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萬欽瞭望國際》拜登與普丁首度高峯會: 兩國外長已完成演練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戴萬欽瞭望國際》拜登與普丁首度高峯會: 兩國外長已完成演練
2021-05-25 07:00:00
A+
A
A-

上周在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舉行「北極理事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久任俄羅斯外交部長的拉夫羅夫,乘便進行了雙邊會談,為拜登與普丁6月的首次會談順風向,測氛圍,試温度,猜議題。雷克雅未克,曾經是冷戰末期雷根總統和戈巴契夫總書記高峯會談的地點,在此進行改善關係。(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前言》

俄羅斯總統普丁,應該不久就會宣布接受美國總統拜登邀請,於6月間在歐洲舉行兩人首度的高峯會談了。

以下將主要討論拜登就任總統後的美俄關係,以及兩國外交首長上周在冰島的會前會。

 

拜登就任總統前對普丁的態度》

美國民主黨在川普執政的4年中,始終高度不滿普丁所領導的俄羅斯,堅持追究俄羅斯涉及介入美國2016年的總統大選,幫助共和黨的川普入主白宮。

 

而美國去年12月的總統大選投票,幾乎是歷來最具爭議性的,造成美國社會陷入嚴重分裂,傷痛仍要相當時日之後,方有可能撫平。

 

當時,包括台灣等絕大多數國家的領導人,在美國聯邦總務署於大選投票後認定勝負並督導權力進行交接之前,便已經紛紛先行馳電向拜登道賀當選。

 

但是,普丁倒是好整以暇,堅持尊重美國聯邦法律規定,非要耐心等待美國聯邦總務署認定拜登擊敗川普後,才願意行禮如儀向拜登發送賀電。

 

其實,川普政府對俄羅斯的政策仍然是強硬的。與川普不歡而散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在他轟動一時的回憶錄中,回顧了川普對俄羅斯的強硬態度,指出,有一回普丁在兩人的高峯會談遲到,川普甚至動起索性直接取消會談約定的念頭。

 

但是,事實上川普一直和普丁維持著友好的關係。在拜登和川普爭霸交戰之際,不少國際觀察家分析説:俄羅斯未必比較歡迎川普奏捷,因為民主黨執政會積極關注俄羅斯內部的民主和人權問題,而川普從來不願意多批評俄羅斯及中共的人權問題。

 

拜登政府上任後的美俄緊張》

在拜登政府就職後的4個月當中,對中共和俄羅斯的基本態度,都是強硬的。

 

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3月18日和19日在阿拉斯加和楊潔篪及王毅當面互責不歡而散的會談,有重要的歴史意義,因為它象徵了美中兩國關係進入戰略競爭時代。楊潔篪當時用的名銜是,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毅的名銜是,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

 

而拜登政府和俄羅斯的關係,也是摩擦和對立重重。尤其,拜登本人在3月16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電視節目訪問時,同意主持人抨擊普丁為「殺手」。俄羅斯的反應是,由外交部立即宣布召回駐美國大使安東諾夫,安東諾夫目前仍未返回華府任所。

 

拜登在那之前,便曾經於2月4日由賀錦麗副總統陪同,在國務院發表他就任總統之後的第一個外交政策演講。拜登當時聲稱,他已經向普丁表示:美國不會再無視俄羅斯的侵擾性行為。

 

拜登並且説:「美國必須面對威權主義興盛的新挑戰,包括中國與美國競爭的野心日增,而俄羅斯也決心要破壞及擾亂美國的民主。

 

其後,拜登政府堅定反對俄羅斯和西歐國家進行「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線計畫,一度堅持要制裁德國參與工程的幾家公司,持續聲稱該計畫會危害中西歐國家的能源安全。

 

而且美俄之間也互逐外交官。美國在4月間驅逐了10名俄羅斯駐華府的外交官,包括情報單位派駐的代表。而俄羅斯也報以驅逐美國派駐的10名外交官,限制他們活動的地域,既建議美國大使蘇禮聞離境,也要求美國駐俄羅斯使領館自8月1日起,不得再聘雇非美國籍和俄國籍的第3國人員。美國則表示,使領館少了第3國人員將難以運作。

 

4月15日,俄羅斯還禁止美國等外國軍艦在克里米亞附近的刻赤海峽和亞述海一帶航行。

 

美國商務部在4月時指控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與某軟體駭客勒贖團體有交往。

 

拜登在5月13日曾説:美國政府有強烈的理由相信,造成美國境內「殖民燃油輸送管線」(Colonial Petroleum Pipeline)電腦軟體當機癱瘓5天之久的駭客團體,係藏身在俄羅斯境內運作。但是,拜登又説:「我們不相信俄羅斯政府涉及這項駭客勒贖行動。」

 

拜登政府迄今唯一對俄羅斯明顯的寬鬆決策是,改變川普政府的政策,同意讓美俄之間新版的長程戰略武器限制協定,延長效期5年。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互測水溫》

然而,拜登不知是否主要認為中共才是美國利益最大的競爭對手,還是因為聽進了季辛吉等人的呼籲,5月4日親自公開透露,他正在邀請普丁於6月中旬在歐洲進行兩人首度的高峯會談。其實,拜登政府可能在4月初便已經向俄羅斯表達這項提議。

 

俄羅斯民營的英文莫斯科時報,早在4月14日便評論説,普丁政府將拜登提議舉行高峯會,視為俄羅斯在兩國角力上的捷報。俄羅斯國會聯邦院的外交委員會主席柯沙契夫也評論説,那算是一件攸關世界的大事。

 

布林肯上周在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參加「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的會議,計有8國外交部長與會,現年71歲久任俄羅斯外交部長的拉夫羅夫,也出席了。兩人各率部屬就便在5月20日於理事會會議結束後,進行了雙邊會談。雷克雅未克,曾經是冷戰末期1986年雷根總統和蘇聯戈巴契夫總書記高峯會談的地點,進行改善關係。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的高階會談,主要就美俄兩國眼前各自關注的問題交換意見。布林肯的目標,在於説服拉夫羅夫建議普丁接納和拜登舉行高峯會談;而拉夫羅夫的任務,則是試探美國到底具體有那些堅持和彈性,以利向普丁呈上有關雙方高峰會議利害的評估報告。

 

布林肯在會談中的談話,是硬中帶軟,又軟中帶硬的。布林肯強調兩國應該朝和平合作的方向努力,他關切俄羅斯在北極海附近增加軍事活動,並且呼籲俄羅斯要尊重北極海的航運規則。

 

而拉夫羅夫在兩人會談前,便先在莫斯科公開談論和美國的既有歧見。他在冰島展開會談前宣稱:會談的話題無禁忌,俄羅斯將會秉持坦率、合乎事實和互相尊重的原則進行會談。

 

洛夫羅夫在會談時則聲明,「北極區是我們的領土及土地」,並且辯稱俄羅斯一向重視北極海沿岸的清潔問題。

 

歷時105分鐘的冰島會談觸及的問題,其實尚有烏克蘭的緊張情勢、納瓦尼仍被囚禁服刑的問題、美國「殖民燃油管線」運作軟體被駭客團體勒索贖款,以及俄羅斯對付美國之音和歐洲自由電台的問題。

 

目前俄羅斯仍然陳兵8萬在接近烏克蘭的交界地區,而烏克蘭依然持續期盼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第31個會員國。烏克蘭的種種問題就已經足夠他們交換意見。北約預定在6月中旬舉行高峰會議。

 

布林肯在會中呼籲雙方降低意外及失算誤判情勢的危險。他表示希望美俄之間的關係,是穩定,且可以預測的。而拉夫羅夫則在會談後,公開表示雙方這回的對話,是具有「建設性的」。

 

依目前形勢來看,普丁應當不久即會正式同意和拜登進行高峯會議。俄羅斯民營的「商人報」(Коммерсант )19日猜測,美俄可能會決定在瑞士舉行這次的高峯會。

 

俄羅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柯夫,在21日評論説,冰島會談有助於俄羅斯拿捏拜登的高峯會提議。他認為,冰島會談帶來一個正面的訊息。

 

有觀察家認為,拜登和普丁的首次高峯會議,至少可以影響未來兩年內的美俄關係。

 

楊潔篪恰巧訪問俄羅斯》

王毅在阿拉斯加參加中美對撞高層戰略會議後,即回到大陸,而於3月22日在廣西南寧市接待拉夫羅夫所率領的俄羅斯代表團。王毅並且和拉夫羅夫發表正式會議公報,內容也觸及全球治理問題。

 

兩年多來,中共和俄羅斯的友好關係,愈來愈像是「靜默的聯盟」(tacit alliance)關係。兩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會議上,經常是互相呼應。要不要宣布和中共建立正式的安全聯盟關係,幾乎繫於普丁的一念之間。

 

拜登目前已經完成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和韓國大統領文在寅的高峯會議,但是尚未透露計劃於何時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進行高峯會議。

 

不管是否湊巧,中國大陸外交部在5月23日宣布,楊潔篪5月24日至27日將在俄羅斯參加中俄第16輪戰略安全磋商。王毅在今年年初就提及,中俄兩國的戰略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

 

楊潔篪此次赴俄羅斯,正好可以親自探詢有關普丁和拜登進行高峯會議的立場和準備事宜。戰略三角中的任何一方,顯然都不會只是關切自己的雙邊關係發展而已。

 

當然,楊潔篪此刻的訪問,也可能為普丁增加和拜登討價還價的籌碼。

 

結語》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冰島的會談,就是順風向,測氛圍,試温度,和猜議題。

 

中共現在是比正加緊抗疫的台灣,更加關注拜登將會和普丁舉行的高峰會談。

 

台灣發行的主要中文報紙,幾乎完全沒立時報導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5月20日的冰島對談。

 

戰爭常常也就是一種對話。希望美俄兩國能夠藉高峯會談,達成不升高衝突的目標。

 

拜登和普丁願意在近期內坐下來進行首次當面對話,大抵上應該給予鼓勵吧!

上周在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舉行「北極理事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久任俄羅斯外交部長的拉夫羅夫,乘便進行了雙邊會談,為拜登與普丁6月的首次會談順風向,測氛圍,試温度,猜議題。雷克雅未克,曾經是冷戰末期雷根總統和戈巴契夫總書記高峯會談的地點,在此進行改善關係。(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前言》

俄羅斯總統普丁,應該不久就會宣布接受美國總統拜登邀請,於6月間在歐洲舉行兩人首度的高峯會談了。

以下將主要討論拜登就任總統後的美俄關係,以及兩國外交首長上周在冰島的會前會。

 

拜登就任總統前對普丁的態度》

美國民主黨在川普執政的4年中,始終高度不滿普丁所領導的俄羅斯,堅持追究俄羅斯涉及介入美國2016年的總統大選,幫助共和黨的川普入主白宮。

 

而美國去年12月的總統大選投票,幾乎是歷來最具爭議性的,造成美國社會陷入嚴重分裂,傷痛仍要相當時日之後,方有可能撫平。

 

當時,包括台灣等絕大多數國家的領導人,在美國聯邦總務署於大選投票後認定勝負並督導權力進行交接之前,便已經紛紛先行馳電向拜登道賀當選。

 

但是,普丁倒是好整以暇,堅持尊重美國聯邦法律規定,非要耐心等待美國聯邦總務署認定拜登擊敗川普後,才願意行禮如儀向拜登發送賀電。

 

其實,川普政府對俄羅斯的政策仍然是強硬的。與川普不歡而散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在他轟動一時的回憶錄中,回顧了川普對俄羅斯的強硬態度,指出,有一回普丁在兩人的高峯會談遲到,川普甚至動起索性直接取消會談約定的念頭。

 

但是,事實上川普一直和普丁維持著友好的關係。在拜登和川普爭霸交戰之際,不少國際觀察家分析説:俄羅斯未必比較歡迎川普奏捷,因為民主黨執政會積極關注俄羅斯內部的民主和人權問題,而川普從來不願意多批評俄羅斯及中共的人權問題。

 

拜登政府上任後的美俄緊張》

在拜登政府就職後的4個月當中,對中共和俄羅斯的基本態度,都是強硬的。

 

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3月18日和19日在阿拉斯加和楊潔篪及王毅當面互責不歡而散的會談,有重要的歴史意義,因為它象徵了美中兩國關係進入戰略競爭時代。楊潔篪當時用的名銜是,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毅的名銜是,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

 

而拜登政府和俄羅斯的關係,也是摩擦和對立重重。尤其,拜登本人在3月16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電視節目訪問時,同意主持人抨擊普丁為「殺手」。俄羅斯的反應是,由外交部立即宣布召回駐美國大使安東諾夫,安東諾夫目前仍未返回華府任所。

 

拜登在那之前,便曾經於2月4日由賀錦麗副總統陪同,在國務院發表他就任總統之後的第一個外交政策演講。拜登當時聲稱,他已經向普丁表示:美國不會再無視俄羅斯的侵擾性行為。

 

拜登並且説:「美國必須面對威權主義興盛的新挑戰,包括中國與美國競爭的野心日增,而俄羅斯也決心要破壞及擾亂美國的民主。

 

其後,拜登政府堅定反對俄羅斯和西歐國家進行「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線計畫,一度堅持要制裁德國參與工程的幾家公司,持續聲稱該計畫會危害中西歐國家的能源安全。

 

而且美俄之間也互逐外交官。美國在4月間驅逐了10名俄羅斯駐華府的外交官,包括情報單位派駐的代表。而俄羅斯也報以驅逐美國派駐的10名外交官,限制他們活動的地域,既建議美國大使蘇禮聞離境,也要求美國駐俄羅斯使領館自8月1日起,不得再聘雇非美國籍和俄國籍的第3國人員。美國則表示,使領館少了第3國人員將難以運作。

 

4月15日,俄羅斯還禁止美國等外國軍艦在克里米亞附近的刻赤海峽和亞述海一帶航行。

 

美國商務部在4月時指控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與某軟體駭客勒贖團體有交往。

 

拜登在5月13日曾説:美國政府有強烈的理由相信,造成美國境內「殖民燃油輸送管線」(Colonial Petroleum Pipeline)電腦軟體當機癱瘓5天之久的駭客團體,係藏身在俄羅斯境內運作。但是,拜登又説:「我們不相信俄羅斯政府涉及這項駭客勒贖行動。」

 

拜登政府迄今唯一對俄羅斯明顯的寬鬆決策是,改變川普政府的政策,同意讓美俄之間新版的長程戰略武器限制協定,延長效期5年。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互測水溫》

然而,拜登不知是否主要認為中共才是美國利益最大的競爭對手,還是因為聽進了季辛吉等人的呼籲,5月4日親自公開透露,他正在邀請普丁於6月中旬在歐洲進行兩人首度的高峯會談。其實,拜登政府可能在4月初便已經向俄羅斯表達這項提議。

 

俄羅斯民營的英文莫斯科時報,早在4月14日便評論説,普丁政府將拜登提議舉行高峯會,視為俄羅斯在兩國角力上的捷報。俄羅斯國會聯邦院的外交委員會主席柯沙契夫也評論説,那算是一件攸關世界的大事。

 

布林肯上周在冰島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參加「北極理事會」(Arctic Council)的會議,計有8國外交部長與會,現年71歲久任俄羅斯外交部長的拉夫羅夫,也出席了。兩人各率部屬就便在5月20日於理事會會議結束後,進行了雙邊會談。雷克雅未克,曾經是冷戰末期1986年雷根總統和蘇聯戈巴契夫總書記高峯會談的地點,進行改善關係。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的高階會談,主要就美俄兩國眼前各自關注的問題交換意見。布林肯的目標,在於説服拉夫羅夫建議普丁接納和拜登舉行高峯會談;而拉夫羅夫的任務,則是試探美國到底具體有那些堅持和彈性,以利向普丁呈上有關雙方高峰會議利害的評估報告。

 

布林肯在會談中的談話,是硬中帶軟,又軟中帶硬的。布林肯強調兩國應該朝和平合作的方向努力,他關切俄羅斯在北極海附近增加軍事活動,並且呼籲俄羅斯要尊重北極海的航運規則。

 

而拉夫羅夫在兩人會談前,便先在莫斯科公開談論和美國的既有歧見。他在冰島展開會談前宣稱:會談的話題無禁忌,俄羅斯將會秉持坦率、合乎事實和互相尊重的原則進行會談。

 

洛夫羅夫在會談時則聲明,「北極區是我們的領土及土地」,並且辯稱俄羅斯一向重視北極海沿岸的清潔問題。

 

歷時105分鐘的冰島會談觸及的問題,其實尚有烏克蘭的緊張情勢、納瓦尼仍被囚禁服刑的問題、美國「殖民燃油管線」運作軟體被駭客團體勒索贖款,以及俄羅斯對付美國之音和歐洲自由電台的問題。

 

目前俄羅斯仍然陳兵8萬在接近烏克蘭的交界地區,而烏克蘭依然持續期盼成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第31個會員國。烏克蘭的種種問題就已經足夠他們交換意見。北約預定在6月中旬舉行高峰會議。

 

布林肯在會中呼籲雙方降低意外及失算誤判情勢的危險。他表示希望美俄之間的關係,是穩定,且可以預測的。而拉夫羅夫則在會談後,公開表示雙方這回的對話,是具有「建設性的」。

 

依目前形勢來看,普丁應當不久即會正式同意和拜登進行高峯會議。俄羅斯民營的「商人報」(Коммерсант )19日猜測,美俄可能會決定在瑞士舉行這次的高峯會。

 

俄羅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柯夫,在21日評論説,冰島會談有助於俄羅斯拿捏拜登的高峯會提議。他認為,冰島會談帶來一個正面的訊息。

 

有觀察家認為,拜登和普丁的首次高峯會議,至少可以影響未來兩年內的美俄關係。

 

楊潔篪恰巧訪問俄羅斯》

王毅在阿拉斯加參加中美對撞高層戰略會議後,即回到大陸,而於3月22日在廣西南寧市接待拉夫羅夫所率領的俄羅斯代表團。王毅並且和拉夫羅夫發表正式會議公報,內容也觸及全球治理問題。

 

兩年多來,中共和俄羅斯的友好關係,愈來愈像是「靜默的聯盟」(tacit alliance)關係。兩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會議上,經常是互相呼應。要不要宣布和中共建立正式的安全聯盟關係,幾乎繫於普丁的一念之間。

 

拜登目前已經完成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和韓國大統領文在寅的高峯會議,但是尚未透露計劃於何時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進行高峯會議。

 

不管是否湊巧,中國大陸外交部在5月23日宣布,楊潔篪5月24日至27日將在俄羅斯參加中俄第16輪戰略安全磋商。王毅在今年年初就提及,中俄兩國的戰略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

 

楊潔篪此次赴俄羅斯,正好可以親自探詢有關普丁和拜登進行高峯會議的立場和準備事宜。戰略三角中的任何一方,顯然都不會只是關切自己的雙邊關係發展而已。

 

當然,楊潔篪此刻的訪問,也可能為普丁增加和拜登討價還價的籌碼。

 

結語》

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冰島的會談,就是順風向,測氛圍,試温度,和猜議題。

 

中共現在是比正加緊抗疫的台灣,更加關注拜登將會和普丁舉行的高峰會談。

 

台灣發行的主要中文報紙,幾乎完全沒立時報導布林肯和拉夫羅夫在5月20日的冰島對談。

 

戰爭常常也就是一種對話。希望美俄兩國能夠藉高峯會談,達成不升高衝突的目標。

 

拜登和普丁願意在近期內坐下來進行首次當面對話,大抵上應該給予鼓勵吧!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