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疫苗演義—冷眼看台灣的新愚昧主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疫苗演義—冷眼看台灣的新愚昧主義
2021-06-11 07:00:00
A+
A
A-

「缺原廠授權書」是否是正當理由?當然不是。總統七月要人民施打國產疫苗,有沒有科學根據?當然沒有。用一紙「原廠授權書」阻擋疫苗進口,逼人民七月用生命加入國產疫苗的賭局,當然激起民怨。萬望台灣不要繼續被新愚昧主義蠱惑及汙染。(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惠珀

 

道是春歸人未歸

兒子回家照顧父母,一家子就此染上新冠肺炎,生離死別,只剩下一位還在醫院救治的妹妹。一對老夫妻因染疫住院,丈夫先離世,孤獨地離開,因為住院的妻子無法送別。慘絕人寰的人間故事就在我們的眼前展開。

 

端午節,大家不敢返鄉孝親,因為我們沒有疫苗自救。這困境很難不讓人想到關漢卿的詩:「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鬥銜泥」。

 

立委高金素梅的影片台灣人最卑微的願望:兩劑疫苗》最是揪心。但是,幾日添憔悴的慘狀終究不敵「認知作戰」。抗疫總指揮不是說了:「人家用的,我們不用」,所以大陸普篩,台灣絕不普篩。郭台銘先生要引進BNT疫苗,只因需透過總廠在上海的亞洲區總代理,台灣人就只能望穿秋水,恐懼著等待春歸人不歸。

 

《兩劑疫苗》

上個月,筆者有一文《難道專業都向總統繳械了嗎?》,訴說總統把開發疫苗跟「抗疫救急」絞在一起,宣告七月要施打國產疫苗。走鋼索揠苗助長的疫苗政策,因此排擠了可以立馬救人的疫苗進口。在郭台銘先生快速申請BNT疫苗進口時,因一紙「缺原廠授權書」,好似犯了天條而破功,令國人跳腳。

 

「缺原廠授權書」是否是正當理由?當然不是

 

目前台灣的藥品許可證約二萬張,光進口藥就有約一萬張,來自七百家國外藥廠。除了少數原廠在台灣有分公司外,皆透過區域(例如大中華)代理商,授權給台灣的藥商申請進口藥證。商業實務自有原廠與代理商的授權契約,作為申請藥證的依據,主管單位食藥署幾時介入過藥品進口的商業行為?要求郭先生提出原廠授權書,是違背契約行為的不合理要求。

 

再者,用藥涉及藥品優良製造規範(GMP),台灣實施藥品GMP認證已四十年。消費者(病人)從藥瓶及包裝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藥廠名稱、生產批號、生產地及國家(例如BNT疫苗: Manufacturer BioNTech Manufacturing GmbH, Kupferbergterrasse 17-19 55116 Mainz, Germany),以及製造日期和失效期。隨附於藥瓶的說明書(package insert)上,則有更詳細的資料。簡言之,GMP代表藥品的履歷證明

 

藥盒外包裝標示示意圖,以脈優錠為例。(圖/取自網路)

 

疫苗進口後,食藥署驗收、封緘、放行之前,還需審查可茲證明該藥品生產履歷的溯源文書。如此嚴謹的把關,人民何需擔心在德國Mainz市BioNTech藥廠出品的500萬劑疫苗,會是在中國代工,從上海飛進來的產品?

 

我很好奇,食藥署何以不出面以理止謗,任憑老百姓在那一紙憑空出世的「原廠授權書」上瞎猜測,大亂鬥,弄得人心惶惶?

 

總統七月要人民施打國產疫苗,有沒有科學根據?當然沒有。

 

統計告訴我們,當下全世界百多個還在進行的臨床試驗案,只有四個脫穎而出。台灣的基亞及浩鼎案告訴我們,灰姑娘就是灰姑娘,時候不到,不能想當然耳會成為公主。

 

2004年,筆者職責所在(衛生署藥政處長),為了捍衛臨床試驗的科學性,堅持藥審會以實證醫學為依歸,審批新藥的程序不容被侵犯(太多外力干涉),以一句「我只要以當媽媽的心態來管藥,就不會棄守專業把關的程序正義」。因此犯上,壓力極大,跟藥審會主委說我可能幹不下去了。主委說:「執政者啊,要見到棺材才會掉淚」。

 

十七年後的今天,執政者見到棺材也不掉淚,以形同飢餓行銷的手法,用一紙原廠授權書」阻擋疫苗進口,逼人民七月用生命加入國產疫苗的賭局,當然激起民怨。

 

  《台灣的真實力是儲才於民》

幾年前物聯網剛興起時,正是淘寶網方興未艾,以及太陽花運動阻擋服貿貨貿的時候。我問經營紙業的鄉親:你們怎麼因應兩岸的宅配商機?他的回答很得意,很驕傲,也很妙:「我們越做越大越好,只要政府不介入就好,妳該來買我們的股票。」

 

在郭台銘先生想進口疫苗救人而踢到鐵板時,我想起紙廠老董的話,也想起2003年筆者在衛生署藥政處期間率領民間機構(third party)出征歐盟,成功將醫療器材外銷歐洲的往事,上星期在《優傳媒》寫下《說一段突破國際貿易談判的故事》。

 

從歷史看事情最真實,拙文表達了幾個史實:(1)太陽花運動以前的台灣,是專業在公共事務治理上最能發揮的時代;(2)政府做不到的讓民間出面,就會有更具彈性的經貿談判空間,政府若要一把抓搞國與國的談判,歐盟才不會理你;(3)我們以「第三方對第三方」談民間橋接醫材認證,開通了中歐雙邊貿易;(4)多邊貿易才能擺脫單邊主義的束縛(美國的科技法規是GMP,歐盟是ISO),陷自身於「一籃子陷阱」;(5)鴨子划水才能成就無聲的經貿,不能聽太陽花們高喊經貿談判過程要公開,因為一公開,必死無疑。美國會第一個跳出來干涉、阻擋,與中共阻不阻擋一點關係都沒有。

  

《從專業治國到政治凌駕專業

太陽花運動造就了民進黨執政,台灣從此走入「政治凌駕專業」的時代。於是仇中比抗病毒重要,同胞被帶進了用生命當籌碼的鎖國政策的死胡同,台灣哪裡還是個尊重人權的國家?郭台銘先生當了救人的先發投手,八大工商團體跟著面見總統,不也在做同樣的訴求?

 

亂世會讓對錯現形。拜託防疫指揮官,您可知道坐在指揮台上當發言人,錯誤百出,專業人士邊聽邊跳腳?進口疫苗的事就交給專業專責的食藥署依規章審批及發言吧!「認知作戰」的話術:「我們拿疫苗困難重重,因為中共一直在阻擋」,就免了吧! 

 

台灣的公共政策國家治理,已退步了二十年(圖/中國時報2005.10.20)。

 

《結語》

台灣的疫情,癥結在於執政者的自大、傲慢、偏執與缺乏遠見(BBC: Taiwan must choose between virus and politics;FP:Taiwan’s governmental overconfidence keeps creating crises …),對不起兢兢業業團結抗疫一百分的老百姓。用認知作戰在抗疫,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傷害極大,連筆者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太婆,都需要跳出來告訴政府何謂科學,何謂實證醫學,何謂專業,對台灣是很沒有面子的事。如果拙文提供的科普知識,對同胞在與自身健康風險相關的認知上有所幫助,不要繼續被「認知作戰」等新愚昧主義蠱惑及汙染,那就是萬幸了。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缺原廠授權書」是否是正當理由?當然不是。總統七月要人民施打國產疫苗,有沒有科學根據?當然沒有。用一紙「原廠授權書」阻擋疫苗進口,逼人民七月用生命加入國產疫苗的賭局,當然激起民怨。萬望台灣不要繼續被新愚昧主義蠱惑及汙染。(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惠珀

 

道是春歸人未歸

兒子回家照顧父母,一家子就此染上新冠肺炎,生離死別,只剩下一位還在醫院救治的妹妹。一對老夫妻因染疫住院,丈夫先離世,孤獨地離開,因為住院的妻子無法送別。慘絕人寰的人間故事就在我們的眼前展開。

 

端午節,大家不敢返鄉孝親,因為我們沒有疫苗自救。這困境很難不讓人想到關漢卿的詩:「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鬥銜泥」。

 

立委高金素梅的影片台灣人最卑微的願望:兩劑疫苗》最是揪心。但是,幾日添憔悴的慘狀終究不敵「認知作戰」。抗疫總指揮不是說了:「人家用的,我們不用」,所以大陸普篩,台灣絕不普篩。郭台銘先生要引進BNT疫苗,只因需透過總廠在上海的亞洲區總代理,台灣人就只能望穿秋水,恐懼著等待春歸人不歸。

 

《兩劑疫苗》

上個月,筆者有一文《難道專業都向總統繳械了嗎?》,訴說總統把開發疫苗跟「抗疫救急」絞在一起,宣告七月要施打國產疫苗。走鋼索揠苗助長的疫苗政策,因此排擠了可以立馬救人的疫苗進口。在郭台銘先生快速申請BNT疫苗進口時,因一紙「缺原廠授權書」,好似犯了天條而破功,令國人跳腳。

 

「缺原廠授權書」是否是正當理由?當然不是

 

目前台灣的藥品許可證約二萬張,光進口藥就有約一萬張,來自七百家國外藥廠。除了少數原廠在台灣有分公司外,皆透過區域(例如大中華)代理商,授權給台灣的藥商申請進口藥證。商業實務自有原廠與代理商的授權契約,作為申請藥證的依據,主管單位食藥署幾時介入過藥品進口的商業行為?要求郭先生提出原廠授權書,是違背契約行為的不合理要求。

 

再者,用藥涉及藥品優良製造規範(GMP),台灣實施藥品GMP認證已四十年。消費者(病人)從藥瓶及包裝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藥廠名稱、生產批號、生產地及國家(例如BNT疫苗: Manufacturer BioNTech Manufacturing GmbH, Kupferbergterrasse 17-19 55116 Mainz, Germany),以及製造日期和失效期。隨附於藥瓶的說明書(package insert)上,則有更詳細的資料。簡言之,GMP代表藥品的履歷證明

 

藥盒外包裝標示示意圖,以脈優錠為例。(圖/取自網路)

 

疫苗進口後,食藥署驗收、封緘、放行之前,還需審查可茲證明該藥品生產履歷的溯源文書。如此嚴謹的把關,人民何需擔心在德國Mainz市BioNTech藥廠出品的500萬劑疫苗,會是在中國代工,從上海飛進來的產品?

 

我很好奇,食藥署何以不出面以理止謗,任憑老百姓在那一紙憑空出世的「原廠授權書」上瞎猜測,大亂鬥,弄得人心惶惶?

 

總統七月要人民施打國產疫苗,有沒有科學根據?當然沒有。

 

統計告訴我們,當下全世界百多個還在進行的臨床試驗案,只有四個脫穎而出。台灣的基亞及浩鼎案告訴我們,灰姑娘就是灰姑娘,時候不到,不能想當然耳會成為公主。

 

2004年,筆者職責所在(衛生署藥政處長),為了捍衛臨床試驗的科學性,堅持藥審會以實證醫學為依歸,審批新藥的程序不容被侵犯(太多外力干涉),以一句「我只要以當媽媽的心態來管藥,就不會棄守專業把關的程序正義」。因此犯上,壓力極大,跟藥審會主委說我可能幹不下去了。主委說:「執政者啊,要見到棺材才會掉淚」。

 

十七年後的今天,執政者見到棺材也不掉淚,以形同飢餓行銷的手法,用一紙原廠授權書」阻擋疫苗進口,逼人民七月用生命加入國產疫苗的賭局,當然激起民怨。

 

  《台灣的真實力是儲才於民》

幾年前物聯網剛興起時,正是淘寶網方興未艾,以及太陽花運動阻擋服貿貨貿的時候。我問經營紙業的鄉親:你們怎麼因應兩岸的宅配商機?他的回答很得意,很驕傲,也很妙:「我們越做越大越好,只要政府不介入就好,妳該來買我們的股票。」

 

在郭台銘先生想進口疫苗救人而踢到鐵板時,我想起紙廠老董的話,也想起2003年筆者在衛生署藥政處期間率領民間機構(third party)出征歐盟,成功將醫療器材外銷歐洲的往事,上星期在《優傳媒》寫下《說一段突破國際貿易談判的故事》。

 

從歷史看事情最真實,拙文表達了幾個史實:(1)太陽花運動以前的台灣,是專業在公共事務治理上最能發揮的時代;(2)政府做不到的讓民間出面,就會有更具彈性的經貿談判空間,政府若要一把抓搞國與國的談判,歐盟才不會理你;(3)我們以「第三方對第三方」談民間橋接醫材認證,開通了中歐雙邊貿易;(4)多邊貿易才能擺脫單邊主義的束縛(美國的科技法規是GMP,歐盟是ISO),陷自身於「一籃子陷阱」;(5)鴨子划水才能成就無聲的經貿,不能聽太陽花們高喊經貿談判過程要公開,因為一公開,必死無疑。美國會第一個跳出來干涉、阻擋,與中共阻不阻擋一點關係都沒有。

  

《從專業治國到政治凌駕專業

太陽花運動造就了民進黨執政,台灣從此走入「政治凌駕專業」的時代。於是仇中比抗病毒重要,同胞被帶進了用生命當籌碼的鎖國政策的死胡同,台灣哪裡還是個尊重人權的國家?郭台銘先生當了救人的先發投手,八大工商團體跟著面見總統,不也在做同樣的訴求?

 

亂世會讓對錯現形。拜託防疫指揮官,您可知道坐在指揮台上當發言人,錯誤百出,專業人士邊聽邊跳腳?進口疫苗的事就交給專業專責的食藥署依規章審批及發言吧!「認知作戰」的話術:「我們拿疫苗困難重重,因為中共一直在阻擋」,就免了吧! 

 

台灣的公共政策國家治理,已退步了二十年(圖/中國時報2005.10.20)。

 

《結語》

台灣的疫情,癥結在於執政者的自大、傲慢、偏執與缺乏遠見(BBC: Taiwan must choose between virus and politics;FP:Taiwan’s governmental overconfidence keeps creating crises …),對不起兢兢業業團結抗疫一百分的老百姓。用認知作戰在抗疫,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傷害極大,連筆者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太婆,都需要跳出來告訴政府何謂科學,何謂實證醫學,何謂專業,對台灣是很沒有面子的事。如果拙文提供的科普知識,對同胞在與自身健康風險相關的認知上有所幫助,不要繼續被「認知作戰」等新愚昧主義蠱惑及汙染,那就是萬幸了。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