為工作會議,簡化東道主的禮賓事宜,而且不舉行會餐。

 

拜登和普丁在日內瓦的高峰會議,未舉辦餐會。因此,未來的拜習首次高峰會議,也可能不舉辦通常有助於增進私人情誼的餐會。

 

另外,美俄在協商舉辦日內瓦高峰會議時,便約定不繼續2018年川普和普丁在芬蘭赫爾辛基高峰會議的作法,而不舉行兩國元首會談閉幕後的聯合記者會。在未來的拜習首次高峰會議中,美中的歧見肯定不會少於美俄,所以如果雙方也決定不舉辦聯合記者會,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拜登政府規劃日內瓦高峰會的目的之一,是想嘗試拉攏普丁,以避免俄羅斯深化和中共聯手對抗美國。即使如此,拜登仍然充份做好準備,當面向普丁,宣讀美國所非常在意的「紅線」事項。

 

可以預見,拜登在未來的拜習高峰會上,會更加認真舉列美國所在意的「紅線」事項

 

拜登和普丁在日內瓦的3小時會議,分為兩個段落。第一段是2小時,說是由拜登和普丁兩位元首單獨談話,事實上係由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場陪同。這樣的會議安排方式,拜習會也可能會比照。但是,陪同人士可能考慮各加一人,即,習近平由楊潔篪和王毅陪同,拜登則由布林肯和蘇利文陪同。

 

拜習會的可能性正在評估中,將由蘇利文公開透露,而非由布林肯出面。

 

拜習會就是談判》

 

美國和中共就習拜會可能性的會前磋商,就是談判。而未來的高峰會議,更是談判。

 

美中兩國毫無疑問都會期待,拜習會議起碼要有一些象徵性的成果,兩國都會想爭取到自己所看重的實質性利益。所以,雙方利益的評估、拿捏和交換,將會是觀察拜習會的重點。

 

可以預料兩國在有重大利益衝突的問題上,都不會輕易妥協。但是,對於較小的利益衝突,則應該有讓步或是妥協的空間。

 

可以研判,兩國在高峰會議中所能創造出的共同新利益,可能主要在氣候變遷與環境保護問題上面。

 

中共的核心利益與拜習會》

 

可以想見中共會希望藉拜習會,緩和與美國的戰略競爭,會希望美國放鬆在既有科技及經貿交流上,對中共的限制與制裁。

 

中共必然會向美國重申它的各種核心利益,並且要求拜登政府加以尊重。

 

中共最近在推動海南成為自由貿易港,它將頒布新的開放法律。中共現在應該不會在南海人工島礁的主權地位問題上讓步。

 

中共可能會直到看見拜習會的實際狀況之後,才會同意中共中央軍委會副主席許其亮,可以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通電話,或是會面。

 

奧斯汀6月15日曾經和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一起出席東協國防部長擴大視訊會議。

 

拜習會和台灣的利害》

 

台灣問題是拜習會絕對會加以觸及,甚至爭辯的。美國國會正在推動的2021年的戰略競爭法案、台灣外交檢討法案和台灣保證法,都是中共高度關切的。美國參議院最近還先通過方便美國公務員到台灣兩年駐點學習和實習的法案。

 

習近平必然會向拜登要求尊重「一個中國」的原則和既有的承諾,而拜登必然會要求中共遵從以和平的手段處理兩岸之間的問題。美國的軍艦,很可能會在高峰會前,特意再繞經台灣附近的海域。

 

拜登政府在拜習會之前,應該會以兩種以上的管道,向台灣說明美國對高峰會的大致立場。而且拜登政府在高峰會後,很可能會再派高階人士向台灣簡報高峰會的經過和決議。

 

台灣內部現在對美國的態度是多元的。台灣已經愈來愈不被美國看成只是它的「負擔」

 

香港《蘋果日報》熄燈步入歴史了。拜登必然也會在香港人民的福祉問題上,向習近平提出呼籲。

 

結語》

 

拜習會,將值上海公報簽署50年。中共的綜合力量幾乎已經追上美國。美國要靠善結盟友,才能制衡住中共了。

 

拜習會,也將象徵,G-2時代已經到臨了。

 

民主黨籍的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一直建議拜登政府,要杯葛中共明年將主辦的冬季奧運會。拜習會是否能夠促成拜登決定不予杯葛,將有待觀察。

 

習近平是大權在握,一言九鼎的,而且正在絕頂高峰上領導中共慶祝建黨百年。

 

和川普相比,拜登柔和而有靭性。他在對中共政策上,仍然需要高度的技巧應對媒體、黨內大老及共和黨的嚴格檢視。

 

拜登和習近平特別會面溝通,總是比兩國在軍事對峙上變得更加嚴峻且動刀動槍,來得好些。

 

美國和中共一向都有「説一套,做另一套」的本事。但是,兩者能夠避開兵戎相見,對亞太地區的國家,應該多是好事。台灣應該會樂見拜登和習近平兩人「鬥而不破」。

 

台灣不必過度擔心拜習會順利展開,將殃及台灣。以目前世界權力鬥爭的格局或結構來看,台灣應該不必過度擔憂拜登政府此刻會為了緩和與中共的戰略競爭,而犧牲台灣的根本利益。美國兩大黨,現在幾乎和台灣大多數人民一樣,重視台灣在自由和民主體制上的穩健發展

 

所以,祝福「拜習會」在合適的時間,順利舉行。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