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推 ! 履彊政治小說》家國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焦點內容
強推 ! 履彊政治小說》家國
2021-07-01 07:00:00
A+
A
A-

(作者聲明 : 本文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作者/履彊

 

韓仲華居然輸了!

江主席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一口咬定,中選會做弊,他更認定,蔡政府勝之不武,如非作票,便是國家機器追殺韓流使然,網路上都流傳某投票所唱票故意將2號唱成3號的影片,因此江主席認為蔡陣營收買了全國投票所的工作人員,或者修改了計票系統的電腦軟體,而這些人必然都是「英眼部隊」的成員。

他憤怒而沉默,他認為自己被「這個國家」背叛了。

而「這個國家」的共犯結構不時的、似有若無的監視著他、干擾著他,在大選前半年,連他參加的社團、學會、智庫都接到稅務機關、檢警調的察查,其實就是警告,甚至他擔任無給職顧問的半官方的財團法人,都接到當局間接傳送的要封殺他的訊息,也因此他一一辭卸NGO社團的理事長、榮譽會長、顧問,並毅然決然搬出被不明人士侵入的某協會辦公室,同時對外宣佈退休,他倒要看看「這個國家」——過去同屬綠營的政治蟑螂能夠再使出什麼花招,當然他們仍未放過他,他仍不時的、隠約的在耳邊感覺到一些奇怪的聲音,「這個國家」的情治單位一貫的本質就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哪,而他也曾經在李扁時代扮演一定的角色,他知道現在執政的「這個國家」的團隊是多麼地陰險。

 

雖然開票很快結束,韓仲華也親自打電話向對手蔡女士道賀,並公開承認敗選,令人納悶的是,韓仲華居然放了一群在等他發表落選感言的記者鴿子,更離譜的是,甚至被狗仔拍到在火鍋店的鏡頭,他居然還有吃宵夜的興緻,好像在慶祝蔡女士連任似的。

 

「什麼跟什麼嘛?這個痞子!」江主席用力的拍桌,譲在旁的江太太嚇了一跳,她連忙扶住桌子,擔心他又患了動輒翻桌的臭脾氣。

然後,他撥了手機,卻沒有接通,顯然國家機器連他的手機都給鎖定了,要不然怎麼會一直打不通?

「你幹嘛?」江太太憂心的看著他:「網路塞車吧,我幫你啦⋯⋯」

他唸了電話號碼,明明沒錯,太太卻說:「你別急,別氣成那個樣子,小武和小宇有他們的想法⋯⋯」一邊把撥好號的手機遞給他。

手機響了好久,小武却沒接,接著又打給小宇,接通了。

「高興了吧?你們的英皇連任了,你可以為同志歡呼了!我操!」不待小宇回話,江主席便重重摔下手機,他忽然覺得有些暈眩,天旋地轉般,整個人向後跌躺下去,幸好高椅背撐住他的身子。

「老頭,你還好吧?」太太拍拍他的肩膀,嘀咕著:「人家韓仲華都去吃火鍋了,你還難過什麼?又不是你在選!」

「不要囉嗦!」他怒叱,桌面上的茶杯差點被打翻了。

「神經病啊!」太太不甘示弱:「早知道會輸,你還不相信。我可是照你的話投給禿子喔!不錯了啦,5百多萬票⋯⋯」

江主席聽不清楚太太後面說了什麼,天旋地轉後,他嘔吐起來,一口酸水又嗆得他猛咳。江太太連忙為他拍背、揑肩胛,為他舒缓有些抽筋的手指,他的老毛病,在他卸任主席後,只要生氣緊張,他的手指便會又麻又抽筋,再加上高血壓,每次都讓他的臉漲成豬肝色,有時還會冒出豆大的汗珠,醫生警告如果情況惡化,便有腦溢血或中風的可能。

「什麼玩意兒,二個姓吳的,那個痞子也不知檢點⋯⋯。」他喃喃自語,像惡夢中的囈語一様。

 

他睡不着,關燈,但耳邊一直是電視新聞開票的報導,恍惚間似夢似醒,甚至以為上半夜的開票只是一場夢。

開燈,電視螢幕仍重播著蔡女士發表勝利演說與綠營那站滿舞台驕兵捍將們得意的表情,他幾乎用菸灰缸砸掉電視,卻也驚覺自己的尿意已濕透了褲擋。

又撥了電話給小武,他的另一個兒子,接通了。他認為兩個小子若非被「這個國家」收買,便是被洗腦了,他們甚至連和他返回四川老家探親都不願意。

 

「好啦,你們都滿意了,輸得慘兮兮,接著還要被罷免,被追殺到割喉,我告訴你,今天以後你們這些王八蛋等著被徵兵去保衞你他媽的這個國家⋯⋯」他忍不住又咒罵起來:「你們喜歡吃芒果亁,很快就會吃不完兜著走,就讓民建黨帶著你們這些王八蛋去跳台灣海峽,我操!」

電話那頭的小武,曾經因為老爸出現在韓仲華的「國政顧問」名單,而氣冲冲回家對著媽媽大吵:「丟臉啊!我寧願移民美國也不會把票投給那個禿子、眷村痞子⋯⋯」,小武認爲老爸的「政治不正確」,不僅為自己招來大麻煩,連他的公司去參加政府的標案,都屢試屢敗。

「沒骨氣,有種你去加入民建黨,去舔人家屁眼,人家也不會甩你。」江主席摞下狠話:「小心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然後,父子便很有默契的避免見面,即連每週一次的家庭聚餐也藉故取消多次,縱使見了也裝作沒事,不去議論任何與政治有關的話題,而江太太也懇求他不要在媒體上露臉,甚至警告他,若在造勢活動上出現在韓仲華附近,被記者照相同框,她也要和孩子一起搬出去,她娘家兄弟姊妹全是「綠得出汁」的反對國民黨,原因和柯文哲相類似,她們家也是228受難家屬。

 

「要往前看!」江主席如此說服自己和過去同屬綠營的朋友:「國民黨過去專制獨裁,搞228、白色恐怖都該譴責,但蔣經國晚年解嚴,開放報禁、黨禁與兩岸交流,讓李登輝在本土化與民主化的平台上成為台灣人總統,李登輝又廢除刑法一百條、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推動總統直選、軍隊國家化,扶持民建黨,譲政黨輪替成為台灣民主的常態,啊!民建黨也因此從體制外的街頭抗爭,而成為體制內的政權,他們吃香喝辣,吃銅吃鐵吃定台灣人民,這還不夠嗎?」

「但國民黨高層和老共眉來眼去,用出賣主權換取個人利益,又怎麼說?」小武竟然反駁老爸:「我就看不慣國共搞曖昧,國民黨被共産黨趕到台灣,欺壓台灣人,還反過來又和共産黨抱在一起,這是什麽跟什麽啊?反正,支持國民黨就是支持老共啦!老爸,您不要被韓禿子唬弄了,他跟你同個村子長大又怎樣?他根本就不認識您哪!就像你送爺爺骨灰回四川老家,除了報紙登一則郵票大小的新聞外,誰知道你是什麼人,老共請客吃飯不過是統戰罷了!」

小武一番義正詞嚴,令江主席吐了口痰才吱唔的回應:「哇操!大老板,你你你教訓起老子啦?國民黨過去禍國殃民已嚐到苦頭,政黨輪替也給民建黨甜頭吃了,何況,台灣的民主怎麼會是民建黨做主,而是中華民國的人民做主,更可惡的是,民建黨根本是老共的同路人,台獨根本就是為老共統一台灣鋪路,你不信嗎?」他氣得臉紅脖子粗,頭都昏了。

父子倆的爭辯沒完沒了,結果就是小武也逃避和他見面,並且在婚前搬出去,他跟媳婦簡直是外國人,親家曾當過屏東某鄕長,卻因賄選被停職,坐牢又裝病保外就醫,卻宣稱是綠色恐怖的政治迫害,除了行禮如儀的往來外,兩家的互動少之又少,媳婦更過分,孩子寧願花錢請褓母帶,也不讓婆婆幫忙。

 

更令江主席火大的是,過去唯命是從的老婆,在他退休後,竟然也對他大小聲,整天抱著她的小狐狸狗進進出出參加三姑七八婆的活動,甚至還要他為小狗梳理、撿拾地板上的狗屎,有時更得寸進尺的要他洗衣服,每天一早就對他大呼小叫,挑剔東、挑剔西,不是嫌他隨手不關燈,就是指著他的鼻子,質問他水龍頭忘了關、廁所又沒沖水、電鍋插頭未拔掉、碗洗不乾淨又常摔破、燒開水的瓦斯爐火太小或太大、褲子拉鍊未拉、一天到晚搓香港腳、吃飯掉飯粒、鬍子忘了刮、開車闖紅燈⋯⋯,反正沒有一件事是不被嫌棄,她甚至將車鑰匙藏起來不再讓他開車,理由是繳不起三天兩頭就來一張的違規罰單。

他有時也不耐煩的對著她吼,但後來乾脆對她的叱責冷眼以對,下再搭理,有時整天都不吭一聲,氣得太太兀自出門。

令他反感的是,太太對有同志傾向的小宇卻不加聞問。

「反正你在家沒事,要活就要動呀,何況男女平等,兩性平權不是嗎?」這是老太婆要他做家事的理由。

「別老活在過去,你早就下台了,還以爲自己是萬年主席啊?」老婆不時提醒他,並要他認清「人在人情在,在台上被鎂光燈聚焦,下了台被衆叛親離」的政治現實,連跟著他幾年,過去像哈叭狗一般的祕書小洪都不再噓寒問暖,有一次,江主席和太太走在濟南路上,看見已經投身綠營某委員擔任辦公室主任的小洪迎面走來,他正想舉手示意,沒想到小洪正眼都不看他一眼,裝作未看見他們,轉身從立法院側門進去,氣氛得江主席生悶氣半天。

 

江主席最喜歡引用一位名嘴的話「國民黨過去黨庫通國庫,至少還注重『餐桌禮儀』,民建黨卻狼吞虎嚥⋯⋯」,這正是江主席在卸任「台灣人民團結陣線」主席後,逐漸離開綠營的原因,再加上他偶爾接受媒體訪問,也對蔡政府某些作為表達不以為然的批判,竟因而觸怒當道,把他列入「非我族類」的名單,連他赴陸參加文化交流都要指使「民主時報」周姓記者以特稿方式,將他形容為「紅通通」,視他如寇讎了。這件事,加深了江主席對民建黨的嫌惡,也使他不避諱地接受韓仲華「國政顧問」的邀請,雖然他並未參與核心的運作,甚至有一次和韓仲華碰面,韓竟然叫不出他名字,這也是小武、小宇認為老爸自作多情的原因,甚至在他面前嗤之以鼻。

 

去年四月份以前,各媒體民調一直領先蔡女士、柯文哲的「賣菜郎」韓仲華,讓江主席和百萬計的「韓流」一樣,從來就認為執政不得民心的蔡政府必然會被選民唾棄,和他同樣出身眷村,也系出黃埔的「賣菜郎」必然可以繼承蔣經國,成為與民眾站在一起的英明領袖,而韓的禿頭相貌居然和蔣介石有幾分相像呢!

在每次的造勢活動,江主席總遠遠的瞻望著韓,一方面他不想湊熱鬧蹭到前面,一方面的確也不希望媒體捕捉到他的鏡頭。但如同諸多韓粉,他總是認為,韓必然會成為蔣經國的傳人,成為中華民國第十五任總統。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大陸的「習五條」和如火如荼的香港「反送中」街頭暴力衝突,竟然讓地球上最擅長反中、抹紅的民建黨得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僅譲年輕族群呼群保義,成為民建黨「抗中保台」、「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先鋒,蔚為風潮,再加上韓仲華被綠營以「狼群戰術」關門打狗般的圍毆,失言連連,兵敗如山倒,民調竟一蹶不振⋯⋯。

 

江主席頽然趴在書桌上,再怎麼說,他也不能相信選舉結果竟然如此不堪,在李、陳二位前後任總統任內都聘他當國策顧問,他的政黨雖然不是赫赫有名,卻在立法院成立了黨團,有時也扮演關鍵少數的角色,再怎麼說也算是擡面上的人物,沒想到蔡政府上台後,竟好似忘了他這號人物,非但沒有任何拜會,甚至還因為他與少數藍營人物交好,而使他成為當局拒絕往來甚至鄙夷的對象。

 

他看著電視螢幕竟然嚶嚶地哭了起來,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孤獨、無助、萬念俱灰,像失戀般的頹喪、傷心,甚至開窗想從樓上躍下,一了百了,但他又覺得不甘心,他有些氣喘,他隠約地、直覺明天以後,他必然會成為民建黨政府打壓、修理的對象,那個曾經在他擔任主席時一再向他表示愛慕之意,甚至拿著他青年時期出版的情詩集要他簽名,有時還不避諱地近身磨蹭著他,讓他聞到伊身上的香水和狐臭混合的氣味,讓他真切的碰觸到伊柔軟的胸脯,如今卻直接聽命於當局的周大記者,肯定還會繼續羞辱他⋯⋯。

 

背後忽然發出輕微的聲響,他駭然回頭,看到太太和小武驚慌扭曲的臉。

「老頭子,你幹嘛啊?別嚇人,你臉色怎麼那麼白⋯⋯」太太抓住他的手,想扶他起身,他卻癱軟著不能使力,並且覺得冷,好冷、好冷⋯⋯。

「啊!爸,你怎麼全身發抖?」小武問:「哇你全身都冰的!」

「江進,韓仲華超過5百萬票,也算不容易了,你們都努力了,你別別別再難過了。」太太又安慰他,緊張得有些結巴,用力握著他的手,又伸手舒緩他因為喘不過氣而上上下下的胸口。

 

全身打著抖索,差點咬到舌頭的江進一句說都說不清楚:「中華⋯⋯民國滅⋯⋯滅亡亡了⋯⋯。」

「老頭別激動,中華民國還在啦!」江太太扶著他:「蔡女士也不會滅掉中華民國啦,不然她要當什麼總統,你別老看網路那些胡說八道。」

「妳不懂⋯⋯不懂的⋯⋯」江進語焉不詳,又結巴起來,舌頭都咬出血了,身體發抖得更厲害:「沒有⋯⋯沒有國⋯⋯那有⋯⋯家?」他沙啞地嘶吼,像軍教片的老哽一般。

「爸,您別激動!」小武用力擁抱他發抖的身體,「你別生氣,以後我和小宇都聽你的⋯⋯。」一邊對媽媽說:「不對,爸爸不對勁,我們要趕緊送他到醫院!」

小武當機立斷,立即叫了救護車。

然後,因為掙扎,江主席摔倒在座椅旁,他全身癱軟被擡上擔架。

隠約,他聽到一些聲音,太太和小武、小宇,還有媳婦的、孫子的,以及一些模糊的人影和刺鼻的藥水味,他好似癱瘓般的被撥弄著、扎針或者被綑綁、被厚厚的被毯包裹、擠壓,但他依然像浮在冰冷水面上,就是很冷很冷很冷⋯⋯。

 

江主席又昏厥過去。

「血壓太低了。」護士說:「病人一直在躁動,我不敢解開縛帶。」護士又向醫生訴說:「已經兩天了,主任,是不是送到精神科?」

醫生縐著眉頭:「我來安排會診,但家屬也要協助穏定病人的情緒。」

「選舉症後群?」小武着急地問。

「爸最近很怪,一直要我檢查電話、電腦和家中的開關,他認為,我們家被監視、監聽了⋯⋯」住在家裡且還未婚的小宇訴説著自己煩不勝煩的經歴,為了逃避父親的糾纏,他不得不早出晚歸,有時還投奔哥哥家睡客廳沙發。

「唉!他呀,下台後便好似失魂落魄般,剛開始,明明沒有上班,卻要每天穿著西裝、提著皮包在外面晃蕩半天,後來,一直纏著過去的老同事,請人家吃飯,我都煩死了,回家又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嘴巴罵個不停⋯⋯」江太太繼續向醫生訴說著,「還有,他有時連自己的手機號碼也會忘記,有一次居然在社區繞了大半天,說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他這樣子多久了?」醫生問。

「唉呀!這些年一直都這樣,時好時壞,不然就整天沒精打采,平常話不多,有時講話還結結巴巴,甚至關在房內一整天,就翻著老照片看來看去。」江太太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病,反正就是怪,但他在前年9合1選舉後整個人才忽然有了精神,韓仲華宣布參選後便變了個人,每天跟著一些韓粉到處跑,有時還會在外過夜,但只要回到家便又懶懶散散,除了打電話拉票,就是疑神疑鬼,找老朋友相聚,三句不離中華民國和韓仲華,認為只有韓中華才能保護中華民國⋯⋯。」

她的語氣有些像繞口令,又是中華又是民國的。

醫生有些好笑,卻忍不住打斷她:「我看,妳先生過去是亢奮、焦慮、憂鬱,現在是恐慌、躁鬱的症狀。」

「該怎麼辦?醫生——」小武焦急地問。

「這種精神官能的症狀,藥物只是輔助,重要的是,你們要多陪陪他,寂寞和孤獨都會加重他的病,不然,你們得想辦法更換一個新的環境,少再讓他受到政治議題的干擾,除了不要再看政論節目外,嗯!出國或搬家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式。」

「他曾吵著回大陸老家。」江太太說:「三年前,我公公過逝後,他抱著骨灰回老家,回來後,整個人就很奇怪,有時幾天不講話。」

醫生露出有些詭異的表情:「許多老伯伯想家想到生病。」又檢查他的瞳孔,告訴病人家屬:「譲他鎮定下來,明天再照心電圖。」

 

醫生走後,母子三人又低聲議論著後續處理的問題。

「老爸變得我們都不認識了。」小武説:「媽,妳別再兇他唸他了,以後妳是不是要多陪陪他?」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你們一個一個跑出去,就該我陪這個怪老頭?那也要他願意啊!」江太太嘆口氣,又說:「我都不敢找朋友來,只要人家講韓中華一點不是,他立刻翻臉,在公園散步都要跟人家吵架,上回打麻將還翻桌呢,只因李伯伯說要投廢票!所以呵,我只好出去,不然我們家只有一部電視,只要他在一定守著看政論節目,唉呀!他老是邊看邊罵,不然就神經病一樣,對著電視又拍手又大叫,煩死了!」

「我剛私下問醫生,老爸的確有些精神方面的毛病⋯⋯」小宇憂心的說:「他一直期待韓禿子當選,他還想重出江湖呢!817萬票這樣的結果,對他肯定是晴天霹靂呢!」

「所以,以後你們就不要在他面前講什麼政治啦選舉啦,唉呀他把韓中華當成老蔣總統的化身呢。」江太太說。

「我們只是要他認識政治現實,要他醒過來而已。」小武説:「如果一直附和老爸,他豈不病得更重?」

「我搞不懂,老爸也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幹嘛還一天到晚想著爺爺的四川老家,回老家又沒人認識他。」小宇說。

「你老爸死要面子,到大陸去,人家捧著他是因為他曾當過黨主席,是一個樣板啦!」江太太對著兒子悠悠地說:「他搞那個黨,差點把房子賣了,如果不是上回選輸了,他還不罷休呢!」

「我知道啦,老媽威脅他如果要繼續當主席就離婚。唉呀那個什麼黨,在老爸下台後就變成民建黨的尾巴黨了,光憑這一點,老爸還是有種啦!」小武說。

「所以他不甘心,一直期待那個愛插科打諢的禿子能光復中華民國,可憐哪,執迷不悟的老爸。」江太太看了病床上的主席一眼。

其實,江主席隠約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多麼想跳起來教訓反叛他的惡妻孽子,但他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壓住了,手腳都動不了、眼皮沈重⋯⋯。

 

接到醫院通報病人失蹤的江太太,匆匆趕到醫院,病房裡原有的衣物、筆記本、週刊雜誌等都還在,但護士告知,從早班到下午,病人都在昏睡,偶爾睜開眼睛問他話也不回應,像是患了失語症一般,甚至連水都不喝,還拒絕打點滴,直到晚餐送飯時,才發現他人不見了,院方除了趕緊通報家屬和地方警察局外,也動員了全院的義工在院區協尋。

 

而他一如往常,換上有些縐的西裝,一步一步向著選前造勢大會的凱達格蘭大道邁進,他彷彿聽到群眾的吶喊,看到場內到處飄揚的國旗,那電視屏幕上洶湧的人潮正朝他圍攏過來⋯⋯。

「中華民國萬歲、萬歲、萬萬歲⋯⋯」他嘶喊著。

直到開著巡邏車的警察發現他,他開始奮勇地逃向中正紀念堂廣場後的樹林裡,兩個警察追著他,他十分十分的肯定,「這個國家」已經要開始逮捕行動了,如同那個年代。

當他忍不住尿意且濕透了褲子時,警察終於架住他,而他一邊咳嗽一邊用沙啞的、不太清楚的、微弱的聲音喊著——

 

中華、民國、萬萬、完了⋯⋯。

 

(作者聲明 : 本文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作者/履彊

 

韓仲華居然輸了!

江主席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一口咬定,中選會做弊,他更認定,蔡政府勝之不武,如非作票,便是國家機器追殺韓流使然,網路上都流傳某投票所唱票故意將2號唱成3號的影片,因此江主席認為蔡陣營收買了全國投票所的工作人員,或者修改了計票系統的電腦軟體,而這些人必然都是「英眼部隊」的成員。

他憤怒而沉默,他認為自己被「這個國家」背叛了。

而「這個國家」的共犯結構不時的、似有若無的監視著他、干擾著他,在大選前半年,連他參加的社團、學會、智庫都接到稅務機關、檢警調的察查,其實就是警告,甚至他擔任無給職顧問的半官方的財團法人,都接到當局間接傳送的要封殺他的訊息,也因此他一一辭卸NGO社團的理事長、榮譽會長、顧問,並毅然決然搬出被不明人士侵入的某協會辦公室,同時對外宣佈退休,他倒要看看「這個國家」——過去同屬綠營的政治蟑螂能夠再使出什麼花招,當然他們仍未放過他,他仍不時的、隠約的在耳邊感覺到一些奇怪的聲音,「這個國家」的情治單位一貫的本質就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哪,而他也曾經在李扁時代扮演一定的角色,他知道現在執政的「這個國家」的團隊是多麼地陰險。

 

雖然開票很快結束,韓仲華也親自打電話向對手蔡女士道賀,並公開承認敗選,令人納悶的是,韓仲華居然放了一群在等他發表落選感言的記者鴿子,更離譜的是,甚至被狗仔拍到在火鍋店的鏡頭,他居然還有吃宵夜的興緻,好像在慶祝蔡女士連任似的。

 

「什麼跟什麼嘛?這個痞子!」江主席用力的拍桌,譲在旁的江太太嚇了一跳,她連忙扶住桌子,擔心他又患了動輒翻桌的臭脾氣。

然後,他撥了手機,卻沒有接通,顯然國家機器連他的手機都給鎖定了,要不然怎麼會一直打不通?

「你幹嘛?」江太太憂心的看著他:「網路塞車吧,我幫你啦⋯⋯」

他唸了電話號碼,明明沒錯,太太卻說:「你別急,別氣成那個樣子,小武和小宇有他們的想法⋯⋯」一邊把撥好號的手機遞給他。

手機響了好久,小武却沒接,接著又打給小宇,接通了。

「高興了吧?你們的英皇連任了,你可以為同志歡呼了!我操!」不待小宇回話,江主席便重重摔下手機,他忽然覺得有些暈眩,天旋地轉般,整個人向後跌躺下去,幸好高椅背撐住他的身子。

「老頭,你還好吧?」太太拍拍他的肩膀,嘀咕著:「人家韓仲華都去吃火鍋了,你還難過什麼?又不是你在選!」

「不要囉嗦!」他怒叱,桌面上的茶杯差點被打翻了。

「神經病啊!」太太不甘示弱:「早知道會輸,你還不相信。我可是照你的話投給禿子喔!不錯了啦,5百多萬票⋯⋯」

江主席聽不清楚太太後面說了什麼,天旋地轉後,他嘔吐起來,一口酸水又嗆得他猛咳。江太太連忙為他拍背、揑肩胛,為他舒缓有些抽筋的手指,他的老毛病,在他卸任主席後,只要生氣緊張,他的手指便會又麻又抽筋,再加上高血壓,每次都讓他的臉漲成豬肝色,有時還會冒出豆大的汗珠,醫生警告如果情況惡化,便有腦溢血或中風的可能。

「什麼玩意兒,二個姓吳的,那個痞子也不知檢點⋯⋯。」他喃喃自語,像惡夢中的囈語一様。

 

他睡不着,關燈,但耳邊一直是電視新聞開票的報導,恍惚間似夢似醒,甚至以為上半夜的開票只是一場夢。

開燈,電視螢幕仍重播著蔡女士發表勝利演說與綠營那站滿舞台驕兵捍將們得意的表情,他幾乎用菸灰缸砸掉電視,卻也驚覺自己的尿意已濕透了褲擋。

又撥了電話給小武,他的另一個兒子,接通了。他認為兩個小子若非被「這個國家」收買,便是被洗腦了,他們甚至連和他返回四川老家探親都不願意。

 

「好啦,你們都滿意了,輸得慘兮兮,接著還要被罷免,被追殺到割喉,我告訴你,今天以後你們這些王八蛋等著被徵兵去保衞你他媽的這個國家⋯⋯」他忍不住又咒罵起來:「你們喜歡吃芒果亁,很快就會吃不完兜著走,就讓民建黨帶著你們這些王八蛋去跳台灣海峽,我操!」

電話那頭的小武,曾經因為老爸出現在韓仲華的「國政顧問」名單,而氣冲冲回家對著媽媽大吵:「丟臉啊!我寧願移民美國也不會把票投給那個禿子、眷村痞子⋯⋯」,小武認爲老爸的「政治不正確」,不僅為自己招來大麻煩,連他的公司去參加政府的標案,都屢試屢敗。

「沒骨氣,有種你去加入民建黨,去舔人家屁眼,人家也不會甩你。」江主席摞下狠話:「小心老子打斷你的狗腿。」

 

然後,父子便很有默契的避免見面,即連每週一次的家庭聚餐也藉故取消多次,縱使見了也裝作沒事,不去議論任何與政治有關的話題,而江太太也懇求他不要在媒體上露臉,甚至警告他,若在造勢活動上出現在韓仲華附近,被記者照相同框,她也要和孩子一起搬出去,她娘家兄弟姊妹全是「綠得出汁」的反對國民黨,原因和柯文哲相類似,她們家也是228受難家屬。

 

「要往前看!」江主席如此說服自己和過去同屬綠營的朋友:「國民黨過去專制獨裁,搞228、白色恐怖都該譴責,但蔣經國晚年解嚴,開放報禁、黨禁與兩岸交流,讓李登輝在本土化與民主化的平台上成為台灣人總統,李登輝又廢除刑法一百條、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推動總統直選、軍隊國家化,扶持民建黨,譲政黨輪替成為台灣民主的常態,啊!民建黨也因此從體制外的街頭抗爭,而成為體制內的政權,他們吃香喝辣,吃銅吃鐵吃定台灣人民,這還不夠嗎?」

「但國民黨高層和老共眉來眼去,用出賣主權換取個人利益,又怎麼說?」小武竟然反駁老爸:「我就看不慣國共搞曖昧,國民黨被共産黨趕到台灣,欺壓台灣人,還反過來又和共産黨抱在一起,這是什麽跟什麽啊?反正,支持國民黨就是支持老共啦!老爸,您不要被韓禿子唬弄了,他跟你同個村子長大又怎樣?他根本就不認識您哪!就像你送爺爺骨灰回四川老家,除了報紙登一則郵票大小的新聞外,誰知道你是什麼人,老共請客吃飯不過是統戰罷了!」

小武一番義正詞嚴,令江主席吐了口痰才吱唔的回應:「哇操!大老板,你你你教訓起老子啦?國民黨過去禍國殃民已嚐到苦頭,政黨輪替也給民建黨甜頭吃了,何況,台灣的民主怎麼會是民建黨做主,而是中華民國的人民做主,更可惡的是,民建黨根本是老共的同路人,台獨根本就是為老共統一台灣鋪路,你不信嗎?」他氣得臉紅脖子粗,頭都昏了。

父子倆的爭辯沒完沒了,結果就是小武也逃避和他見面,並且在婚前搬出去,他跟媳婦簡直是外國人,親家曾當過屏東某鄕長,卻因賄選被停職,坐牢又裝病保外就醫,卻宣稱是綠色恐怖的政治迫害,除了行禮如儀的往來外,兩家的互動少之又少,媳婦更過分,孩子寧願花錢請褓母帶,也不讓婆婆幫忙。

 

更令江主席火大的是,過去唯命是從的老婆,在他退休後,竟然也對他大小聲,整天抱著她的小狐狸狗進進出出參加三姑七八婆的活動,甚至還要他為小狗梳理、撿拾地板上的狗屎,有時更得寸進尺的要他洗衣服,每天一早就對他大呼小叫,挑剔東、挑剔西,不是嫌他隨手不關燈,就是指著他的鼻子,質問他水龍頭忘了關、廁所又沒沖水、電鍋插頭未拔掉、碗洗不乾淨又常摔破、燒開水的瓦斯爐火太小或太大、褲子拉鍊未拉、一天到晚搓香港腳、吃飯掉飯粒、鬍子忘了刮、開車闖紅燈⋯⋯,反正沒有一件事是不被嫌棄,她甚至將車鑰匙藏起來不再讓他開車,理由是繳不起三天兩頭就來一張的違規罰單。

他有時也不耐煩的對著她吼,但後來乾脆對她的叱責冷眼以對,下再搭理,有時整天都不吭一聲,氣得太太兀自出門。

令他反感的是,太太對有同志傾向的小宇卻不加聞問。

「反正你在家沒事,要活就要動呀,何況男女平等,兩性平權不是嗎?」這是老太婆要他做家事的理由。

「別老活在過去,你早就下台了,還以爲自己是萬年主席啊?」老婆不時提醒他,並要他認清「人在人情在,在台上被鎂光燈聚焦,下了台被衆叛親離」的政治現實,連跟著他幾年,過去像哈叭狗一般的祕書小洪都不再噓寒問暖,有一次,江主席和太太走在濟南路上,看見已經投身綠營某委員擔任辦公室主任的小洪迎面走來,他正想舉手示意,沒想到小洪正眼都不看他一眼,裝作未看見他們,轉身從立法院側門進去,氣氛得江主席生悶氣半天。

 

江主席最喜歡引用一位名嘴的話「國民黨過去黨庫通國庫,至少還注重『餐桌禮儀』,民建黨卻狼吞虎嚥⋯⋯」,這正是江主席在卸任「台灣人民團結陣線」主席後,逐漸離開綠營的原因,再加上他偶爾接受媒體訪問,也對蔡政府某些作為表達不以為然的批判,竟因而觸怒當道,把他列入「非我族類」的名單,連他赴陸參加文化交流都要指使「民主時報」周姓記者以特稿方式,將他形容為「紅通通」,視他如寇讎了。這件事,加深了江主席對民建黨的嫌惡,也使他不避諱地接受韓仲華「國政顧問」的邀請,雖然他並未參與核心的運作,甚至有一次和韓仲華碰面,韓竟然叫不出他名字,這也是小武、小宇認為老爸自作多情的原因,甚至在他面前嗤之以鼻。

 

去年四月份以前,各媒體民調一直領先蔡女士、柯文哲的「賣菜郎」韓仲華,讓江主席和百萬計的「韓流」一樣,從來就認為執政不得民心的蔡政府必然會被選民唾棄,和他同樣出身眷村,也系出黃埔的「賣菜郎」必然可以繼承蔣經國,成為與民眾站在一起的英明領袖,而韓的禿頭相貌居然和蔣介石有幾分相像呢!

在每次的造勢活動,江主席總遠遠的瞻望著韓,一方面他不想湊熱鬧蹭到前面,一方面的確也不希望媒體捕捉到他的鏡頭。但如同諸多韓粉,他總是認為,韓必然會成為蔣經國的傳人,成為中華民國第十五任總統。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大陸的「習五條」和如火如荼的香港「反送中」街頭暴力衝突,竟然讓地球上最擅長反中、抹紅的民建黨得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僅譲年輕族群呼群保義,成為民建黨「抗中保台」、「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先鋒,蔚為風潮,再加上韓仲華被綠營以「狼群戰術」關門打狗般的圍毆,失言連連,兵敗如山倒,民調竟一蹶不振⋯⋯。

 

江主席頽然趴在書桌上,再怎麼說,他也不能相信選舉結果竟然如此不堪,在李、陳二位前後任總統任內都聘他當國策顧問,他的政黨雖然不是赫赫有名,卻在立法院成立了黨團,有時也扮演關鍵少數的角色,再怎麼說也算是擡面上的人物,沒想到蔡政府上台後,竟好似忘了他這號人物,非但沒有任何拜會,甚至還因為他與少數藍營人物交好,而使他成為當局拒絕往來甚至鄙夷的對象。

 

他看著電視螢幕竟然嚶嚶地哭了起來,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孤獨、無助、萬念俱灰,像失戀般的頹喪、傷心,甚至開窗想從樓上躍下,一了百了,但他又覺得不甘心,他有些氣喘,他隠約地、直覺明天以後,他必然會成為民建黨政府打壓、修理的對象,那個曾經在他擔任主席時一再向他表示愛慕之意,甚至拿著他青年時期出版的情詩集要他簽名,有時還不避諱地近身磨蹭著他,讓他聞到伊身上的香水和狐臭混合的氣味,讓他真切的碰觸到伊柔軟的胸脯,如今卻直接聽命於當局的周大記者,肯定還會繼續羞辱他⋯⋯。

 

背後忽然發出輕微的聲響,他駭然回頭,看到太太和小武驚慌扭曲的臉。

「老頭子,你幹嘛啊?別嚇人,你臉色怎麼那麼白⋯⋯」太太抓住他的手,想扶他起身,他卻癱軟著不能使力,並且覺得冷,好冷、好冷⋯⋯。

「啊!爸,你怎麼全身發抖?」小武問:「哇你全身都冰的!」

「江進,韓仲華超過5百萬票,也算不容易了,你們都努力了,你別別別再難過了。」太太又安慰他,緊張得有些結巴,用力握著他的手,又伸手舒緩他因為喘不過氣而上上下下的胸口。

 

全身打著抖索,差點咬到舌頭的江進一句說都說不清楚:「中華⋯⋯民國滅⋯⋯滅亡亡了⋯⋯。」

「老頭別激動,中華民國還在啦!」江太太扶著他:「蔡女士也不會滅掉中華民國啦,不然她要當什麼總統,你別老看網路那些胡說八道。」

「妳不懂⋯⋯不懂的⋯⋯」江進語焉不詳,又結巴起來,舌頭都咬出血了,身體發抖得更厲害:「沒有⋯⋯沒有國⋯⋯那有⋯⋯家?」他沙啞地嘶吼,像軍教片的老哽一般。

「爸,您別激動!」小武用力擁抱他發抖的身體,「你別生氣,以後我和小宇都聽你的⋯⋯。」一邊對媽媽說:「不對,爸爸不對勁,我們要趕緊送他到醫院!」

小武當機立斷,立即叫了救護車。

然後,因為掙扎,江主席摔倒在座椅旁,他全身癱軟被擡上擔架。

隠約,他聽到一些聲音,太太和小武、小宇,還有媳婦的、孫子的,以及一些模糊的人影和刺鼻的藥水味,他好似癱瘓般的被撥弄著、扎針或者被綑綁、被厚厚的被毯包裹、擠壓,但他依然像浮在冰冷水面上,就是很冷很冷很冷⋯⋯。

 

江主席又昏厥過去。

「血壓太低了。」護士說:「病人一直在躁動,我不敢解開縛帶。」護士又向醫生訴說:「已經兩天了,主任,是不是送到精神科?」

醫生縐著眉頭:「我來安排會診,但家屬也要協助穏定病人的情緒。」

「選舉症後群?」小武着急地問。

「爸最近很怪,一直要我檢查電話、電腦和家中的開關,他認為,我們家被監視、監聽了⋯⋯」住在家裡且還未婚的小宇訴説著自己煩不勝煩的經歴,為了逃避父親的糾纏,他不得不早出晚歸,有時還投奔哥哥家睡客廳沙發。

「唉!他呀,下台後便好似失魂落魄般,剛開始,明明沒有上班,卻要每天穿著西裝、提著皮包在外面晃蕩半天,後來,一直纏著過去的老同事,請人家吃飯,我都煩死了,回家又自己一個人喝悶酒,嘴巴罵個不停⋯⋯」江太太繼續向醫生訴說著,「還有,他有時連自己的手機號碼也會忘記,有一次居然在社區繞了大半天,說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他這樣子多久了?」醫生問。

「唉呀!這些年一直都這樣,時好時壞,不然就整天沒精打采,平常話不多,有時講話還結結巴巴,甚至關在房內一整天,就翻著老照片看來看去。」江太太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病,反正就是怪,但他在前年9合1選舉後整個人才忽然有了精神,韓仲華宣布參選後便變了個人,每天跟著一些韓粉到處跑,有時還會在外過夜,但只要回到家便又懶懶散散,除了打電話拉票,就是疑神疑鬼,找老朋友相聚,三句不離中華民國和韓仲華,認為只有韓中華才能保護中華民國⋯⋯。」

她的語氣有些像繞口令,又是中華又是民國的。

醫生有些好笑,卻忍不住打斷她:「我看,妳先生過去是亢奮、焦慮、憂鬱,現在是恐慌、躁鬱的症狀。」

「該怎麼辦?醫生——」小武焦急地問。

「這種精神官能的症狀,藥物只是輔助,重要的是,你們要多陪陪他,寂寞和孤獨都會加重他的病,不然,你們得想辦法更換一個新的環境,少再讓他受到政治議題的干擾,除了不要再看政論節目外,嗯!出國或搬家都是可以考慮的方式。」

「他曾吵著回大陸老家。」江太太說:「三年前,我公公過逝後,他抱著骨灰回老家,回來後,整個人就很奇怪,有時幾天不講話。」

醫生露出有些詭異的表情:「許多老伯伯想家想到生病。」又檢查他的瞳孔,告訴病人家屬:「譲他鎮定下來,明天再照心電圖。」

 

醫生走後,母子三人又低聲議論著後續處理的問題。

「老爸變得我們都不認識了。」小武説:「媽,妳別再兇他唸他了,以後妳是不是要多陪陪他?」

「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你們一個一個跑出去,就該我陪這個怪老頭?那也要他願意啊!」江太太嘆口氣,又說:「我都不敢找朋友來,只要人家講韓中華一點不是,他立刻翻臉,在公園散步都要跟人家吵架,上回打麻將還翻桌呢,只因李伯伯說要投廢票!所以呵,我只好出去,不然我們家只有一部電視,只要他在一定守著看政論節目,唉呀!他老是邊看邊罵,不然就神經病一樣,對著電視又拍手又大叫,煩死了!」

「我剛私下問醫生,老爸的確有些精神方面的毛病⋯⋯」小宇憂心的說:「他一直期待韓禿子當選,他還想重出江湖呢!817萬票這樣的結果,對他肯定是晴天霹靂呢!」

「所以,以後你們就不要在他面前講什麼政治啦選舉啦,唉呀他把韓中華當成老蔣總統的化身呢。」江太太說。

「我們只是要他認識政治現實,要他醒過來而已。」小武説:「如果一直附和老爸,他豈不病得更重?」

「我搞不懂,老爸也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幹嘛還一天到晚想著爺爺的四川老家,回老家又沒人認識他。」小宇說。

「你老爸死要面子,到大陸去,人家捧著他是因為他曾當過黨主席,是一個樣板啦!」江太太對著兒子悠悠地說:「他搞那個黨,差點把房子賣了,如果不是上回選輸了,他還不罷休呢!」

「我知道啦,老媽威脅他如果要繼續當主席就離婚。唉呀那個什麼黨,在老爸下台後就變成民建黨的尾巴黨了,光憑這一點,老爸還是有種啦!」小武說。

「所以他不甘心,一直期待那個愛插科打諢的禿子能光復中華民國,可憐哪,執迷不悟的老爸。」江太太看了病床上的主席一眼。

其實,江主席隠約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多麼想跳起來教訓反叛他的惡妻孽子,但他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壓住了,手腳都動不了、眼皮沈重⋯⋯。

 

接到醫院通報病人失蹤的江太太,匆匆趕到醫院,病房裡原有的衣物、筆記本、週刊雜誌等都還在,但護士告知,從早班到下午,病人都在昏睡,偶爾睜開眼睛問他話也不回應,像是患了失語症一般,甚至連水都不喝,還拒絕打點滴,直到晚餐送飯時,才發現他人不見了,院方除了趕緊通報家屬和地方警察局外,也動員了全院的義工在院區協尋。

 

而他一如往常,換上有些縐的西裝,一步一步向著選前造勢大會的凱達格蘭大道邁進,他彷彿聽到群眾的吶喊,看到場內到處飄揚的國旗,那電視屏幕上洶湧的人潮正朝他圍攏過來⋯⋯。

「中華民國萬歲、萬歲、萬萬歲⋯⋯」他嘶喊著。

直到開著巡邏車的警察發現他,他開始奮勇地逃向中正紀念堂廣場後的樹林裡,兩個警察追著他,他十分十分的肯定,「這個國家」已經要開始逮捕行動了,如同那個年代。

當他忍不住尿意且濕透了褲子時,警察終於架住他,而他一邊咳嗽一邊用沙啞的、不太清楚的、微弱的聲音喊著——

 

中華、民國、萬萬、完了⋯⋯。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