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掛念著那群牛頭孩子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璀璨人生
我與我的B段班學生們 》掛念著那群牛頭孩子
2021-05-28 07:00:00
A+
A
A-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在擔任B段班導師的教書生涯中,我是勝任愉快的,是欣慰的。我沒有傷害過學生,學生也沒有辜負我。

 

但是在我參與過的台灣教育史上,卻有一頁暗黑歷史,是我最不願意去回想的。

 

在三,四十年前的台灣,國中不只分A,B班,還有C班。就是在國三時,把各班不愛學習的,最調皮搗蛋,最令人頭痛,甚至是有暴力傾向的男生,人數大約二,三十名,集中在一個班級。派一個兇悍的男老師當導師,每天拿著一根長長的籐條,壓制著他們的生活作息。

 

上課時,學生對課程不感興趣,可以做自己的事,可以趴著睡覺,只要不吵鬧。老師可以拿一份報紙,坐在講台上,看到下課。勉強維持著校園短暫的安靜。等到下課鐘一響,老師鬆下一口氣,學生衝出教室,在校園到處亂竄。

 

他們最喜歡的日子,是學校舉行段考,期考末的時候。考卷一發下,填上名字,選擇題1,2,3,3,2,1,隨便填填就交了卷。然後自由自在的,在安靜的校園中到處閒晃、遊蕩,或是打球、嬉鬧。這是整個校園屬於他們的日子。

 

但是導師不在時,教室亂成一團,髒話連篇,怒氣沖天,桌椅、板凳、垃圾桶,常撞得東倒西歪,甚至摔得破爛殘缺,教室如同戰場。

 

這就是每個老師,避之唯恐不及的正字牛頭班。學校會盡量安排男老師任課,但是女老師偶爾仍會有人輪到,一看排了這班的課,簡直是花容失色!

新學期的第一天下午,一位體型嬌小,氣質優雅的女老師,走進了新班級。

 

班長照例喊起立,敬禮,坐下。行禮過程中,女老師看到一個神情懶散的學生,嘴裏正隨意嚼著口香糖。

 

她直覺地,大聲地喝他:吐掉!馬上給我吐掉!

 

沒想到,那學生翻了一下白眼,不情不願地回了她一句:靠北!

 

時間忽然凍結。女老師氣得説不出話,噙著眼淚立刻衝到了訓導處。

 

她向訓導主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她是家中的嬌嬌女,爸爸的掌上明珠。從小,爸爸沒有駡過她一句。爸爸是她最愛最尊敬的人。今天受到這樣的詛咒,她無法忍受⋯⋯。

 

她要求家長來校道歉處理,學生記大過⋯⋯。

 

就在訓導處的吵吵鬧鬧中,我已經有了戒心!

 

第二天,我也進了這班教室。

 

班長喊了起立,敬禮,坐下後。馬上有一個學生抱著一個籃球,從後面衝出了教室:老師,我去打球了!然後人就不見了。

 

我立刻叫出班長,去球場把他叫回來!

 

不久班長回來了,但他沒有回來。

 

我問班長:你沒說,老師叫他回來嗎?

 

班長說:我跟他説了!

 

我問:那他怎麼回答呢?

 

班長說:他説,他說⋯⋯懶叫啦!

 

空氣一樣忽然凝結了,全班同學的眼光,驚嚇的射向我。

 

我心頭一震,臉色鐵青,馬上對班長說:你再去一次。跟他說,再不回來,我一定跟他少年法庭見!

 

不久,他回來了。

我問他,班長叫你回來,你回答了什麼?

他沒有說話,只是把頭低了下來。

 

我喝叱著他:站好,皮帶解開,褲子拉下來!

他遲疑著眼神,沒有動作。但全班的神情卻是極度的緊繃著。

 

我接著說:你認為你的生殖性很了不起嗎?脫下來我看看!

 

空氣繼續凝結,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場面?

 

看到我的表情持續的暴怒,氣氛僵持著。忽然底下有個學生低聲的問:老師妳敢看嗎?妳結婚了嗎?

 

我面無表情地回他:為什麼不敢看?我兒子都生幾個了!

 

他回頭對周遭的同學説:啊,慘啊!伊看真濟啊(她看很多了)!

 

煞時氣氛詼諧了起來,同學發出了壓抑的笑聲。我也笑在心裏,幾乎憋不住了,只好見好就收,叫他回去坐好。

 

當然我也趁勢訓誡他們:下次哪個再說髒話,絕對不輕易放過!

 

接著開始上課。我説:各位同學,把課本拿出來!

 

同學説:我們書包沒有課本,只有便當!

 

我説:好,沒有課本的課,我最會上。

我們公民課,一共有六冊,第一、二册講道德修養,社區發展。第三册講社會,第四冊法律,第五冊經濟,第六冊文化與外交。你們對哪一個部分有興趣?

 

有同學說:黑社會!全班哄然大笑。

 

我説:好!今天我們就來講黑社會。

 

世界最有名的黑社會有三個。日本的三口組,美國的三K黨,義大利的黑手黨。

都是心狠手辣的組織,但是進得去,出不來,除非付出慘痛的代價。三口組最特別的行規,就是執行任務失敗時,必須自己切掉小手指頭,以示負責。所以在日本,偶爾會看見有人缺了小指頭,那很可能就是山口組的⋯⋯。

台灣有名的黑幫組織也很多,有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高雄也有七賢幫、風吹沙幫⋯⋯,常常為爭地盤而砍殺、火拼。或因做壞事,進醫院、進警察局、進監獄。所以要進黑社會,要先學習坐牢。平常還要練習不吹冷氣,不能看電視,不能挑食,不能睡床舖,不能坐馬桶⋯⋯。

 

也不知道老師説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此時學生已經忘了趴在桌上睡覺這回事了⋯⋯。

 

接下來,我們也來談談法律。

 

我們中華民國法律,有憲法、民法、刑法、少年事件處理法⋯⋯。

與你們目前最有相關的法律,就是少年事件處理法。

十二至十八歲的少年,犯了十罪,會移送少年法庭審判。

審判結果,依犯罪輕重,法官可判訓誡、保護管束、感化教育或移送少年監獄⋯⋯。這一堂課,總算是勉強上完了!

 

後來的課,也只能任由他們提出一些想談想聊的事,很難有系統地知識傳授。有時天氣熱,就請同學一起吃吃冰棒,冷卻一下氣溫,放鬆地坐在他們身邊,聊聊他們的心事。

 

我問他們:你們這麼不想學習,將來準備做什麼呢?

馬上有人戲謔的說:當牛郎啊!

 

我説:哦!這個行業不錯哦,賺錢又賺爽!但是你要記得,只能做到二十九歲哦!

 

圍繞在旁的同學,馬上齊聲問:為什麼?

 

我說:根據醫學報告,男人一生所生產的精液,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如果拼命用,會很快用完。用到二十九歲已經是極限了!所以要當牛郎,也是很辛苦的。尤其為了賺錢,不能選擇對象,胖的,瘦的,老的,醜的⋯⋯都要服務啊!

 

他們停止了戲謔,似懂非懂的神情,我相信他們有聽進去了,但願能對他們,有些什麼好的啟發或影響。

 

透過閒聊,知道他們大都來自弱勢家庭,有的媽媽在路邊賣菜,有的爸爸是油漆工⋯⋯,或者是,有著複雜的家庭生態,隔代教養等問題。也常常因為經濟不好,引來很多的家庭暴力。孩子在不安全的環境中,沒有知識學習的經驗和累積,也不知道如何學習,只能一天度過一天。

 

他們最想快點長大,可以賺錢自謀生活,或是幫助家計。但是沒有支援,沒有門路,只有茫然的等待。因為大家都知道,九年國民教育是權利,更是義務!

國中沒有畢業的孩子,在社會上毫無立足之地!

 

所以學校老師拿著籐條圈制他們,不讓他們去影響其他學生的學習。家長等待著他,快快拿到國中畢業證書,然後送他去打工,幫忙家計。或是早日學得得一技之長,可以賺錢謀生。

 

而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權益在哪裏?只能無奈地浪費著生命,被圍堵在校園裏的一個破爛角落。滿身的精力無處發洩,只好憤怒,暴力,傷人更傷己。

 

事後,我曾經在校務會議中提出,不該設牛頭班,應該把他們回流到普通班。每班分到一,兩個,導師比較容易輔導協助,也讓他們多少學一點正規的知識。否則師生彼此的傷害太大了,尤其是這些孩子,內心充滿憤怒與怨恨,將來社會要付出代價的!

 

無奈當時人微言輕,沒能得到適當的回應。自己又還年輕,沒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為他們的權益奮戰。

但心中一直很是不忍与不安。

 

幸好,後來我轉調五福後,五福國中已經沒有牛頭班了。

而且慢慢地,在B段班,開始設有聯合技藝班,與某些職訓團體或高職學校合作。

 

每個B班同學,經過自願申請,每星期有兩個下午,可以到校外做技藝學習,有指導老師陪同和公車接送。女生有烹飪、美容、美髮,甚至有服裝設計等課程。男生大概會有一些木工、油漆、腳踏車修理等。給予B班同學,提前做些職業探討,與技術訓練。同學反應不錯,參加的人也不少。

他們常常在下課後,帶回來一些自己做的小點心,趕在放學前,與同學分享。我也品嚐過幾次,味道,口感,都很不錯!

 

我的班上,曾經有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參加技藝班學習後,在那一屆的美髪設計比賽中,得到第一名。

 

我很為她高興。我告訴她:妳得第一名,可以獲得保送公立高職的資格,真是太棒了!

 

沒想到,她告訴我,她不會去讀公立高職。

她說:因為我的美髪老師,是私立樹德家商的老師。

我要讀樹德,繼續跟著美髮老師學習。

將來高職畢業,媽媽說,要送我到日本學習美容、美髪。

 

我知道,她的媽媽在學校附近,開了一間小超商,家庭經濟應該不錯。

 

我為她們母女兩人明智的決定而驕傲。想想一個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留日美容美髮名師,留學歸國,不管是在美容界或是美髪界,那將是何等的排場與自信啊!

 

時代是會進歩的,人的思維,觀念也會改變的。

人的能力,專長更是多面相的。

只要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性向,努力學習,條條道路都是光明亮麗的啊!

 

可惜心中的那一群牛孩子,來不及享受這遲來的政策福利。

 

只有深深的希望,那一群曾經迷惘,被錯待過的牛頭孩子,個個平安健康,都走出了自己亮麗的人生道路!

 

這是我多年來,心中一直的掛念與祝福。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編輯人語

繼「魔法老媽奇葩兒」系列,廖靜霞老師寫完她與兒子阿甘的故事之後,茲再推出「我與我的學生們」系列,述說她B段班教書生涯中,師生過招的種種情境。同樣,那真的不只是故事而已。

 

作者/廖靜霞

 

在擔任B段班導師的教書生涯中,我是勝任愉快的,是欣慰的。我沒有傷害過學生,學生也沒有辜負我。

 

但是在我參與過的台灣教育史上,卻有一頁暗黑歷史,是我最不願意去回想的。

 

在三,四十年前的台灣,國中不只分A,B班,還有C班。就是在國三時,把各班不愛學習的,最調皮搗蛋,最令人頭痛,甚至是有暴力傾向的男生,人數大約二,三十名,集中在一個班級。派一個兇悍的男老師當導師,每天拿著一根長長的籐條,壓制著他們的生活作息。

 

上課時,學生對課程不感興趣,可以做自己的事,可以趴著睡覺,只要不吵鬧。老師可以拿一份報紙,坐在講台上,看到下課。勉強維持著校園短暫的安靜。等到下課鐘一響,老師鬆下一口氣,學生衝出教室,在校園到處亂竄。

 

他們最喜歡的日子,是學校舉行段考,期考末的時候。考卷一發下,填上名字,選擇題1,2,3,3,2,1,隨便填填就交了卷。然後自由自在的,在安靜的校園中到處閒晃、遊蕩,或是打球、嬉鬧。這是整個校園屬於他們的日子。

 

但是導師不在時,教室亂成一團,髒話連篇,怒氣沖天,桌椅、板凳、垃圾桶,常撞得東倒西歪,甚至摔得破爛殘缺,教室如同戰場。

 

這就是每個老師,避之唯恐不及的正字牛頭班。學校會盡量安排男老師任課,但是女老師偶爾仍會有人輪到,一看排了這班的課,簡直是花容失色!

新學期的第一天下午,一位體型嬌小,氣質優雅的女老師,走進了新班級。

 

班長照例喊起立,敬禮,坐下。行禮過程中,女老師看到一個神情懶散的學生,嘴裏正隨意嚼著口香糖。

 

她直覺地,大聲地喝他:吐掉!馬上給我吐掉!

 

沒想到,那學生翻了一下白眼,不情不願地回了她一句:靠北!

 

時間忽然凍結。女老師氣得説不出話,噙著眼淚立刻衝到了訓導處。

 

她向訓導主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訴,她是家中的嬌嬌女,爸爸的掌上明珠。從小,爸爸沒有駡過她一句。爸爸是她最愛最尊敬的人。今天受到這樣的詛咒,她無法忍受⋯⋯。

 

她要求家長來校道歉處理,學生記大過⋯⋯。

 

就在訓導處的吵吵鬧鬧中,我已經有了戒心!

 

第二天,我也進了這班教室。

 

班長喊了起立,敬禮,坐下後。馬上有一個學生抱著一個籃球,從後面衝出了教室:老師,我去打球了!然後人就不見了。

 

我立刻叫出班長,去球場把他叫回來!

 

不久班長回來了,但他沒有回來。

 

我問班長:你沒說,老師叫他回來嗎?

 

班長說:我跟他説了!

 

我問:那他怎麼回答呢?

 

班長說:他説,他說⋯⋯懶叫啦!

 

空氣一樣忽然凝結了,全班同學的眼光,驚嚇的射向我。

 

我心頭一震,臉色鐵青,馬上對班長說:你再去一次。跟他說,再不回來,我一定跟他少年法庭見!

 

不久,他回來了。

我問他,班長叫你回來,你回答了什麼?

他沒有說話,只是把頭低了下來。

 

我喝叱著他:站好,皮帶解開,褲子拉下來!

他遲疑著眼神,沒有動作。但全班的神情卻是極度的緊繃著。

 

我接著說:你認為你的生殖性很了不起嗎?脫下來我看看!

 

空氣繼續凝結,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場面?

 

看到我的表情持續的暴怒,氣氛僵持著。忽然底下有個學生低聲的問:老師妳敢看嗎?妳結婚了嗎?

 

我面無表情地回他:為什麼不敢看?我兒子都生幾個了!

 

他回頭對周遭的同學説:啊,慘啊!伊看真濟啊(她看很多了)!

 

煞時氣氛詼諧了起來,同學發出了壓抑的笑聲。我也笑在心裏,幾乎憋不住了,只好見好就收,叫他回去坐好。

 

當然我也趁勢訓誡他們:下次哪個再說髒話,絕對不輕易放過!

 

接著開始上課。我説:各位同學,把課本拿出來!

 

同學説:我們書包沒有課本,只有便當!

 

我説:好,沒有課本的課,我最會上。

我們公民課,一共有六冊,第一、二册講道德修養,社區發展。第三册講社會,第四冊法律,第五冊經濟,第六冊文化與外交。你們對哪一個部分有興趣?

 

有同學說:黑社會!全班哄然大笑。

 

我説:好!今天我們就來講黑社會。

 

世界最有名的黑社會有三個。日本的三口組,美國的三K黨,義大利的黑手黨。

都是心狠手辣的組織,但是進得去,出不來,除非付出慘痛的代價。三口組最特別的行規,就是執行任務失敗時,必須自己切掉小手指頭,以示負責。所以在日本,偶爾會看見有人缺了小指頭,那很可能就是山口組的⋯⋯。

台灣有名的黑幫組織也很多,有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高雄也有七賢幫、風吹沙幫⋯⋯,常常為爭地盤而砍殺、火拼。或因做壞事,進醫院、進警察局、進監獄。所以要進黑社會,要先學習坐牢。平常還要練習不吹冷氣,不能看電視,不能挑食,不能睡床舖,不能坐馬桶⋯⋯。

 

也不知道老師説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此時學生已經忘了趴在桌上睡覺這回事了⋯⋯。

 

接下來,我們也來談談法律。

 

我們中華民國法律,有憲法、民法、刑法、少年事件處理法⋯⋯。

與你們目前最有相關的法律,就是少年事件處理法。

十二至十八歲的少年,犯了十罪,會移送少年法庭審判。

審判結果,依犯罪輕重,法官可判訓誡、保護管束、感化教育或移送少年監獄⋯⋯。這一堂課,總算是勉強上完了!

 

後來的課,也只能任由他們提出一些想談想聊的事,很難有系統地知識傳授。有時天氣熱,就請同學一起吃吃冰棒,冷卻一下氣溫,放鬆地坐在他們身邊,聊聊他們的心事。

 

我問他們:你們這麼不想學習,將來準備做什麼呢?

馬上有人戲謔的說:當牛郎啊!

 

我説:哦!這個行業不錯哦,賺錢又賺爽!但是你要記得,只能做到二十九歲哦!

 

圍繞在旁的同學,馬上齊聲問:為什麼?

 

我說:根據醫學報告,男人一生所生產的精液,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如果拼命用,會很快用完。用到二十九歲已經是極限了!所以要當牛郎,也是很辛苦的。尤其為了賺錢,不能選擇對象,胖的,瘦的,老的,醜的⋯⋯都要服務啊!

 

他們停止了戲謔,似懂非懂的神情,我相信他們有聽進去了,但願能對他們,有些什麼好的啟發或影響。

 

透過閒聊,知道他們大都來自弱勢家庭,有的媽媽在路邊賣菜,有的爸爸是油漆工⋯⋯,或者是,有著複雜的家庭生態,隔代教養等問題。也常常因為經濟不好,引來很多的家庭暴力。孩子在不安全的環境中,沒有知識學習的經驗和累積,也不知道如何學習,只能一天度過一天。

 

他們最想快點長大,可以賺錢自謀生活,或是幫助家計。但是沒有支援,沒有門路,只有茫然的等待。因為大家都知道,九年國民教育是權利,更是義務!

國中沒有畢業的孩子,在社會上毫無立足之地!

 

所以學校老師拿著籐條圈制他們,不讓他們去影響其他學生的學習。家長等待著他,快快拿到國中畢業證書,然後送他去打工,幫忙家計。或是早日學得得一技之長,可以賺錢謀生。

 

而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權益在哪裏?只能無奈地浪費著生命,被圍堵在校園裏的一個破爛角落。滿身的精力無處發洩,只好憤怒,暴力,傷人更傷己。

 

事後,我曾經在校務會議中提出,不該設牛頭班,應該把他們回流到普通班。每班分到一,兩個,導師比較容易輔導協助,也讓他們多少學一點正規的知識。否則師生彼此的傷害太大了,尤其是這些孩子,內心充滿憤怒與怨恨,將來社會要付出代價的!

 

無奈當時人微言輕,沒能得到適當的回應。自己又還年輕,沒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為他們的權益奮戰。

但心中一直很是不忍与不安。

 

幸好,後來我轉調五福後,五福國中已經沒有牛頭班了。

而且慢慢地,在B段班,開始設有聯合技藝班,與某些職訓團體或高職學校合作。

 

每個B班同學,經過自願申請,每星期有兩個下午,可以到校外做技藝學習,有指導老師陪同和公車接送。女生有烹飪、美容、美髮,甚至有服裝設計等課程。男生大概會有一些木工、油漆、腳踏車修理等。給予B班同學,提前做些職業探討,與技術訓練。同學反應不錯,參加的人也不少。

他們常常在下課後,帶回來一些自己做的小點心,趕在放學前,與同學分享。我也品嚐過幾次,味道,口感,都很不錯!

 

我的班上,曾經有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參加技藝班學習後,在那一屆的美髪設計比賽中,得到第一名。

 

我很為她高興。我告訴她:妳得第一名,可以獲得保送公立高職的資格,真是太棒了!

 

沒想到,她告訴我,她不會去讀公立高職。

她說:因為我的美髪老師,是私立樹德家商的老師。

我要讀樹德,繼續跟著美髮老師學習。

將來高職畢業,媽媽說,要送我到日本學習美容、美髪。

 

我知道,她的媽媽在學校附近,開了一間小超商,家庭經濟應該不錯。

 

我為她們母女兩人明智的決定而驕傲。想想一個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留日美容美髮名師,留學歸國,不管是在美容界或是美髪界,那將是何等的排場與自信啊!

 

時代是會進歩的,人的思維,觀念也會改變的。

人的能力,專長更是多面相的。

只要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性向,努力學習,條條道路都是光明亮麗的啊!

 

可惜心中的那一群牛孩子,來不及享受這遲來的政策福利。

 

只有深深的希望,那一群曾經迷惘,被錯待過的牛頭孩子,個個平安健康,都走出了自己亮麗的人生道路!

 

這是我多年來,心中一直的掛念與祝福。

 

作者的話

民國61年,我從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就直接進入國中任職。擔任國文老師兼導師。

我以社教人的關懷精神,搭配新聞人的廣濶視野,開啟了我的教學生涯,直到民國90年退休。

近30年間,我一直當B段班導師,別人引以為苦,但我樂在其中。縱使偶有一些難纏的學生或家長,但在社教的關懷與新聞人廣濶視野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溝通和解決。

這一場一場師生過招的好戲我已演完,留下的竟然都是美好的記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