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順應國際大勢,中國稅改正當其時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向偉真話中國》順應國際大勢,中國稅改正當其時
2021-06-02 06:03:00
A+
A
A-

為了緩解跨國公司外移,留在中國,進而吸引更多外國直接投資,並提升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競爭優勢,中國應借全球重大稅制改革的討論之機,認真考慮對稅制進行全面改革。(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在美國表示支持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這一國際倡議後,有關如何對跨國公司等企業徵稅的討論開始升溫,並有猜測稱最早可望於10月達成協議。

 

但奇怪的是,如此重大的國際稅收改革在中國竟幾乎沒有反應。媒體報導和評論也主要把它視為國際新聞事件來評論,似乎這與中國關係不大。其實,中國有很多跨國公司,以及,也是跨國公司的主要市場。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的謹慎態度有點兒令人不解。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外國直接投資流入國,中國本應在這個重大問題的國際討論中發揮積極作用。

 

美國推動的全球稅改計劃,可能為中國進一步改革稅制提供良機。中國可藉此降低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精簡增值稅類別和社保繳費等。在華盛頓領導的反華聯盟,以人權、台灣問題和貿易行為為由,對跨國公司施壓,要求它們撤出在華業務之時,這麼做將有助於北京贏得更多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利益,吸引外國直接投資,促進國內製造業發展。

 

2012年以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一直牽頭組織近140個成員國,就跨國公司和數字服務公司的全球稅收計劃進行談判。中國雖不是經合組織成員,但有報導稱中國已「全面參與其中」。

美財政部長耶倫4月指出,對跨國公司實施全球最低稅率,有助於結束「長達30年的企業稅逐底競爭」。美國直接介入後,有關討論迅速升溫。

 

在美國提議對美國企業徵收21%的全球最低稅後,外界曾猜測美國將在全球推行類似稅率。美國提議的背景是,在拜登總統提出2萬億美元基礎設施投資計劃後,需要資金支持,因此計劃把美國企業稅率從21%提高至28%。

 

然而,如果提高稅率,美企業可能會把工作機會和利潤轉移到避稅天堂,因此提出了全球最低稅率的想法。華盛頓本月還暗示,可以接受15%這一全球最低稅率。這遠遠低於其對美國企業徵收21%企業稅的既定目標。美國這麼做,目的是為了加快國際談判進程。

 

美方新的立場得到了德國和法國等主要歐洲國家的支持和歡迎,也使談判在7月二十國集團財長第三次會議上取得重大進展的希望大增。二十國集團還將在10月召開領導人峰會。

 

對歐洲主要國家來說,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討論,有助於在對以美國科技巨頭為代表的大企業徵收數字稅計劃上,與華盛頓討價還價。歐洲官員一直抱怨,稱這些公司向消費者銷售產品時,幾乎沒有繳稅。

 

中國似乎採取了一種觀望態度,官員也不願公開發表評論。分析人士表示,對中國來說,其整體企業所得稅率為25%,因此(全球最低稅率的)影響似乎不大。在美國最初提出21%的最低稅率時,曾有人擔心香港可能會承受重大打擊,現美方已接受15%的稅率,因此這種擔憂已無必要。

 

在中國,偶有文章援引分析人士稱,中國可以以接受美國全球稅收計劃為條件,讓華盛頓做出讓步。有人提議北京可藉此向華盛頓要價,要求降低對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2018年,特朗普發起對華貿易戰,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致使雙邊關係緊張。

 

在後疫情時代,中美之間地緣政治對抗和經濟競爭註定將會加劇。在此背景下,為使經濟處於有利地位,北京可做的遠不止於此。

 

近年來,在降低企業和個人所得稅方面,中國政府承受着越來越大的壓力。尤其是特朗普2017年12月推出一項全面稅收改革計劃,把企業稅降至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並削減大多數家庭個稅負擔之後,情況更是如此。

 

但北京不懼壓力,未對稅制進行大改,而是進行了一些修補和完善,包括2018年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2019年把製造業增值稅從16%降至13%,以及把運輸業和建築業增值稅從10%減至9%等。

 

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積極開啟了為企業減稅降費行動,包括降低其勞動力、土地和能源成本,以及減輕小微企業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稅負等。去年,中國是全球唯一獲得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26日仍表示,全國4400萬戶小微企業和9500萬戶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仍面臨困難。

 

同時,中國面臨的國際環境依然嚴峻。例如,歐盟在考慮對進口商品徵收碳邊界調節稅。中國是歐盟最大貿易夥伴,如果這一機制開始實施,可能對中國及在華跨國公司產生深遠影響。歐盟此舉旨在為歐洲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根據這一機制,所有進口商品,如同歐盟內部生產的商品一樣,將因溫室氣體排放而被徵收同樣的碳稅。據辛里奇基金會最新研報,作為碳排放強度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對歐盟出口可能會被課以重稅。報告稱,在未來18個月裡,出於對碳稅的擔憂,跨國公司或重燃把在華業務轉移出去的意願。受中美貿易戰及在華營商成本不斷增長等因素的影響,再加之中國的鄰國也開出優惠條件,跨國公司加快了把業務遷出中國的行動步伐。

 

為了留住這些跨國公司,吸引更多外國直接投資,並提升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競爭優勢,中國應借全球重大稅制改革的討論之機,認真考慮對稅制進行全面改革。

(本文原刊於《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順勢而為,中國減稅正當時》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為了緩解跨國公司外移,留在中國,進而吸引更多外國直接投資,並提升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競爭優勢,中國應借全球重大稅制改革的討論之機,認真考慮對稅制進行全面改革。(圖/取自網路)

 

作者/王向偉

 

在美國表示支持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這一國際倡議後,有關如何對跨國公司等企業徵稅的討論開始升溫,並有猜測稱最早可望於10月達成協議。

 

但奇怪的是,如此重大的國際稅收改革在中國竟幾乎沒有反應。媒體報導和評論也主要把它視為國際新聞事件來評論,似乎這與中國關係不大。其實,中國有很多跨國公司,以及,也是跨國公司的主要市場。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的謹慎態度有點兒令人不解。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外國直接投資流入國,中國本應在這個重大問題的國際討論中發揮積極作用。

 

美國推動的全球稅改計劃,可能為中國進一步改革稅制提供良機。中國可藉此降低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精簡增值稅類別和社保繳費等。在華盛頓領導的反華聯盟,以人權、台灣問題和貿易行為為由,對跨國公司施壓,要求它們撤出在華業務之時,這麼做將有助於北京贏得更多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利益,吸引外國直接投資,促進國內製造業發展。

 

2012年以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一直牽頭組織近140個成員國,就跨國公司和數字服務公司的全球稅收計劃進行談判。中國雖不是經合組織成員,但有報導稱中國已「全面參與其中」。

美財政部長耶倫4月指出,對跨國公司實施全球最低稅率,有助於結束「長達30年的企業稅逐底競爭」。美國直接介入後,有關討論迅速升溫。

 

在美國提議對美國企業徵收21%的全球最低稅後,外界曾猜測美國將在全球推行類似稅率。美國提議的背景是,在拜登總統提出2萬億美元基礎設施投資計劃後,需要資金支持,因此計劃把美國企業稅率從21%提高至28%。

 

然而,如果提高稅率,美企業可能會把工作機會和利潤轉移到避稅天堂,因此提出了全球最低稅率的想法。華盛頓本月還暗示,可以接受15%這一全球最低稅率。這遠遠低於其對美國企業徵收21%企業稅的既定目標。美國這麼做,目的是為了加快國際談判進程。

 

美方新的立場得到了德國和法國等主要歐洲國家的支持和歡迎,也使談判在7月二十國集團財長第三次會議上取得重大進展的希望大增。二十國集團還將在10月召開領導人峰會。

 

對歐洲主要國家來說,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討論,有助於在對以美國科技巨頭為代表的大企業徵收數字稅計劃上,與華盛頓討價還價。歐洲官員一直抱怨,稱這些公司向消費者銷售產品時,幾乎沒有繳稅。

 

中國似乎採取了一種觀望態度,官員也不願公開發表評論。分析人士表示,對中國來說,其整體企業所得稅率為25%,因此(全球最低稅率的)影響似乎不大。在美國最初提出21%的最低稅率時,曾有人擔心香港可能會承受重大打擊,現美方已接受15%的稅率,因此這種擔憂已無必要。

 

在中國,偶有文章援引分析人士稱,中國可以以接受美國全球稅收計劃為條件,讓華盛頓做出讓步。有人提議北京可藉此向華盛頓要價,要求降低對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2018年,特朗普發起對華貿易戰,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致使雙邊關係緊張。

 

在後疫情時代,中美之間地緣政治對抗和經濟競爭註定將會加劇。在此背景下,為使經濟處於有利地位,北京可做的遠不止於此。

 

近年來,在降低企業和個人所得稅方面,中國政府承受着越來越大的壓力。尤其是特朗普2017年12月推出一項全面稅收改革計劃,把企業稅降至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並削減大多數家庭個稅負擔之後,情況更是如此。

 

但北京不懼壓力,未對稅制進行大改,而是進行了一些修補和完善,包括2018年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徵點、2019年把製造業增值稅從16%降至13%,以及把運輸業和建築業增值稅從10%減至9%等。

 

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政府積極開啟了為企業減稅降費行動,包括降低其勞動力、土地和能源成本,以及減輕小微企業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稅負等。去年,中國是全球唯一獲得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26日仍表示,全國4400萬戶小微企業和9500萬戶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仍面臨困難。

 

同時,中國面臨的國際環境依然嚴峻。例如,歐盟在考慮對進口商品徵收碳邊界調節稅。中國是歐盟最大貿易夥伴,如果這一機制開始實施,可能對中國及在華跨國公司產生深遠影響。歐盟此舉旨在為歐洲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根據這一機制,所有進口商品,如同歐盟內部生產的商品一樣,將因溫室氣體排放而被徵收同樣的碳稅。據辛里奇基金會最新研報,作為碳排放強度最大的經濟體,中國對歐盟出口可能會被課以重稅。報告稱,在未來18個月裡,出於對碳稅的擔憂,跨國公司或重燃把在華業務轉移出去的意願。受中美貿易戰及在華營商成本不斷增長等因素的影響,再加之中國的鄰國也開出優惠條件,跨國公司加快了把業務遷出中國的行動步伐。

 

為了留住這些跨國公司,吸引更多外國直接投資,並提升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競爭優勢,中國應借全球重大稅制改革的討論之機,認真考慮對稅制進行全面改革。

(本文原刊於《思考HK》網媒,原標題為《順勢而為,中國減稅正當時》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有30多年媒體從業經驗。曾任《中國日報》記者,後在英國留學和工作。1994年加入香港英文報刊《東快訊》任記者、編輯。1996年加入《南華早報》,2007年晉升為副總編輯,2012年出任總編輯。

2016年起擔任《南華早報》編輯顧問,每周撰寫《中國報導》專欄,深受廣泛關注,被公認是亞洲有關中國及其國際關係的重要評論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