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中國何不對等要求美國同樣開放實驗室 ?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中國何不對等要求美國同樣開放實驗室 ?
2021-06-09 07:00:00
A+
A
A-

 在美國重提「實驗室洩漏說」,要求進一步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同時,美國的德特里克堡實驗室 (圖/取自網路)能不能也開放讓人看看呢 ?

作者/王向偉

 

美國總統拜登近日下令,要求情報機構查清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國的來龍去脈。就中美之爭而言,拜登的這一決定又開闢了一個新的戰場。

 

拜登5月26日的聲明稱,他已命令情報機構調查並確認新冠病毒的來源,即到底是源自動物並傳染給了人,還是因實驗室洩漏所致,並在90天內向他報告調查結果。這一決定的實際效果是,「實驗室洩漏說」雖早已被國際頂尖科學家斥為不靠譜的陰謀論,現在卻又成了關注焦點。

 

拜登發表聲明後,美政客和主流媒體一直在推波助瀾,大力炒作中國隱瞞疫情。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首當其衝。它不僅是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專業機構,也位於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的發生地。

 

北京憤然予以回擊,指責華盛頓把疫情政治化,且污名化中國,乃敦促國際社會對美國相關設施也展開調查,尤其是德特里克堡基地的軍事實驗室。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從事伊波拉等高危病毒研究,有報導稱,2019年它曾因安全問題而被暫時關閉。

據美國媒體報導,實驗室的官方名稱是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所,它還參與了瑞德西韋的研發。瑞德西韋被用於新冠肺炎患者的緊急治療,前總統特朗普曾對它大加讚揚。

 

6月1日,在被問及中國是否已拒絕世衛組織再次來華進行病毒溯源調查時,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並未直接回答,而是表示,世衛專家今年兩次來華開展溯源研究,並已得出權威、科學的結論。他認為現在需把目光轉向世界其他地區,因為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點出現,時間也大大早於中國報告首個病例的時間。中國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發生在2019年12月底。

 

中國和世衛組織聯合研究團隊3月發表的報告認定,病毒「極不可能」是通過實驗室洩漏傳染給人的,並呼籲把研究重點轉向:病毒是通過接觸中間宿主而傳染給人類的這一假設。中間宿主極可能是蝙蝠,蝙蝠是冠狀病毒的攜帶者。

 

北京如此回應,意味着中國不太可能再接受國際調查人員來華。其實,中國一直這麼處於被動守勢,反而會增加美國指控的可信度,即中國有所隱瞞。對中國來說,較好的選擇是,化被動為主動。北京可主動出擊,在聯合國主持下,允許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進一步調查;同時提出條件,要求美國向調查人員開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研究設施,以回應和消除中方的疑慮。

 

的確,多數專家都曾認為「實驗室洩漏說」是站不住腳的陰謀論,且不少人仍這麼看。這次美國主導的調查,令這種猜測又成了國際關注點。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公開表示,支持對實驗室洩漏論展開調查,這包括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福奇。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呼籲對此進行進一步調查,以徹底排除實驗室洩漏論。

 

拋開政治因素不談,對全世界而言,至關重要的是共同努力,弄清病毒到底來自何處,以便有效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大疫情。同時,人們還要直面這一現實:疫情已造成全球1.7億多人感染,370多萬人死亡,經濟遭到了災難性破壞。全球都迫切希望找到導致這場災難的元兇。

 

由於人權、新疆、台灣和香港問題,中國與不少西方國家的關係已經惡化。此時,美國再拋出北京試圖阻撓進一步調查的說法,將會加深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和地位。

 

習近平主席似乎意識到了中國的形象問題,要求下大氣力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形成同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向世界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如果中國主動出擊,可能會打亂美方試圖利用情報人員調查病毒來源行動的節奏。2019年底疫情爆發後,美情報機構就一直盯着這事,但迄今尚未拿出可信證據證明疫情是實驗室泄漏引發的。如果他們有證據的話,恐怕早就公開了。因此,人們不禁懷疑,即使再給90天,仍不會有什麼結果。

 

至今,美國一些政客只是拿著一份解密的情報大做文章。該報告稱,早在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員因流感癥狀入院治療,其癥狀與之後的新冠肺炎病症類似。其實,這種情況很容易解釋,他們不過是冬季患了重流感而已。

 

同時,中國官員和官媒一直在推另一種假定,即病毒源於中國之外,並暗示可能來自於德特里克堡基地實驗室。他們列舉的理由包括:實驗室曾因違反安全規定被多次關閉、類似電子煙疾病的肺損傷病例增多,以及美國其他地區2019年流感季提前到來等。當然,這都沒有可靠證據加以佐證,但在中國看來,對這些疑點也應進行調查,就像對武漢實驗室展開調查一樣。

 

此外,如果把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外開放,這似乎有悖常理,卻是符合中國利益之舉,將凸顯其國際地位。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法合作設計建造的項目,用了法國技術和資金,是中國首個P4實驗室(生物安全四級),從事易傳播、高危病毒病菌研究,包括伊波拉病毒等。其主要研究人員,包括被譽為「中國蝙蝠女」的知名病毒學家石正麗等,都獲得過美國的資助,並與美國科學家合作研究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是否及如何影響人類。這說明全球業內人士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瞭如指掌,如實驗室的能力如何和研究項目等。

 

據報導,石正麗曾與美國冠狀病毒學家拉爾夫·巴里克分享過她的研究發現,而巴里克正是瑞德西韋的主要研發人員之一。美國媒體報導和政府文件顯示,早在2014年,德特里克堡基地軍事實驗室也曾參與了瑞德西韋的初期研究。瑞德西韋原本是用於治療伊波拉患者的。

 

今年1月,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瑞安曾做過一個形象的比喻,稱病毒溯源猶如完成一個萬片拼圖。重新審視中國這塊拼圖很重要,但對涉及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猜測和報導進行調查,也同等重要,這樣才能完成這個大拼圖。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病毒溯源:中國應主動出擊要求美國一同開放實驗室》,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在美國重提「實驗室洩漏說」,要求進一步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同時,美國的德特里克堡實驗室 (圖/取自網路)能不能也開放讓人看看呢 ?

作者/王向偉

 

美國總統拜登近日下令,要求情報機構查清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國的來龍去脈。就中美之爭而言,拜登的這一決定又開闢了一個新的戰場。

 

拜登5月26日的聲明稱,他已命令情報機構調查並確認新冠病毒的來源,即到底是源自動物並傳染給了人,還是因實驗室洩漏所致,並在90天內向他報告調查結果。這一決定的實際效果是,「實驗室洩漏說」雖早已被國際頂尖科學家斥為不靠譜的陰謀論,現在卻又成了關注焦點。

 

拜登發表聲明後,美政客和主流媒體一直在推波助瀾,大力炒作中國隱瞞疫情。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首當其衝。它不僅是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專業機構,也位於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的發生地。

 

北京憤然予以回擊,指責華盛頓把疫情政治化,且污名化中國,乃敦促國際社會對美國相關設施也展開調查,尤其是德特里克堡基地的軍事實驗室。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從事伊波拉等高危病毒研究,有報導稱,2019年它曾因安全問題而被暫時關閉。

據美國媒體報導,實驗室的官方名稱是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所,它還參與了瑞德西韋的研發。瑞德西韋被用於新冠肺炎患者的緊急治療,前總統特朗普曾對它大加讚揚。

 

6月1日,在被問及中國是否已拒絕世衛組織再次來華進行病毒溯源調查時,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並未直接回答,而是表示,世衛專家今年兩次來華開展溯源研究,並已得出權威、科學的結論。他認為現在需把目光轉向世界其他地區,因為疫情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已在世界多地多點出現,時間也大大早於中國報告首個病例的時間。中國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發生在2019年12月底。

 

中國和世衛組織聯合研究團隊3月發表的報告認定,病毒「極不可能」是通過實驗室洩漏傳染給人的,並呼籲把研究重點轉向:病毒是通過接觸中間宿主而傳染給人類的這一假設。中間宿主極可能是蝙蝠,蝙蝠是冠狀病毒的攜帶者。

 

北京如此回應,意味着中國不太可能再接受國際調查人員來華。其實,中國一直這麼處於被動守勢,反而會增加美國指控的可信度,即中國有所隱瞞。對中國來說,較好的選擇是,化被動為主動。北京可主動出擊,在聯合國主持下,允許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進一步調查;同時提出條件,要求美國向調查人員開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研究設施,以回應和消除中方的疑慮。

 

的確,多數專家都曾認為「實驗室洩漏說」是站不住腳的陰謀論,且不少人仍這麼看。這次美國主導的調查,令這種猜測又成了國際關注點。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公開表示,支持對實驗室洩漏論展開調查,這包括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福奇。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呼籲對此進行進一步調查,以徹底排除實驗室洩漏論。

 

拋開政治因素不談,對全世界而言,至關重要的是共同努力,弄清病毒到底來自何處,以便有效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大疫情。同時,人們還要直面這一現實:疫情已造成全球1.7億多人感染,370多萬人死亡,經濟遭到了災難性破壞。全球都迫切希望找到導致這場災難的元兇。

 

由於人權、新疆、台灣和香港問題,中國與不少西方國家的關係已經惡化。此時,美國再拋出北京試圖阻撓進一步調查的說法,將會加深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和地位。

 

習近平主席似乎意識到了中國的形象問題,要求下大氣力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形成同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向世界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如果中國主動出擊,可能會打亂美方試圖利用情報人員調查病毒來源行動的節奏。2019年底疫情爆發後,美情報機構就一直盯着這事,但迄今尚未拿出可信證據證明疫情是實驗室泄漏引發的。如果他們有證據的話,恐怕早就公開了。因此,人們不禁懷疑,即使再給90天,仍不會有什麼結果。

 

至今,美國一些政客只是拿著一份解密的情報大做文章。該報告稱,早在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員因流感癥狀入院治療,其癥狀與之後的新冠肺炎病症類似。其實,這種情況很容易解釋,他們不過是冬季患了重流感而已。

 

同時,中國官員和官媒一直在推另一種假定,即病毒源於中國之外,並暗示可能來自於德特里克堡基地實驗室。他們列舉的理由包括:實驗室曾因違反安全規定被多次關閉、類似電子煙疾病的肺損傷病例增多,以及美國其他地區2019年流感季提前到來等。當然,這都沒有可靠證據加以佐證,但在中國看來,對這些疑點也應進行調查,就像對武漢實驗室展開調查一樣。

 

此外,如果把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外開放,這似乎有悖常理,卻是符合中國利益之舉,將凸顯其國際地位。

 

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中法合作設計建造的項目,用了法國技術和資金,是中國首個P4實驗室(生物安全四級),從事易傳播、高危病毒病菌研究,包括伊波拉病毒等。其主要研究人員,包括被譽為「中國蝙蝠女」的知名病毒學家石正麗等,都獲得過美國的資助,並與美國科學家合作研究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是否及如何影響人類。這說明全球業內人士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瞭如指掌,如實驗室的能力如何和研究項目等。

 

據報導,石正麗曾與美國冠狀病毒學家拉爾夫·巴里克分享過她的研究發現,而巴里克正是瑞德西韋的主要研發人員之一。美國媒體報導和政府文件顯示,早在2014年,德特里克堡基地軍事實驗室也曾參與了瑞德西韋的初期研究。瑞德西韋原本是用於治療伊波拉患者的。

 

今年1月,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瑞安曾做過一個形象的比喻,稱病毒溯源猶如完成一個萬片拼圖。重新審視中國這塊拼圖很重要,但對涉及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的猜測和報導進行調查,也同等重要,這樣才能完成這個大拼圖。

(本文原載《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病毒溯源:中國應主動出擊要求美國一同開放實驗室》,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